11月 28, 2012

魅族科技在昨晚举行的北京发布会上公布了最新手机产品MX2。引人注目的是,其CEO白永祥高呼“魅族不做期货”,这可以视为魅族官方对小米的隔空叫阵

在此之前,去年大红大紫的小米已经遭遇各种质疑。

周鸿祎成功地掀起对“小米硬件不赚钱”的质疑浪潮,更有媒体总结出了小米的“期货盈利模式”:先发布诱人的高配置、低价格产品,使用户持币待购;再以预定、抢购、缺货等方式控制出货量,等到批量效应生效、元器件价格显著下降时,再放开出货,冲击销量,获取利润。

此后,小米的“期货模式”也成为魅族和其他竞争对手攻击的靶子。

作为中国最早的智能手机研发厂商,魅族对小米的怨气由来已久。雷军(微博)曾赴魅族珠海总公司与黄章交流、后者在小米手机推出后对雷军颇有微辞,认为他“窃取”了魅族的机密。这个指控迄今没有硬的事实证实,但雷军确实在微博上曾感叹“没有在早期投资魅族”,而小米的一些做法,例如利用论坛来凝聚核心用户群体,通过提前预定获得手机预估产量,也确实是魅族此前行之有效的做法。

但这些措施在2007年魅族刚做智能手机时走得通,现在却显得有些不够用了。2008年,魅族的M8靠着改造Windows CE系统推出了自己的触摸操控界面,那时Android远未成熟,M8成为除iPhone外提供触控操作的第二种机型;再靠着做MP3时积累的用户口碑,魅族早期的智能手机市场切出了属于自己的蛋糕。

但在Android已充分成熟的今天,追求品质的黄章所推出的手机价格仍然坚持在3000元人民币,在品牌塑造上却远不及同价位档的三星、HTC;而在用户群体上,还受到价格在2000元线的小米的蚕食。MX的内地销量一度还赶不上香港,已经在粉丝群体中引发了担忧的情绪。

魅族也意识到了这种威胁,尤其是来自定位相近、吸引受众也相近的小米。根据一些Android开发者的监测结果,来自小米的访问量高于魅族设备至少一个数量级,侧面显示MX的销量已经被小米拉开距离。

现任职魅族移动互联网主管的李楠即曾公开表示,小米二代的黑白间色设计,与魅族自MX以来采取的色系搭配非常相似;而小米更依靠强大的舆论动员能力,抢夺“熊猫机”这一在魅族粉丝群体中已经建立起识别度的昵称。

李楠注意到,在一些论坛中,已经有用户把MX2的设计指责为“抄袭米2”。他曾不无忧虑地表示,“面对廉价的米2带来的更多的出货,魅族丧失了自己产品识别特征。更多的MX会被误认为小米”。

选择在北京召开盛大的发布会,就是魅族对这一现状的反击。小米的营销“三板斧”,就是高度模仿苹果的发布会、密集的微博传播和搞凝聚力的论坛运营;最后一点习自魅族,而从昨天的水立方发布会来看,魅族在模仿苹果方面丝毫不比小米逊色,在营销这一领域成功地还以颜色。

现在来预言两者谁胜谁负还为时尚早,尽管小米在资金、人员配置、电商布局上都要远强于魅族,但后者拥有能够改写Windows CE和Android底层的强大研发能力(小米的MIUI则是在国外开发者的CM系统包上的再开发)。

同时,魅族也意识到了包装的重要性,正在通过有步骤的信息释放,将黄章包装为追随乔布斯的新一代产品经理领袖——这从魅族将MX2的设计风格命名为J.wong可窥得一斑。有些时候,商战并非像算术那样比较双方的各要素得分即可分出胜负,却更像古代战场:一个能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猛将,往往能带出一支以弱胜强的队伍。

不过,有一个胜者却可以提前确定,那就是刚刚推出了自己“四儿子”的谷歌(微博)。Android阵营竞争得越激烈,代表这一阵营的活力越强,作为阵营的盟主谷歌自然会笑得更开心。而在推出Nexus4的时候,谷歌已经用四核配置、2G内存却仅仅标价299美元(不到1900元人民币)的策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别指望再用“性价比”策略来占领市场,老大直接把价格降到最接近底线。

对于谷歌来说,要的不是通过硬件赚钱,而是越来越多的Android用户。魅族和小米谁能先根据这个大势改变自己的策略,谁才有可能真正地笑到最后。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