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8, 2013

贝佐斯花费了2.5亿美元收购了《华盛顿邮报》,在此之前亚马逊还向LivingSocial注资5600万美元,再久远一些亚马逊于09年耗资8.47亿美元收购了Zappoes。当然,亚马逊的收购还远不止这些。但一直让人费解的是:亚马逊为何不收购Pinterest?

如果关注了最近的新闻你也许会说亚马逊不是刚刚推出类Pinterest的收藏功能Collections吗?Collections与Pinterest一样,允许用户将在网上找到的图片“钉”上和分类,也允许用户关注其他用户,并将图片加入各种列表中。但问题是Collections真的能成为Pinterest吗?我想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虽然页面和功能类似,但亚马逊的Collections无疑更倾向于收集亚马逊所出售的商品,从而让用户本身更便于发现自己喜欢的商品,从而更直接的在亚马逊上进行购物。

而Pinterest面向的内容显然更为广泛,基本上你可以收集任何你想要收集的物品,同时Pinterest现阶段也并不急于让用户发现自己喜欢的物品时就直接购买。Pinterest现阶段对于购物变现这一块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弱化的,它并不希望如此快的将自己商业化,从而导致部分反商业化的用户出走。而更重要的是Pinterest虽然已经足够庞大,但现阶段它依旧需要积累大量的信息,从而构建属于它自己的兴趣图谱。

正如Pinterest首席工程师Jon Jenkins所说的:“Pinterest 本质上不是依托关系将人们联系在一起,而是依托兴趣将人们联系在一起。”有了更海量的信息,Pinterest才能够更好的完善自己的兴趣图谱,从而向用户提供更有吸引力的推荐功能,从而让用户更加依Pinterest。

除此之外,Pinterest已是全美排名第15名的网站,月用户量已达4870万。而且移动在社交媒体吸引的消费者时间中所占份额已经达到40%;其中,Facebook的移动业务在消费者时间上所占份额已经超过50%,Pinterest的份额也达到了48%。据社交商务平台Addshoppers统计,Facebook和Pinterest在社交媒体产生的电子商务销售总额中所占份额之和已经超过了56%。由于移动设备的数量还会继续增加,因此这一比例只会继续上升。

而在用户群体方面,Pinterest的大多数用户的年龄都在30岁到49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消费者通常已经拥有了丰实的财力。Pinterest的用户以女性偏多,商家们知道,女性通常控制着服装、家庭消费品和礼品等家庭开支项目的钱袋子,这正是Pinterest最关注的几类商品。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外界证明:Pinterest早已是一个暂未拆封的聚宝盆。但对于Pinterest来说纠结的就是它虽然是聚宝盆,但毕竟还没有拆封。而面对Fancy、Fab这样的竞争对手,Pinterest显然不希望自己最终也只是沦落为简单的在商品页面上加个链接那么简单。如若是那样,Pinterest早就做了,而不会一直等到今时今日。

而投身Amazon无疑是个非常棒的选择。一方面Amazon是美国电子商务零售业的龙头老大,而Pinterest如若能够与Amazon结合,无疑可以更大程度的发挥自己的优势,从而使自身的货币化进程更加的顺利和合理化。另一方面Amazon在推荐方面的卓越是有目共睹的,如果Pinterest走进Amazon的怀抱,那么Pinterest无疑将受惠于Amazon强大的技术能力和水平,从而向用户进行更具吸引力的关联推荐,从而增加对用户的吸引力。最后一点就是Amazon对于收购的公司向来依旧会保持其独立性,比如Zappoes,比如即将到手的《华盛顿邮报》,还有Imdb、Alexa这些,一直都保持着公司本身的独立。这对于Pinterest的创始人和投资者来说,也绝对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

而Pinterest对于亚马逊来说无疑是巩固自己在线零售业老大地位的超级筹码。一方面收购Pinterest亚马逊可以获得海量的流量,毕竟现阶段Pinterest在美国的排名已经达到15名,对于一个电子商务网站来说流量永远都是至关重要的。

另一方面Pinterest与电子商务的结合本身就是一件极其顺其自然的事情,虽然Pinterest现阶段并没有强化的推出,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Pinterest必将推出商品购买的按钮,从而使自身货币化。而Amazon作为美国最大的电子商务零售商,如果能够与Pinterest合作,无疑将持续巩固自身龙头老大的地位。

当然,最为重要的一点是Pinterest有着庞大的用户兴趣图谱,这对于Amazon来说无疑是最为宝贵的财产。Amazon自身的推荐做的确实非常棒,但更多的依旧是基于自己平台上的行为路径所进行的,而很难去帮Amazon的用户去发现和挖掘更多的喜好和商品。而如若能够与Pinterest的数据进行结合,那么Amazon无疑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具吸引力的推荐,同时也能够借助于Pinterest的数据进行更为合理的商品优化。

但亚马逊还在等什么呢?

我想钱绝对不是大问题,毕竟2月份Pinterest完成一轮2亿美元融资使其估值达到25亿美元,即使此时此刻翻番也仅仅50亿美元而已,对于手握重金的亚马逊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唯一能够想象得到的答案就是日本乐天曾经向Pinterest投资1亿美元,作为亚马逊的竞争对手乐天显然是不愿意将Pinterest拱手让于亚马逊的。但正因为此,亚马逊才更应该察觉到Pinterest的重要性,从而尽快将其收入囊中。

否则,忽然某一天Ebay站出来说已经将Pinterest拿下,那亚马逊和贝佐斯岂不要悔白了头(如果他有头发的话)?
贝佐斯花费了2.5亿美元收购了《华盛顿邮报》,在此之前亚马逊还向LivingSocial注资5600万美元,再久远一些亚马逊于09年耗资8.47亿美元收购了Zappoes。当然,亚马逊的收购还远不止这些。但一直让人费解的是:亚马逊为何不收购Pinterest?

如果关注了最近的新闻你也许会说亚马逊不是刚刚推出类Pinterest的收藏功能Collections吗?Collections与Pinterest一样,允许用户将在网上找到的图片“钉”上和分类,也允许用户关注其他用户,并将图片加入各种列表中。但问题是Collections真的能成为Pinterest吗?我想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虽然页面和功能类似,但亚马逊的Collections无疑更倾向于收集亚马逊所出售的商品,从而让用户本身更便于发现自己喜欢的商品,从而更直接的在亚马逊上进行购物。

而Pinterest面向的内容显然更为广泛,基本上你可以收集任何你想要收集的物品,同时Pinterest现阶段也并不急于让用户发现自己喜欢的物品时就直接购买。Pinterest现阶段对于购物变现这一块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弱化的,它并不希望如此快的将自己商业化,从而导致部分反商业化的用户出走。而更重要的是Pinterest虽然已经足够庞大,但现阶段它依旧需要积累大量的信息,从而构建属于它自己的兴趣图谱。

正如Pinterest首席工程师Jon Jenkins所说的:“Pinterest 本质上不是依托关系将人们联系在一起,而是依托兴趣将人们联系在一起。”有了更海量的信息,Pinterest才能够更好的完善自己的兴趣图谱,从而向用户提供更有吸引力的推荐功能,从而让用户更加依Pinterest。

除此之外,Pinterest已是全美排名第15名的网站,月用户量已达4870万。而且移动在社交媒体吸引的消费者时间中所占份额已经达到40%;其中,Facebook的移动业务在消费者时间上所占份额已经超过50%,Pinterest的份额也达到了48%。据社交商务平台Addshoppers统计,Facebook和Pinterest在社交媒体产生的电子商务销售总额中所占份额之和已经超过了56%。由于移动设备的数量还会继续增加,因此这一比例只会继续上升。

而在用户群体方面,Pinterest的大多数用户的年龄都在30岁到49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消费者通常已经拥有了丰实的财力。Pinterest的用户以女性偏多,商家们知道,女性通常控制着服装、家庭消费品和礼品等家庭开支项目的钱袋子,这正是Pinterest最关注的几类商品。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外界证明:Pinterest早已是一个暂未拆封的聚宝盆。但对于Pinterest来说纠结的就是它虽然是聚宝盆,但毕竟还没有拆封。而面对Fancy、Fab这样的竞争对手,Pinterest显然不希望自己最终也只是沦落为简单的在商品页面上加个链接那么简单。如若是那样,Pinterest早就做了,而不会一直等到今时今日。

而投身Amazon无疑是个非常棒的选择。一方面Amazon是美国电子商务零售业的龙头老大,而Pinterest如若能够与Amazon结合,无疑可以更大程度的发挥自己的优势,从而使自身的货币化进程更加的顺利和合理化。另一方面Amazon在推荐方面的卓越是有目共睹的,如果Pinterest走进Amazon的怀抱,那么Pinterest无疑将受惠于Amazon强大的技术能力和水平,从而向用户进行更具吸引力的关联推荐,从而增加对用户的吸引力。最后一点就是Amazon对于收购的公司向来依旧会保持其独立性,比如Zappoes,比如即将到手的《华盛顿邮报》,还有Imdb、Alexa这些,一直都保持着公司本身的独立。这对于Pinterest的创始人和投资者来说,也绝对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

而Pinterest对于亚马逊来说无疑是巩固自己在线零售业老大地位的超级筹码。一方面收购Pinterest亚马逊可以获得海量的流量,毕竟现阶段Pinterest在美国的排名已经达到15名,对于一个电子商务网站来说流量永远都是至关重要的。

另一方面Pinterest与电子商务的结合本身就是一件极其顺其自然的事情,虽然Pinterest现阶段并没有强化的推出,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Pinterest必将推出商品购买的按钮,从而使自身货币化。而Amazon作为美国最大的电子商务零售商,如果能够与Pinterest合作,无疑将持续巩固自身龙头老大的地位。

当然,最为重要的一点是Pinterest有着庞大的用户兴趣图谱,这对于Amazon来说无疑是最为宝贵的财产。Amazon自身的推荐做的确实非常棒,但更多的依旧是基于自己平台上的行为路径所进行的,而很难去帮Amazon的用户去发现和挖掘更多的喜好和商品。而如若能够与Pinterest的数据进行结合,那么Amazon无疑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具吸引力的推荐,同时也能够借助于Pinterest的数据进行更为合理的商品优化。

但亚马逊还在等什么呢?

我想钱绝对不是大问题,毕竟2月份Pinterest完成一轮2亿美元融资使其估值达到25亿美元,即使此时此刻翻番也仅仅50亿美元而已,对于手握重金的亚马逊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唯一能够想象得到的答案就是日本乐天曾经向Pinterest投资1亿美元,作为亚马逊的竞争对手乐天显然是不愿意将Pinterest拱手让于亚马逊的。但正因为此,亚马逊才更应该察觉到Pinterest的重要性,从而尽快将其收入囊中。

否则,忽然某一天Ebay站出来说已经将Pinterest拿下,那亚马逊和贝佐斯岂不要悔白了头(如果他有头发的话)?

Tags: ,,.
07月 17, 2013

北京时间7月12日亚马逊股价首次突破300美元,创下了历史新高;而7月13日亚马逊更是直接冲到307美元,亚马逊的市值也冲突了1400亿。接下来,亚马逊的估值或许会持续不断的创造奇迹。

但若关注亚马逊近期的财报你会发现亚马逊的财报从表面上看并不像它的股票趋势那么的亮丽:13年第一季度盈利8200万美元;12年第四季度9800万美元、12年第三季度-2.74亿美元、12年第二季度700万美元、12年第一季度1.3亿美元,整个来看12年亚马逊实则是亏损状态。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亚马逊的股票如此的坚挺呢?最简单不过的原因便是亚马逊所秉承的”以客户为中心”的使命!

成为全球最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在这里,人们可以找到和发现他们想从网上购买的一切。

——亚马逊网站使命宣言

或许许多人觉得这完全是没有实际意义的,更多的只是拿来忽悠投资者和用户的。但在我看来,这却是最为重要的。关于这一点,在国内做得最好的无疑是马云。马云演讲的时候经常会说:“我们为了什么、我们这批人为了什么、这个公司为了什么存在下去?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这两年越来越清楚而且意志越来越坚定。阿里巴巴永远是贯彻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这个理念的公司。”

其实仔细一看,就能够发现这无疑是亚马逊客户为中心的使命的升级版,只不过马云除了讨好客户外,更顺带把员工和股东一起讨好了。也正是因为马云和他的阿里有这样的理念做为基础,才致使阿里重新上市之际被估值达千万,美元。

贝佐斯和亚马逊无疑是马云和阿里最好的导师和榜样,亚马逊时刻都在宣称它所做的或者将要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奔着此目的而前进的。通过长期的持续的教化达到近乎于洗脑的效果,不仅对亚马逊内部的员工,抑或是对外部的投资者,还是亚马逊的用户。

而最后的结果便是,当你作为一名亚马逊员工在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你都会不由自主的考虑说“我这么做是否是以客户为中心的,是否为客户提供了便捷和更大的价值”;而当你作为一名亚马逊的投资者,你也会想“亚马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客户考虑的,一家为客户而生存的企业是注定会将永远伫立的”;而当你作为一名亚马逊的用户时,你自然会说“亚马逊时刻都为我提供了诸多的便利和价值,我愿意一直使用亚马逊,我也愿意将亚马逊推荐给我身边的每一个人”。

使命,看似虚无,实则是宗教信仰。

当然,再伟大的高尚的使命都不是说出来的,而是通过实际行动做出来的。接下来我会通过以下几点来进行阐述。

绝版的魅力

亚马逊最初是要成为一家最大的在线销售图书的网站,在1995年的时候它的书籍数据库便涵盖了100多万条书名,而一般的经销商的库存图书充其量也只有30多万种。不过书目的多少显然是很难说明问题的,毕竟亚马逊最初是没有自己的仓库的,它只是在接收到客户订单后再给出版商或经销商下订单,再将书发到客户书中。对外100多条书名确实可以拿来说说,但对于贝佐斯和他的亚马逊人明白所谓的100多万书名只是一个虚拟的数字罢了。

但贝佐斯却做了一件非常令人惊叹的事,那就是他一直在尽力搜集绝版书,有时候会想方设法从出版社、经销商或者其它书店那里找到。这样的结果就是让亚马逊名声大振,因为买绝版书的人大多都是资深读书者或者某一领域的专家,当他们跑遍了大街小巷和大大小小的网站并最终在亚马逊买到时,便给亚马逊带来了极为正向的口碑,从而也逐渐的使亚马逊变成了一家“没有买不到的书”的网上书店。

通过这一点可以看出商品本身的重要性,且好的商品是应该具有差异化和独特性的,差异化和独特性的商品才更容易通过口碑进行传播和扩散。只有如此,才能够在惨烈的市场竞争中取得先机。

记得之前有一家专门出售大码服装的网店,开始的时候做得相当不错。因为当时没有什么网店是专注于大码服装的,专注于大码服装无疑走得就是差异化路线。但悲催的是,后来很多商家都意识到了大码服装也是一块不错的市场,于是乎无数商家都涌入了进来,大码服装也成了红海。归其根源,这家店铺在做差异化的同时并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特性和不可复制性,以致于最终惨死于片片红海。

Kiss敌人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是商场上不变的真理。当亚马逊1998年收购一家购物比价网站Junglee并开放给用户使用时,很多人都认为贝佐斯和他的亚马逊可能喝多了。因为通过Junglee搜索某款产品时不仅展示亚马逊的价格,同时也会将每个网站的价格都展示出来。这不等于在帮其它的网站打广告吗?但贝佐斯则说“通过合作,我们会使客户更容易找到和发现他们想要的东西”。以客户为中心,对的,这才是亚马逊的使命。

不过这并不是最疯狂的,在大多数观察家眼里亚马逊所做的最疯狂的事情莫过于zShops项目。在zShops上,个人和各行各业的零售商都可以销售商品。在当时,在大多数的观察家眼里,这无疑是引狼入室。但实事却并非如此。对于亚马逊来说,它所需要的只是要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网上购物的入口,购买一切东西的入口,当客户想要购买东西的时候,就想起并使用亚马逊便足矣。至于,到底是在亚马逊自营店里买,还是第三方店里买,这并不重要。毕竟,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世界,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将所有的资源都紧紧的握在自己手中。

而事实也证明这确实是可行的,2010年第四季度亚马逊第三方商家的销售已经占到了总收入的35%。而回过头来看看国内现在的各大平台,也早已做了第三方商户的接入。

Kiss敌人,并不意味着放弃竞争,更多时候是一种奔向胜利的策略。但不管如何,究其根本依旧是无论何时何地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客户提供便捷。

曾经负责过一家运动服饰的网上旗舰店,其中有一个客户经常找我问东问西,我都会不厌其烦的答复对方。有一天他说他看上了一款鞋子,问我能不能便宜点?我就直接对他说,最多9折。不过如果你要真的想要的话,建议你可以去另外一家店购买,那家店的价格会更便宜。然后我把链接发给了他,他说先去看看。不过最终的结果是,他并没有在那家便宜的店里购买,而是选择了在我负责的这家旗舰店购买了。他后来对我说,就感觉你人特别实在,贵点其实也无所谓。

Kindle不是憨豆

直到今天依旧会有诸多人争论:纸质书到底是否会消失?虽然纸质书并没有消失,但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是纸质书的市场在萎缩。Pwc最新发布的数据预计2017年美国大众电子图书(不含教育或学术性图书)的规模将达到82亿美元,超过预估的纸质书的销售收入,Pwc估计到2017年纸质书将萎缩一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书店,亚马逊很早意识到了这一点,在2007年亚马逊推出了Kindle阅读器。亚马逊通过低价出售Kindle(对外宣称亏本销售),只通过内容赚钱。客户可以购买、下载和阅读电子书、报纸、杂志、博客、芝麻客及其他电子媒体。除此之外,亚马逊工作室还计划推出原创剧集,并且一口气推出十四部剧集作为候选方案,现在正在展映中,未来将根据每部剧集的用户反馈来选出一部剧集进行制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通过Kindle也可以看到这些剧集了。

虽然亚马逊从未给出Kindle的销售数据,但亚马逊无疑是名副其实的老大。电子书销售商Jellybooks.com联合创始人兼CEO安德鲁•龙伯格(Andrew Rhomberg)称,对于那些试图通过电子书赚钱的人而言,现实就是亚马逊已经成为这一领域的游戏制定者。

Kindle或许永远都成不了Ipad,也永远不会像苹果那样通过硬件来赚钱。毕竟对于用户来说,再好的硬件都只是一个载体罢了,如若没有完善的生态链条,再好的硬件也只能是一个摆设。此时此刻的微软和诺基亚便是最好的例子。亚马逊深知,内容才是一切,所以在不久的将来通过Kindle或者其它亚马逊设备,势必将会看更多的电子书和视频、听更多的音乐、玩更多的游戏和各种各样的应用,正如今日的IOS和Android一样。

莫名其妙的收购

亚马逊到底进行了多少次收购和投资,已经很难去真正的统计了,亚马逊页面底部有30个。或许你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如果你看过我相信你一定会很惊奇。比如对于大多数影迷而言再熟悉不过的Imdb,比如对大多数互联网从事者来说每天必看的Alexa,比如对于无数电商从事者拿来做为经典案例的Zappos。

除了Zappos这种电商系外,有很多收购都有些让有摸不着头脑。比如上面所说的Imdb,当时亚马逊还只是一个在线图书销售的平台,收购Imdb这样的电影资料库来说确实是一件让人相不通的事情。但当亚马逊将在线销售品类从图书扩张到CD音像的时候,这无疑成了当时最好的宣传手段。收购Junglee也一样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当亚马逊开放第三方商户让其在自己的平台上销售商品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亚马逊所做的一个铺垫。

不过Pinterest截止目前为止,硬是没有与亚马逊发生一毛钱的关系,倒是令人不解。作为全球最大的图片分享网站,与电子商务的结合简单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但亚马逊不仅没有收购而且也压根没有进行任何的投资,反倒是亚马逊的竞争对手之一的日本乐天在2012年05月参投了1.2亿美元。这在看我来,着实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

我的心只有你懂

对于亚马逊的推荐,或许已经很难再通过语言去描述了。以下只提供一个简单的事实的展示。

我二个月前曾经在亚马逊购买一支钢笔,现在当我打开亚马逊的时候,它会给我推荐墨水;另外我上个月在淘宝搜索了书法练习字帖,然后我上无数网站都能在商品推荐那里看到书法练习字帖。

中国,泪流满面

不过虽然亚马逊在美国和国际市场发展的顺风顺水,但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确实没有预期的那样好。根据易观发布的《2013年第1季度中国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来看,亚马逊仅排在第五,市场份额为2.8%。

原因诸多,但在我看来主要有以下两点原因导致的:

1、亚马逊中国越来越亚马逊,打开亚马逊首页看看甚至会怀疑只是做了个翻译,但实际上中国人还是比较喜欢像淘宝天猫京东那种商品排成排广告满天飞的样子;

2、太低调,亚马逊也会打广告,但在天猫、京东、易购面前简直是不值一提,酒香也怕巷子深呀!

注:本文转自钛媒体

Tags: ,,.
03月 29, 2013

天猫总裁张勇在易观电商盛会上表示:“互联网双向沟通特点,变成消费者需要什么,生产商制造什么,通过高效供应链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在这个过程中,降低消费零售企业的存货问题。”“中国不可能有10亿个性化。把一群个性化相同的人,通过网络聚集起来,符合规模经济生产批次的需求。”

作为C2B的倡导者,张勇一次又一次的将C2B的概念摆在企业和消费者眼前,告诉他们C2B才是未来,C2B才符合互联网双向沟通的物质。而天猫恰是C2B的主要倡导者和发起者,如果企业想玩电子商务想走向未来,那么你必须得来天猫;而消费者如果你想要一件专属的物品,则你也必须来天猫来。所以对于张勇来说,他的每一次的卖力宣讲无非是在为天猫做一次又一次的软广告罢了。

C2B听起来看起来都很美,但很明显玩得依旧是概念,仅此而已。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一、消费者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消费者并不是专业人士,所以大多数时候,对于消费品本身的诉求是模糊不清的。拿一件衣服来说好了,比如想要一件T恤,那么此时此刻对于一位消费者来说,他能够提供的信息无怪乎衣服的尺码、颜色、大概的款式以及衣服上面的图案,仅此而已。但不同的企业看到这样的信息生产出来的T恤肯定是千差万别的,当再反馈回消费者那里时,消费者自然是不可能喜欢所有生产出来的T恤的。

更多时候消费者能够提供的只是一个大概,而且即便能够把所有的T恤的硬性条件都描述出来,也很难说就一定是这位消费者所喜欢的。因为很多时候,消费者所购买的并不是商品本身,而是承载着更多的附加值在里面。而这些附加值里面,更多的并非是理性的,也是无法通过一件商品的外表体现出来的。它更多的是一种非理性的,无法说明白的感觉的东西。比如销售小姐的言辞打动了他,比如销售小姐的长相打动了他,或者店里的装饰打劫了他。这些,都是无法TO B去制作和完成的。

二、消费者不知道哪些B能给他提供

即便有一天消费者搞清楚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但问题是又到底有哪些B能够提供给消费者所想要的呢?通过搜索筛选,是可以。但问题是搜索筛选所提供的更多的是广泛的大众化的东西,而太缺少个性化定制化的细节。作为消费者在此种环境之下所需要的已经不是几颗星的卖家好评率怎么样出售的商品品类价格等,更多的依旧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本身是很难通过具体的意象而呈现出来的。

三、这些B真的能提供消费者想要的吗

即便即便找商家的问题也解决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又来了:这些B真的能提供消费者想要的吗?回答此问题前,重温下张勇的说法:“中国不可能有10亿个性化。把一群个性化相同的人,通过网络聚集起来,符合规模经济生产批次的需求。”关于这个问题,张勇说得已经很明白了。就是,所谓的个性化依旧是基于某个足够大的群体的条件下的,当C的需求聚集到一定的规模的时候,才会流转到B进行批次的生产;而如期达不到一定的规模,那么非常抱歉。

也就是说,其实压根就不存在C2B,因为从一开始C就没有权限来自我表态。即便给了C表态的机会,最终的决定权依旧掌握在B手中。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由C发起呢?简简单单的回归到B生产,C搜索购买便足矣。毕竟,B在生产的时候也都是做了大量工作的,没有受众的东西B也是不会生产的。你说呢?

Tags: ,,.
02月 1, 2013

先看两家的财报:

亚马逊周二发布的财报显示,该公司净利润为9700万美元,虽然环比扭亏,但同比下滑45%;总收入为212.7亿美元,同比增长22%。无论是营收还是每股收益,亚马逊的业绩都令人失望——第四季度营收为212.7亿美元,比分析师平均预期低5亿美元;每股收益为21美分,比分析师预期低6美分。

再看看苹果,营收为545.12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463.33亿美元;净利润为130.7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30.64亿美元微增0.1%,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再来看看两家巨头近三个月股票的走势:

苹果净利润达130亿,而亚马逊只有区区9700万美元,苹果的净利润是亚马逊的130倍还要多。但问题是股票非但没有像财报显示的那样,反倒是亚马逊一路狂涨苹果一路大跌。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在我看来,最为重要的是苹果实则是一家设计公司,而亚马逊是一家技术公司

对于苹果来说,它确实曾经设计出了一系列经典的产品,无论是iPod、Mac、iPhone或者iPad,都可称之为艺术品,且带领苹果一路过关斩将,股价一度冲上第一的宝座。但用户对于设计的喜好和追逐往往是多变和不稳定的,苹果若想可持续的长久的引领这股潮流是很难的。更重要的是,此时此刻的苹果或许真的缺少了一个像乔布斯这样的艺术家。虽然苹果过去的成功无法只简单的归功于乔布斯,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就是乔布斯确实将苹果一步步的带上了巅峰。但现在的问题是,乔布斯离去后,苹果仿佛无法再次展现出它在设计领域独一无二的能够引领整个世界的风范和作品。所以,苹果股价的下跌可以说是它无法可持续的为用户提供独一无二的能够引领用户狂欢潮流的设计有关。

而亚马逊则完全是一家技术公司,无论是个性化推荐、AWS、Kindle系列等,都是依托于技术来进行的。而这些技术的背后,则是贝佐斯一直所坚持的客户需求,正如他所说的:”最开始我们就是以客户为出发点,现在只是回到起点,为了服务好客户,我们学习所有需要的技巧、开发和建造所有需要的技术。“。恰恰是因为此,亚马逊才能够从一开始便着眼立足于客户真实而又实际的需求而展开。无论是坚守最低价的商品,给诸多企业提供云服务的AWS,或者不惜牺牲自己利润赚钱出售的Kindle系列,都是依托于用户最基本而又坚实的需求的。对于苹果追逐设计和独一无二的体验感来说,亚马逊所能够提供的无疑更为务实和牢靠。而对于用户来说,便宜、良好的服务这些需求却是永恒的。

或者可以总结为:苹果是告诉你如何去追求梦想的,而亚马逊则告诉你如何去踏踏实实的去生活。梦想虽然美好,但最终总是被生活所掩埋。

Tags: ,,,,,.
12月 5, 2012

《全球商业》11月刊封面以“初心-产品经理改变世界”为题写道:“尽管产品经理这个字眼因为乔布斯等大腕的缘故,变得非常热门,但我们在这里试图探讨的并非成功学,而是一个产品经理应该寻找到自己的初心,再去理解用户的过程。”

11月刊中有关于周源(知乎)、陈华(唱吧)、王航(好病人)、王炜建(摇摇招车)等一批的产品经理。但仔细想一下,他们又貌似不是真正意义上业内所说的产品经理。因为他们更多的角色是产品创始人或者网站CEO之类的。当然,并不是说创始人CEO就不能是产品经理的角色,只不过这些的产品经理有些相对高富帅了些,完全无法也很难代表屌丝般生存着的产品经理。我想,如果真的要做采访,要想了解产品经理这个职业,更应该去采访那些在基层实实在在做事情的人。

但不管如何,我们要说的是初心,至于到底是谁在说这件事,我们可以暂放到一边去。很喜欢初心这个词,有种返璞归真的味道。正如我无比喜欢看《本杰明*巴顿》一样,因为它有着另外一个中文译名叫《返老还童》。虽然返老还童与返璞归真意思上还是有着差别的,但在我看来,它们实则异常的接近。与初心也一样,异常的接近。而初心的优势在于它的非流行,所以它瞬间占领了我。初心,这个词有着一股小清新的味道,同时又有着些许的冷漠和沧桑。

显然,初心并不仅仅针对产品经理,针对所有的人都一样。当我们行走了一段时间后,就非常有必要回过头来看一下自己当时的初衷。不过在这里,我们还是先说说关于产品的吧。

首先说一下最近比较火的微信吧。上周末微信朋友圈出现了大量的分享信息,而大多数所谓的分享内容都是极具骚扰性的,从而引起了众多微信用户的不满。不过,还好的是,微信团队响应迅速,很快就对“微信公众平台升级”。而负责微信的广研负责人张小龙也在朋友圈里说“从现在开始,微信安静了”。

我想这句话里充满了诸多的无奈。因为在此事出现不久后,我们就看到了网上报道的关于微信产品团队和销售团队是由腾讯内部两个截然不同的团队在负责的。而很明显,对于产品团队来说,他们只想打造用户喜欢的微信产品。但对于销售团队来说,微信身上明显承载着诸多关于商业的未来。比如现在已经有些风靡的二维码、会员卡、公众平台等。销售团队期待能够通过微信来打造一个像现在QQ一样的庞大的商业地产圈。也正由于此,我们看到了微信身上越来越多的应用和开放,越来越多的商家和入驻,越多越多的朋友圈里的信息。这是不是我们想要的暂且可能放到一边,问题是这是微信产品团队想要的吗?

在张小龙2012年7月24日那场长达8个多小时的分享中,他这么说道:
“微信1.0版的诞生是完全出自纯粹功利主义和现实主义的考虑,立项后2个月,微信1.0版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Kik的启示——在新的移动互联网平台上,必将出现相应的移动通讯工具。Kik是一种免费短信,它很可能成为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强大竞争对手。因此,从战略角度分析,腾讯必须开发一款移动通讯工具,这就是微信诞生的缘起。”
通过这段话我们可以大概的看出微信产品团队对于微信这个产品的初心是:在新的移动互联网平台上,必将出现相应的移动通讯工具。

而此时此刻,微信是否还符合微信产品团队的初心呢?或许,只有张小龙以及团队的成员们更有资格来说。但在我看来,微信已经偏离了他的初心,它现在已经不是一款移动通讯工具了,更多的是一款优惠券会员卡打折用的工具。当然,我们很难说这对于微信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但对于一个团队看来无论走多远,都始终不能远离产品诞生那一刻所承载的产品的初心和梦想。也只有一直围绕于产品的初心进行不断的改善和优化,才能让产品持久的让用户去喜欢和爱。

我相信张小龙遭遇上周末的事的时候是无奈的,也是愤怒的。但问题是,在腾讯这么大的平台上,谁又能保证没有下一次呢?毕竟,商业更重要,没有任何能比货币更有说服力了。

然后再看一下新浪微博。从所周知,新浪微博是模仿美国Twitter的,我相信在一开始新浪也确实是希望能够做一个中国版的Twitter。而事实证明,新浪微博做得确实非常成功。在合适的时间,通过自己做门户和博客时积累的大量的名人资源,从而快速的把微博做了起来。但随着最近一次的改版,我们很容易就能够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新浪微博变了。它已经不再朝着Twitter的方向迈进了,而是朝着Facebook的方向迈进了。当然,这种转变也很容易能够理解。毕竟商业的压力是巨大的,特别是对于新浪来说更是如此。如果它再无法抓住微博这棵最后的稻草,相信新浪很快就会消失在互联网这股新浪潮之中。Twitter虽然依旧火爆,但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而在这方面,Facebook无疑走得更好,虽然上市后的股票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无与伦比,但总的来看Facebook依旧是社交网络的巨无霸。

此时此刻,不清楚对于新浪微博最初的产品团队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者对他们来说,是否能够真正的接受这种改变?即便接受了,当某一天他们回过头来检视自己的时候,是否能够问心无愧于自己做这款产品时的初心呢?

我想,对于任何一个产品经理来说,改变自己产品的初衷我想都是无比艰辛的。这就像有一天你的孩子不跟你的姓,而是跟随起他后爸的姓一样。

当然,我们也并不是说不能有改变。但在改变的那一刻,我们是否真的能够对得起自己的做产品时的初心呢?

最后有一个很扯蛋的问题想与大家一起分享下:如果你在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拥有自己的初心,而此时此刻的你也知道当时的初心,你会怎样?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