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5, 2012

《全球商业》11月刊封面以“初心-产品经理改变世界”为题写道:“尽管产品经理这个字眼因为乔布斯等大腕的缘故,变得非常热门,但我们在这里试图探讨的并非成功学,而是一个产品经理应该寻找到自己的初心,再去理解用户的过程。”

11月刊中有关于周源(知乎)、陈华(唱吧)、王航(好病人)、王炜建(摇摇招车)等一批的产品经理。但仔细想一下,他们又貌似不是真正意义上业内所说的产品经理。因为他们更多的角色是产品创始人或者网站CEO之类的。当然,并不是说创始人CEO就不能是产品经理的角色,只不过这些的产品经理有些相对高富帅了些,完全无法也很难代表屌丝般生存着的产品经理。我想,如果真的要做采访,要想了解产品经理这个职业,更应该去采访那些在基层实实在在做事情的人。

但不管如何,我们要说的是初心,至于到底是谁在说这件事,我们可以暂放到一边去。很喜欢初心这个词,有种返璞归真的味道。正如我无比喜欢看《本杰明*巴顿》一样,因为它有着另外一个中文译名叫《返老还童》。虽然返老还童与返璞归真意思上还是有着差别的,但在我看来,它们实则异常的接近。与初心也一样,异常的接近。而初心的优势在于它的非流行,所以它瞬间占领了我。初心,这个词有着一股小清新的味道,同时又有着些许的冷漠和沧桑。

显然,初心并不仅仅针对产品经理,针对所有的人都一样。当我们行走了一段时间后,就非常有必要回过头来看一下自己当时的初衷。不过在这里,我们还是先说说关于产品的吧。

首先说一下最近比较火的微信吧。上周末微信朋友圈出现了大量的分享信息,而大多数所谓的分享内容都是极具骚扰性的,从而引起了众多微信用户的不满。不过,还好的是,微信团队响应迅速,很快就对“微信公众平台升级”。而负责微信的广研负责人张小龙也在朋友圈里说“从现在开始,微信安静了”。

我想这句话里充满了诸多的无奈。因为在此事出现不久后,我们就看到了网上报道的关于微信产品团队和销售团队是由腾讯内部两个截然不同的团队在负责的。而很明显,对于产品团队来说,他们只想打造用户喜欢的微信产品。但对于销售团队来说,微信身上明显承载着诸多关于商业的未来。比如现在已经有些风靡的二维码、会员卡、公众平台等。销售团队期待能够通过微信来打造一个像现在QQ一样的庞大的商业地产圈。也正由于此,我们看到了微信身上越来越多的应用和开放,越来越多的商家和入驻,越多越多的朋友圈里的信息。这是不是我们想要的暂且可能放到一边,问题是这是微信产品团队想要的吗?

在张小龙2012年7月24日那场长达8个多小时的分享中,他这么说道:
“微信1.0版的诞生是完全出自纯粹功利主义和现实主义的考虑,立项后2个月,微信1.0版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Kik的启示——在新的移动互联网平台上,必将出现相应的移动通讯工具。Kik是一种免费短信,它很可能成为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强大竞争对手。因此,从战略角度分析,腾讯必须开发一款移动通讯工具,这就是微信诞生的缘起。”
通过这段话我们可以大概的看出微信产品团队对于微信这个产品的初心是:在新的移动互联网平台上,必将出现相应的移动通讯工具。

而此时此刻,微信是否还符合微信产品团队的初心呢?或许,只有张小龙以及团队的成员们更有资格来说。但在我看来,微信已经偏离了他的初心,它现在已经不是一款移动通讯工具了,更多的是一款优惠券会员卡打折用的工具。当然,我们很难说这对于微信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但对于一个团队看来无论走多远,都始终不能远离产品诞生那一刻所承载的产品的初心和梦想。也只有一直围绕于产品的初心进行不断的改善和优化,才能让产品持久的让用户去喜欢和爱。

我相信张小龙遭遇上周末的事的时候是无奈的,也是愤怒的。但问题是,在腾讯这么大的平台上,谁又能保证没有下一次呢?毕竟,商业更重要,没有任何能比货币更有说服力了。

然后再看一下新浪微博。从所周知,新浪微博是模仿美国Twitter的,我相信在一开始新浪也确实是希望能够做一个中国版的Twitter。而事实证明,新浪微博做得确实非常成功。在合适的时间,通过自己做门户和博客时积累的大量的名人资源,从而快速的把微博做了起来。但随着最近一次的改版,我们很容易就能够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新浪微博变了。它已经不再朝着Twitter的方向迈进了,而是朝着Facebook的方向迈进了。当然,这种转变也很容易能够理解。毕竟商业的压力是巨大的,特别是对于新浪来说更是如此。如果它再无法抓住微博这棵最后的稻草,相信新浪很快就会消失在互联网这股新浪潮之中。Twitter虽然依旧火爆,但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而在这方面,Facebook无疑走得更好,虽然上市后的股票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无与伦比,但总的来看Facebook依旧是社交网络的巨无霸。

此时此刻,不清楚对于新浪微博最初的产品团队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者对他们来说,是否能够真正的接受这种改变?即便接受了,当某一天他们回过头来检视自己的时候,是否能够问心无愧于自己做这款产品时的初心呢?

我想,对于任何一个产品经理来说,改变自己产品的初衷我想都是无比艰辛的。这就像有一天你的孩子不跟你的姓,而是跟随起他后爸的姓一样。

当然,我们也并不是说不能有改变。但在改变的那一刻,我们是否真的能够对得起自己的做产品时的初心呢?

最后有一个很扯蛋的问题想与大家一起分享下:如果你在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拥有自己的初心,而此时此刻的你也知道当时的初心,你会怎样?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