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30日

最近在研究一些网站的架构,自然要参考很多网站。在研究web2.0网站的过程中,发现了这样一个问题:这就是用户的强参与和弱参与。

所谓强参与,其实就是一些人能够积极的参与到web内容的建设中,比如豆瓣的书评写作者,比如一些其它web2.0网站的内容创作者,对于web2.0的 网站来说,这些人是他们最为欢迎的,也是渴望中的最有效模式:也就是建设好一个平台之后,立刻就能够有一大批这样人来帮自己把内容建设出来。

然而,很明显这是一个幻想。事实上,从前一阶段的调查中可以看出,真正愿意贡献内容的人占整个上网人群的1%而已。这很是客观的,从论坛中也可以看出这样的统计趋势。

这时,我所定义的弱参与者便出现了,这些人就是那些喜欢跟帖、喜欢在别人的blog上留言的人,这些人也成为了web2.0的内容创造者,举个最好的例 子。Keso的blog访问量很大,他自己是一个内容创造者,但并不代表只有洪波自己才是创造者,事实上,他的blog评论也构成了网站的重要内容。这些 内容对于其它的用户来说同样是有意义的。

接下来,比弱参与者还懒的参与者也诞生了,这就是那些不愿意打字,但可以贡献点击的人,这里的点击并非打开页面的点击,而是对网站所产生内容通过点击而反 馈自己观点的。比如豆瓣中的“你认为这个评论对你是否有用”,比如“你对这本书的评级是什么”,由于web2.0网站设定了大量的这种接口给这样一群人, 这些人的某一个点击可能没有什么意义,但大量的点击就可以通过统计得到一种统计学意义上的数据,而这些数据事实上也网站的内容。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这 群“弱弱参与者”同样也是网站内容的创造者。

当然,这些人的区分从来不是有明确界限的,但由于有了这样的一种划分,对于web2.0网站建设者来说,也就有了一种理论的基础。他们的工作应该尽可能的 将“不参与者”变为“弱弱参与者”,把“弱弱参与者”变为弱参与者,把弱参与者变为强参与者。任何一种转变之间其实都存在着一定的门槛和障碍,要让 web2.0的网站内容更容易的创造出来,就要刻意的去消除这种障碍,只有这样,用户的参与才能更多,更容易。

2006年07月28日


上面这张图并不是我个人的编造,而是我基于中国最大的软件开发人员网站CSDN的平台,在最近做一个专题的时候,在页面上放置了一个计数器,通过对地域的统计而的出来的结果。这个样本的数量超过数千例,因此我认为基本上可以比较准确的反应中国程序员的分部情况。
从中,大家可以看到,北京,广东,上海,江苏是程序员分部比较多的地域。而中西部地区明显较少。
下面我将各个地域的统计比例也放上来,供大家参考。

北京    18.77 %
广东    17.8 %
江苏    10.77 %
上海    6.3 %
浙江    4.72 %
湖北    4.36 %
四川    4.36 %
湖南    3.27 %
山东    2.78 %
辽宁    2.18 %
福建    2.18 %
陕西    1.94 %
广西    1.82 %
安徽    1.57 %
黑龙江    1.45 %
河北    1.45 %
重庆    1.33 %
云南    1.09 %
天津    0.85 %
吉林    0.73 %
河南    0.73 %
江西    0.61 %
香港    0.61 %
山西    0.48 %
贵州    0.48 %
新疆    0.48 %
内蒙古    0.24 %
海南    0.24 %
台湾    0.24 %
宁夏    0.24 %
西藏    0 %
澳门    0 %
甘肃    0 %
青海    0 %
其它地区    5.93 %

2006年07月24日

有人将微软一些值得纪念的片断剪辑在一起,其中包括被一个派击中的盖茨,声名狼藉的CES灾难和Ballmer激情洋溢的演说。微软那些曾经的画面,那些不为人熟知的画面,都在这里可以看到。

2006年07月21日
最近,网上出现了一篇百度技术高级副总裁刘建国的一篇新闻,取笑建国说出了“google抄袭百度”的话语。首先,这是因为百度在对外宣传上犯了众怒,从裁员事件,媒体一致的负面报道上,从建国这个事件上都表现的非常明显。我觉得这篇新闻的始作俑者不够光明正大。估计很多读者也是误解了刘建国的表述。当然,刘建国在举例的时候也是没有选择很好的一个案例。
 
我们不去就这个事件本身说谁对谁错,到底有没有抄袭对方的功能。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一下。
 
首先,我觉得媒体不应该将矛头对准建国。因为建国是一个技术专家,他从来都是非常直爽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在我采访过他的几次过程中,很明显他是要向外界传递一种百度有很好的技术团队,有很好的工程师文化,仅此而已,而且这些都是事实。但对于百度和Google竞争之说,很明显应该找一个更加油滑的发言人来针对这个话题发言。
 
建国当天的讲话非常的多,但媒体仅仅抓住了其中一个小小的漏洞便横加批驳,这显示了媒体一种“抓小辫子不择手段”的作风,也有些断章取义。更为重要的是,这次的事件估计会大大挫伤建国的自信心,以后面对媒体的时候,警惕性会更强。而我们知道,作为媒体,尽可能不去伤害当事人是一种准则。
 
如果你恨百度,如果嫉妒百度,尽可以攻击百度的各种做法,甚至攻击某些不地道的油滑之人,但将焦点放在一位技术管理者,一位实在人身上,有些找错靶子了。
以上仅算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