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7月22日

53岁生日

2011年7月17日是我53岁生日,选择上档次的餐馆,三口人聚上一次。

这几年生活的不顺利,麻烦事情层出不断,近期有点拨开乌云见太阳的感觉。

生日这天巧遇周日,三口人全部休息,都处于良好心情的状态。

三口人敞开心扉,畅所欲言,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把我生日的快乐作为平台,规划家庭未来的发展前景,全家齐上阵,动起来,干起来,步子稳一点,大一点,先生的收入做物质基础,女儿的领先的理念做带动,我多做些踏踏实实的事情,让家庭的精神、物质生活再上一个新台阶!

2011年7月17日,

2011年07月17日

赤峰之行(八)

依依不舍得踏上回天津的旅程,。

舍不得赤峰的山;

舍不得赤峰的水;

舍不得那里热情好客的人们。

经过一天的颠簸,大客车按时抵达天环客运站,先生和女儿早已经在此等候。

圆满结束了赤峰之行,赤峰再见!

2011年6月30日

赤峰之行(七)

盛情难却,学生再三邀请,前去家里看看,下公路打面的5元钱送到家门口。

眺望远山脚下,一望无际的绿地,是刚刚生长出来的草药,据说一亩地的草药可收入2万元钱,农民有智慧,不是只限于种大田的时代了。

学生的家坐落在村子南头,门前一排10几米高,笔直笔直的杨树,好似为他们家站岗,风吹着树叶唰唰的响,像是迎接随时来他们家的客人。

门楼左右侧挎着耳房,应该是放杂物的。

几十米的深宅大院,高台阶上一拉溜的向阳红顶瓦房映入眼帘。

透过通体的玻璃门窗拖地的白色窗帘与红色房顶遥相呼应。

吸顶灯照得屋内灯火通明,欧式沙发显示出异国风情。

卫生间抽水马桶,全自动洗衣机,太阳能热水器,样样齐全,衣物架上琳琅满目的洗涤用品。

餐厅接连厨房,厨房好热闹,一边是煤气灶,电磁炉,还有通着卧室大炕的炉灶,别有一番情调。

院子种着菜,自家打的深水井可以浇灌,绝对无公害蔬菜。太舒服了,一片田园生活。

要不是急着回津,多住几天,充分享受大自然的快乐。

2011年6月29日

赤峰之行(六)

准备30日回津,提前去汽车站买票,还想给家里人带些赤峰特产。

赤峰人的文化底蕴、生活习惯,饮食爱好与天津人相近,区别不大,看好学生曾经带给我们的风干牛肉。

赤峰市区大小商店都出售,就像天津到处都是大麻花一样,到底谁是正宗的呢?

随便了解了几位土著的赤峰人,一直推荐“独伊佳”是品牌。

买回去分别送给亲戚,一直叫好,下次去再买。

2011年6月28日

赤峰之行(五)

早晨5:00步行50分钟来到赤峰最大的长青公园。

公园里成帮结队的晨练人群,有老人,年轻人。跳街舞的,打太极拳的,蹦健美操的,千姿百态。

公园外摆摊卖衣服的,卖菜的,卖水果的,人们挑来挑去,选择自己需要的。

公园内外一派繁忙景象。

公园和动物园在一起,走进动物园,正遇两只孔雀开屏,我赶紧鼓掌,以此鼓励,其他孔雀听到掌声,也陆续开屏,并发出友好的叫声。

可惜没有带相机,没有留住这精彩的一幕。

2011年6月27日

学生的母亲患妇科病需要手术,计划抽时间到距离赤峰市区100里路的喀旗医院探望,没成想病重的母亲听说我从天津来了,赶紧打发孩子先来看我,多么好的人啊,让我激动。

与当地人了解一下民俗,一大早提上水果,乘第一班车直奔喀旗医院,顺利找到病房。

学生的母亲端庄漂亮,淳朴善良,生育二女一男,长年家里家外的忙乎,积劳成疾,病倒了,但是从来没有怨言,相夫教子,埋头苦干。

党的政策好,农村实行了合作医疗,住院可以减免一部分医药费。

虽说是旗医院,条件设施超过我们城市的三甲医院,病房宽敞明亮,干净整齐,通体壁柜,码放病人及家属的所有用具,村民能享受如此的医疗待遇,真是彻底翻身解放了。

                          2011年6月26日

赤峰之行(三)

仍旧5:00起床,洗漱干净,穿戴整齐,步行前往坐落在红山区二道街上的天主教堂,参加6:30的弥撒。

赤峰天主教堂兴建于1939年,哥特式建筑,大堂最多容纳800人,弥撒礼仪大体与天津相同,教徒在神父的引领下是诵经,不是唱经,领圣体是站立,而不是跪着。

想想天津西开教堂,上千名教友,没有乐队,没有指挥,大家共同唱经,音调,旋律一致,可谓是奇迹,建议有兴趣的人们可以来天津西开天主教堂走一走,看一看。

2011年6月25日

赤峰之行(二)

早晨5:00起床洗漱完毕,出去锻炼,观看市景。

赤峰火车站坐南朝北,背靠南山生态园,城市干净整齐,蓝天白云,明月星空,真山真水,芳草绿地,淳朴风情,可谓:物华天空人杰地灵。

7:00在宾馆餐厅就早餐,玉米渣粥,大碱开花馒头,煮鸡蛋,自制的各种小菜,家常便饭,吃的舒服。

8:30接待络绎不绝的考生,通过我实事求是的咨询,让他们高兴而去。

赤峰籍的老生从100里地外的家乡来市里看我,倍受感动,买了很多食品让学生们分享,最后依依不舍的把他们送上车。

2011年6月24日

赤峰之行(一)

2011年6月23日,肩负校方交给的重任踏上内蒙赤峰的征程。

对赤峰了解的不多,八九十年代,先生的两位学生来自赤峰,印象:讲义气,出手大方,若干年后再见面,变化巨大,判若俩人,对赤峰人的印象随之改变。

今年初接一年级新生班,20多名赤峰籍学生,参差不齐,印象不规律。

提前半小时检票乘车,座位靠近车窗,破碎的钢化玻璃用胶带粘贴着,看着堵心,没有安全感。

找司机师傅要求调座位,不太满意,再三要求,勉强答应,心里不悦,感觉此次出行不会顺利。

10:00大客车准时出发,司机起步停车平稳,速度快不晃动,一路上风趣幽默的语言把大家逗笑,要求调换座位时的尴尬全部抛到九霄云外。

从北京密云到承德的沿途,几乎完全在山里盘行,白云在山间缭绕,我们犹如进到仙境,风景太美了,让人如痴如醉,穿隧道,最长的隧道有两公里,多大的工程啊!

2:00大客车停在安子岭服务区吃午饭,四面环山,两边是悬崖峭壁,夹杂着古代建筑,公路好似天堑变通途,美的使人陶醉。

九个半小时,行程510公里,顺利抵达赤峰市,学生早已在车站等候,打面的到一家特色餐馆大锅火炕炖鱼,六月份赤峰气温15-20度,我身穿夏装,坐到火炕上没觉得热,晚上下榻火车站附近的王朝宾馆。

2011年6月23日

医院病房的一幕一幕

晚上十一点左右被医院楼道里一位女孩的哭声惊醒,陪护的家属基本都从病房出来,原来女孩的姥姥故去,到电梯楼口找她的妈妈和舅舅,妈妈和舅舅已经是白发苍苍的了。 

哎,人活那么大岁数干吗?儿女都需要人照顾了,谁还能照顾你呀? 

中午十一点左右医生护士连跑带踮直奔重症监护室,一位八十多岁的大爷不行了,经过抢救没有生命的体征,吩咐家属准备后事,看着护士在一件一件的撤下各种抢救设备,女儿们在伤心的落泪,儿子们在给老爸擦洗身体、穿寿衣,临终的一切安排妥当,大爷还在不紧不慢的喘着气,有意思,儿女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着。

据说,就这样又熬过了一天一夜。

人在生命的旦夕,最后一口气也是难咽的,谁不留恋美好的人间。

活着的人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求生的愿望是多么难实现!

                                                                                                                                2011年5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