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2月15日

我们已经不可能了吧?我们是不可能了。错全部在我,我实在不够男人,我们都很倔强,固执的维持自尊。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问题了,是过去的阴霾还是对未来的恐惧,我很抱歉,我说不明白。可能如你所说吧,基础是流沙……过去的种种,我不想再说什么了,错过了,我们就不要后悔,不要回头,再去找寻能给你幸福的人。每次在校园里见到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看到你的辛苦和困难,我却帮不上忙,虽然现状是有点困难,但终究会过去,要对自己有信心。yao因为他自己的原因放弃了,但这绝不是你的错,你是一个好女人,我不是好男人。我们都不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知道冷静与理智,你选择的也是如此,不是吗?
情人节,犹豫着还是没有找你,安静得陪安一起呆在家里。看的出来,安很开心我陪她。安和我,都是彼此眼中的鸡肋吧?当然我不知道她的具体想法。
累了,不写了。
珍惜,到底是什么字眼?!想骂街,想哭,想……最近纠缠内心许久许久的字眼……

我们已经不可能了吧?我们是不可能了。错全部在我,我实在不够男人,我们都很倔强,固执的维持自尊。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问题了,是过去的阴霾还是对未来的恐惧,我很抱歉,我说不明白。可能如你所说吧,基础是流沙……过去的种种,我不想再说什么了,错过了,我们就不要后悔,不要回头,再去找寻能给你幸福的人。每次在校园里见到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看到你的辛苦和困难,我却帮不上忙,虽然现状是有点困难,但终究会过去,要对自己有信心。yao因为他自己的原因放弃了,但这绝不是你的错,你是一个好女人,我不是好男人。我们都不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知道冷静与理智,你选择的也是如此,不是吗?
情人节,犹豫着还是没有找你,安静得陪安一起呆在家里。看的出来,安很开心我陪她。安和我,都是彼此眼中的鸡肋吧?当然我不知道她的具体想法。
累了,不写了。
珍惜,到底是什么字眼?!想骂街,想哭,想……最近纠缠内心许久许久的字眼……

2008年12月15日

这个题目纯粹跟前面混个候补,却没有任何关系,好玩而已。

想起来很久很久没有来这里逛了,已经是冬天了,天气却不是很冷,这样的日子让人愈发想念下雪的感觉,而这种依恋的模糊记忆也已经是十几年前孩童时才拥有的。慢慢的,人都会长大,成熟,忘记很多东西,淡化很多记忆,以及未了的很多很多事。我想,看文章的你,也逃不过命运的规则。
工作是很繁忙的,每天开无数的无聊的会议,说到会议,其实我刚才也才从一个会议中逃出来,人们开会议我在想可能都是在逃脱一种孤独感,尤其是领导,高处的他们更没有几个朋友,所以他们渴望有一个渠道能有人跟他们沟通,这样想,领导是可怜的,而我们好像应该怜悯。领导开车送我回来,也逃不了一个话题,那就是对象的扯淡事,“28岁?我老公28时孩子都很大了…"”我很老吗?“面对我的提问,领导转过头,轻哼了一声,半带着笑意。窗外的车辆车水马龙,好像都在冲向一个张开大嘴的黑洞,一切的事务都悄无声息,然后慢慢的离死亡越来越近。
我的日子匆忙而充实,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当然,开会时玩游戏睡觉除外——你总不能太过求全。有的时候我也会找点乐子,虽然最近看上我的女人没以前多了,可是我还是觉得开心,为自己残留的一点动力而欢欣鼓舞,说到这,对了,今天安去相亲,她昨天还让我祝她顺利呢,其实我看着她衰老的脸,也没有多少尽兴的话可以发挥,好在,有的时候我蒙混的本事还过得去。二子打电话过来,说他家里的美女老师看上了我,让我见个面,疯了我才过去。对吧,生活就是很残酷的吗,你总在那呼天扯地的哭诉上天的不公,却不暗地里深刻的反省自己,就像爱臭屁的所有女人,却不晓得别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自己开心就好,有些东西,谁说的明白!
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心,伤了一个又一个,却不知道自己这样行的原因。知道很多秘密,却不能说的感觉让人痛不欲生。想接触又不敢接触,想放弃又狠不下心。博问我是不是想结束单身了?我看着她发光的眼睛(金牌媒婆),感觉说不不,其实放下筷子,觉得小小的后悔,嘛情绪?不明了。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说话像屁眼放屁似的弯都不转,然后管你啥情绪~
我的工作还是不停的犯些小错误,我的人生仍旧一马那个平川,除了身边的人无休止的自我唠叨,其实我的感觉还是蛮好蛮好。
快放假了,我们能放半个多月,希望能长点。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写文章,今天,就胡掰了,打住。

这个题目纯粹跟前面混个候补,却没有任何关系,好玩而已。
想起来很久很久没有来这里逛了,已经是冬天了,天气却不是很冷,这样的日子让人愈发想念下雪的感觉,而这种依恋的模糊记忆也已经是十几年前孩童时才拥有的。慢慢的,人都会长大,成熟,忘记很多东西,淡化很多记忆,以及未了的很多很多事。我想,看文章的你,也逃不过命运的规则。
工作是很繁忙的,每天开无数的无聊的会议,说到会议,其实我刚才也才从一个会议中逃出来,人们开会议我在想可能都是在逃脱一种孤独感,尤其是领导,高处的他们更没有几个朋友,所以他们渴望有一个渠道能有人跟他们沟通,这样想,领导是可怜的,而我们好像应该怜悯。领导开车送我回来,也逃不了一个话题,那就是对象的扯淡事,“28岁?我老公28时孩子都很大了…"”我很老吗?“面对我的提问,领导转过头,轻哼了一声,半带着笑意。窗外的车辆车水马龙,好像都在冲向一个张开大嘴的黑洞,一切的事务都悄无声息,然后慢慢的离死亡越来越近。
我的日子匆忙而充实,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当然,开会时玩游戏睡觉除外——你总不能太过求全。有的时候我也会找点乐子,虽然最近看上我的女人没以前多了,可是我还是觉得开心,为自己残留的一点动力而欢欣鼓舞,说到这,对了,今天安去相亲,她昨天还让我祝她顺利呢,其实我看着她衰老的脸,也没有多少尽兴的话可以发挥,好在,有的时候我蒙混的本事还过得去。二子打电话过来,说他家里的美女老师看上了我,让我见个面,疯了我才过去。对吧,生活就是很残酷的吗,你总在那呼天扯地的哭诉上天的不公,却不暗地里深刻的反省自己,就像爱臭屁的所有女人,却不晓得别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自己开心就好,有些东西,谁说的明白!
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心,伤了一个又一个,却不知道自己这样行的原因。知道很多秘密,却不能说的感觉让人痛不欲生。想接触又不敢接触,想放弃又狠不下心。博问我是不是想结束单身了?我看着她发光的眼睛(金牌媒婆),感觉说不不,其实放下筷子,觉得小小的后悔,嘛情绪?不明了。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说话像屁眼放屁似的弯都不转,然后管你啥情绪~
我的工作还是不停的犯些小错误,我的人生仍旧一马那个平川,除了身边的人无休止的自我唠叨,其实我的感觉还是蛮好蛮好。
快放假了,我们能放半个多月,希望能长点。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写文章,今天,就胡掰了,打住。

2008年11月03日

    前天从兄弟的移动硬盘里拷了点东西,昨天发现硬盘故障,捣鼓了一晚上后低格了硬盘,发现数据根本无法恢复。三年研究生期间所有的东西灰飞烟灭~实在惋惜啊~
    两年前我曾经把一个人的硬盘不经意给格了,事后其告诉我,这都是上帝的安排,让其可以和过去说再见。这是命,我们的命。如今这也好,也算是一个彻底的结束吧。因为早都已经删除了彼此,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
    偶尔仍然会想起,因为总是很难忘记。我们的心事总要有外来的助力来洗心革面:花开花落,时光如梭;日月更替,生命如常,在尘世中迷失了彼此,失去了萌发的种种欲动。经常在人群中会莫名的找寻,找寻根本不可能的身影,我想这一刻,你是否也有千年的期盼。就是在这样一年又来的深秋季节,我又失去了一些东西,如凤凰涅磐初始的蕴蕴,或许真的该远离混沌了。感谢,感谢失去。
    早上公文里收到了一则小文:“…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以往读过无数遍,此次读来感动至深。细品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其实都可获理,世事洞悉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能够在山水间寻求到淡然,才是真正的人生。
    总归要回归平淡。这是我要找寻的目的。
    活在过去的人是可耻的,因为他没有权利去要求明天。我经常在想过去两个人问过的两个问题,当时没有答出,直到现在也没有答案。于是我转向其他的知识,曲径通幽,或许有捷径。
未完,不想写了

2008年09月23日

好久没来了,来写点东西,但是手指在键盘上却打不出来,踌躇了良久,决定还是打下去。
我们生活的空间随着工作环境的熟悉而逐渐的被压缩,并着我们无限的青春。我无限的忧郁与惆怅。
我想,你应该懂得我的眼眸,我讨厌那种一眼望得到头的生活,可是我却肩负着太多的期待,我,是没有办法的。走下去,我们还是不要回头好了。
我很喜欢孩子,但是不是带孩子,面对手下的一批批孩子,喜爱却又伤透了脑筋,这是我的现实。如果我的人生一样,活着总得找点乐子,可是却根本发现不了。
为工资发愁,为感情发愁(不是为了结婚那些扯蛋的事),为很多很多,基本上可以说,一年多来,包括以后我都会长时间处在一个人的生活之中,这种感觉有点孤独,我每每在下班的车上呆望着窗外,目无景观,心无牵念,倒好。落得落寞,一个人的精彩。

2008年09月11日

昨天喝醉了,教师节庆祝大会,聚餐时就喝多了,然后慧就一直陪着我,丢了眼镜,吐了几次,难受的要死。说了很多稀里糊涂的话,可能做了傻乐吧唧的事情,不过最终还是被慧打的送回了学校,我事后想想,真的应该感谢她,我很同情她目前的遭遇,但是我不能把这种可怜当作别的感情,所以还是有点距离的好。慧中间也哭过,我也很难受,但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工作的艰辛,家庭的变故,未来的渺茫,还有感情的烦恼,这些都让她要崩溃了吧,但是她仍然在生活中很乐观,软弱的一面在晚上给我看到了。
现在的我,最脆弱的时候不想某傻*了,好了,我已经彻底的觉醒了,恢复了,只等合适的时机东山再起了:)

2008年08月31日

安的室友去了嘉兴,晚上和她qq聊天,她和我谈起安。一段唏嘘,我听的出来,她是鼓励我去追安,她说那么多男的,安只“欣赏”我。我讨厌“欣赏”这个字眼。是的,很讨厌。不管怎么说,即使我喜欢她,我也不习惯这样的方式,因为面子的问题对我来说大过生命,更何况,对安,我始终视为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想安也是这样看我的吧。
还是很感谢,她能在这个时候把这样的一个“秘密”告诉我,我倒是觉得有点无趣,不管怎么说,我们大了,不再有激情了,即使我们有感觉,我们也付之一笑,生命中,值得我们留恋和去奋斗的东西太少了。更何况,男女之间的游戏。
我还想和某人说,很抱歉。我这两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的不成熟。虽然沉默的时候很多,但是我认为这并不代表成熟。我现在很迷茫,如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还不知道想要什么一样。我没有目标,如行尸走肉一般在寻求着方向。或许说,我还缺乏勇气,改变现状的勇气。每次想到你,我发现退缩的理由大于前进的理由,这样是不是就代表不可能,是的。
根生说,我们现在首先要去奋斗,不要想太多东西,对的。这可能是我们目前要面对的事情,一直都告诉自己要顺其自然,忽然发现自己一直在忘记此事,于是给自己再一次的机会去回到正轨。
所以啊,很多人,我都要说对不起,天时地利人和,我常遇到的都是缺其一,这就是人生吧。总不让你适时机而动,或许是自己软弱行事也未为不可。呵呵,管他呢,反正我就是一软弱的蔫蛋,拿上帝做借口,我也得道歉。
没胆量追求幸福的人,应该被唾弃。
习惯了路过,错过,习惯这一切,于是愈发的掩藏自己,只是目前没人懂得我的寂寞。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多久才能改变,看吧,这也是我的矛盾所在。
乱想。

2008年08月29日

曾经等待过两个小时,而现在,我的忍耐只有一个小时了。
等了一个小时,我总为自己的善良觉得难以忍受,可是我还是在等待。
即使再不放在心上,也可以打个招呼啊,为了你的一个“好”字,我就傻乎乎的在外面转了一个小时,cao,我他妈的太善良了:)
不等了,闪~

2008年08月24日

        奥运会结束了,我摊开《红楼梦》,看着脂粉人生。许久,眼睛酸痛,抬起头来看看周围,无人。
        才发现,自己竟如此寂寞。
        室友和朋友偶尔回来,我们在一起谈谈现在的生活和未来的想法,末了,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们都在重新开始,开始一段前途未卜的人生,大家的心理多少有点没底。但毕竟是全新的充满信心的开端,我们还都是有着笑容的。
        走了,剩下一个安静的发腻的空间,我只有摊开书本,与纸墨为伴。倦了,一种难以说明白的空虚寂寞冲上来,让我的生活突发感慨。或许,我老了,更爱孤独了。或许,凤凰涅磐未为不可。
        爱好一个人发呆,坐在车里冷的就把好友晾在一边,冲着窗外的风景发呆,我发现,这样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自己渐渐的感到害怕了。难道,自己真的就要这样渐行渐远吗?
        看不懂寂寞的人,看不懂人生。但是我又确实不懂人生,复杂的人生,所以现在的我选择那句:人都害怕复杂,一个简单点不是吗。
         呵呵,没有一种力量可以改变我的现状,可以让我有点希望。不想去打破孤单,那样换来的将更加是凄凉,所以,我们的心还是要瞅向前方,等我们觉得一切都到了点的时候,那时,才气发长空,做自己想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