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28日

2005年08月25日

弄了个网络硬盘,放了点GBA、txt电子书在上面。喜欢的说一声。

http://ybwj.ys168.com

2005年08月03日

截至8月2日12时,四川省累计报告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病例205例,其中实验室确诊42例,临床诊断117例,疑似46例。这些病例中,治愈出院18例,病危29例,死亡37例。病例分布在10个市的32个县(市、区)、119个乡镇(街道)、188个村(居委会)。

2005年07月31日
这是一本让人感到恐怖的书,但不是神话也不是科幻,而是一本真实严谨的科学著作。作者是位美国人,他在走访了欧美若干个国家的科学家之后,为我们讲述了一系列令人不寒而栗的故事,以及科学家们对这些故事的追踪研究。这些故事发生在20世纪,分散在世界上各个国家,研究它们的也是不同国籍的科学家,看上去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当这些科学研究越来越深入的时候,他们却殊途同归,得出了惊人的相同的结果。这些故事发生在国外,似乎和我们中国人的生活遥不可及,但是,假如你耐心读完我给你们提炼出来的这四个故事,你就会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 
   
第一个故事:1913年,德国布列斯劳和汉堡。
    
一个修道院的女仆,23岁,突然神经病发作,尖声大叫,说是魔鬼附身,神情呆滞,浑身抽搐,未经激发地大笑不止,吞咽困难,卧床不起,不到两个月就在癫痫中死去。一个叫作克罗伊茨费尔特的德国医生解剖了她的尸体,发现在她的脑部,没有发炎,却严重受损,有不知名物质杀死了数以百万计的脑细胞。他意识到这是一种新的疾病。1920年,他的论文发表时,引起了另一个叫作雅各布的德国医生的共鸣,此前,在他的手上也死过类似的病人。从此,这个新的危险的脑部疾病就被命名为“克——雅二氏症”。 
   
请记住,我的第一个故事是,医生解剖了女仆的脑部,发现并命名了新的疾病,但却没有找到病因。 
    
第二个故事:1950年,新几内亚东部高地,南富雷。
   
高山深夜,月白风清。一群有着乌黑皮肤的妇女带着她们未成年的孩子,将一具老年妇女的尸体拖进一块鲜花盛开的马铃薯地里。她们都是她的女性亲戚,心中充满了怜悯,也充满了期待。不一会儿,在死者的周围,篝火点起来了,在熊熊的火焰照射下,死者的女儿和儿媳拿起了劈竹而成的刀子,切进死者的身体。一场盛宴就这样开始了。女儿扭下母亲的手腕和脚踝,锯开难缠的软骨,将骨肉分离。又将手臂和大腿的皮肤撕开,将血淋淋的肉块分给在周围急切等待的亲友。接着是打开胸腔和腹部,肝脏、膀胱、肠子、脑髓……甚至连脸部也在可吃的范围内,通常还要加上一点野菜和香蕉叶一起烹煮。 
  
几年之后,一个来自美国的小儿科医生及病毒学家,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奖的加得塞克来到了南富雷。不过,吸引他的不是吃人的盛宴,而是发生在这里的一种新的病症——库鲁症,也叫“笑死病”。这个病的典型特征是:第一个月步态蹒跚;第二个月颤抖,傻笑,说话不清,不能自已;第三个月全面瘫痪。接着是失去吞咽能力,活活饿死渴死。而最痛苦的是,在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中,病人始终相当清醒。 
    
请记住,我的第二个故事是妇女和儿童吃自己的亲人。最初,加得塞克研究的对象是库鲁症,它和克—雅二氏症有相近之处。 
   
第三个故事:1959年,伦敦。
    
加得塞克收到一封来自伦敦的信,写信人叫海德娄,一位伯克郡的兽医,专门研究一种绵羊的古老而神秘的疾病——羊搔痒症。得这种病的是羊不是人,但是,它们得病后的症状:走路不稳、颤抖、瞎眼、摔倒,最后死亡,以及没有人知道病因等,都和人类的库鲁症有相近之处。这种病第一次出现于1947年,美国密执安州的一个农场从加拿大引进了种羊,接着就发生了大规模的羊搔痒症。美国农业部展开了大规模的屠杀,一群羊中只要有一只病羊,就全部杀死一个不剩。但是,还是没有控制住病情的蔓延,甚至跨越了品种,蔓延到了山羊群当中。后来,在海德娄的实验中,这种病症又跨越了物种的屏障,感染了貂类和灵长类动物。羊肉是人类的食物,这种羊搔痒症会不会感染人类呢?可惜海德娄不敢用人类来做实验,只能留下一个令人担忧的缺口。 
    
请记住,我的第三个故事是,海德娄很想知道,羊搔痒症和库鲁症的关系,和加得塞克接上了头。 
    
第四个故事:1985年,英国。
    
一位叫作惠特克的医生接到一个奶农的电话,一只母牛举止怪异。在这个叫做普仑顿庄园的地方,惠特克看到了病牛有很难控制的攻击性,身体协调性很差,站立不稳,东倒西歪,很快就毙命了。一种发生在牛身上的新的疾病出现了,专家们为它定义为“牛脑部海绵化病”,也就是“疯牛病”。 
    
1987年,疯牛病蔓延到了英格兰和威尔士各地,惟独苏格兰幸免。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加入了研究疯牛病的队伍。他们看到,在苏格兰以外的地方,众多的动物尸体处理工厂里,到处弥漫着蒸汽、鲜血、油脂和臭气。人们把肥肉、骨头、内脏、头、尾巴、血、牛、羊、猪的尸骸,甚至家禽的羽毛,放到大锅里提炼黄油,剩下的油渣用庞大的机器磨碎,制成肉骨粉。再用这种饲料去喂养提供这些原料的动物,生产廉价的奶和肉。 
   
科学家们开始奔走呼吁,政府开始下令大量屠杀牛群。人们还展开了一场疯牛病是否会蔓延到人类的争论。当人们争论不休的时候,事实说话了: 
   
1993年,15岁的女孩维姬5月发病8月死亡,她的脑部切片显示海绵质脑病变,医生告诉她的祖母:这就是疯牛病。 
   
1994年,一位英国16岁的女孩,说话含糊不清,平衡出了问题,记忆衰退,走路摔跤。死后,医生发现了她的大脑皮质呈现海绵质病变。平时她吃羊肉,也吃腌牛肉和汉堡。 
   
1994年,一年轻人向医生诉苦,恐惧水和尖锐的物品,步伐失去控制。死后,在解剖他的脑部时也发现了海绵质脑病变。此前,他有8年的时间到姑妈的农场,喝未经消毒的牛奶,跟母牛接近。但是,这群牛没有出现过疯牛病。 
    
1996年,加得塞克说:“他们完全不懂人类为什么被感染,根本就是库鲁症,所有物种都会被感染———乳牛、肉牛、猪、鸡。”“这种病没有在猪身上发现,只因为你不会把猪养上七、八年,顶多两三年就宰掉了。我们在实验室里给猪接种羊搔痒症,养到第八年,它们就发病了。”“不仅猪肉有问题,那代表所有的猪皮皮夹、猪肠做的手术缝线、所有喂肉骨粉的鸡都可能已受到了感染。”“素食者吃了用鸡粪当肥料的蔬菜,也会传染到。” 
   
1996年,另一位科学家雷熙有证据显示:家畜仍然会发作疯牛病,而处于潜伏期的带病家畜也还在供人食用。人类克—雅氏症的潜伏期可达25年,甚至30年。所以人类发病的流行颠峰大约是在2015年。如果目前克—雅氏症变种的案例平均每年增加50%,那么到时一年的病例就会多达20万。也就是说,每年要死20万人。 
   
讲完最后一个故事的时候,我的读者也就明白了这么几个问题: 
    
一、克—雅氏症,库鲁症,羊搔痒症,疯牛病,虽然发生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物种,却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是科学家们的调查研究把它们放到一起,揭示出了这种关系,为寻找病因提供了条件。 
    
二、南富雷的女人和小孩吃亲人的尸体,就只有女人和孩子得库鲁症。自20世纪末起,她们改变了这个风俗,患库鲁症的孩子就少了起来,但是潜伏期却延长了。同样道理,疯牛病的发生则是因为人类强迫它们俎肉反噬。 
   
三、找到了病因,解决的方法也就不言而喻了。但是,让人担忧的是,人类能不能吸取教训约束自己的行为。令人恐怖的是消除病因并不像发现病症那样容易。 
   
在这个有着几亿年历史的地球上,大自然为每一个物种都规定了它们的食物和不可逾越的行为规范。比如,植物吃土壤里的营养,草食动物吃植物,肉食动物吃草食动物,肉食动物死了,又成为食腐动物,猛禽,蝇虫,乃至微生物的食物,最后被分解成土壤中的营养。如此往复。这是一条正规的食物链,我们人类也被连在其中。但是,由于人类的好奇、贪欲和为所欲为,试图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一切,使自己过得更加轻松容易。事实证明,人类得到了致命的惩罚。 
   
认真地读一读《致命的盛宴》,我们会有所忌惮,也会明白清醒。它讲述的不是天方夜谭,而是无数个无辜的人用死亡,无数个严谨的科学家用调查和研究证明了的事实。它在警告我们:如果我们不想以人类的生命为代价,就不要利令智昏地去改变那些不该改变的事情。
========================
有机会要看看这本书~
现在这么多怪病,就是人类违背了自然、违背了科学造成的~

截至7月29日12时,四川省累计报告人感染猪链球菌病例163例,其中实验室确诊13例,临床诊断99例,疑似51例。这些病例中,治愈出院11例,病危24例,死亡32例。

按照卫生部发布的《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的临床表现、诊疗要点和防控措施》和四川省卫生厅印发的《关于加强并规范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病例报告的紧急通知》,四川省加强了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疫情的监测和防控工作,加大搜索力度,7月27日至29日,除资阳市和内江市外,还在成都市发现了12例、自贡市发现8例、遂宁市3例、泸州市1例、绵阳市1例。病例分布在7个市的23个县(市、区)、91个乡镇(街道)、155个村(居委会)。

2005年05月10日

这段时间真是忙昏了,把一个朋友的生日竟然都给忘记了,真是的~~~ :(

2005年04月20日

恍然大悟!?为什么我们总是比别人钱少

“干活的总是拿得少的,拿得多的都是不干活的。”结论很精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