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27日

没办法,不喜欢.TEXT,搬到了 my.donews ( http://my.donews.com/yearlong/ )

2006年06月22日

记得曾经看过一个baidu的宣传片,说自己是最懂中文的搜索引擎。还暗中把Google扁了一把。
偶然有一次到baidu的mp3搜索上找了一次“飞得更高”,没想到出现这样的画面:
飞的更高?

一些语文学得不好的人会分不清“的地得”,在这里我来班门弄斧一下:
的:修饰名词用。一般前面是名词、形容词,后面跟着名词。如:我们的生活、灿烂的阳光;
地:修饰动作。一般跟前面的形容词合成副词,后面跟着动词。如:愉快地生活、疯狂地冲浪、骄傲地唱歌;
得:修饰短语用,形容程度。一般前面是形容词或动词、后面是短语或从句。如:快得让人不敢相信、骄傲得象只公鸡、好得不得了。

飞得更高:更高是一个短语,符合。
飞的更高:更高不是一个名词,不符合。

大家可找到汪峰的碟子,看哪个对?(不用找了,我跟同事在歌厅K过)。

连“的地得”都分不清,还是”最懂中文的搜索引擎“?

2006年03月25日

是的,时代错了。但是中国企业家电子杂志 <chinacnemag@sohu.com> 也错了,而且错得非常厉害!

生于80年代
    当盖茨50岁、杨致远40岁、陈天桥30岁,这些“80后”极客已准备跳上商业舞台,他们叛逆,但并不鄙视或远离现实的商业生活;他们会口出狂言,但更多时候,他们身上带着与其年龄并不相副的成熟与老练。
    当前,他们都无一不在借助资本的力量,力争把开创的公司和事业抬上一个新的高度,向这样的一线公司冲击。
点击进入网站查阅详细内容


[主文]生于80年代
    2004年2月,《时代》杂志将一位酷酷的中国女孩搬上封面。春树,少女作家,与韩寒、曾经的黑客满舟、摇滚乐手李扬,这四个中途辍学、性格叛逆的年轻人被《时代》认为是中国80年代后的代表,他们被拿来与美国著名的“垮掉的一代”及嬉皮文化相提并论。
     《时代》错了,至少是部分错了。在中国商界、尤其是互联网界,另一群“80后”青年正在集体浮出水面。而他们的气质精神,显然和所谓的“垮掉一代”、所谓的“嬉皮”相去甚远。他们叛逆,但并不鄙视或远离现实的商业生活;他们会口出狂言,但更多时候,他们身上带着与其年龄并不相副的成熟与老练;他们退出有既成规则的游戏,并非出于消极,而是动手写自己的规则,以你可能想都想不到的方式崛起。 点击进入网站查阅详细内容


2006年03月18日

继上次因为全文与否的原因删掉刘老大后,今天我又删掉了流氓燕。

不是因为另的,只是因为我在阅读器看不到应该让我看到的东西。我烦了。其实他们俩都让我感兴趣。只是,我并不是每一件事都会感兴趣的。我不想浪费时间。


2006年03月16日

我一直都订着刘大寨主洪二寨主的BLOG,希望能给自己一些教益。

但今天还是忍不住把刘大寨主的BLOG给删了。

两位寨主的BLOG主要区别:
首先,二寨主的BLOG是全文的,看见感兴趣的就展开到浏览器中看,主要是想看其他的看官有什么言论,我的想法如何?而大寨主的是部分文本,甚至不是概括。有时候看到好象有点意思的会展开,但结果总让人觉得不如意,好象是上错了床。就象是女人把自己身上的一个最好看的部位露了出来,让你感觉兴趣,但让你看全了全身时觉得上当了。二寨主有些文章或365key聚合在讨论BLOG是不是该使用全文,也许两位寨主在进行试验,哪一种更好,当然最终的目的是让Donews Blog找到感觉和方向。我也是按照自己的感觉去做了。
其次,二寨主的内容以业界动向及其讨论为主,而大寨主是以平时工作琐事为主。从这一点来说,二寨主的内容对我更有吸引力。

最后说,大寨主,对不起您。

2006年03月10日

网络世界评出的2005年中国软件业100强中,“华为、中兴、海尔位列前三名”,它们是软件企业吗?

在我的印象中,华为和中兴是生产网络设备的,海尔是生产家电的,居然加入了软件企业评比。为什么没把中石油、中国电信、中国移动、钢铁、煤矿、天然气、水电企业也加进来呢?

不仅它们,在这100强中,很大一部分是并不是主营软件的。这个评比看起来只是为一些有钱的企业作宣传,对于中国的真正的软件业来说,没有丝毫意义。扯淡吗?

文中说,“2005年前100家企业的排名”,"经过与各省市主管部门和各有关企业核定,由信息产业部最终审定",这是一个政府裁定的、与企业协商的结果。看来我们还生活在计划经济时代。

有人说,在中国,软件业没有很好的工业氛围。我想,这应该算是一个凭据吧。

2006年03月09日

上回说到Google工具栏把“peng”翻译成“潘”,这次发现一个更大的秘密:Google仇恨Yahoo!

看看Google工具栏是怎么翻译Yahoo的:



2006年03月05日

今日已经超过385,逾越400之日指日可待。
BAIDU还未超55。

2006年03月02日

把“Peng”翻译成了“潘”,天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误译?怪不得以前很奇怪怎么出那么多词。

2006年02月24日

杂志已经隐晦地说了原因,但我看许多人很奇怪地“希望《程序员》也死了”。

我无意排挤国人,但这样的现象让我很不爽。我不知道别人如何不喜欢《程序员》。但有一点很肯定,你不喜欢的东西你需要出来诋毁吗?你不看就行了,干吗还挂在嘴边?难道你不喜欢的所有东西你都要它消失吗?

我比较崇敬善良的人,我的父母是我的榜样。我也希望我如他们一样善良,但我不知如何对待恶徒。我仅仅是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