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总是过得太匆忙,
像昙花一样肆意得开又肆意的败。

混沌的日子我已习惯混沌的过,
这种找不到出口的盲目,
让我得到一种颓败的快感。

那个女孩为了自己的爱,
听重金属撞击耳膜直到呕出血。
那种红色流动温暖的液体,
见证一场青春臆动的暗恋。

他用男人的尊严向我保证,
保证只要我不提出split up,
他绝对不会抛弃我。
可是他不知道,
这种东西对我丝毫没有震撼力。

也许是我未谙世事,
不知保护一场爱和两颗心,
但不能说我没有受过伤,
还小,不懂珍惜。
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太蹊跷,
没有未完成,只有完不成。

我要放肆的成长,
不要长大;
我要浑身是伤,
不要临受伤时有人及时相救;
我要在伤痕累累是顿悟伤痕的美丽和珍视伤口,
不要在没人保护时胆战心惊的自保抵御伤害。
如此如此,为一字——伤

行云流水。
外面太阳雨下得正欢。
抽花的柳枝四处招摇。
蜜蜂无所事事的正寻花朵。
春色撩人。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暗动,暗动
……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