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4月24日

路过,I say , just pass by~~~~
他想抓住我的手,手指轻轻一滑流落在半空中。
谁也没在挽回,所以那晚一个叫爱的东西摔在地上,支离破碎。
我记得那时西天有一弯上弦月,微微泛红,点了一颗白亮的美人痣。
而我的那颗星星~~KingKing灯塔星,却没有再出现……

2004年04月17日

走过收银台,里面妖艳的姐姐在点钱,数好的银子叠在桌上,优游稍低下头,吹散了那些花花绿绿的可以买好多优游喜欢的东东的纸币,小小的paper天女散花似的飞起来,优游潇洒的甩着高高竖起的碎发和背包pass,里面妖艳的姐姐狂吠起来,优游连鬼脸都懒得对她做~~~~ 屋顶上的黑猫打着哈欠弓着背,整个city在午睡……慵懒的阳光没心思的洒来洒去,白色的云朵蓬蓬茸茸的来回游荡,优游卧在屋顶,攥着弹弓假寐,伺机去攻击那会讲故事又会占卜的——黑猫~~~ 咖啡,泡沫,绿茶,的薇蕾~~~心情像清澈平静的湖水。手机,嗯,肚子只喂饱三成,所以继续让它睡…… 优游说, 可以醉,可以醉,可以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