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30日

新媒体研究:Mob2.0是个人媒体与移动媒体的整合!

 

新媒体三个字如今真是泛滥成灾:原来叫户外广告,现在把纸撕掉换成电子屏幕,就改称新媒体了!Google的分类广告叫GoogleBase,也是新媒体!起先找几个活人站在大街上发传单,现在是买一款论坛群发机到网上到处张贴广告,这被唤作新媒体营销!……

本文讲的其实也是换汤不换药的东西,说,把电视放到手机里,笼共分几步?第一,把手机屏幕打开,第二,把电视搁进去,第三,把手机屏幕关上!

新是和旧相对的概念,明白了旧媒体的内涵,也就参透了新媒体的本质。旧媒体是大众媒体,Mass Media,所有教科书都这么认为;新媒体一般被称为Niche Media,其实是分众媒体(不是那家N指),小众媒体。大众媒体的赢利基于用低于产品直接成本的价格来销售直接媒体产品,真正的利润来自于这些花花绿绿、生动活泼的媒体产品吸引过来的眼球,这些广泛的注意力可以为企业、为广告商、为赞助商带来低成本,广覆盖的营销效应甚至是直接的销售业绩!

可惜,大众媒体在当代已严重供过于求,这是政治稳定、交换加速、技术改进带来的“恶果”——每个人都被既“庞大”且“众多”的媒体搞晕,所以,在许多市场上,大众媒体的效果越来越不明显,厂商、代理商们越来越头疼CPM(千人成本)问题,尤其是在我们这个媒体处于相对垄断地位的大环境下。

新媒体必须挺身出来化解这个危局。那,可以设置弹出、背投广告的网站算不算新媒体?

旧媒体是链式、拼接式、有分工的、有惰性的的渠道,新媒体则是网式、一体化、全能的、活性的渠道。旧媒体由一点到多点,新媒体由多点到多点。旧媒体播送用一种工具,而反馈却使用另一种,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你即便看了电视购物广告,也只能通过电话来订购,而不是用电视遥控器;即便看到报纸广告报价,也只得通过传真或电话跟对方确认——新媒体不应该是拼接式的、有分工的,它应该是一体化、全能型的。旧媒体的拼接特征也影响到反馈的效率,时间上、空间上都有无法解决的“延滞”问题,新媒体和它不同,因为“即时化”、“虚拟化”会改变这种媒介惰性。

由第一组对比特征可知,可以放弹出、背投广告的网站并不算新媒体,因为它仍是一点对多点的;由第二组对比特征可知,QQ对话框算新媒体,因为它可以实现直接销售;而由第三组对比特征可知,GoogleBaidu的广告计划可以算作新媒体,因为它们是即时的、是可控的。

探讨了新媒体的内核,我们仍要继续拆分、剥离它。新媒体为什么可以降低CPM?为什么在某些产业领域更有效?

新媒体容许它的读者、它的受众、它的消费者参与其中,消费者投入的更多,于是生产者的投入就相对减少,但消费者剩余增加了,生产者剩余却没有因此而减少。

读者、受众、消费者投入的是时间、是精力、是情感、是我们的艺术细胞……等等等等。比如说,短信凭什么给中移动带来高利润?因为我们不少人都在写笑话段子;为什么彩铃卖得越来越火?因为我们有专门的彩铃作者;即便是QQMSN的表情,也有人在不断发布原创!也许你会说,这些创作者许多都是有工作室、团队,甚至公司的,但是,请注意,这种事实恰恰证明了厂商、运营商意识到了“原创”的力量,不吸引更多的读者、受众、消费者参与进来,不能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展示舞台,不能让“对方”(消费者)参与进来,不给对方反馈的机会,你就会失败——如同孙悟空所说,你不停地啊啊啊,也不管人家受得了受不了。

所以,只有为读者Reader、为受众Audience、为消费者Consumer提供“原创”的平台,新媒体才能力挽狂澜。

其实,RACReaderAudienceConsumer)的要求很低,只有两个维度,两个矢量,一是正向的增加,比如荣誉(虚荣心也可以算在内),比如财富(哪怕你送我一个5ML的试用装),另一个就是负向的减少,比如时间(消耗的时间越短越好),比如金钱(总是希望投入极低回报极高)。拿现存的新媒体来看,我们会发现:

 


户外媒体

电视


短信

电子邮件


楼宇、地铁

手机WAP

杂志


博客Blog

手机电视

网络电台


普及数量


使用成本

 

 

 

 

 

 

 

 

 

短信和电子邮件与户外、电视的普及率很高(此处分析非定量研究结果),但利用前者作推广的成本极低;随着免费博客、播客空间的普及、手机电视接收终端价格的下降,这一类媒体也将成为媒体“新贵”。不巧的是,手机WAP目前的资费限制了这种新媒体形式的活力,如果在图片、音频、视频、文字、购物、搜索、数据存储与传输方面WAP能够同“手机电视”(暂用“电视TV”二字)结合,前景亦可观。

手机终端的物理属性:屏幕偏小,将影响手机作为“电视”媒介的普及速率。个人认为(以下均为假设),手机“视频”(MobileAV)而不是手机“电视”(MobileTV)将是未来新媒体行业的中坚。手机号码在国内全部以13*开头,共11位数字,如果对照互联网IP地址与DnsUrl的关系,参考3721的运营模式,我们也可以为手机号码分配虚拟地址,后8位替换为4位任意中文:当用户在手机中输入“139小猫钓鱼”或者“133我爱姚明”,发送内容HelloHelp或者F1*99#,他(她)就可以直接访问到对方的相关信息——个人用户以个人音视频、DV电影、原创或改编Flash动画、图片、文字博客为主要内容,公司用户以促销广告、在线调研、产品陈列、客户服务、技术支持为主要内容——那么,一个全新的互动媒体就因此而诞生了!不过,它不同于新网互联的短信网址,因为同时面向个人用户!

这样的新媒体可以同时吸引消费级市场与企业级市场的广泛参与。上海文广正在搞DMB手机电视,这种广播式的移动视频技术如果仍然只支持原有的“广播式”运营,那结果也是失败的,因为电视和手机两种媒体本质属性不同。只有“网络式”的运营能够为其带来收益。

假若广电部门、移动运营商、互联网运营商ISP联合起来,鼓励最终用户(消费者或企业)提供内容,这将是一个新的多赢。

广电部门的任务是:提供播送技术,重新编辑并转发原有的广播式内容,进行内容监管;

移动运营商的任务是:提供用户数据库(后台)与收费平台(中间件),提供诸如新彩铃(手机用户在拔打手机实名“133我爱姚明”后的待机铃声)、彩屏(自造词,意为手机用户在输入手机实名如“139小猫钓鱼”后的等待画面)增值数据业务;

网络运营商ISP的任务是:提供数据存储空间和手机网络域名解析(类似于ICANN),为手机用户提供数据共享(下载)平台等;

MCP(手机增值服务内容提供商,类似于ICP)的任务是,提供手机购物、手机搜索等业务集成服务。

最终用户只需要:提供原创内容供上传、下载(可以收费),提供可供免费或有限共享的个性化视频、音频、文档文件;

 

如果这个方案可以实现,那我就把它称为Mob2.0!手机视频(Mobile AV)就是Modia——Mobile Media

 

2005年08月03日

标题:

恒隆国际CIO高宏飞:我选择,我喜欢!

25岁的老CIO

"我是不是看上去很老?"高宏飞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反问。其实问题只是:您……?结婚没有啊?
高宏飞是出类拔萃的,起码现在是。可他却毫不隐瞒自己的当年,成绩不好,考不上大学。不过,命运也很照顾他,在2000年的时候高宏飞花了3万块去印度国家信息技术学院NIIT"镀"了金!此"镀"非彼"镀"–起码领子是"金"色的。
看到父母经济拮据,高宏飞只好中断了1年的学业,多懂事的孩子。
在NIIT,高宏飞学会了编程,学会了系统工程,学会了项目管理,更重铸了思维模式。以1~2个月为周期的课程结项,高宏飞都要勇敢地走向讲台,给大家用英语来总结。这可是真实的开发项目,只是大家都拿不到报酬而已。
出于对英国老师乡音的厌恶,高宏飞特怀念美国老师的"飞行棋"教学,一边玩儿一边学单词,"那时候英语提高可真是快!"
别看25岁的小伙子盐吃的不多,"桥"可跨了不少。作为华东地区民营航空货运业的顶级代理,恒荣国际的股份构成也是相当复杂的,所以高宏飞也说:我们可不止一个老板。因为不同的人要和不同的系统建立并维系不同的网络关系,为了打通各个关节,这些开几百万豪华轿车的老板们是必须的。
但也正因为人际关系,公司也像所有企业一样,内部派系复杂。于是曾经一次:有人向董事会揭发,高宏飞吃了回扣!
当时他为别人买了两台品牌机,一共8000。
有人说,这个价格贵了!我去问过,买20台这样的机器,只需要3000多一台!高宏飞笑道,任何行业零售价和批发价能一样吗?而且每次促销的价格不同,不同经销商手里的货进价不一样,同一经销商不同时候进的货价格也不同。这……不好比较吧?
财务总监来查!还好,没有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董事长亲自来高宏飞的办公桌前借螺丝刀使,最后发现他和平时也没什么不同,就放心地走了。
最后,事情不了了之。
高宏飞还透露:我当时觉得人家卖东西不容易,就把他们的打的费给报了。

用心工作,用心沟通

高宏飞做的工作,据他自己讲,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全包!在公司内部ERP上线,前期调研、中期开发、测试,后期培训,基本实现了"一言堂"!甚至胸卡制作、布线捆扎这样的活儿,"我都得干。"
恒荣国际规模很大,可是由于业务的关系,员工普遍IT水平不太高,不仅如此,还有副总亲自电话过来找高宏飞,抱怨打印机不能用。结果,高宏飞摇着头回来了:没插电!
总部尚且如此,南京分公司30、40个人的规模,也没有专人负责IT。有懂的人,也不会给自己惹事儿:整好了没奖金,以后它再坏了呢?于是高宏飞从早晨7点干到晚上9点,甚至晚上11点,基本上10%的相当一部分时间都用在解决此类问题上了。
高宏飞是那种不急不躁的人,说话慢条斯理,但讲到兴起,也会手足并用。前几天,给浦东的办公室装宽带,除了装机箱、插键盘外,他还要杀毒,还要装Office,好不容易折腾完了,结果一个快下班的小姑娘跑来,麻利地按下了Power键,扑哧一声,"我那个揪心呐!"高宏飞的表情丰富起来。
"我的重要性不体现在平时,而是体现在问题出现的时候。"
但重要归重要,可平时总不可能老出问题吧,领导们总这么认为。高宏飞说,我们总部这边人手少,两个男的,老板可能觉得这边不需要那么多人吧。
行业性质如此特殊,工作量如此浩大,系统上线、支持工作如此复杂,高宏飞如何一个人扛下来?
首先,要取得部门经理的信任,和他们保持好关系相当重要,高宏飞如此认为。ERP实施从来都有部门阻力,但高宏飞会向大家解释:如果这个系统给大家带来了负担,如果它给大家带来更多麻烦,那么,你可以提出要求,你甚至可以不用它!
但最后的结果是,大家都点头赞许:这个东西能够带来效率。
高宏飞和部门经理们的沟通方式,他没有透露,但他说,这些工作全是私下里做的。为了证明自己的沟通天赋,他还举例:你以为浦东的ADSL一般人在2小时内可以装好?
第二,离不开老板们的支持。恒荣的董事会花了1年时间来讨论IT选型,最后,董事长拍板:这个项目一定要做。于是高宏飞就陷入了目前的无休止的"工作流"当中:调研报告、需求报告、进度报告、使用报告……这些他统统要做成Doc和Ppt文档。"摞起来,一人高。"高宏飞很感谢总裁,因为他在业务流程、在工作协调方面都提供了相当大的支持。
领导对高宏飞的工作持肯定态度,因此,许多工作进展顺利,"我都可以因为系统的需要而改造流程、改造人事结构"。为了配合系统,自然会有裁员、增员现象发生,不过更多的是增员,是人员流动。高宏飞作为CIO此时对企业管理起到了相当大的协助甚至引导作用。

思路独到,目标明晰

在恒荣改组的时候,高宏飞通过熟人的介绍来到这里,时间不长,但遇到的大事小情不少。诱惑很多,但他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早些时,由于公司领导层的变动,恒荣辞退了一位同事,可是现在他自己在做货物代理,一年净赚5、6百万,5、6个人的小公司每月挣10万不成问题。当然,这位同事老板赚大头。
还有更让人想起来就觉得不可思议的:高宏飞在来恒荣之前曾为一家陆家嘴的投资公司打工,当时"大家都不用干活,只拿工资",后来,打听了一下,才明白,这家公司是给菲律宾前总统夫人马科斯洗钱的。高宏飞这时候下定决心:离开它!因为在这里什么都学不到!
高宏飞就是这样一个"有见地"的人,他觉得,每个人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都不可能和别人相同。在业余时间里,他会去游泳、打球、骑自行车。问他:年轻人嘛,不喜欢唱K,不喜欢跳舞吗?他说,那不是"健康运动"。
高宏飞正在谈朋友,老同学都在质疑:你谈恋爱怎么这么早?原来他的许多同学此刻都在英国、荷兰、美国读书,上博士,大家都没时间。
要想了解一个人,我们应该先从他的朋友入手。
高宏飞为什么让恒荣选择IBM成为自己的伙伴,这是记者的小小疑问。"因为IBM的便宜!"其他有行业经验的产品都很贵,二次开发、维护更贵;而IBM的产品即使进行了二次、三次开发,也仍然比那些成熟产品便宜。更重要的是,这些20万的、所谓"成熟产品"全是C/S结构。记者问道:这是不是从反面证明了Domino平台的扩展柔性?他笑而未答。
他认为,IBM对于物流行业其实没有经验,尤其在国内。物流行业的特殊性在于随需应变,货物重量、性质、舱位都十分复杂,国内物流流程极不规范,每个环节都有可能既是出口,也是入口,所以IBM要找高宏飞来合作。
2年的工作,就已经让这位年轻的CIO很清晰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
经济学有一个核心概念叫"稀缺",高宏飞做到了。CISCO路由器、华为交换机、用友财务软件、AIX操作系统、Juniper防火墙,他都非常熟悉。因为即使把CCIE叫来,要解决一个问题,都要先费老半天时间讲清楚另一个问题,所以他们都以团队的形式出现。但在这个行业的这个领域,高宏飞可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在竞争方面,UPS这样的巨鳄,高宏飞认为他们"爬"不到岸上来。因为最简单的,他们没有"点",不能和中国邮政比,他们在国内只能和私人企业、当地货运搞好外包关系,甚至做一些技术出让、管理咨询工作。
经济、金融政策上,人民币的汇率浮动最直接影响就是高宏飞的系统:以前汇率是一个固定参数,需要的时候点一下,现在天天要变;而且,在报价、结算上,我们也必须跟紧;升值更使得我们的利润空间相对缩小。

主标题:精明男人 精致男士

副标题:Infor亚太区总经理伍家铭印象


    男人、男士,称谓不同,内涵迥异:男人,成熟的男性;男士,一般认为,成功且成熟的男性。男人所拥有的特征,比如豪爽大器,男士一般都拥有;但男士所拥有的特征,比如视野开阔,男人却未必。
    作为世界排名前6的ERP厂商INFOR的亚太区总经理伍家铭,可能得算作"男士"中的特例。他对工作和生活的体会与把握,他的谈吐、举止都会让你暗暗领悟到,什么是务实,什么是坚持,什么是享受生活,什么是胸襟开放。


有没有免费茶?
    很少有哪个男人愿意被别人用"抠门儿"冠名,但男士绝不拒绝务实。伍家铭在餐馆、酒店吃饭,却都要点免费茶,包括一些"外人"在场的时候。即便到悉尼、东京、北京、曼谷处理公务,也都是打车来回跑,因为,他没有专车。
    在被Infor收购之前,Mapics在全球是专注于离散型制造行业ERP、SCM、CRM的中型厂商,在中国也不例外。中型厂商主要的客户群往往是规模和实力也处于行业中端的企业,双方合作的前提一般就是两个字:务实。
    务实是用最适量的钱做最适合的事,精打细算免不了。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企业的理念和个人的风格居然也会形成某种默契,伍家铭在担任Infor亚太区总经理之前在Mapics做着同样的事,戴着同样的帽子,所以在双方并购完成之后,他现在的名片只需改一下Logo。
    即使记者在旁边,也毫不掩饰:他正在跟人约定下个月在成都吃饭时的用餐打折呢……

能闪就闪!
    很多男士都自觉不自觉地将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但有的男士未必喜欢如此。伍家铭在午饭之前安排的是内训和客户,午饭之后又要给中国区总经理以及事业部经理们开会,而下午3点飞往日本机票此刻已经放在了他的公文包里。
    其实,与其叫公文包,不如叫旅行包,鼓鼓囊囊,沉甸甸的,拎着都勒手。但这种生活已经将"忙碌"二字深深地沉淀到他的性格当中–伍家铭说起话来,语速都很快,还伴随着大量肢体语言。
    不过,不要认为,他热衷于这种存在方式,就像硬币,人的性格亦有两面。
    Infor在并购Mapics之前已经在业界扮演了"并购机器"的角色:拥有Golden Gate、雷曼兄弟等资本背景的Infor在2004年一共收购了12家中小型应用软件厂商,到现在已经有15家到手。而且,1月份宣布收购Mapics,4月份就完成了诸如组织结构、业务运营、法律财务等方面的繁杂工作–效率奇高。
    富有侵略性的企业文化果然像把烙铁,现在Infor全球的老板们在吃起饭来都体现着高效率:午餐一块汉堡,晚餐两瓶啤酒!
    于是,伍家铭有点不爽:他尽量会在吃饭时间躲开这些日尔曼人。他希望自己能够支配时间。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去粉饰或者缓和一下这种看上去似乎比较明显的文化冲突。

我要拿金牌……
    位于波士顿的AMR Research高级副总裁David Caruso曾说Infor的最大特点在于"他们执著于行动"。行动的方式有很多种,可以渐进,可以跨越,可以像条折线,也可以像条直线。伍家铭更接近于最后面一种。
很多男人都喜欢展示自己复杂的履历,但有的男士并不羡慕这种朝秦慕楚的思路。长长的履历可以展示个人的能力,最起码也能表现出"作品"主人的活力。伍家铭在此刻属于另类。
    23年的IT生涯,他做过编程、搞过销售、鼓捣过大型机、折腾过服务器–可就是对跳槽不感冒,要知道,不仅在IT,在其他圈子这种经历也非常稀罕–到目前为止,他只换过4个工作,被并购的Mapics是第3个,Infor相中了后者在中国以及亚太地区的管理团队和客户影响力,于是伍家铭"被迫"跳了一次。
    他曾有过想法:向老板要一块"金牌"!来自香港的伍家铭认为,香港企业一般都会给干到一定年限的老员工奖励一块"老人金牌",他完全有资格。
    专注、执著、坚持、韧性……都可以用来修饰他,这种心态彰显了伍家铭的战略管理思路:现在的企业高管都是内家,IT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工具。因此,我们就不能是外行,一定要让"我们讲的"和"他们讲的"一模一样,这样,企业才会跟着我们走。
    被Infor并购的Mapics业务现在划归离散事业群,Infor的资深副总裁Robin Pederson说:"Mapics的网络能补充Infor现有的直接和间接销售渠道"。这一切应该与伍家铭和他的团队的共同努力分不开。
    任何专注、钻研都要对团队进行培养,而不仅仅是领导者自身的提高,否则事业难以做大。培养谁?如何培养?已经是伍家铭必须面对并解决的问题。

你会唱《童话》吗?
    很少有哪个男人愿意把自己和"小朋友"放在一起说事儿,但男士往往更需要体现一种童趣、一种心态。
    伍家铭一聊起天来,总会把话题引到自己的儿子身上。因为,他的这个宝贝儿子会教他唱歌。
    "你认识光良吗?""你会唱童话吗?"这是伍家铭在饭桌上向一群年轻人提出的问题。
    他对企业内训很看重,尤其是对年轻人的教育,因为,他觉得,这种互动的双向沟通能够激荡出许多火花。
伍家铭甚至有自己的玩具–iPod!从CD里导入,跟儿子进行歌曲互换,已经是他休闲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这个时候,他往往能够直接观察到、体验到年轻人的最新想法。
    对于苹果公司和它目前最成功的产品,伍家铭认为,技术一定要与市场相结合,只有满足了市场的需求,这种技术才是成功的,超前或滞后都是失败,苹果自身就是一个圆满的案例。但iPod的成功完全是因为它满足了当前的年轻人最注重的需求:时尚。
    而对于Infor来说,整合了Mapics之后,它就可以充分利用后者目前在亚太地区离散制造业最强大的优势:研究客户的需求的能力!Mapics的特长就在于同客户打交道,满足他们的需求,而不是单纯作技术传教士。
    当然,技术基础也必须夯实。Infor目前正在研发一个新的开发环境:CoreStone,在.NET和J2EE两套平台上整合现有的产品和未来的产品,2006年第4季度将大规模推广之。
    同样,开放的心态不仅仅属于个人,更要能够与组织文化并行不悖。只有如此,独特的性格才能成就个人,独到的文化才能铸造企业。
    伍家铭的活动范围是包括日本、澳洲在内的亚太区,所以他的视野往往会在各个国家、地区之间进行比较。无论是他对香港红茶、台湾绿茶甚至日本青茶的品评,还是他对越南文化和中国文化之间渊源的讲述,都表现了他那种开放的个性。
    他是香港人,但拒绝喝英式红茶;他经常会跑到阳明山庄喝绿茶,但却觉得日本人喝的,用五谷杂粮做的煎茶更有口感。
    在越南,他曾经把自己的导游哄跑:理由是,那位仁兄不认识中国对联上的繁体字,却大吹特吹越南传统文化如何如何。伍家铭对中华文化的广泛传播很感兴趣。
    "不仅要注意内部的事情,还要注意整个外部的方向",伍家铭的视角很广。对于中国大陆,尤其是长三角周围的中型离散制造企业,伍家铭曾明确地表示:要成为世界级的公司,要对整个世界有影响力,"不是你的大小把你推向世界级,而是你世界级的内容将把你推到世界级"。

2005年08月02日

一说到竞价排名,大家都会想到Google,但在国内,做得最响的却不是这位祖师爷。网络营销有各种不同的手段,有人用邮件轰,有人用QQ炸,还有人用登录工具,但真正拿得上台面的,根正苗红可称得上是“营销”的,也许只有竞价排名看着像了。

搜索引擎为什么要做竞价排名?这个问题太简单。但我们所知道的,却只是GOOGLE和百度,因为他们的登录界面太干净,看上去很“美”——貌似公允哦,不掺杂商业气味哦。但是,这种局面太诱惑人了,尤其是以“公正”召来的访问量,既然有访问量,自然就有注意力,有眼球自然就会有收入。这就是竞价排名的来源。

那么,开始!

搜索引擎做竞价排名是在做主板么?不是,是在二板,甚至三板。它的目标客户,现在看来,应该都是一些中小型的企业客户。因为大客户的媒体消费习惯已然成形,有品牌的直投大众(专业)传媒,企业已经有了知名度甚至美誉度啦;没品牌的,或者你非专业人士根本不了解,或者人家压根儿就不通过“传媒”来传播呢。第二,大客户的市场目标或者是民用,或者是商用,民用的,有那些已经有名望的大众和专业媒体;商用的,则通过企业伙伴关系或者个人伙伴关系搞定。因此,搜索引擎作为一种低成本的营销工具,首先最有投放需求的客户,是那些中小企业。所以,如果做中小企业,发展下去,广告传播量多于信息传播量,自然会影响受众的情绪,于是,搜索引擎就变成了B2B,像阿里巴巴或者慧聪或者3721,这样,搜索引擎提供商的焦点就聚集在BB之上,而不再是最初假想的BC

 

第二,以百度为代表的搜索引擎,主推其竞价排名时,口号用的是“让客户找到你”!可实际上,真的是让客户找你么?错!正相反,是你在找客户。百度提供的那么多关键字服务,也许最初是你在选择任意字段,可过一段时间后,你就会根据自己的业绩和百度的推荐而选择另外一些更具眼球吸引力或者点击率的关键词了。这样的话,是客户在找你吗?不是,还是你在找客户——你必须研究受众的心理、受众的行为、受众的习惯甚至受众的所有特征,于是,目前看来,你的成本挺低,一次投放几块钱,点一次几毛钱,可时间一长,为了扩大目标打击范围,你自然会投入更高的成本来研究受众,也就是你的目标消费者了!只有①客户从未听说过您的品牌;②客户根本不了解您所处行业的结构与内容;③客户想研究您所处的行业——客户才会找您呐!否则,还是您在找客户!您还是得①打品牌;②打品牌;③打品牌!这些都需要钱呐!现金!

 

第三,竞价排名用的关键词。可是,搜某一特定词汇的受众确实是有消费的需求么?如果他(她)只是在研究,在比较呢?如果搜某个词的第一页结果全部有人参加过竞价,那么,即使他都点击过,也未必会产生消费行为啊!其实,竞价排名仍然是一种变相了的,如同普通大众传媒一般的,“大众传媒”。看了不一定买啊,无论是在地摊上,还是在荧屏上,甚至在网上,只要其产品多样,供应充足……这都是一样一样地!没有竞争的行业无需广告,有广告的行业必有竞争!既然是竞争,就必然有大于“最必要也最有效”的资源投入!原来的广告费是“不知浪费了哪一半”,现在的广告费仍然在“浪费”,只不过,这一次,绝对数量看起来比原来的、比现在的大众传媒少许多,但是,不浪费是不可能的!所以拿网络传播来类比报纸、电视传播,夸其没有浪费,还是在混淆视听啊!

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永远都有着分类广告的需求,只不过在网上这种分类广告是有索引的,不会像电视那样一下子涌到你的面前,可当竞价广告在搜索引擎上铺天盖地的时候,网络和电视也没啥区别。

 

第四,其实是最关键的一点。客户为了在竞价广告上有所收获,必然要使其排名靠前!当然,前提是这个行业是有竞争的。但是,如前文所述,竞争要有投入,要有更多的大于“必要且有效”的资源投入,于是,这样只有实力更为雄厚的客户才投得起,只有在市场上处于优势地位,或者拥有良好现金流的企业,才能将自己的排名靠前!这样的话,相对来看“中小”型的企业就又一次被抛弃了!没有实力,自然无法参与竞争!搜索引擎本来有一个让自己发迹的机会,可是第一波人用最低的成本发过财后,后来者又一次陷入了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啦!“中小企业”是永远都存在的,但竞价排名呢?恐怕不会!到最后,和央视招标无二。陪不起!

 

最后,还有一个悖论:就是,在许多时候,搜索最多的关键词未必是最有潜在购买力、最能升值的关键词。需求确定好的时候,供应就不好确定,因为大家都在争,打得头破血流。一个词一段时间访问量大,大家就都会产生占有它的冲动,于是“竞价”就抬高了它的实际价值,大家都付出了不曾预算过的“50%”。越是专业化的东西,点击量越小,越是需求细分的市场,访问也越少;相反,越大众的东西,点击量越大,越是需求普遍的市场,访问量越多。所以说,专业和大众永远是个悖论,无论是在传统媒体还是在网络,都一样:你想点对点,接触概率就小,但成功率可能更高;你想大撒把,接触概率就大,但成功率相对要低点——看您追求什么啦!产业结构导致了企业行为,企业行为也会影响产业结构,这是个古老的话题。产品和企业信息的传播由企业目标、产品结构甚至产业结构决定,而不是媒体特性,媒体永远是服务生,不能被它主导,更不要被它蒙蔽!

 

你的产品市场广阔,还没人在做,那无论投什么媒体都会有好回报!因为你能够满足市场需要!你的产品市场竞争激烈,无论你投什么媒体,都会损失许多,因为大家都在投,而且目标客户的媒介使用习惯是既定的,是跟客户的需求、客户的市场战略、甚至客户的伙伴关系走的!

这段时间奇闻轶事着实不少,外交学院的宫少朋教授亦算是此类演出中的引人注目的男一号了。据传,宫教授被访是对方付费的——一小时600RMB,赶上北京、上海这类大城市餐馆服务员一月的工资了。且不说,宫教授是否应当“卖身”为生——咱就说说——这个“价格”问题吧。

    用传统政治经济学的观点来看,价格应当是价值的体现,那么,宫老师一个小时能收入这么多?当然,人家是学者,大学者,成天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年头,注意力经济!观众认识,混个脸熟,那就是品牌!品牌可就是最大的无形资产呐!想卖多少卖多少!不然那些姑娘们怎么争着当“头牌”呢。而且,这年头,知识经济!谁拥有知识,谁就拥有资本,谁就是“劳心者”,谁拥有KNOW-HOW,谁就是大爷!另外,这年头,信息经济!谁掌握着别人无法获取的信息资源,谁就自然而然地被尊崇为“先生”,先生可是比后生吃的盐多啊……总之,宫老师收钱绝对是正当的,绝对是市场经济价值规律的完美体现。

    那么,各位看官再转到所谓“西方”经济学的体系中来吧。价格不仅要由必要劳动价值量决定(部分地?),更要受到边际价格、行业竞争等因素的制约。宫老师的“产品”是他老人家的注意力、品牌、知识、KNOW-HOW、信息……那么购买他产品的顾客是谁呢?嘿嘿,是那些以“卖文”、“卖笑”为生的记者同志们……记者同志们的上游是宫老师,宫老师的下游是记者同志们:这可是一个较为完整的供应链哦。记者们的智力产品要采购宫老师的原料啊!可是,关键的问题在这里,无论是上游,还是下游,都不是垄断或寡头经济,记者来自不同的媒体,媒体也可以采访各种大大小小、形形色色、林林总总的“宫”教授——这样一来,宫老师的“定价”策略就暴露出了缺陷:

    定高点吧,别人不一定买得起;定低点吧,又怕自己吃亏;定高点吧,行情不允许,别人会用脚投票;定低点吧,自己还确实是付出了必要劳动……天呐,怎么办啊?这个600RMB可真是难死人。付不起这600RMB的买方,往往没有这个预算,大家自己掏腰包吧,不能报销啊,这算啥费用?招待费?打不到管理费用当中去吧。付得起这600RMB的买方,却突然感觉,原来这所谓的智力“产品”才值600RMB啊?俺还以为是600DOLLARS呢!不值不值,俺还是找那种用外汇结算的“进口货”吧,波特、科特勒、纳什不便宜,600镑俺都愿意付!

    掏不起600RMB的记者们,就像莫桑比克、赞比亚,本来以为宫教授的产品像中国援助似的呢,无偿的,用金钱换选票,用人力换联合国席位嘛,大家是双赢;可万万没想到,这援助原来是有偿的,还要付现金,连个信用额度、帐期都不给,算了,我们找土耳其、找柬埔寨去!掏得起600RMB的记者们,就像德国、法国,本来以为宫教授的产品像日本、韩国货呢,质好价优,还有品牌,有服务,“倍儿有面子”,可哪成想,原来这所谓的日本、韩国货原来是马来西亚、菲律宾组装水货啊!不好不好,质量肯定不行,还不如中国货便宜,一双李宁鞋才5欧元,简直就是白送,质量还不比耐克、阿迪差,或者干脆就买美国货吧,贵是贵点,可起码也“对得起咱这张脸呐”!

    可怜的宫老师,就因为这样一个价格战略的失误,丧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可叹……

DC是一个痛苦的经历,起因有二,其一是囊中羞涩,其二是眼花缭乱。钱的问题就别提了,穷人嘛,买泡面还得看看人家是不是送促销榨菜呢,何况2K的数字化时尚产品?

最重要的是选择!在徐家汇太平洋,你要买5200,估计20分钟就搞定!但你要是到了北京的海龙,恐怕就得像我这样转2个小时了。别以为有了选择是好事儿,像联通、铁通那样,真愚昧!其实,有了选择,你更烦!除非你是在漫无目的地闲逛,一旦要你必须拿主意的时候,嘿嘿,可就不容易喽!不然老板们怎么都那么累呢?可是要用到运筹学和博弈论呐!

咱这样的,说实话,表面上看没啥应用需求,也不用列个需求说明书出来,选个型啥的,但实际上,咱在买这类所谓时尚品(对我来说啊!)的时候,可相当复杂:价格、性能、服务——成本最小化×收益最大化——咱也在追求TCO最低!Frankly speaking,别说是我这样的个人消费者,就是政府、大企业,也只是把TCO挂在嘴上的!别指望能花到最少的钱得到最大的收益!上帝太公正了……你花的10块钱里,有4块钱买到了对你来说确实值4块的东西,就是万幸!其余6块,那是交易成本!用10块钱买4块钱,就是最低了,还有人出12块呢,偷着乐吧,您呐。

那我们能不能把自己的需求描述得更清楚些?在表面上供不应求,实际上供大于求的市场情况下,我们来不及描述自己的需求,我们还可能必须不断地改变自己的需求!你的需求都是被市场这个迷雾萦绕出来的幻境,你还必须自己去涂抹这个画图板,以保证自己在心态上不落伍,于是您就改变了原有的需求。

那么,为什么说它表面上供大于求,实际上供不应求呢?对供方来说,大家是竞争的,但这种竞争更像一种合谋、合作,否则海龙没有人气,谁都赚不着!竞争的结果就是让消费者您感觉着自个儿像个上帝:明明有这么多导购在拼命拉我嘛!

但是,对消费者个人来说,是单独的个体,你去和厂家、渠道议价的时候,你强势吗?一点也不!你不买自有人买,因为你付不起的价格,有人可以付得起!只有单独的个体捆绑起来,集采、团购的时候,您才拥有议价能力呐!别搞错,可爱的消费者们,你不是在和某个供方谈判,你是在和整个供方市场谈判!你没有权力选择供方,因为大家都会把价格报得很高,不然怎么会有“媒体价”?你以为那是您的福利啊?那实际上是厂商和媒体的合谋,是广告!

什么叫需方?当您像中央电视台采购DV\DC的时候,那才像拥有需求的上帝呢!你可以让供方投标嘛——只有如此,才是供大于求的市场局面,这才能够给您带来福利!

因此,表面上供大于求,实际上是供不应求:那么多消费者来海龙,你不是上帝,是小弟!你能够不买吗?不能,你仍然会买:你买到的并不是个体利益最大化的产品,而是“感觉上”的个体利益最大化!而这种“感觉”恰恰是市场这个大幌子忽悠给您的!本来1600块的东西,大家都卖2200,上家挣200,终端挣400,您呢?一点便宜能没占到!只是相对于那些以23002400甚至2500RMB买进COOLPIX5200的傻上帝们来说,您是赚了。

什么是经济学?心理学才是经济学!

那像我这样的算不算厂商和渠道们的目标客户呢?既是也不是!咱们这样的傻上帝到处都是,肯定是目标客户啦!不要相当然地认为所谓的TARGET SEGMENT就一定是小众的、细分的,拉倒吧,一群傻瓜,不用分,都是目标!

那是不是说,供方就不用动脑筋了呢?自然有傻瓜送上门来?也不是,500个傻瓜和505个傻瓜所带来的利益是不一样的!赚到500个傻瓜钱的,那是行业平均利润!长久下来,就要赔本,就要被淘汰,这是铁律!怎样赚到另外5个傻瓜的钱呢?还是需要转转眼珠、动动脑瓜的。

在俺决定买5200之前,也就是正在留意理光的时候,看到一位老太太,穿着很土,拎着个烂布袋,左看看,右看看,两眼眼屎都没擦净,噢,GOD!每个柜台停留不超过2分钟,反正也没有导购招呼她——这种老梆子,能有钱买这些?是专门来拣促销纸袋和宣传品回家垫灶台、卖废纸的吧?那些摇头晃脑的小弟、小妹们势必这么想!

错啦,GGJJDDMM们!别以为只有穿戴光鲜、谈吐专业的傻瓜上帝们才会掏钱!那些怀揣现金,正愁没处花的爷爷奶奶们也是有需求滴(的)!!!我们这种所谓准专业型的傻瓜上帝们是没多少钱的,不然也不会到处转悠!起码是在游移,而不是决断,甚至,根本没有打算决断,只是走走看看,不清楚自己的需求;也不知道自己最大的利益点在哪里,满足了这一点就可以掏腰包,反正追求所有利益的最大化,追求TCO最低是不可能的。总之,一个字:“傻”!

老头老太们不“傻”:我就只想买一个能够家用的,拍几张能洗出来的;像500万像素根本不可能洗那么大,即便放到电脑里也不可能看这么大的,还得把它弄小;屏幕也不需要很大,它只是个取景器,不可能在相机上看照片吧?电池也无所谓,家里用嘛,就算出去,你又能拍几张???

老天爷爷!神仙姐姐!这可是一个年龄估计在70多岁的老太太亲口所说!

我们到底清不清楚自己的需求?是不是被厂商忽悠了?是不是被渠道侃晕了?是不是被媒体带到沟里了?

她买了HP,说是300万的,可我后来到HP小姐那里一问,是400万的,定焦,送256卡才1000出头!还加送电池!再一看,HP的小姐根本就是大妈,怪不得……

需求!什么叫需求?你描述得了,别人能理解得了吗?这是不是人际传播的问题?

现在想想,消费级市场的目标客户都是傻瓜,因为我们处在一个原子化的散居时代,我们是被牵引的、我们是既被别人描述、又被别人解释、更被别人归类了的,我们自己呢?我们明确自己是什么?要什么吗?我们解释得了自身吗?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上帝!

肯德鸡亦有其“鸡”性:一方面摆出国际化规范管理的面孔,仿佛高贵典雅的模样;一方面又喜欢把食客当做嫖客戏弄一番——你以为老娘是体香四溢的处女啊?老娘侍候过的男人比你见过的还多呢!!

前些天俺从北京站坐车回上海,一看时间还早,便钻进了站前正北方向东首的肯德鸡中。一来可以避暑,二来尚能果腹,便点了一种两对鸡翅、一包薯条、一杯可乐的套餐。本来,说实话,我向来不喜欢“麦氏”的,因为它的鸡不好吃,太干、太硬——而“肯氏”嘛,还是有点油油的、滑滑的感觉。“麦”氏只是“卖”的,“肯”氏或许还有一种“啃”的体验在里面。虽然俱为垃圾食品,但考虑到垃圾归垃圾,毕竟不是大便,还有回收再利用的可能,便学着努力适应这种洋鬼子的LIFE STYLEs

先前吃过无数的鸡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咸过嘛!!!

哼!跟丫换!——听说香港的肯氏还给续饮、续食呢,只要你吃不饱,喝不足,就可以来继续添加——也不知是不是愚人节笑话,俺是没有尝试过——反正我也吃不多,就算我想多吃,还怕不好消化呢。那就换吧,肯氏嘛,毕竟百胜旗下,名门之后,总不至于不换给咱这平头百姓吧?俺不算上帝,也得算是个羔羊吧。

这下可好:一失口成千古恨!俺对肯氏JJ说:今天这鸡翅也忒咸了点,您看怎么给处理一下,或者……话还未说完,小丫头当头棒喝:咸?咸你可以多喝水啊!!!!

我这羔羊可算是遇上灰狼了。咸?你可以多喝水啊!也对,如果A,那么B!如果喝水,那么肯定不咸!因此:AB的充分条件。如此看来,解决B(“不咸”)的方法有很多,①我可以吃糖;②我可以吃辣椒;③我可以吃苦瓜;④我可以喝醋;⑤我可以去洗手间用自来水漱口;⑥我甚至可以去医院看看,是不是味蕾出了问题;⑦我还可以不吃,这样就不会感觉到咸了;⑧我也可以把自己变成植物人,这样永远都不会有味觉,更不要说咸了;⑨我还可以自杀,这样,不仅味觉,包括咸、苦、辣、甜等等等等,而且听觉、触觉、视觉统统都不再起作用了,我既不用烦噪音,也不用怕被性骚扰,既不用怕咸,更不用担心看到肯氏JJ的绝色嘴脸……啊!原来,有这么多方法,可以不必为“咸”而忧愁、失落甚至悲苦、伤怀……

我真笨呐!居然拿这么弱智的问题来问冰雪聪明的肯氏JJ

你肯定得给我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我吃过的所有肯氏鸡翅都没有今天这么咸!我说。

旁边一位肯氏GG暗示刚才的JJ到旁边去,他知道那JJ说错了话,于是恶狠狠地对我说,我们正在给你找人解决这个问题呢!

吓我一跳:原来肯氏的下人都这么凶啊,怪不得当初吃了苏丹红的中国百姓都没人敢来索赔呢——第一,没有证据证明微量的苏丹红能够致人死命;更重要的,您(消费者)没有消费凭证来证明您吃过我们或许含有苏丹红的食品——对不起,我们是遵纪守法的企业。

没有证据证明少量的嫖妓行为一定能带来身体危害甚至死亡;更重要的是,您有我们的发票吗?我们是讲法律的。

我说,你必须快点给我解决,我要赶火车。那GG咬着牙,瞪着眼道:这不正在给你找吗???GOD,还好,他没出来把我踢出门去。大院里的龟奴往往是很凶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主子,店大欺客嘛,谁让咱想来人家这高级馆子玩长三、幺二呢?没钱,还惦记我们的如烟姑娘?!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位人高马大的男士。问我:你到底想怎么样?好家伙,我好像成了捣乱的小瘪三了。乖乖,我正色:我觉得你们这次的鸡翅特别咸,你得想办法,或者重做,或者其他……对不起,我们这里的鸡翅都是按标准化流程烹制的,而且,别的顾客都没有反映过这个情况,我们一天卖2000多份鸡翅,都没有遇到您所说的情况!这位带头大哥也很气盛。

我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可是我以前吃的鸡翅都没有今天这么咸啊?!既然是标准化的流程,怎么会出现这么咸的口味?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正想跟他干仗,这位带着大哥突然话锋一转,或许看到我的表情,或许意识到了自己所接受过的职业培训:这样,您可以选择重做,也可以选择退款,可能你的口轻(北方话,口重就是能吃咸,口轻正相反)。我想了一下说,退款吧。于是,他不太情愿地退给俺RMB14元整。奇怪了,我还没有发飆呢。

我胜利了吗?没有!肯氏有损失吗?也没有!

我没有胜利是因为我被那位JJ、那位GG的神情、语气侮辱了。中国人嘛,阿Q精神确实是最好的精神胜利法,我认了。但是,我们是不是要这样被人家一辈子蹂躏下去?

肯氏没有损失是因为仍然会有更多的人来消费,仍然会有更多的钞票进帐,仍然会为政府带来滚滚的税收,仍然是世界上最为成功的快餐企业之一……

我是蚍蜉,她是大树啊。

你来嫖,还嫌姑娘们腿松?你来嫖,还嫌姑娘们有腋臭?……去你的吧:我们一天接待2000多位客人都没有反映你这种情况的呢!是你自己太小,是你自己没沾过腥……还说我们服务不周?我们可是按标准化流程运行的企业,我们可是经过ISO9002ISO14000认证的,告诉你,所有姑娘都这样!!标准化体现了规模经济,而在今天,后福特主义横行的市场环境中,定制或许才是方向,肯氏用将近100年前的理论来指导自己的战略,或许会在不久的将来遇到麻烦。更要命的,标准化生产、服务没错,但不接受顾客意见与反馈肯定有错!

我也真是笨,写到这里,才想起来,我没有跟这家“肯氏”要发票。想当初,应该是在今年315号还是16号俺在徐家汇某肯氏吃了一份新奥尔良烤翅,也没有要发票!应该在第二天,新闻联播就公布了这个东东含有苏丹红的通告。我咋啥都没赶上泥(呢)?

完了,完了,一来无法继续投诉,二来还有可能被肯氏反投诉,“你凭空污人清白!”

怎么办?连那位JJ、那位GG和那位带头大哥的工号俺都没有记下来……真郁闷,各位看官,就当俺写的是纪实文学,不是新闻报道,不然,肯氏的法务部会把俺告上法院滴(的)!

2005年04月12日

一个是看不到生命尽头的人和三个看到生命尽头的人看似不同,但实际上,大家的生活中都充满了偶然:邮差(泽木)与女孩(小夜子)、杀手(小林)、同学(野口)之间关系的建立都来自于偶然。

警探们全是观众,男女四人一直在表演,而且是在“玻璃”后面表演;四个人之间也存在着阻隔,也存在着那块“玻璃”,也许都看到了对方,但也许真的未必看懂了对方。

警探们推理的贩毒、碎尸、杀人、敲诈、恐怖活动其实也都是“观众”的臆想与猜测,而不是“演员”的初衷,演员或许根本就没有初衷。对于观者来说的必然,其实在演者都是偶然。小林的Fans永远也不理解他的内心世界,而小林也一样。邮差不理解小林的杀手生活,他也理解不了野口的断指生活,他只能通过盗取夜子的信笺才能深入另一个女孩的世界。于是:观众与演员、演员与演员、自我与他人、个体与自然之间都有着一道看来永远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断指和杀手之王的通知粘在一起“再现”了所有这些片断式生活的再连接,此中,断指只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着自我与他者断裂的符号,一个象征着个人与世界断裂的符号,尽管它看起来如此血腥、如此令人作呕,可这也许就是现实的情况的最真实写照。

任何分析都是基于读者的分析,任何分析都是脱离原文文本的再造,正如同片中警探与博士们的论证。因此所有的作品也许都是不可抵达、不可触及、不可解释的。把那些偶然连接在一起,就认为是必然——可笑!即使杀手跟童年的玩伴说自己是杀手,他们也只会付之一笑,这就是读者与作者的差距所在!

高潮部分典型的日系游戏音乐风格很有讽刺意味,医院里取药的痴呆患者的傻笑、杀手的Fans将警探错杀、警探被自己人撞死、自行车冠军撞上货车都算是“作者”对“读者”、“他人”对“自我”的一种嘲讽,因为后者根本没有了解前者,更何况沟通?受到惩罚是必然的,作为客观的“我们”不应该有同情。

泽木一直认为自己的工作拯救了三个处于绝境中的可怜人,但其余三人并不认为自己可怜,相反他们已经认可了现有的存在方式,只是泽木想一心超越自我,改变自我,于是悲剧就此产生。

三辆装载着各自希望与追求的自行车走向了目的地!可惜的是最终心心相通的不是躯壳、不是语言,而是心灵、甚至灵魂的牵手与交汇。可惜可叹,人与人之间真正交流的不是我们所能发现、我们所能感觉、我们所能解释的东西,相反,我们发现的、我们感觉的、我们解释的并不是真理、更不是真实——我们用个人的结构单向地取代了自然的结构。可怜的人!

2005年04月06日

    东方人是自私的,不会为了美女而放弃骨灰,但美国牛仔不会, 他们天生有着骑士般英雄救美的血统;东方人更恶毒,不惜以本族人的性命换取一己私利,可以让洋妞去死,可以让下属去喂鳄鱼,但牛仔会为了美女与孩子而放弃宝石,即使是与壮汉打得你死我活,也不忘在他被碾粹之前拉他一把;东方是闭塞的,没有见过气垫,更不知道飞机,吃甲虫、煲眼球、冻猴脑……最恶心的意象都由来东方人表现;东方充满了蜈蚣、蝎子,万蛊狰狞,鲜血和火焰充斥着那个地下的朝圣宫殿;东方的邪教(卡利)则不仅反穆斯林、更反基督,反人类、反西方;美国将带领西方社会解救人类,即使是在最危难的时候也要保持那种独行、大胆的所谓牛仔精神,在墓穴中,那顶差点被吞噬的牛仔帽即是明喻。
    东方的国度即使有着西方的影像,受过牛津的教育,也掩盖不住其邪恶的本质,看似斯文的首相也会用刀来杀人。最重要的是,美国牛仔解放了东方国度的希望——孩子,结局恰好是欢乐的孩童环绕在一对美国男女周围,这便象征着以印第安纳为代表的纯种美国人解放了全人类。
    还有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景象,在结局部分:导演让那些看似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表现为本土土著,而不是外来力量——蓝衣人用枪驱散了红衣人的箭——这也与美国一向宣称的“民主”相吻合:民主不是外部灌输成形的,而是内部斗争导致的——美国不会去代替你执行民主,而是让你自己去执行。但事实上呢?这只是外表,其意图恰恰是要强调“引导”,而不是“斗争”,因为没有“引导”也未见任何“斗争”,没有琼斯博士也不会看见殖民地士兵(蓝)与那些土著士兵(红)打作一团:这可是美国给“你们”带来的“民主”啊……蓝色到底象征英国还是美国?象征海洋还是和平?红色呢?象征东方还是象征赤色?象征血腥还是贪婪?恐怕导演与编剧们还是孟德斯鸠地理决定论的支持者呢。

2005年04月01日

 

小马是个一贯固守着自己心灵家园的男人,有着强烈的处男情结,“父亲”是一种传统力量的隐喻,所谓传统精神的结晶就是那只花费父亲一辈子心血的、临死之前交给小马的、永远都不会走动的精工手表,小马认为他是世上最像样的表,也表明了小马对现实社会的刻意抗拒。

然而矛盾却由此产生,厌恶现实空间(TRUE LIFE)中“CINDY STYLE”的生活,厌恶现代新生力量所谓“开心就好”的“甜心”般的短暂“性福”;然而虚拟空间(CYBER LIFE)中“SUMMER BLUE”的温馨风格恰恰是“CINDY”创造的,于是:欺骗涌现了,理想幻灭了,好不容易被“CINDY”所感染,结果却是肉体生命终结了。

小马的父亲喜欢油条和豆浆,这两种历史隐喻相对于“SUB ZERO”等现代隐喻具有强烈的对照作用,更加凸显出导演对传统既热情追忆又着力批判的心灵矛盾:“一辈子”爱吃豆浆泡油条,可生病的时候医生却不让吃——羡慕世风淳朴、从一而终的礼法社会,可医生的要求却代表着现实的强制力量,缺乏辩证思维的“从一而终”、“顽固不化”,其结果只有“死亡”(这也是父亲和小马的命运)。“坚守”只会得到“欺骗”(儿子喂烟、喂饭给奄奄的父亲都是欺骗,包括送给护士小吃也是一种欺骗)——尽管这种欺骗是形式上的。

可怜CINDY在形式上的欺骗,实质上的真诚让小马做足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总算找到了鼓足勇气表白的机会,可男主人公却在情理之中意外地死亡了。小马也曾试图用“SONY笔记本”融入新社会,可他并没想过从中得到启发,补充养分,甚至连SUMMER BLUE的感情也是被动接受的。于是,不适应环境的传统力量被毁灭了,适应环境的新传统力量“蝙蝠侠”用100个汽球取得了成功——可见:价格低廉、随时享用、一夜激情的快餐式生活并未占据导演思维的主阵地,相反,本片所追求的正是“适者生存”四个大字,道理很简单:新生代的代言人“COLA”内裤是“蜘蛛人”,“蝙蝠侠”和前者同样是快餐文化的代表,二者夸张般地接近,充分地表达了蝙蝠侠的“相时而动”和“与时俱进”。

EVA的译法一般叫“夏娃”,是那个圣经中被诱惑并出轨的女人。可在本片中EVA代表着一种圣洁的力量,努力寻找自己的爱情归宿,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得到的结果,却找到了自己想找到的原因——EVABENBEN也曾“爱”EVA,但EVA可以奉献全部,包括肉体和精神,可以奉献一生;BEN却只能奉献一部分,奉献一段时间,部分的肉体和暂时的精神——导演骨子里想要赞扬的正是这两个形象:一个从美国回来,又经历灯红酒绿,尚保持处子之身的女人!一个随时随地都能解决性问题,却在关键时刻拥有理智的男人!

不过,EVA作为处女,比小马作为处男,结局要好得多,她可以原封不动地回到美国,他却粉身碎骨地死在车前!这应该是女权主义的思路在作怪——冷静地看,这有点讨巧观众的嫌疑,结局太模式化,做戏的成分过浓,犯了样板戏的毛病。

VIVIIDEN在剧中可以算作两个正面形象:VIVICOLA屡屡欺骗仍然“忠贞不渝”,IDENCOLA这个“王八蛋”被打的时候却出手相救——导演对这两个同性恋寄予了道义上的全力支持!可以说,VIVI是在异性恋失败的情况下选择了同性恋,而IDEN的原因虽然没有讲,但可以推断出她也是在对男人彻底失望后才选择了这种“另类生活”。所幸,现实是宽容的,报纸以中性甚至赞成的态度支持了她们的生活理想。

尽管COLA做了许多对不起VIVI的事,但他的只是选择了自己“COLA”式的快餐生活而已,如同HITOMI为了当演员“每天都要和别人干”一样,想要就要,想做就做——但享受也是需要付出作代价的:为了和别人上床,不惜以刺痛VIVI为低价;为了多赚点钱,不惜以欺骗顾客丧失信誉为代价;为了塑造自己的品牌,竟挨了捷哥一顿痛打并在众人面前丢丑,这个代价看来最沉重——所以COLA后来洗心革面了,认识到了生存的本质,老老实实地逃出台北,努力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HITOMI的代价从观众角度来看也不小,付出了身体,得到的却是“花丛”和“垃圾桶”的角色,但如果站在HITOMI的角度来看,她也许得到了她想要的生活,幸福总是自己的感觉。

导演反对COLAHITOMI,但没有反感他和她,抛弃他和她,相反,把他俩推上了公共空间的大舞台,让所有观众用自己的审美眼光和道德标准来评价这两个人——我个人的评语是:生活是历史的一部分,历史的规律是螺旋上升,是否定之否定,是矫枉过正,是此消彼长……所以,激情过后就是沉寂,呆板久了就要爆发——没有享受过激情的人总想要体验一番“419”,酣畅淋漓、豪放纵情之后的人却总是要追寻清新自然……台北朝九晚五描述的现实生活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