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 3, 2013

iDoNews 小牛注:中移动推出Jego,直击微信的软肋,与其被微信革命,不如先革了自己的命。然而福布斯中文版副主编尹生认为:即便是能制服微信,别忘了腾讯还有手机QQ呢。

Jego似乎抓住了微信的软肋——微信号无法与电话号码合二为一,但如果微信建立起不可替代的商业和用户价值生态,就像PC时代的QQ那样,Jego也可能像飞信那样照样没有“结果”。

有消息称,本月中国移动将推出一款类似微信的应用Jego(名字就很霸气——“结果”),不但能提供微信已有的免费即时短信、即时语音信息、照片分享、视频通讯等功能,还允许用户直接拨打座机和手机号码,更有杀伤力的是,其价格和Skype接近。

如果消息属实,对微信必然造成一定冲击。首先,为了规避中国政策对语音资费的管制,Jego初期将面向海外华人提供服务,这对那些经常需要打越洋电话和家人报平安的用户而言,极具诱惑,而微信在国际化时最先吸引到的也是这部分用户。

其次,Jego还可能将目前的价格政策管制转变为机遇期,即利用微信暂时无法提类似Skype在国外广泛提供的语音通信服务,通过自身成本规划(话费多少本质上是直接关系到中国移动自身业绩表现的问题,价格管制政策只对腾讯这样的非通信企业有限制),利用包月套餐等服务形式,来率先提供类似服务。而微信之所以能在短期内引爆,从根本上看也是由于其提供了运营商短信和语音通信的替代价值。

第三,目前微信作为一款通信工具,离用户的理想需求还差最后一步,即微信和电话号码还没有实现统一,经常导致这样的情况:你知道一个人的微信号,但要和他电话直接沟通,则需要从通信录中寻找,而很多时候你发现通信录里面并没有,因为使用微信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这使得电话号码被边缘化,但电话号码的功能在微信并没有完全实现,这可能给运营商留下可乘之机。

但Jego想“结果”微信也不容易,即便不考虑运营商的反应灵敏度和决心受到庞大体积和既得利益模式的影响,完全按照市场化的条件考虑也是如此:微信的核心用户价值正在发生变化,从早期单纯的短信和语音替代者,到作为商业平台所提供的多元化价值,包括游戏、O2O甚至企业商务等丰富的应用。

在这方面,中国移动的能力显然远不能和互联网公司腾讯相比。飞信就是例证:中国移动掌握着7亿用户的真实资料,包括手机号码,但迄今仍然只有3亿多的飞信用户,活跃用户不到1亿;相反,手机QQ的用户已经有5.5亿,月活跃用户接近4亿。一个用户之所以使用手机QQ,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她要使用QQ空间,要和QQ朋友聊天,而中国移动则没有建立这样一种用户价值生态。

对微信而言,最大的变数是,微信的商业化是否进展顺利——这一点尹生在之前的评论《微信收费:商业化不成功,争论不死》中已经论及。巧合的是,前段时间盛传中国移动要求微信向用户收费的谣言,现在被中国移动官方定性为给中国移动“抹黑”,认为是否收费是微信自己的事。

为什么?Jego似乎显示中国移动看到了比直接收费更有利可图的方式——直接从微信的软肋入手,同时还能创造新的收入模式。既然迟早要被微信革命,不如自己有计划有控制的革自己的命。但Jego也有可能只是制服微信的权宜之计,那就更没有什么可怕,充其量只是另一个飞信。别忘了,腾讯除了微信外,还有手机QQ呢。

Tags: ,,,.
05月 22, 2013

iDoNews 小牛注:雅虎的经历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价值在于:如果一家互联网公司在某个市场建立了根深蒂固的地位,当一个需要完全不同经验的机会来临这时不 妨利用自身在资金、品牌、用户等领域的优势,大规模实施投资战略,在另一方面取得突破。

纵然雅虎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已经走向没落,但它并没有死,而是作为成功的投资公司得到重生,这正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应该借鉴的:在一个高度不确定的市场,或需要全新经验的市场,在位者正需要这样的增长战略切换。

虽然这些年唱空雅虎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连一些国际主流媒体都发出“雅虎已死”的感叹,但如果换一个角度,也许我们能对这家“爷爷”辈的公司有全新的认识,而这些认识对于当前中国互联网公司所面对的局势至关重要。

是的,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雅虎已经走向了没落——如果用它曾经的辉煌相比较的话。互联网行业很难有一家公司领导潮流超过5年,每当人们提起这个规律时,首先作为反面教材的就是雅虎:

它将搜索市场拱手让给了谷歌,守着雅虎通却将社交市场交给了Facebook、Twitter、Linkedin这些后来者,早在1999年便向在线广播业投入57亿美元豪赌Broadcast,却目睹数年后Youtube的崛起,处处以互联网最大的渠道自称,却没有想着在传统网页广告之外动动心思,比如游戏,凭借一款和雅虎通类似的QQ软件而开创互联网帝国的腾讯,正是在游戏领域找到了自己的金矿。

但如果雅虎真如传说中的一无是处,那么它应该早已作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健在:它的市值虽然不如最高峰时的一半,但相比互联网开始复苏的2003年,它的股价仍然翻了一倍,目前市值仍然有300亿美元,这足以让它继续位列全球最大互联网公司行列,在BrandZ的报告中,它的品牌价值仍然接近100亿美元,位列全球100大品牌之列。

这一切要归功于作为一名投资者的雅虎。有一点是不容抹杀的:在中国和日本这两个亚洲主要的市场,雅虎是美国所有互联网公司中最大的受益者,这一点就连谷歌、亚马逊、eBay、Facebook都不得不服输,而中国的几大互联网巨头同样也没有能够进入日本市场。

目前,雅虎仍然持有雅虎日本35%的股份,在去年卖出阿里巴巴集团的部分股票后,持股仍然达到24%,而这两家公司已经进入当今全球互联网领域市值最高公司行列——目前前者在美国OTC市场的市值为290亿美元,后者最保守的估值也超过了600亿美元。

不错,雅虎在投资收购方面也是败笔多于成功,昨天钛媒体还刚刚列举过雅虎历史上的7大失败收购案件(详见《盘点雅虎史上七宗大收购败笔: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投入资金超过100亿美元,实际上这还没有完全考虑到雅虎在2003年前后在搜索领域展开的所有收购,这些收购耗资数十亿美元——正是这些搜索资产的收购让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动了心。当然这些败笔也正是在雅虎以11亿美元收购轻博客Tumblr后,一些人的担忧所在。

但如果考虑到互联网领域投资的特点:10起投资能够成功两三起就不错了,那么有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的成功,就足以抵消所有的失败。更何况在雅虎的这些投资中,凡是失败的,基本上都是因为雅虎试图要去整合它们,而成功者却相反——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雅虎日本,雅虎都选择了靠边站的策略。

在一些人看来,雅虎在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的成功带有偶然性,而且与软银这个股东有直接关系。但实际上又有一定的必然性,因为从雅虎创始人杨致远的思想中不难发现两点:一是将雅虎打造成一家类似腾讯在2005年开始提的在线生活社区,一是坚持本地化,而中国和日本是两个最有独特性的市场,正是没有重视这点让谷歌、eBay等同行兵败这里。

雅虎的经历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价值还在于:如果一家互联网公司在某个市场建立了根深蒂固的地位,就像雅虎在新闻门户和网页展示广告领域所取得的那样,那么,当一个需要完全不同经验的机会来临,或者市场被高度不确定性所笼罩,这时任何的试图通过自身变革来抓住机会的努力可能都是徒劳的,或者艰难的,这时不妨利用自身在资金、品牌、用户等领域的优势,大规模实施投资战略,帮助后来者成长,从而从中分得一杯羹,即实施增长战略的切换——从内部增长转向外部增长,或者内外并举。

而这正是当前中国互联网市场的特点:前些年推动中国互联网增长的红利因素正在减弱;表面上看移动互联网是大势所趋,但它又充满不确定性,一旦失去它,又可能给在位者造成破坏性伤害。一些公司已经展开广泛的投资行动,比如阿里和腾讯,另一些则仍然在努力要通过自身的变革来抓住机遇,比如百度。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