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30, 2013

不是社交网络用户就是一个怪咖?

Emily Yoffe:嗨,Farhad,通常你会把哪些人叫做怪人?

Farhad Manjoo: 大家好,我是Slate的科技专栏作者,Farhad Manjoo。

Emily:我是Emily Yoffe,slate的“亲爱的普鲁登斯”意见专栏作者。欢迎大家收听“数字时代的礼仪”广播节目。

Farhad: 今天的话题发自于我3月份的一条评论,一位听众对于这句话耿耿于怀。他写道:“亲爱的Emily和Farhad,Farhad在先前的播客中说过一句一直困扰着我的话‘如果说你的朋友没有一个Facebook档案,这家伙绝对可疑,是个怪咖。’但是我身边许多35岁左右的朋友,尤其是那些做贸易工作的,他们都没有社交网络账号啊!难道我们这样就算没有礼貌吗?先抛开约会不说,如果我的未来老板们发现我没有社交网络档案,他们会给我减印象分吗?我是时候去创建一个个人主页了吗?但是,那些什么添加关注啊,他们要粉我啊之类的,我会受不了的。尤其是以后还不断要登入登出,想起都烦人。”

既然是我先挑起这个话题的,那么女士优先,Emily你说不玩社交是不是就算怪人或没礼貌之举?

Emily: 好吧,我觉得问题应该是这样:不玩社交?难道你们是神秘人?有大阴谋?或者说你们是变态色魔兼连环杀手?但其实,就如听众所提到的年龄,这才是关键所在。如果是学生的话,没有的话的确不寻常。虽然我自己觉得可以接受,但大家一定不这样想。

但是如果你是35岁或以上,我真的不认为没有Facebook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年龄摆在那,我们对社交没有那么大热情。

我认为Facebook不同于历史上其他科技产品。我几十岁的人了,见识不少,但当我想起当时电话机的出现,上帝啊,谁会稀罕这古怪东西。但是后来证明如果你没有电话机,真的是大错特错了。同样,手机也是属于这类。

明显这些才是每个人的必须品,手机使我们和身边的人随时保持联络。Facebook却像一个自我展示牌。难道要求我们每个人时刻都在刷微博吗?我不认同。

Farhad: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观点。让我重申一下那期播客我说过什么,问题源自一个关于网上约会的争论。我说你想约一个人,却在Facebook上找不着北,或者说在其他社交账号也一样。你连他(她)一张照片也没有,你不该对他感到可疑吗?那家伙肯定隐瞒着什么。

Emily:Farhad,我们个个都有自己的秘密好不。

Farhad:好吧,我觉得那些家伙要么是已婚或者是有男女朋友的,再不就是做着什么不见得光的事。我不敢百分百保证,不敢说就是以上那几种情况。但是我肯定他们有问题。

但是那位听众说不限于约会,所以我觉得最好还是建一个社交档案吧,的确你自己可以选择去过怎样的网上生活,你或许在网络上没有留下什么,但是你的朋友可能会@你啊,你可能出现在新闻中啊,出现在搜索引擎中啊。所以我觉得最好还是玩玩社交吧,可以找点网络存在感。

如果说你没有一个账号,他们会对你带有色眼镜的,但或许不是所有领域的人都这样。这位听众说他在贸易那方面工作,所以我认为有些职业并不是很需要。但对于我们传媒工作者,我觉得是必要的。

我看过Facebook相关用户分布分析,你看看一下这些统计资料就知道Facebook并不是年轻人的潮物。用户统计覆盖了大多数领域,我敢说社会经济学领域也会是相似的结果。这领域上有10亿人,他们大部分都玩Facebook,所以我觉得不管怎样,Emily你这判断还是有点轻率了。

Emily:好吧,但我必须要说的是,Facebook这里面龙蛇混杂,大家要保持警惕。你搂住的那个女人是谁?是你的姐妹还是你的约会对象?这个虚拟世界中,你知道你的好友是个种族主义者又或是个充满怪癖的人吗?因此你必须打醒十二分精神。

Farhad: 嗯,算你对!

Emily:不过再说一次也无妨,我真的真的觉得它不会成为下一个电话机或手机。我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我是家长代表,有几位妈妈都曾对我说:“我也有E-mail账号啊,但是我老不用它,所以有什么事你记得打电话给我。”我答她说,“哎,怪不得有聚餐你也不知道,我一直发邮件通知各位家长的。”电子邮件这些东西太虚了,如果你不去点开查收,你甚至会经常忘记有这样一样东西。

但是你的Facebook,正如你所说,是通向世界各地的护照,我想大家有权无须受到质疑地说:“我不需要这个东西。”

Farhad: 我认同你。这其实是工作所需。这位听众他对社交网络是感到厌烦的。他也举到创建一个通用账号的例子,这其实依然是迫于工作的压力。但是,这其实也是你的声誉,你在线下世界要维护自己的声誉。如果有人对你诽谤,你必须进行还击,同时也要通过网络进行还击。

Emily:最近有本针对内向者的畅销书,介绍说因为社交网络而使世界每个人都变得相互联系和热衷社交

我始终认为Facebook不是必要的,这位听众也说得对。而Farhad你那条关于维护好自己声誉的观点也说得通,但是你那么在乎你的名字吗?如果声誉对我意义不大呢?你还要去维护什么?所以我又可以反驳你了,所以我的底线是说,只有少数人对Facebook敏感,你可以不用它,你绝不会因为没有一个账号就被标上连环杀手的代号。

Farhad: 另外,如果说未来老板因为找不到我的Facebook主页而作出减分。我觉得目前大多数情况不会,但是将来不一定。这视乎于你的职业,不过通常来说,在大多数领域上,老板看到你的主页有一些体现你能力的东西就绝对会为你加分(只要不要把你喝醉酒的照片贴上去)。

我建议这位听众他建立一个主页并且尝试花一点点时间做好隐私设置,这样他的朋友们就不会在他的Facebook上乱来。

译者:akidoman

Tags: ,,,.
10月 17, 2012

文/非DoNews社区作者 译言网

瑞秋·克罗斯比谈论她的黑莓手机的方式让有些人觉得尴尬。

“我为它感到羞愧。”克罗斯比女士,来自洛杉矶的一位销售代表,说道。参加鸡尾酒派对和会议的时候她已然不再从口袋里掏出黑莓手机了。开会的时候,她把黑莓手机藏在她的iPad下面,因为害怕她的客户看见手机来评价她。

黑莓曾经被高端人士和精英人士充满骄傲地携带着,但如今仍然留着黑莓手机的人说这机器已经变成从拿着iPhone或Android手机的人那里吸引鄙视目光的磁铁。Research in Motion公司仍在像印度、印度尼西亚这样的国家里成功地售卖着黑莓手机,但在美国,黑莓公司只占据不到5%的智能手机市场——仅仅三年,从曾经的50%一降如斯。这家公司的未来全部依赖于一部迟迟不见踪影的、将于明年推出的新款手机;同时,相比以前每年超过10亿美元的盈利,RIM在今年上半年已经创造了净亏损7.53亿美元的记录。

在亏损记录的最新表现中有这样一条:玛丽萨·梅耶尔,作为雅虎新任的首席执行官,为了改变公司僵化的形象,所采取的第一步措施之一就是将员工的黑莓手机换成iPhone和Android手机。黑莓也许仍然在华盛顿、华尔街和法律界滞留,但在硅谷,它已经变得像领带一样少见了。

随着曾经经常使用黑莓私人短信服务(BBM)来交流的联系人通讯录不断缩水,许多黑莓手机用户说起使用手机的感受来,咬牙切齿,不吝赐言。

“我想给它一棒槌。”克罗斯比女士说,在等着手机浏览器加载的第三分钟之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量用光。“你没办法拿它来干任何事情,你以为可以,但这全是扯淡。”

在去年,由于先前只给员工分发黑莓手机的公司开始向要求iPhone和Android定制手机的员工投降,黑莓的忠实粉丝和其他人之间的文化差异变得得更极端了。

高盛公司最近为其员工提供了使用iPhone的选项。科文顿-柏灵,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也如此劝说他们的合伙人。甚至在白宫,出于安全原因使用黑莓手机的人,最近也开始支持iPhone。(一些职员怀疑这个决定是被奥巴马左右的,因为他喜欢用iPad看国家安全简报。白宫发言人拒绝做出评论。)

在外面的世界,羞辱仍在继续。维多利亚·葛萨奇,一位28岁的对冲基金营销员,说她最近忙里偷闲,在位于纽约州蝗虫谷的一家名叫Piping Rock的高档乡村俱乐部休养,她向门房要一个手机充电器。“开始他说,‘没问题’。然后他看到了我的手机——用一种嫌弃的口气——说,‘噢,不,不,不是给它用的。’”

“你会习惯这种反应的。”她说。

“黑莓用户就像Myspace的用户,”一位洛杉矶音乐人,克雷格·罗伯特·史密斯嘲笑道。“他们可能还在AOL上聊天。”

黑莓的遗孤们说,当他们眼看着他们的同行拍出更高分辨率的照片,用更好的GPS定位和更快的浏览器毫不费力地浏览街道和因特网,在社交网络app上打成一片而他们无法使用这些app的时候,他们承受的羞愧和公开的屈辱正在增多。更没节操的是,当有获取路线、预订旅程、预约餐厅和查询体育赛事成绩的任务时,他们不得不求助于使用iPhone、Android手机的同伴、朋友和同事,令他们不胜其烦。

“我感到好无助,”葛萨奇女士说。“你经常眼看着人们在手机上做所有的事情,而我拥有的一切就是我家的BBM聊天群。”

哈托先生频频求助夫人。

旧金山一家健康信息公司的董事,莱恩·哈托,说他为了音乐播放列表、导航和体育赛事成绩,经常麻烦别人,尤其是自己的妻子。“在两三个问题之后,人们就开始觉得你特烦。”哈托先生说。

他的妻子,姗侬·哈托,叹了口气说:“无论何时何地,我总是不得不打开地图。如果我们在找餐馆,我就打开Yelp。如果我们需要预订,我就打开OpenTable。我觉得我有点像是他的私人助理。”

仍然有少数黑莓用户说他们会坚定支持这部机器,主要是因为黑莓的高效物理键盘。“我选择使用我的黑莓,”兰斯·芬顿说,他是一位32岁的投资人,频繁地出差,需要在旅途中收发电邮。“在触摸屏的键盘上我没法打字。”

芬顿先生说他不会一头栽到iPhone热潮里面去。“我经常问别人,‘它有啥好的?’他们给出这些莫名其妙的答案,”他说。“有的人告诉我,我错过了能标注滑雪场的app。我一年滑雪就滑个4天。在路上,我根本就用不着一个滑雪app。”

RIM近期最主要的努力是留住忠实消费者,以及,为它尚在日程中的、将于明年发布的新一代手机留住贡献app的软件开发者。此项努力已引起普遍的卑躬屈膝。在最近的一段促销宣传视频中,负责开发者公关事业的RIM副总裁阿莱克·桑德斯,展示了一首题为《开发者,黑莓将继续爱你》的摇滚歌曲,改编自1981年REO Speedwagon乐队的给力民谣《继续爱你》。

“这是一家公司陷入绝境的标志。”投资分析师尼克·敏德尔说。“哎,黑莓,我原先一直秉持着信念,而你还是失去了一个用户。说真的,我觉得他们已经无以为继了。”

敏德尔先生说,在使用黑莓手机八年之后,他刚刚加入了iPhone 5等待者之列。iPhone 5拿到手之后,他说:“我在考虑抠掉我那黑莓的电池,用水泥浇注,然后把它当做一个真正的镇纸来用。”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非DoNews社区作者/译言网

Tags: ,,.
08月 14, 2012

文/DoNews博客作家 艾伦·甘尼特

脸谱并非不死之身。的确,脸谱公司和脸谱网架构的社交网络不会消失。但是,脸谱不可能在社交网络界一枝独秀,永远为人追捧。

脸谱也会像谷歌、雅虎,甚至是亚马逊一样,随着互联网风向标的转动而改弦易张。谷歌起初专注于打造最出色的搜索引擎。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网民数量的激增,谷歌转而开发一系列云服务,试图通过谷歌文档、谷歌邮箱和谷歌地图等软件为用户提供核心互联网体验。如今,谷歌再度转轨,期望借谷歌眼镜、谷歌街景和无人驾驶汽车在线下市场分一杯羹。

雅虎亦不例外,起初[是网络名录服务器]从事网络黄页服务,继而进军搜索和主页服务市场。如今,虽然雅虎的市场份额不断缩减,但其主页上每月7亿的独立访客量使得它稳赚不赔。

再有亚马逊,起初只是电子书商,但是在杰夫·贝索斯的带领下,不断打破桎梏,寻求突破。如今,亚马逊不仅已借其网络服务一跃成为卓越的云计算供应商,而且正在筹建可当日送抵的城市仓库体系。

两大威胁:移动终端和社交领域抢食者

脸谱如今面临两大外敌——移动终端和企图争地盘的其他社交产品——这将决定脸谱[的]何去何从。脸谱和移动终端的关系一直磕磕绊绊。在iPad推出一年之后,脸谱才发布相关应用。不仅如此,脸谱的移动应用因其蜗牛般的速度和[不温不火]差强人意的表现而备受诟病。与此同时,移动终端的普及(脸谱每月有4.88亿移动终端活跃用户)昭示着抓住移动时代才能抓住用户的心。

随着移动终端的迅猛发展,图片和视频分享逐渐风靡。每款经典移动应用的问世都为脸谱增加了风险。比如说,Instagram(一款图片分享移动应用)赶在脸谱之前迅速笼络了3千万用户。由于脸谱在移动领域进展缓慢,一个又一个大好时机被人捷足先登。这使得打在脸谱身上的聚光灯日渐黯淡。仅Instagram一家就使脸谱付出了10亿美元的高昂代价。

为了弥补其在移动领域的显著不足,脸谱不得不主动出击,发布自己的移动终端产品。如今,脸谱已独立开发了几款应用程序:Messenger,Camera,当然还有收购的Instagram。

移动终端不仅为脸谱带来了风险,还为其收益制造了难题。脸谱努力想从移动广告中吸金,但却遭遇各种现实挑战。首先,移动广告版面太小,不容易引人注目。其次,用户往往只在零碎时间利用移动终端上网,很少沿着链接顺藤摸瓜。

因此,虽然移动应用努力谋求高点击量,怎奈CPM率始终低迷。目前,越来越多的脸谱用户开始使用移动终端,却受到不尽如人意的移动应用的限制。脸谱在未来十年里的走向如何,将取决于它对这一问题的处理方式——如何在应对移动终端威胁(如Instagram和Viddy)的同时解决移动创收难题?

脸谱同时面临着其他社交产品日益壮大的威胁。如果Twitter开始完善用户信息网络,脸谱该怎么办?如果Instagram保持独立运营并开发出网络平台,脸谱又将如何应对?未来能把脸谱拉下马的公司很可能从现有产品发展而来:曾经的图片分享应用可能逐步发展成社交网络,或者短消息群发应用可能架构起用户信息网络。看来脸谱已经觉察到了这个威胁,诸如并购之类的举动明显是在试图缓解危机。

2022年,脸谱何去何从

到2022年,马克·扎克伯格仍会是脸谱掌门人,然而脸谱将会是个全新的脸谱。它将告别桌面社交网络时代,无论何时何地,用户都能一键登录全球社交网络,把玩形形色色的移动应用。不仅如此,脸谱还将架构起比谷歌的发行商网络更加强大的外部广告网络。

脸谱正在一步步实现建构一键登录式全球社交网络的目标。一些像Spotify一样的热门应用都把脸谱作为他们的登录服务提供商。这一成绩的取得得益于单点登录的诱惑力和影响力——应用开发商无需要求用户注册,即可提取脸谱的丰富数据。在未来十年中,脸谱将继续巩固这一优势。更何况脸谱还采取了更多主动措施,比如说,脸谱基金为所有以脸谱为平台进行开发的应用商和合作商提供财政[刺激]激励。

与此同时,脸谱将延续此前的战略,致力于提供特色移动体验。无论是Instagram,抑或是Messenger,脸谱的一系列移动应用都与桌面版脸谱有所不同,同样的数据和网络,却带给用户独特的体验。这不仅赋予脸谱更多的创新空间,而且使移动应用免受核心网络功能遗留问题的束缚。

最终,脸谱将超越谷歌的“广告关键词”和“显示广告业务”,成为主流外部广告[供应商]服务提供商。就像我们久已耳闻的那样,脸谱的外部广告网络不仅局限于网页,还将借助其已有的海量信息辐射到更广泛的领域。在最近几个月里,脸谱首次涉足外部广告网络领域,在Zynga.com上推出了“赞助广告”。未来几年里,脸谱将兑现其实现真正的人口统计学定位的承诺,开发出一个更加四通八达的发行商网络。

到2022年,脸谱将更像是一个数据仓库,为用户和网络开发商[提供存储和获取个人信息的简易渠道]存储和获取个人信息提供便捷的通道。体验和运行这些数据的方法将得到创新,比如说,脸谱将开发出比谷歌的发行商网络拥有先天优势的强大移动应用阵容和庞大外部广告网络。一方面,扎克伯格牢牢掌握了海量数据,为创新提供了契机;另一方面,来自移动终端的日益严峻的威胁也推动了脸谱的创新。2022年的脸谱势必更显功利,但影响力不减当年。

DoNews博客认证作家/艾伦·甘尼特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