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30, 2013

不是社交网络用户就是一个怪咖?

Emily Yoffe:嗨,Farhad,通常你会把哪些人叫做怪人?

Farhad Manjoo: 大家好,我是Slate的科技专栏作者,Farhad Manjoo。

Emily:我是Emily Yoffe,slate的“亲爱的普鲁登斯”意见专栏作者。欢迎大家收听“数字时代的礼仪”广播节目。

Farhad: 今天的话题发自于我3月份的一条评论,一位听众对于这句话耿耿于怀。他写道:“亲爱的Emily和Farhad,Farhad在先前的播客中说过一句一直困扰着我的话‘如果说你的朋友没有一个Facebook档案,这家伙绝对可疑,是个怪咖。’但是我身边许多35岁左右的朋友,尤其是那些做贸易工作的,他们都没有社交网络账号啊!难道我们这样就算没有礼貌吗?先抛开约会不说,如果我的未来老板们发现我没有社交网络档案,他们会给我减印象分吗?我是时候去创建一个个人主页了吗?但是,那些什么添加关注啊,他们要粉我啊之类的,我会受不了的。尤其是以后还不断要登入登出,想起都烦人。”

既然是我先挑起这个话题的,那么女士优先,Emily你说不玩社交是不是就算怪人或没礼貌之举?

Emily: 好吧,我觉得问题应该是这样:不玩社交?难道你们是神秘人?有大阴谋?或者说你们是变态色魔兼连环杀手?但其实,就如听众所提到的年龄,这才是关键所在。如果是学生的话,没有的话的确不寻常。虽然我自己觉得可以接受,但大家一定不这样想。

但是如果你是35岁或以上,我真的不认为没有Facebook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年龄摆在那,我们对社交没有那么大热情。

我认为Facebook不同于历史上其他科技产品。我几十岁的人了,见识不少,但当我想起当时电话机的出现,上帝啊,谁会稀罕这古怪东西。但是后来证明如果你没有电话机,真的是大错特错了。同样,手机也是属于这类。

明显这些才是每个人的必须品,手机使我们和身边的人随时保持联络。Facebook却像一个自我展示牌。难道要求我们每个人时刻都在刷微博吗?我不认同。

Farhad: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观点。让我重申一下那期播客我说过什么,问题源自一个关于网上约会的争论。我说你想约一个人,却在Facebook上找不着北,或者说在其他社交账号也一样。你连他(她)一张照片也没有,你不该对他感到可疑吗?那家伙肯定隐瞒着什么。

Emily:Farhad,我们个个都有自己的秘密好不。

Farhad:好吧,我觉得那些家伙要么是已婚或者是有男女朋友的,再不就是做着什么不见得光的事。我不敢百分百保证,不敢说就是以上那几种情况。但是我肯定他们有问题。

但是那位听众说不限于约会,所以我觉得最好还是建一个社交档案吧,的确你自己可以选择去过怎样的网上生活,你或许在网络上没有留下什么,但是你的朋友可能会@你啊,你可能出现在新闻中啊,出现在搜索引擎中啊。所以我觉得最好还是玩玩社交吧,可以找点网络存在感。

如果说你没有一个账号,他们会对你带有色眼镜的,但或许不是所有领域的人都这样。这位听众说他在贸易那方面工作,所以我认为有些职业并不是很需要。但对于我们传媒工作者,我觉得是必要的。

我看过Facebook相关用户分布分析,你看看一下这些统计资料就知道Facebook并不是年轻人的潮物。用户统计覆盖了大多数领域,我敢说社会经济学领域也会是相似的结果。这领域上有10亿人,他们大部分都玩Facebook,所以我觉得不管怎样,Emily你这判断还是有点轻率了。

Emily:好吧,但我必须要说的是,Facebook这里面龙蛇混杂,大家要保持警惕。你搂住的那个女人是谁?是你的姐妹还是你的约会对象?这个虚拟世界中,你知道你的好友是个种族主义者又或是个充满怪癖的人吗?因此你必须打醒十二分精神。

Farhad: 嗯,算你对!

Emily:不过再说一次也无妨,我真的真的觉得它不会成为下一个电话机或手机。我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我是家长代表,有几位妈妈都曾对我说:“我也有E-mail账号啊,但是我老不用它,所以有什么事你记得打电话给我。”我答她说,“哎,怪不得有聚餐你也不知道,我一直发邮件通知各位家长的。”电子邮件这些东西太虚了,如果你不去点开查收,你甚至会经常忘记有这样一样东西。

但是你的Facebook,正如你所说,是通向世界各地的护照,我想大家有权无须受到质疑地说:“我不需要这个东西。”

Farhad: 我认同你。这其实是工作所需。这位听众他对社交网络是感到厌烦的。他也举到创建一个通用账号的例子,这其实依然是迫于工作的压力。但是,这其实也是你的声誉,你在线下世界要维护自己的声誉。如果有人对你诽谤,你必须进行还击,同时也要通过网络进行还击。

Emily:最近有本针对内向者的畅销书,介绍说因为社交网络而使世界每个人都变得相互联系和热衷社交

我始终认为Facebook不是必要的,这位听众也说得对。而Farhad你那条关于维护好自己声誉的观点也说得通,但是你那么在乎你的名字吗?如果声誉对我意义不大呢?你还要去维护什么?所以我又可以反驳你了,所以我的底线是说,只有少数人对Facebook敏感,你可以不用它,你绝不会因为没有一个账号就被标上连环杀手的代号。

Farhad: 另外,如果说未来老板因为找不到我的Facebook主页而作出减分。我觉得目前大多数情况不会,但是将来不一定。这视乎于你的职业,不过通常来说,在大多数领域上,老板看到你的主页有一些体现你能力的东西就绝对会为你加分(只要不要把你喝醉酒的照片贴上去)。

我建议这位听众他建立一个主页并且尝试花一点点时间做好隐私设置,这样他的朋友们就不会在他的Facebook上乱来。

译者:akidoman

Tags: ,,,.
01月 25, 2013

微软大变身,脸谱网进军股票市场破发,葡萄牙对音乐播放器和手机等设备征税遭争议——年度标志性事件大盘点

微软重塑windows

以对多样设备——手机,平板电脑,电脑以及其他输入输出设备——使用方式规范化为战略,微软在2012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发布了windows 8。相对于以前的操作系统,win 8的界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这个美国的著名跨国公司的首个触屏操作系统。现在就等着消费者对这些变化的反馈了。

任天堂推出新一代控制器

在这个智慧型手机和平板电脑已经作为游戏平台的时代,9月份发售的任天堂Wii U标志着第八代家用游戏控制器加入市场竞争。任天堂的第七代机型包括在2006年投入市场的Wii 和索尼PS 3,以及在2005年投入的微软Xbox。除了新机型总会带来的那些技术改善,Wii U的新颖性还在于其內嵌式屏幕,这开启了游戏机的新时代。值得一提的是,任天堂曾经推出的那些以动作控制游戏的游戏控制器,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Apple给iPad瘦身

乔布斯不喜欢这个想法已经算是众所周知了,然而在公司内部仍有人想给iPad瘦瘦身。10月,7.9英寸的iPad mini终于上市了。iPad mini的设计旨在吸引更多消费者关注,以此与同样是7英寸屏幕的亚马逊Kindle Fire及谷歌联手华硕的Nexus7展开竞争。

专利权之战

专利和知识产权纠纷总是出现在跨国的科技公司内部。然而,2012年苹果和三星(这是个成功把诺基亚赶下全球手机生产商皇位的公司)却打得不可开交。在许多国家的法庭上,这两个公司都开战了(日本,英国,南韩,荷兰,德国只不过是其中的几个国家罢了),当热,根据各国情况不同两家公司各有输赢。但正是在美国的法庭上开展了规模最大的一场战斗。律师们当庭讨论了许多问题,包括设备内应用的圆角商标是否涉嫌侵权。三星最终以赔偿苹果10亿败北,不就此罢休的三星已对判决提出上诉。另一方面,iPhone的生产商也无法因为这一判决就阻止三星的某些机型在美国的售卖。

Facebook进军证券市场成灾

市场预期火热,结果却是走低,甚至在上市开始前就已出现颓势——脸谱网在纳斯达克的首轮登场就已出现技术问题。在首日收盘时,Facebook的实际报价就已低于38元的发行价。参与操作的某些银行为也为这一过程笼上了一层阴影:这些银行发现了公司收益预期的不实却仅仅告知了一些投资者。股价在之后一路走低,甚至曾低于20美元。让投资者却步的理由还有,Facebook 本身也承认的,通过进军手机市场来获利还有重重困难。

PL118 引争议

社交网络和博客对《禁止网络盗版法》提出激烈抗议。《禁止网络盗版法》,或者PL118这个名字更为熟知,提出对数据文件存储设备收税。该事件迅速从网络扩展到杂志与电视。这个草案由社会党提议并以文化部长加布里埃拉·格纳威廉作为草案封面。若草案通过,那么著作权持有人将能通过对电子设备的持续性税收获得报酬。税收将以电子设备的存储量作为衡量根据。这些电子设备包括音乐播放器,硬盘,闪盘和手机。

该草案最终未得通过。

Tags: ,,,.
08月 14, 2012

文/DoNews博客作家 艾伦·甘尼特

脸谱并非不死之身。的确,脸谱公司和脸谱网架构的社交网络不会消失。但是,脸谱不可能在社交网络界一枝独秀,永远为人追捧。

脸谱也会像谷歌、雅虎,甚至是亚马逊一样,随着互联网风向标的转动而改弦易张。谷歌起初专注于打造最出色的搜索引擎。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网民数量的激增,谷歌转而开发一系列云服务,试图通过谷歌文档、谷歌邮箱和谷歌地图等软件为用户提供核心互联网体验。如今,谷歌再度转轨,期望借谷歌眼镜、谷歌街景和无人驾驶汽车在线下市场分一杯羹。

雅虎亦不例外,起初[是网络名录服务器]从事网络黄页服务,继而进军搜索和主页服务市场。如今,虽然雅虎的市场份额不断缩减,但其主页上每月7亿的独立访客量使得它稳赚不赔。

再有亚马逊,起初只是电子书商,但是在杰夫·贝索斯的带领下,不断打破桎梏,寻求突破。如今,亚马逊不仅已借其网络服务一跃成为卓越的云计算供应商,而且正在筹建可当日送抵的城市仓库体系。

两大威胁:移动终端和社交领域抢食者

脸谱如今面临两大外敌——移动终端和企图争地盘的其他社交产品——这将决定脸谱[的]何去何从。脸谱和移动终端的关系一直磕磕绊绊。在iPad推出一年之后,脸谱才发布相关应用。不仅如此,脸谱的移动应用因其蜗牛般的速度和[不温不火]差强人意的表现而备受诟病。与此同时,移动终端的普及(脸谱每月有4.88亿移动终端活跃用户)昭示着抓住移动时代才能抓住用户的心。

随着移动终端的迅猛发展,图片和视频分享逐渐风靡。每款经典移动应用的问世都为脸谱增加了风险。比如说,Instagram(一款图片分享移动应用)赶在脸谱之前迅速笼络了3千万用户。由于脸谱在移动领域进展缓慢,一个又一个大好时机被人捷足先登。这使得打在脸谱身上的聚光灯日渐黯淡。仅Instagram一家就使脸谱付出了10亿美元的高昂代价。

为了弥补其在移动领域的显著不足,脸谱不得不主动出击,发布自己的移动终端产品。如今,脸谱已独立开发了几款应用程序:Messenger,Camera,当然还有收购的Instagram。

移动终端不仅为脸谱带来了风险,还为其收益制造了难题。脸谱努力想从移动广告中吸金,但却遭遇各种现实挑战。首先,移动广告版面太小,不容易引人注目。其次,用户往往只在零碎时间利用移动终端上网,很少沿着链接顺藤摸瓜。

因此,虽然移动应用努力谋求高点击量,怎奈CPM率始终低迷。目前,越来越多的脸谱用户开始使用移动终端,却受到不尽如人意的移动应用的限制。脸谱在未来十年里的走向如何,将取决于它对这一问题的处理方式——如何在应对移动终端威胁(如Instagram和Viddy)的同时解决移动创收难题?

脸谱同时面临着其他社交产品日益壮大的威胁。如果Twitter开始完善用户信息网络,脸谱该怎么办?如果Instagram保持独立运营并开发出网络平台,脸谱又将如何应对?未来能把脸谱拉下马的公司很可能从现有产品发展而来:曾经的图片分享应用可能逐步发展成社交网络,或者短消息群发应用可能架构起用户信息网络。看来脸谱已经觉察到了这个威胁,诸如并购之类的举动明显是在试图缓解危机。

2022年,脸谱何去何从

到2022年,马克·扎克伯格仍会是脸谱掌门人,然而脸谱将会是个全新的脸谱。它将告别桌面社交网络时代,无论何时何地,用户都能一键登录全球社交网络,把玩形形色色的移动应用。不仅如此,脸谱还将架构起比谷歌的发行商网络更加强大的外部广告网络。

脸谱正在一步步实现建构一键登录式全球社交网络的目标。一些像Spotify一样的热门应用都把脸谱作为他们的登录服务提供商。这一成绩的取得得益于单点登录的诱惑力和影响力——应用开发商无需要求用户注册,即可提取脸谱的丰富数据。在未来十年中,脸谱将继续巩固这一优势。更何况脸谱还采取了更多主动措施,比如说,脸谱基金为所有以脸谱为平台进行开发的应用商和合作商提供财政[刺激]激励。

与此同时,脸谱将延续此前的战略,致力于提供特色移动体验。无论是Instagram,抑或是Messenger,脸谱的一系列移动应用都与桌面版脸谱有所不同,同样的数据和网络,却带给用户独特的体验。这不仅赋予脸谱更多的创新空间,而且使移动应用免受核心网络功能遗留问题的束缚。

最终,脸谱将超越谷歌的“广告关键词”和“显示广告业务”,成为主流外部广告[供应商]服务提供商。就像我们久已耳闻的那样,脸谱的外部广告网络不仅局限于网页,还将借助其已有的海量信息辐射到更广泛的领域。在最近几个月里,脸谱首次涉足外部广告网络领域,在Zynga.com上推出了“赞助广告”。未来几年里,脸谱将兑现其实现真正的人口统计学定位的承诺,开发出一个更加四通八达的发行商网络。

到2022年,脸谱将更像是一个数据仓库,为用户和网络开发商[提供存储和获取个人信息的简易渠道]存储和获取个人信息提供便捷的通道。体验和运行这些数据的方法将得到创新,比如说,脸谱将开发出比谷歌的发行商网络拥有先天优势的强大移动应用阵容和庞大外部广告网络。一方面,扎克伯格牢牢掌握了海量数据,为创新提供了契机;另一方面,来自移动终端的日益严峻的威胁也推动了脸谱的创新。2022年的脸谱势必更显功利,但影响力不减当年。

DoNews博客认证作家/艾伦·甘尼特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