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越来越冷了,刚刚我送老婆下楼的时候,又看见那两只猫了。


  我们楼下有两只野猫,今年夏天生的,一直盘垣于楼下的绿化从内,以居民们每天晚上扔出的袋装垃圾为食。初见时,两只猫还很小,只有巴掌大,每天晚上送老婆下楼,都能看见它们,那时只觉得它们烦,因为总是将袋装垃圾翻乱。今晚再见它们时,却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它们,其实应该是它,今晚我只见到一只。突然发现,我已很长时间只见到一只猫了,另一只呢?死了?这是最容易产生的猜测,这么冷的天,我亦不想下楼去看个究竟了。它怎么熬过这么冷的天?刚刚我伏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它,它冲我“喵”了一声,可能是有些防备吧。


  它比我初见时胖多了,声音却还是那么的细弱,身上也依然花白,不似很脏。动了一丝领回家的念头,0.1秒内就被我否决了。我自己怎么办?我连自己都养不活,还养一只猫?


  这只猫生活的很辛苦,但它还活着。富贵生活的也很辛苦,但他也活着。绝大多数人生活的都很辛苦,但绝大多数人都在拼命的活着!为什么?活着就是要这样辛苦么?又或者,我所认为的辛苦,在它看来,就是活着的内容?


  明天配老婆去苏州烧香还愿,顺便向佛爷爷请教一下这个问题……


1条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