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9日


在别处觅得新欢了,^o^,感觉比donews好用很多。这个blog还会常来的,毕竟留下了这么多东西。呵呵。

2006年11月17日


Donews破得真过分,大好的心情被它给破坏了,来气~~~不用它了,有时间另找个地儿~~~

2006年11月06日


今天不忙,和大P来回发了几封邮件,聊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我觉得自己是个私心太重的家伙,总也不能如自己想象的那样,豪迈大气一回。我想是十几年前,家里接二连三发生过的那些小灾小难给我的负面影响太重了,以至于我总也摆脱不了心理上的某种危机感。现在觉得,人在面对困境的时候,尤其是处于人生观世界观尚未形成的成长期,还是要将心里的委屈和不快及时宣泄出来的好。象我这种有事儿就爱憋在心里在别人面前挺直腰杆儿背地里却暗自掬上一把伤心泪的不良行径,的确是不利于优良品质的形成。说出来都觉得不好意思,如今岁数一捏都一大撮了,有时候想起一些陈年旧事,我还忍不住偷偷地自怜一把。哎,剧烈鄙视一下自己吧。做人真是不那么容易,尤其在觉得离自己想做的那种人还差得太远的时候,我就有那么点垂头丧气。

最新报道一下什么都想学但什么也没学成的我又有啥子新动向。

  1. 我对中医感兴趣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真正开始看一些书是前不久的事情。最近我打算多找一些中医方面的书看看,一是丰富一下自己的知识面,二是希望能学习到一些日常保健方法,对家人尤其是老人的健康起到一些积极的预防作用。不怕让人笑话哈,我看到书上讲的那些成功病例或者哪个穴位的神奇功效,就忍不住萌发出拜师学艺的冲动和幻想。
  2. 我开始对基金有点点兴趣了,嘿,我也想找个让钱生钱的法子。若是果真生出来一些,就把它们当做出去玩的储备资金,那该多美啊。所以,希望自己能抽点时间初步了解一下基金的相关知识,回头可以和大P一起合计合计。
  3. 这次云南之行呢,对自己的体力还算是比较满意。如果明年真能去趟四川,我希望徒步的时候,每天能走得更远一些。所以从现在开始,要督促自己经常锻炼身体,增强体质。HOHOHO~~~
  4. 冬天要来啦,屋里透气不好。我想往家里搬一些绿色植物回来,净化一下屋里的空气。不过,从前我是没养过花草的,争取这周学习一些花卉方面的基本常识。如果周末不再狂风肆虐,就去市场搬两盆回来。

好啦,能想起来的就这些。希望自己不要犯懒,尽量充分利用少得可怜的自由时间,一件一件认真地去做。

 

2006年11月03日


忙完了,也快下班了。本来想早早完事儿,尽可能剩下一些时间试着写点什么。那些路上的心情和趣事是应该写下来才对,哪怕是再简单不过的文字也足以成为日后回忆的窗口。希望等到我有心又有时间提笔的那天,不会因为记忆的模糊而就此搁下。

时间真是少得可怜,每天下班回家做完一些必要的家务就时候不早了。如果精力允许的话,会翻几页书
或者和大P聊聊天。否则,就靠在沙发上一直捱到睡觉的时间。这次出去玩,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我可以在海拔三四千米,二十米一个大拐弯的盘山路上被车子狂甩五个小时后,依然可以活蹦乱跳,而在每天下班的短短十几二十分钟的车程上,我会经常感到两眼发黑头脑发胀,如果不强做几次深呼吸就觉得自己快要背过气去了。问自己,这样的生活是不是也是形同鸡肋?即便它如何如何食之无味,为了那些我们无法摆脱也不该摆脱的束缚,我们也永远弃之不得。

2006年10月30日

回来好几天了。心玩野了收不回来。想到要上班要继续往日没有色彩的日子,我和大P都感到很忧虑。

整个旅途,天空一直放晴。想看的都看到了,觉得自己幸运得要命。感谢那里的蓝天和白云,一路与我们朝夕相伴。

很庆幸在梅里,大P听从了他人的怂恿,带着我去了雨崩。这个地处梅里脚下,有雪山,有草甸,还有重重叠叠宛如织锦的植被和高山的小小村落,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再好不过的良辰美景。

明年,明年会去哪儿呢?希望是稻城亚丁吧,南无阿弥陀佛~~~~

2006年10月08日


8月26日,蔚蓝网上下单,31号到货,总价106.1RMB。
《中国历代文选》(两套) 人民文学出版社  
《辛弃疾词选》     人民文学出版社 
《隐痛与暗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9月15日,卓越网上下单,第二天到货,总价25RMB。
《浮生悠悠—— 荷兰田园散记》   新知三联书店
《河湾》 译林出版社

10月2日,第三级书局,七折后总价为42RMB。
《思考中医》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下一个大泡泡》(有点乱花钱的意思)

10月5日,单向街书店
《我的名字叫红》 7.5折,22RMB


项目又往后延了一个星期才结束。我跑去和头头商量了一下,头头同意14号如期放我走人。心放踏实了。
假期过得很悠闲。将近有一大半的时间和大P一起确定路线,搜阅攻略和购买必需品。说是云南的雨季在5至11月。不知道我们去的时候,老天爷会不会赏脸。如果天气好的话,我们将走以下的路线:

14号飞昆明,从昆明坐大巴去丽江,去不去大理还待定。
15号在丽江呆一天。
16号去虎跳峡,下午徒步中虎跳。当晚宿在中峡旅店。
17号依然徒步,走到公路上搭去香格里拉的大巴。
18,19号在香格里拉游荡,去看看松赞林寺、碧塔海等。
20号返回丽江休息。
21号坐车去德钦梅里雪山,预备呆两天。
23号返回丽江休息。
24号坐车去泸沽湖,又呆两天。
26号从泸沽湖回昆明,坐晚上的航班回京。

大P的意思好像是这样的吧?不能确定,不过大同小异。如果雨水太多,就只好临时改变计划了。

2006年09月06日

大家都很头疼,因为项目至今还未得到可以开始的消息。
我们很多的计划、希望,都是在这样无法预测的等待中转向或者幻灭。
大P说:“等着吧,若是真的要快到冬天了才能请下假来,咱们就改道去海南晒太阳。”
对海南这个阳光过度炫耀的城市,我还不太提得起浓厚的兴趣。这次计划中的旅行将如何收场,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答案。  

其实,有的时候,看一本书就好比做了一次远行。前些日子,我读了两遍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一个欧州人的回忆》,很是喜爱。在作者细腻生动的笔下,我好像亲临过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欧洲。结合自己在影片中见过的那些画面,一幅幅19世纪的欧洲风情在我眼前伸展开来。当然,这本书的主题是沉重的。尽管在一战的前夜,这是一块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和平中日益繁荣起来的乐土。这块乐土成就了那个时代最高层次的文明;这块乐土让生活在那里的子民变得更温顺更善良更友好,让他们更加坚信人类离野蛮的本性是越来越远了。可是,也许真如作者在书中引用弗洛伊德所言,我们人类在长达几千年的历史中苦心经营起来的,看似越来越往高处走的文明和道德,其实始终不过是套在野蛮身上的薄薄的一层外衣。一战前,那个歌舞升平的和平时代不过是一场战争到下一场战争的一个过渡,一个假象(所幸的是,这次过渡“消耗”了半个世纪之久)。也许,人类的历史就是文明和野蛮的斗争;也许,人类真的是不可教化的——囿于自己过于仄狭的视野和对世界对人生过于粗浅的认知,我无法阻止自己不这样想。还好,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还有罗曼·罗兰这样熠熠生辉的名字在发光发热。他就像寒夜里的一块炭火,温暖了那些被人性中的暴戾笼罩着的对人类丧失了信心而感到悲观虚弱的灵魂。他告诉我们,无论你所处的环境多么恶劣和绝望,我们总还可以活下去,并且活出意义来。

写到这,我想起了高尔泰笔下的安兆俊。他是历史学家,是第一批被送到死亡之谷——夹边沟农场的右派分子之一。他在严酷的环境下所彰显出来的高贵品质穿越了那个时代的黑暗,也穿越了人性的黑暗。我尤其喜欢作者转述从他人口中听来的关于安兆俊之死的那段话。

“他说,那家伙迂得很,已经不行了,还要天天擦脸梳头。沾一点儿杯子里喝的开水,就那么擦。分饭的时候别人都到手就下了肚子,他还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吃。不管是什么汤汤水水,都一勺一勺吃得人模人样。别人都躺到炕上,他不到天黑不上炕。在门外边地上铺一块东西,背靠墙坐着看天。有时候还要唱点歌,咿咿唔唔,不知道唱的什么。他就是这么坐着死的。”

一口气读下来,感觉安兆俊是走在一条朝圣的路上而不是凄凄哀哀的死亡之径,肃穆,庄重,让人心生敬畏。他以勇敢有尊严的方式面对死亡,以坚强的意志固守自己那块精神上的自由之地,从而他的死便有了长长的回声。

(人的思维真是奇怪。原来想写的不过就是近日的三两件琐事,和以上写下来的完全就是两码事儿嘛。我拱~~~~)

2006年08月31日


因为代码出现了一个严重问题,我的工作被Block住了。

近半个月以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在下午三点半的时候感到无事可做。

工作又开始忙了起来,原来计划好的九月云南之行不得不被推到了10月中旬以后。据说,香格里拉最美的时候是秋天。大P说:“但愿我们不会拖到冬天才过去。”我也这么祈祷着。项目计划已经往后延了一周,目前看来,还不能完全肯定不会继续往后延。真让人担心和气愤。

刚才猛然想起来,今年的这个时候,才真正是我在京满十年的日子。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应该是在前天晚上十点多下了火车,然后和老哥背着包包在大街上游荡的吧。十七八岁的时候,不觉得自己和七八岁时有什么大的区别,也不觉得自己的世界和正当七八岁小孩的世界有多么不同。虽然个子在长高,课本知识在增长,但心总归还是那颗心——简单,透明,没有负担。这个十年,纵使我们怎样地轻描淡写,将那些青春的往事种种淡化成一缕愈飘愈远的青烟,我们都无可否认这段成长在人生旅途中的重要性。对我而言,那些被切割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时间里,都有自己的一个侧影在里面。有的郁郁独行,有的踌躇满志,有的悲伤满怀,有的喜上眉梢,有的高昂,有的自卑,有的真诚,有的虚荣……如果愿意,可供回忆的事情实在是很多。不过,我不想饱含深情地在这恣意抒发了。很多东西还是留给自己的好。什么时候月上了西窗,也溜进了我心里,就把它们抖出来,晾一晾再放回去。平常呢,还是随大流,做一个友好热心的陌生人。

有一个前同事,离开公司后去了澳洲,好像过得不如意。MSN上的签名换来换去,总也没换掉那股子忧伤味儿。今天的签名是:"青春又归何处,新笋绿成行。多少事,恼人肠,懒思量。"我把它改了改,也在MSN上酸了一把,忽忽~~。

“青春归了何处?落英细数,余香殆尽。望来处,月也皎皎,风也萧萧。—— ONE DECADE  IN BEIJING”

2006年08月26日

 



穿戴整齐,正准备长途跋涉一趟——去国林风书店淘一本书。大P打来电话,说蔚蓝网上有货。一阵狂喜,第一次这么深刻地感受到深入人心的网络魅力。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大P在国林风书店的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这本散发着古朴典雅气息的《中国历代文选》。几番赞叹和抚爱之后,我们决定去网上看看能否用便宜一些的价钱买到。之后,我经常去卓越网上(因为当当上没货)逛悠,但每次都是缺货。粗心的我竟然一直不知道,这本书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在1980年9月出版的。换句话说,在我不到两岁的时候,它就已经面市了。要是早知道这个事实,我在第一次看见它的时候就会拿下,而不会等到现在才到处寻寻觅觅。

在此,感谢一下果果同学。从去年开始,我们决定,以后每逢对方的生日,另一方赠送的礼物仅限于书、茶、音乐以及一切美好的精神粮食。今年,果果同学的生日快要到来之前的半个月,我开始考虑礼物的问题。一番斟酌之后,我决定送一套足够她啃上十年二十年的大部头。很遗憾,这套大部头也一直缺货到现在。这可把我难坏了。我热切地希望能从她那得到什么具体的要求,这样我只管下订单就好了。可是这个整日忙忙碌碌的大芒(忙)果竟然连这么点考虑的时间都没有,轻轻地挥一挥手说:“就交给你办好了。”呼呼~~,在那一刹那,我这颗在和平年代成长的,被现代文明驯化了的豌豆心里还真是激起一股子野蛮的冲动,那就是偶想上榨汁儿机喝芒果汁儿撒~~~没有办法,我只好另作打算。我搜肠刮肚,想起了这套《中国历代文选》。除了它的部头比我设想的要小一号,花费银子的数量有点单薄,其它方面它都不失为一份绝好的礼物。我脑子里发射出的第一条信息告诉我:“果果同学一定会很喜欢的。”我发信息征询果果的意见,她“我赛我赛”地表达她被燃起的热切期望。

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赶紧行动吧!卓越上缺货;当当上没有;西单图书大厦没有;单向街没有;国林风书店的电话打不通;光合作用书房于2004年售磬,店主答应帮我去市面上找找,一个星期内给我回话。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此书的出版日期有多么得遥远。止不住地怨恨自己,为什么总是在蜡烛快要燃尽的时候,我才发现那点光亮是多么得宝贵。怎么办呢?只好亲自跑一趟国林风去尽力捕捉那还有可能散发着的最后一点点光亮了。就在这时,大P同学又一次发挥了他不可忽视的力量。他温和平静地告诉我:“蔚蓝网上有货呢,网上查询说还有15本库存。”这会儿轮到我来“我赛我赛”地欣喜若狂了。我牛饮了一大杯酸奶的同时,订单也下好了。我现在所能做的只是静静地等待和默默地祈祷,祈祷这莫大的喜悦不会是一场空穴来风,祈祷几天之后不会被电话通知:“对不起,这本书已经售完了,网络上的数据还没来得及更新。”

呼呼~~,果果同学,你看到这的时候开始和我一起祈祷吧。还有,为了增加一点礼物的神秘性,偶给你预备了一份小小的惊喜,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