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07日

昨天忙乎了一整晚,也沒忙乎出點什麽成果來,bs一下自己,小賤人


 


laurance剛剛交貨,據說整體自我感覺還不錯,我瞄了一眼,整體感覺一般。GBE算是解決了,剩下QMT今晚就犧牲一下,不就是同義詞替換嘛,小case



 


王斌說要買ibook,被我罵得狗血淋頭,這個男人簡直是虛榮到了極點,鄙視鄙視再鄙視,超級鄙視,我說你又不是沒電腦用,再說apple買來你也不會使,要了幹嗎,他說採訪hanson的時候看到人家用了,說timapple怎麽怎麽好,說美國才賣900多美金,我說英國賣700多鎊,老蔡說你表給他帶,丫的,他丫,我他媽的第一次詞窮,實在找不出什麽話來罵他,就有種感覺想狠狠抽他幾個巴掌,然後再踹他幾腳,狠狠地踹



 


皮卡同學在手術傷口的地方拉出了一段玻璃絲,小樣兒嚇得沒半死也有1/4死了,還特地裝了個袋子,搞得像playboy裏那個賤男人把自己的蛋蛋鑲到鑰匙扣裏



 


小布頭同學說housing service找她了,不公平啊。。。她是19號我是17號,沒理由啊。。。幹嗎沒找我就先找她了,她說他們說有large single可她不要,她不要我要啊。。。我就嫌著我的房間太小了,本來就小,東西一多,其實東西也不多,就是一雜,就越看越小,小的老壓抑的。。。不舒服,不舒服,粉不舒服



 


親愛的半半給我做了個logo,老pp的,在半半的話裏看到xycity的字眼,我突然很懷念起去年的那幾個月,以後應該不會再有哪個論壇能讓我有那麽大的興趣,xycity,只此一個。半局棋,latte929, 8_miles, 流浪的小孩,透明抽屜。。。這些id陪我一起走過了那一段似是痛苦卻非痛苦,似是幸福卻絕非幸福的日子



 


下午上GBE的時候跟皮卡小小的介紹了一下半半,每次跟人介紹半半,都是這一招:每次心裏難過,跟半半聊天,聽半半說話,就真的是有種感覺,好像有個綿綿柔柔軟軟的手輕輕的撫過心房。表笑,是說真的,真的就是這種feeling,我說過如果我是man,我肯定會追半半

麥兜兜說enterest聖誕有學員聚會,在老蔡那裏得到了證實,老蔡說跟公司無關,是王斌自己提出來的,學員AA制,挺替老蔡可惜的。覺得老蔡很偉大,覺得老蔡也很白癡。說一句難聽點的,我真的看不到英趣有什麽前景



 


媽媽那天跟我講了個小事兒,媽媽說那天出門的時候,在大門口看到有個穿得挺破爛兒的黃頭發藍眼睛老外,其實媽媽說得穿得破爛估計也就是我這種style,這分明是有代溝,大家taste不一樣,言歸正傳,媽媽說那老外進門的時候東張西望的,門衛粉負責的一把攔下他,問他:“你di什麽裏di幹活”,老外沒聽懂,盯著他看,門衛來勁了,繼續問他:“你di什麽裏di幹活”,老外no no no了幾下甩頭逃了出去,門衛跟著跑到外面用目光跟蹤了n久。。。



 


這兩天把大染坊給看完了,丫的,這片子絕對是歧視上海人,醜化上海人,塑造了林祥榮這麽個上海男人,簡直把上海男人的臉給丟盡了。做東家做到小六子這種份上也真是不容易,哪個做老闆的能這麽對夥計,我要是他夥計,上高山下火海我不敢,拿刀砍人我肯定是在所不辭的


 


alan今天問我是不是回上海要開酒吧,我說我有這個意向哈哈,他自薦做公關先生,鴨頭就鴨頭嘛,什麽公關先生。開酒吧這個想法倒是有很久了,上大學的時候一直想著開花店,後來決定投資大點,想開酒吧,然後麽順大便往某個被禁止的方面發展一下,不管是賺還是賠,反正我就是想開,表攔我,越說越有衝動,醬紫吧,回家把房子賣了,X5也表買了,發展事業吧先



 


媽媽今天打電話的時候又說了,你快回來呀,我這樣老是打的跑來跑去還真是不方便,我就是因爲這個才不想回家嘛,我知道,這次回家肯定整個就是一計程車司機。。。


 


今天晚上先把QMT搞定了,把GBE修改一下,丫的這句話今天說了不下十次了,我準備今天晚上看三國,其實老想把圈裏圈外再看一遍的,郭敬明,我鄙視你!倒不是因爲韓寒開車好才喜歡他,也不是因爲韓寒長得比郭敬明可以,更不是因爲韓寒比郭敬明有才氣,反正喜歡的就是喜歡,討厭的就是討厭


禮拜六就回家了,還要千里迢迢奔赴倫敦,最好飛機能停在樓下接我


我真的是懶得可以,而且懶的程度越來越高,懶的越來越有sense,誰能持續好幾天每天睡近十八九個小時,誰的屁股除了在床上馬桶上就是在電腦前的椅子上,誰寧願賴在床上餓肚子也不想去大門口拿外賣,真的是懶得讓自己都佩服


 


不能再懶了,會爛掉的

睡了一整天,靠脖子的發根不知道爲什麽很痛,一大片,都很痛


在阿亮同學和皮卡同學的協助下,今天起床後嘗到了包子的滋味


全肉的,很小,具體怎麽個味道也說不上來,因爲一口一個就全吞了下去,忘了去細細品嘗,不過總算是過了把包子癮


媽媽說今天她跟小阿姨陪外公去華山跟長征醫院做了同位素還有一個什麽的檢查,下午又把外公送回醫院,然後回來接小豬,整得她很累,我有點擔心,想快點回去幫她分擔掉一點事情


挂了電話,我躺在床上,回想起暑假裏的點點滴滴


那時的我真是可怕的如同一個惡魔


暑假我本不該回家的


即便是事實上我回家了,對家裏來說,我等於是沒回家,90%的白天都在外面,一個禮拜去了4次宜家,我又想起了安睡寶


去阿裏巴巴看新疆mm跳舞


Johnson繞著榻榻米腳踏車
跟大頭菜去東方綠洲探班


去大學城燒烤在臭河浜邊上碰到CC和秋日


在高架上迷路聽達達說Laurance


在那個忘了叫什麽名字的地方聽著陶陶信誓旦旦的說我的手相預測我們的未來


在棗子樹看麥兜兜莫名其妙的哭


starbucks頂著星星抽煙傻坐


。。。。。。


音樂不停的繼續,因爲那盞燈還亮著,因爲我沒有讓它停下來
心跳撲通撲通的,雖然它已離開了那個溫暖的曾經很好的保護它的心房
茶涼了,幾近零下的溫度讓它結了冰,茶葉凝固在杯子裏
時鐘或許恰巧就是在那個時候停下來的,記錄著某個已成爲歷史的時間
可樂放久了,不見了氣泡,變的比以前更加的甜,但是一點也不好喝,因爲那已不是本來的可樂了
手,漸漸的冰冷,天涼了,窗開著,風吹進來,血液在凝結,思緒在活躍跳動著


 


我覺得冷


屋子裏很暖很暖,手腳卻依然冰冷


以前有庸醫說是我的血液迴圈不好,不是病,可沒辦法治


我喜歡冬天的時候牽著一個人的手然後放在他的衣兜裏,那樣我會覺得很溫暖,覺得我是在被人疼惜


可這個冬天,我覺得真得很冷。有一種冷的無處可逃的感覺


冬天還沒有過完,春天還很遙遠。我會不會在這個冬天睡去,再也沒有了醒來的日子?


是不是所有的感情,都會隨著時間漸漸流失,直到塵埃落定,又再來一次輪回?
我是個害怕被冷落卻不斷使自己受到冷落的人,我寬容而自私,天真而任性,我認爲自己可以不在乎朋友的忙碌,可我真得很在意朋友是否時刻的挂念我
其實,我想要的真的有很多


 


遇見是一件很好的事,
因爲只有你能讓我心跳,
擁抱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因爲我能聞到屬於你的味道,
想念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讓我們一夜夜地睡不好,
分開是一件很傷感的事,
我會忍住眼淚不往下掉,
沒有你的城市,
雲,開始漫無目的地飄,
我會一直記著那個夜晚,
記得你叫我寶,
原諒我們,
原諒我們總是小心地逃,
等待,
還有什麽是可以等待的


 



 


 

2004年12月05日


  烏煙瘴氣的空氣裏人人都戴著面具,你手裏拿著一個,正準備換下來你戴的那個,就好象大自然裏動植物的保護色一樣,一刻都不敢摘
  於是,你失戀了,你不敢嚎啕,你的股票套牢了,你不想絕望,你想胡說八道了,你想天真了,你想憤怒了,你還是戴著面具.每講一句話還要醞釀,構思,還要譴詞造句.花了爆長的時間,就想得幾下肯定,別人誇兩句就覺得值了.
  煩惱接踵,無邊的壓力,人的思維總是很跳躍,這邊還想怎麽股票又虧了,那邊又想老闆的臉色今天怎麽這麽難看,我想要去看海灘,又想現在的食物真的沒法吃了,連黃鱔大蝦都吃避孕藥,你要想怎麽現在道德這麽淪喪,還有人叫喊讓人家跳樓的.偶爾暢想一下春暖花開,面朝大海,馬上就想到一個樓盤,心想要是有這樣一住宅多好啊,於是你又想到了男子,車子,票子,整天你的思維就好象過山車一樣,呼嘯而來,呼嘯而去,都這樣了,連日誌都要想一個春意無邊的標題,好讓自己的葉子象一個供奉的豬頭一樣能在天空之城多躺一會兒多點點擊率
.
  我想我不戴面具吧,就這麽胡言亂語就隨心,我應該是我吧,可我發現我還是不知道我是誰,我是真君子,不可能,要不真小人,我真誠嗎,我欲望無邊嗎,我淡漠名利嗎?我愛別人嗎?我冷漠嗎?自己也不敢確定.


喜歡那水流,順其自然,流啊流,一切隨意,一切又無形,我可以碎了,我很快又合了,喜歡那雲朵,隨意飄啊飄,生氣了烏雲密布,大雨瓢潑.高興了白雲朵朵,憂傷了夕照漫天.
  喜歡魚,在水裏自在地遊啊遊,可我知道他離開了水就會死亡
.
  喜歡鳥,可以自由得飛翔,可他永遠擺脫不了重力的魔咒
.
  我發現喜歡的一切在慢慢地降級,我肯定我已經不喜歡人了,包括我自己,因爲我知道越往後,保護自己的手段,面具就會戴得越來越厚.


連跟媽媽打電話,都會每說一句話都覺得好累.


今天她一個勁的數落我不會做人,打心底裏我覺得自己已經做得夠可以的了.只是有了不開心的事可能語氣上又點硬,聲音有點大而已,她又說我不會做人,連對自己的媽媽都這種態度,然後又把王斌拖出來作爲理由數落了一番.我聽了火更很大,都什麽年代的事情了,還說個屁啊說,不過火還是沒敢法發出來,於是馬上搬出了laurance,我說他早上來過電話扯開了話題果然好受了點.


禮拜五早上3點半苗來電話,說看了隔世追凶嚇得不敢睡覺.


禮拜六早上1點半苗來電話,說開了波波的qq,發現波波跟她高中時最好的一個朋友好上了,我說那是可以接受的,很正常,你能背著波波在這裏找了何楠,那波波完全可以背著你在國內再找一個女孩子,至於找的是誰,那就看緣分了.她說受不了,說她不要了的東西寧願爛了也不能被別人拿去用,聽了這話換我受不了了.她問我要不要打電話給波波罵他,我說你現在覺得自己有立場罵他嗎?覺得自己還有臉去罵他嗎?她說受不了還是要去罵.聽之,任之…


禮拜六下午3點半,苗來電話說她跟波波分手了,跟何楠也分手了,一邊哭一邊說,我說你幹嗎做那麽絕,她哭著說什麽我都沒聽清楚,看了通宵的隔世追凶,我很困,她這麽一鬧我更困,聽她哭著哭著,我就迷迷糊糊睡著了,她問我在幹嘛,我說在睡覺,她說那你先睡覺吧,我說你別想不通,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不是我罵你,其實就算是我罵你,也是你自己討罵,小小年紀,你學人家談什麽戀愛,說不想在這裏讀書了,你說你一紙高中畢業證書回家能幹嘛,連喜歡都不說,學人家愛來愛去,你懂個屁啊你,她說我回家隨便找個什麽大學念就算了,我說你要真有這想法那是你爸媽倒楣生了你這麽個女兒,你幹嗎就不能懂事點她說我再想想,再打電話給你吧


我火很大,這幾天積壓的火非常非常大,大的很難受,火氣大的msn都不敢上線,怕隨便逮到個誰就讓我罵得狗血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