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31日

1月31日。

其实也不算是个什么大日子,只是因为去年今日因为小事一桩吵架了,然后喝醉了,然后吐了,然后去医院了。

回忆一下。

那天中午跟paul和leo好像还有谁一起饭饭了,我记得除了cece跟我还有一个我们这边的人,可是忘了是who,冰火缘啊冰火缘,这次回家么吃过,泄特!火锅完了好像是在新雅粤边上的某一条路上跟半半她们碰头的。那是第一次见到半半。婷婷还要我猜旧冰抽屉半半哪个是哪个。反正半半我是猜对的,如果我脑子没问题的话,麻油失忆的话,我肯定没猜错哪个是半半。然后好像就回家干嘛去了,我怎么没跟他们一起出去玩,我也不记得了。

然后晚上,我跟cece一起去的。在出租车里的时候浪浪还打了长途过来。下车后一个手机传了很多个大家一起说话。好多人,不过除了婷婷半半cckc阿姨一伙人之外,我能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温柔香、剪水和咯咯巫了。能记得前2者,那是因为她们贱,能记得gg5,那是因为比较有特色哈哈,他还冒充kc。

那时候很饿,也很渴。上了桌,找不到饮料,就开始喝黄酒,第一杯好像是跟屁股喝的。还没醉倒的时候我好像还出去接过小猴和猴嫂。吃了点点草头,然后就吐了很多,喷了cece和kinkin一身。竖着上楼,横着下楼。还好有套套在。我记得住院还来过电话叫我少喝点,被我骂了一顿。吐完女厕所再吐男厕所,真他妈的壮观啊~~好歹,我的人生也从此完整了。

王斌那天跟龚紫静出去吃饭了。说好来接我的。吃饭前来了个电话说有事要聊,龚紫静要签平面model,找他商量,操他妈的。马的你个女人你他妈的都嫁了个韩国富商还泡个p男人啊!

然后我醉了。最大功臣是屁股。以至于以后每次跟他们出去吃饭,妈妈都会问一句屁股去不去。屁股灌了我很多。不过他也挂了。

后来听cece说王斌说过要来接我的,可惜上海人家11点关门了,王斌要11点半左右才能到,操他妈的,表以为我不知道龚紫静家住在哪里,那么久你还能干什么事?表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傻,我不是笨。他要cece表送我回家,在门口等他。cece说我们去医院,他说他来医院。cece说她爸爸在,他说那我不过来了。操!

kinkin把我从出租车后坐抱出来的时候,爸爸说他都呆掉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我这么半死不活人模狗样的sense,爸爸怕我半夜酒精中毒死掉,坚持去了医院。我记得我吐在医生办公室吐在医院大厅吐在医院厕所吐在cece和kinkin身上,靠着kinkin把他衣服都快哭烂了。还一个劲的嚷嚷:“完乐完乐,回家要被妈妈骂,要被妈妈打得。”妈妈后来说我肯定很怕她,为此骄傲了n久。

吊完针回家我还自己洗乐澡,好像还吃了药。然后爬上床睡觉了,八过,失眠。8点开始去xycity说,我失态乐,还好麻油什么丑态被照下来,不然以后被人勒索。。。。

blogcn都隐藏掉了,不写了。皮卡说我申请blog已经上瘾了。不过回过头来看看,还是觉得这里好,速度快,还不麻烦。不会想要去改模板。心如止水,娃哈哈~~

其实。。。。我刚刚一个人去tesco买smirnoff乐,哈哈,礼拜五喝绿茶去。今天就先将就一下好了。

可是。。。。这几天非常时期又不可以喝酒,可是很想喝阿。昨天跟laurance写email,叫他有空去陪妈妈吃饭。讲着讲着就哭了。

这个阶段,其实也就是这次回来,就好像有点不爽,是很大的一点不爽。逢喝必醉,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