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28日

現在已經進入冬天.我俯在陽臺上曬太陽.很好的陽光便落在我的臉上.我點了一隻煙.我想這個時候我臉上的表情多半是無謂的.如果小五看見我這樣子又要說我外表甜美內心頹廢的.


                 
我很想小五.他是我最初在BBS玩文字遊戲認識的朋友.他總說我是個老男人.我們見面的時候他說我看上去頂多就15.小五是個好看的男人.很瘦很瘦.乾淨的眉目間有淡淡哀愁.那天我們只是就著酒吧昏黃的燈光喝酒喝到有一點微酣.然後互道再見.


                 
我記得那天酒吧裏一直在放王菲的紅豆.


                 
我是這樣迷戀王菲的聲音.完美得令人心疼.曾經我在電話這頭給一個男人放過一首她的蝴蝶.是這樣唱的給我一雙手對你依賴.給我一雙眼送你離開.


                 
很多人離開了我.我絞著雙手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時光熟透.只留人影綽綽.


                 
每每想起這些我的心臟就開始緩緩疼痛.


                 
我剛打的耳洞也有點疼.我的耳朵穿過好幾個耳洞.現在只剩些深深淺淺的痕迹.如往事.我在一邊低低的挂了個銀色的環.另一邊在耳朵中部戴了一顆不小的人造鑽石.佳文說過她回來的時候會送我一顆真正的鑽石耳釘.佳文離開我們的城市已經很久了.她去了櫻花翩翩的國度日本.每次佳文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都會抱怨日本人喜歡吃生,她的肚子快受不了了.佳文的聲音軟糯甜潤.很多次我聽她說話都會兀自微笑.有很多男子愛著她.她是健康美麗的女孩子.完好的生活,沒有缺憾.我有時候覺得我對她的喜歡像是我對某種已經逝去的生活的懷念.


                 
我現在的生活是沈靜安然的.我喜歡喝黑咖啡.抽煙.所以膚色暗淡.一如我的心情.我不喜對任何人發泄.習慣沈默及平和微笑.有時候我在BBS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我坐在電腦前首如飛蓬卻神情冷漠.我不知道這個城市還有多少人象我一樣寂寞.我在這裏長大.它見證了我所有的歡喜悲傷.我曾經穿著一條牛仔褲和一件白T恤站在一條小巷子等一個男孩.陽光下我笑容明媚.我曾經裹著厚厚的大衣立在街邊抽煙,風把頭髮抛起來.我曾經滿心歡喜的朝一個方向奔跑,奔向心愛的男子,奔向我自以爲的幸福.路人看著我,我完全不理會那些目光.我只知道有個人在等我.而我這樣想見他.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幸福是花朵.開在可望不可及的彼岸.無法採摘.


                 
小五習慣在深夜給我打電話.那個時候我多半在聽一些零碎低迷的搖滾.他會說我過於乖張.我笑.於是細著嗓子唱紅豆給他聽.一遍又一遍.關於細水常流和風景看透.仿佛這是愛情最後必經的結局.我對小五說著那些從我生命裏經過的人.說著某個人給我的傷口.說著我遙遠的等待.說著我的疲倦和無望.


                 
生命是一場盛宴.我們精心打扮盛裝出席.但最後曲終人散只留一片狼籍時寂寞卻無藥可救.


                 
我不是沒有單純過快樂過.但時間會走.青春易老.如今我只帶一身疲乏.遠方的D必不懂我的厭倦.他是孩子.笑容如明亮的羽毛.我怕虧欠.因此陪伴他.儘管我時常面色淡漠言辭尖銳但說到底我還是個心軟的人.


                 
小五曾經問我當你閉起雙眼最挂念的人是誰.睜開雙眼身邊又是誰.


                 
這個問題讓我無法面對.很多東西都已經隨風飄零.我頻頻回首.只看見無盡虛無.芬芳的記憶已佈滿青苔.時間的濃霧早已封住了身後的回憶.我想起佳文走的那天我們在機場告別.她的眼淚肆無忌憚的打濕了我的襯衣.我沒有哭.我的眼睛早已乾涸.我送走過很多人.我一直都站在原地看我愛的人離開.我不哭.我微笑著看他們消失.我的心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磨強硬.我知道他們要去別處,爲了更好的生活.而他們的幸福一直是我的願望.我自己長大.爲著真正堅強.


                 
而愛情..依稀記得有那麽一雙手給過我溫度.當時的人如今還在另一個國度等待我伸出手.可我如何用一場辜負換取那溫暖.D曾一度拯救我呵.我唾棄自己的無用.但我確實無能爲力.小五能夠給我問題.卻不能給我答案.因爲面對命運我們無從選擇.每個人都是被選擇的.


                 
那個愛過的男子說要會到我的身邊了.我記得他在電話裏哭著對我說,我到底懂事了麽.而我平靜的說,,我們都懂事了.我們總有一天會變成我們想要的樣子.


                 
曾經那樣深刻的感情終於還是變得如此平和.荒蕪.我們始終還是相愛.只是這愛還是會有淡薄的一天吧.


                 
但我可以們看著對方微笑.然後我笑著離開。


                 
我們已經錯過.


               
人們之間都是這樣彼此遺忘的.我們在遺忘裏變得堅強.所有的感情都是脆弱的.只是那麽一個瞬間它看上去堅不可摧.就象沙雕的城堡.時間的手指一碰就消始蕩盡.變得堅強人卻孤獨.一個人的天亮天黑.



其實我還是這樣膽小和自欺欺人.其實我笑起來還是一如既往的甜美.其實我最快樂的時光還是和他一起長大的日子.


                 
我希望他忘記我.我又害怕他忘記我.我的心破碎得這樣徹底.我不拾起來了.那些斷續在時光裏的想念和愛就算了吧.不會再有一個2004年了.就讓我這樣好好的老去吧.


                 
也許我會與一個很愛我的男子同居.他笑起來有酒窩.他的擁抱很安全.他不善言辭但他真的很愛我.我要爲他生一個和他長得很象的男孩.我們會在一個人不多和乾淨的歐洲城市有自己的房子.每天早上醒來我給我的他煮牛奶.我會微笑的送他出門.做好飯等他回家.我要我的他快樂明亮.而不象我這樣憂傷.


                 
只是也許.


  
我的生活仍在繼續.這樣多的時光,我已長成了面容沈靜,隱忍自若的男子.很多時候.我甘心隱沒在人群.只做個面帶微笑心


                  
懷傷感的看客.獨自一人面對命運的潮汐.佳文的電話少了些.她談戀愛了.我爲她高興.她說明年和男朋友一起回來.我很想看看那個幸運的男孩是什麽樣子.我仍然在電話裏細著嗓子唱紅豆給小五聽.他一直安靜的傾聽我.一段段流年就這麽過去了.


 


                 
白雲是蒼白色.藍天是灰藍色.在歲月漸老的人世間我倉皇張望.


 


 



By 荼蘼


 

作曲:顧家輝  作詞:鄭國江  唱:路嘉敏    


太陽像那大紅花
在那東方天邊掛
圓圓臉兒害羞像紅霞
只是笑不說話

太陽像個大南瓜
在那高高天空掛
照得滿山歡樂融融
草兒發嫩芽

大嘴巴   笑哈哈
落了也要往上爬
敬它   愛它
我把心兒交給它

太陽倦了便回家
夜裏有些少驚怕
明晨月兒落旭日重來
依舊往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