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07日

昨天忙乎了一整晚,也沒忙乎出點什麽成果來,bs一下自己,小賤人


 


laurance剛剛交貨,據說整體自我感覺還不錯,我瞄了一眼,整體感覺一般。GBE算是解決了,剩下QMT今晚就犧牲一下,不就是同義詞替換嘛,小case



 


王斌說要買ibook,被我罵得狗血淋頭,這個男人簡直是虛榮到了極點,鄙視鄙視再鄙視,超級鄙視,我說你又不是沒電腦用,再說apple買來你也不會使,要了幹嗎,他說採訪hanson的時候看到人家用了,說timapple怎麽怎麽好,說美國才賣900多美金,我說英國賣700多鎊,老蔡說你表給他帶,丫的,他丫,我他媽的第一次詞窮,實在找不出什麽話來罵他,就有種感覺想狠狠抽他幾個巴掌,然後再踹他幾腳,狠狠地踹



 


皮卡同學在手術傷口的地方拉出了一段玻璃絲,小樣兒嚇得沒半死也有1/4死了,還特地裝了個袋子,搞得像playboy裏那個賤男人把自己的蛋蛋鑲到鑰匙扣裏



 


小布頭同學說housing service找她了,不公平啊。。。她是19號我是17號,沒理由啊。。。幹嗎沒找我就先找她了,她說他們說有large single可她不要,她不要我要啊。。。我就嫌著我的房間太小了,本來就小,東西一多,其實東西也不多,就是一雜,就越看越小,小的老壓抑的。。。不舒服,不舒服,粉不舒服



 


親愛的半半給我做了個logo,老pp的,在半半的話裏看到xycity的字眼,我突然很懷念起去年的那幾個月,以後應該不會再有哪個論壇能讓我有那麽大的興趣,xycity,只此一個。半局棋,latte929, 8_miles, 流浪的小孩,透明抽屜。。。這些id陪我一起走過了那一段似是痛苦卻非痛苦,似是幸福卻絕非幸福的日子



 


下午上GBE的時候跟皮卡小小的介紹了一下半半,每次跟人介紹半半,都是這一招:每次心裏難過,跟半半聊天,聽半半說話,就真的是有種感覺,好像有個綿綿柔柔軟軟的手輕輕的撫過心房。表笑,是說真的,真的就是這種feeling,我說過如果我是man,我肯定會追半半

麥兜兜說enterest聖誕有學員聚會,在老蔡那裏得到了證實,老蔡說跟公司無關,是王斌自己提出來的,學員AA制,挺替老蔡可惜的。覺得老蔡很偉大,覺得老蔡也很白癡。說一句難聽點的,我真的看不到英趣有什麽前景



 


媽媽那天跟我講了個小事兒,媽媽說那天出門的時候,在大門口看到有個穿得挺破爛兒的黃頭發藍眼睛老外,其實媽媽說得穿得破爛估計也就是我這種style,這分明是有代溝,大家taste不一樣,言歸正傳,媽媽說那老外進門的時候東張西望的,門衛粉負責的一把攔下他,問他:“你di什麽裏di幹活”,老外沒聽懂,盯著他看,門衛來勁了,繼續問他:“你di什麽裏di幹活”,老外no no no了幾下甩頭逃了出去,門衛跟著跑到外面用目光跟蹤了n久。。。



 


這兩天把大染坊給看完了,丫的,這片子絕對是歧視上海人,醜化上海人,塑造了林祥榮這麽個上海男人,簡直把上海男人的臉給丟盡了。做東家做到小六子這種份上也真是不容易,哪個做老闆的能這麽對夥計,我要是他夥計,上高山下火海我不敢,拿刀砍人我肯定是在所不辭的


 


alan今天問我是不是回上海要開酒吧,我說我有這個意向哈哈,他自薦做公關先生,鴨頭就鴨頭嘛,什麽公關先生。開酒吧這個想法倒是有很久了,上大學的時候一直想著開花店,後來決定投資大點,想開酒吧,然後麽順大便往某個被禁止的方面發展一下,不管是賺還是賠,反正我就是想開,表攔我,越說越有衝動,醬紫吧,回家把房子賣了,X5也表買了,發展事業吧先



 


媽媽今天打電話的時候又說了,你快回來呀,我這樣老是打的跑來跑去還真是不方便,我就是因爲這個才不想回家嘛,我知道,這次回家肯定整個就是一計程車司機。。。


 


今天晚上先把QMT搞定了,把GBE修改一下,丫的這句話今天說了不下十次了,我準備今天晚上看三國,其實老想把圈裏圈外再看一遍的,郭敬明,我鄙視你!倒不是因爲韓寒開車好才喜歡他,也不是因爲韓寒長得比郭敬明可以,更不是因爲韓寒比郭敬明有才氣,反正喜歡的就是喜歡,討厭的就是討厭


禮拜六就回家了,還要千里迢迢奔赴倫敦,最好飛機能停在樓下接我


我真的是懶得可以,而且懶的程度越來越高,懶的越來越有sense,誰能持續好幾天每天睡近十八九個小時,誰的屁股除了在床上馬桶上就是在電腦前的椅子上,誰寧願賴在床上餓肚子也不想去大門口拿外賣,真的是懶得讓自己都佩服


 


不能再懶了,會爛掉的

睡了一整天,靠脖子的發根不知道爲什麽很痛,一大片,都很痛


在阿亮同學和皮卡同學的協助下,今天起床後嘗到了包子的滋味


全肉的,很小,具體怎麽個味道也說不上來,因爲一口一個就全吞了下去,忘了去細細品嘗,不過總算是過了把包子癮


媽媽說今天她跟小阿姨陪外公去華山跟長征醫院做了同位素還有一個什麽的檢查,下午又把外公送回醫院,然後回來接小豬,整得她很累,我有點擔心,想快點回去幫她分擔掉一點事情


挂了電話,我躺在床上,回想起暑假裏的點點滴滴


那時的我真是可怕的如同一個惡魔


暑假我本不該回家的


即便是事實上我回家了,對家裏來說,我等於是沒回家,90%的白天都在外面,一個禮拜去了4次宜家,我又想起了安睡寶


去阿裏巴巴看新疆mm跳舞


Johnson繞著榻榻米腳踏車
跟大頭菜去東方綠洲探班


去大學城燒烤在臭河浜邊上碰到CC和秋日


在高架上迷路聽達達說Laurance


在那個忘了叫什麽名字的地方聽著陶陶信誓旦旦的說我的手相預測我們的未來


在棗子樹看麥兜兜莫名其妙的哭


starbucks頂著星星抽煙傻坐


。。。。。。


音樂不停的繼續,因爲那盞燈還亮著,因爲我沒有讓它停下來
心跳撲通撲通的,雖然它已離開了那個溫暖的曾經很好的保護它的心房
茶涼了,幾近零下的溫度讓它結了冰,茶葉凝固在杯子裏
時鐘或許恰巧就是在那個時候停下來的,記錄著某個已成爲歷史的時間
可樂放久了,不見了氣泡,變的比以前更加的甜,但是一點也不好喝,因爲那已不是本來的可樂了
手,漸漸的冰冷,天涼了,窗開著,風吹進來,血液在凝結,思緒在活躍跳動著


 


我覺得冷


屋子裏很暖很暖,手腳卻依然冰冷


以前有庸醫說是我的血液迴圈不好,不是病,可沒辦法治


我喜歡冬天的時候牽著一個人的手然後放在他的衣兜裏,那樣我會覺得很溫暖,覺得我是在被人疼惜


可這個冬天,我覺得真得很冷。有一種冷的無處可逃的感覺


冬天還沒有過完,春天還很遙遠。我會不會在這個冬天睡去,再也沒有了醒來的日子?


是不是所有的感情,都會隨著時間漸漸流失,直到塵埃落定,又再來一次輪回?
我是個害怕被冷落卻不斷使自己受到冷落的人,我寬容而自私,天真而任性,我認爲自己可以不在乎朋友的忙碌,可我真得很在意朋友是否時刻的挂念我
其實,我想要的真的有很多


 


遇見是一件很好的事,
因爲只有你能讓我心跳,
擁抱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因爲我能聞到屬於你的味道,
想念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讓我們一夜夜地睡不好,
分開是一件很傷感的事,
我會忍住眼淚不往下掉,
沒有你的城市,
雲,開始漫無目的地飄,
我會一直記著那個夜晚,
記得你叫我寶,
原諒我們,
原諒我們總是小心地逃,
等待,
還有什麽是可以等待的


 



 


 

2004年12月05日


  烏煙瘴氣的空氣裏人人都戴著面具,你手裏拿著一個,正準備換下來你戴的那個,就好象大自然裏動植物的保護色一樣,一刻都不敢摘
  於是,你失戀了,你不敢嚎啕,你的股票套牢了,你不想絕望,你想胡說八道了,你想天真了,你想憤怒了,你還是戴著面具.每講一句話還要醞釀,構思,還要譴詞造句.花了爆長的時間,就想得幾下肯定,別人誇兩句就覺得值了.
  煩惱接踵,無邊的壓力,人的思維總是很跳躍,這邊還想怎麽股票又虧了,那邊又想老闆的臉色今天怎麽這麽難看,我想要去看海灘,又想現在的食物真的沒法吃了,連黃鱔大蝦都吃避孕藥,你要想怎麽現在道德這麽淪喪,還有人叫喊讓人家跳樓的.偶爾暢想一下春暖花開,面朝大海,馬上就想到一個樓盤,心想要是有這樣一住宅多好啊,於是你又想到了男子,車子,票子,整天你的思維就好象過山車一樣,呼嘯而來,呼嘯而去,都這樣了,連日誌都要想一個春意無邊的標題,好讓自己的葉子象一個供奉的豬頭一樣能在天空之城多躺一會兒多點點擊率
.
  我想我不戴面具吧,就這麽胡言亂語就隨心,我應該是我吧,可我發現我還是不知道我是誰,我是真君子,不可能,要不真小人,我真誠嗎,我欲望無邊嗎,我淡漠名利嗎?我愛別人嗎?我冷漠嗎?自己也不敢確定.


喜歡那水流,順其自然,流啊流,一切隨意,一切又無形,我可以碎了,我很快又合了,喜歡那雲朵,隨意飄啊飄,生氣了烏雲密布,大雨瓢潑.高興了白雲朵朵,憂傷了夕照漫天.
  喜歡魚,在水裏自在地遊啊遊,可我知道他離開了水就會死亡
.
  喜歡鳥,可以自由得飛翔,可他永遠擺脫不了重力的魔咒
.
  我發現喜歡的一切在慢慢地降級,我肯定我已經不喜歡人了,包括我自己,因爲我知道越往後,保護自己的手段,面具就會戴得越來越厚.


連跟媽媽打電話,都會每說一句話都覺得好累.


今天她一個勁的數落我不會做人,打心底裏我覺得自己已經做得夠可以的了.只是有了不開心的事可能語氣上又點硬,聲音有點大而已,她又說我不會做人,連對自己的媽媽都這種態度,然後又把王斌拖出來作爲理由數落了一番.我聽了火更很大,都什麽年代的事情了,還說個屁啊說,不過火還是沒敢法發出來,於是馬上搬出了laurance,我說他早上來過電話扯開了話題果然好受了點.


禮拜五早上3點半苗來電話,說看了隔世追凶嚇得不敢睡覺.


禮拜六早上1點半苗來電話,說開了波波的qq,發現波波跟她高中時最好的一個朋友好上了,我說那是可以接受的,很正常,你能背著波波在這裏找了何楠,那波波完全可以背著你在國內再找一個女孩子,至於找的是誰,那就看緣分了.她說受不了,說她不要了的東西寧願爛了也不能被別人拿去用,聽了這話換我受不了了.她問我要不要打電話給波波罵他,我說你現在覺得自己有立場罵他嗎?覺得自己還有臉去罵他嗎?她說受不了還是要去罵.聽之,任之…


禮拜六下午3點半,苗來電話說她跟波波分手了,跟何楠也分手了,一邊哭一邊說,我說你幹嗎做那麽絕,她哭著說什麽我都沒聽清楚,看了通宵的隔世追凶,我很困,她這麽一鬧我更困,聽她哭著哭著,我就迷迷糊糊睡著了,她問我在幹嘛,我說在睡覺,她說那你先睡覺吧,我說你別想不通,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不是我罵你,其實就算是我罵你,也是你自己討罵,小小年紀,你學人家談什麽戀愛,說不想在這裏讀書了,你說你一紙高中畢業證書回家能幹嘛,連喜歡都不說,學人家愛來愛去,你懂個屁啊你,她說我回家隨便找個什麽大學念就算了,我說你要真有這想法那是你爸媽倒楣生了你這麽個女兒,你幹嗎就不能懂事點她說我再想想,再打電話給你吧


我火很大,這幾天積壓的火非常非常大,大的很難受,火氣大的msn都不敢上線,怕隨便逮到個誰就讓我罵得狗血淋頭


 


 


2004年11月30日

昨天晚上胃痛,痛了老久老久,痛得直冒冷汗,汗得衣服都濕了,吞了過量的達喜,由於藥物中毒,在床上失眠了,聽著鬧鐘嘀嗒嘀嗒的聲響,謀劃著今天中午12點的group meeting要不要翹掉,不大好,不然又要被kick off了。。。


鬧鐘調到9點,手機調到9點半,起床想看case的,結果11點的時候驚醒了,我幹嗎最近早上老是驚醒。。。覺得屁屁有點痛,摸了下下。。。找到了棱角分明的鬧鐘和手機


沒洗頭,一整天都不舒服,覺得頭很重


中午討論case,我p也沒放一個,還好有julia跟我一樣哈哈


pika打電話找不到我,跟michael討論後,肯定了我睡死在了床上


2點鍾上課,小布頭1點半的時候還麻油化妝,百分之一百二十會遲到,受不liao這個女淫,不化妝就出不了門。。。說到化妝,我想起了我們家小豬說麥兜兜化妝,眼皮紅的像妖精


媽媽說外公明天住院了,我打了個電話過去拍了馬拍屁,希望他一切安好。應該這個周末會動手術八,我到家的時候他應該差不多剛可以出院,他丫本來膽子就小,這次肯定嚇得屁也不敢多放一個


下午上完課討論case,到家已經快9點了,累得要死,鞋子也沒脫一屁股就坐了下來,覺得已經瀕臨崩潰了啊。。。不是心理崩潰。。。是肉體崩潰。。。整天拖著沈重的腳步晃來蕩去,不在家的時候想睡覺,到了家裏打死我也不想睡,爬上了床竟然還失眠


親愛的毛毛頭同志,已經在爲我的論文努力奮鬥了,表示一下敬意哈哈,希望到時候表放我鴿子,不然後果不止大卸八塊那麽簡單


好多天沒開qq了,今天登陸了一下,看到老蔡給我留了言,問我最近死哪里去了說他快要死了我也不關心關心。。。****,此處刪去4個髒字,我戒煙戒酒戒髒話,所以我不罵,他丫的上msn永遠當我是隱身的,再說來,我幹嘛得關心他,他肯定已經受到某種傳染了。。


禮拜四的presentation我也要講哎,cindy說要背出來咯。。。我背功老差的鬧。。。


累!


胃又痛了,丫的。。。最近老是東痛西痛的。。。


洗澡。。。洗澡完了背。。。累了再來寫。。。


 

2004年11月29日

昨天在電腦前泡了一整天,終於把OMassignment搞定了,其實也就是東抄抄西貼貼的,不知道能不能pass5點鍾左右爬上床睡覺的,上床的時候有預感覺得會睡過頭,手機調到了9點半,鬧鐘調到了10點鍾。失眠。最近老是會失眠。按理這種事情是不大可能會發生在我身上的咯。磕藥哈哈


 


早上是驚醒的,突然的一下下就給醒了,迷迷糊糊記得好像關過鬧鐘,轉頭一看,媽媽米婭,1050了,我想pika怎麽還不來電話丫,莫非她也睡過頭了。。。。打了電話給她,聽到了她濕漉漉剛剛出浴的聲音,都列印好了,那我也就放心了咯


3天沒洗頭了,這種情況歷史上是比較少見的。而且耳骨上的2個耳洞有點痛了,還是洗洗頭的好,等下頭髮太髒把耳洞弄發炎了就慘來


11點多的時候麥兜兜發消息叫我起床交論文啦。。。嗯,真好,痛苦了一整天如果還沒按時交,那不如表寫


 


 


覺得現在寫部落格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感覺,有時候會覺得好沒話講,但是又粉想充實一下曜曜の物語,覺得多了看上去很舒胡,有點後悔不該把以前那個關掉。。。我做事永遠都那麽矛盾


 


前天剛剛弄好這裏,貼了2個老早在XY的帖子,今天看這就覺得不爽,關了以前那個,開了現在這個,就是不想走以前的路線,偶爾換一下taste也是不錯的選擇



 


剛剛看了pika傳來的playboy,寄託著粉大的希望,以爲可以看到*****,結果什麽鏡頭都麻油,而且還有點點噁心,失望ing



 


魔法公主,覺得看得都會演了,粉沒有看下去的欲望,刹了一下車,粉想洗澡又懶得洗澡,粉想睡覺可又不想不洗澡就爬上床



 


明天要不要去上課捏。。。



 


頭髮長了,1把就可以全紮起來了



 


剛剛上校友錄,看到kinkin說聖誕要聚會,這次選的是party包廂,下午的時候在阿亮車上聽到伍佰的時候想到了一個人‘, 於是灰常灰常想唱歌,其實也不是想唱,就是想去聽大家唱哈哈



 


昨天看到範曉萱減肥後的照片,38公斤。。。效果絕對顯著,我要不要也狠一把捏



 


今天跟媽媽打電話的時候,媽媽說好快呀下禮拜天就到家了。。。嗯。。。真的是好快丫,我都還沒怎麽開始想家,就要回去了,不過覺得壓力老大的,回來了就要考試,什麽都不懂,考試怎麽辦捏。。。



 



 


想吃菜包子。。。


 

2004年11月28日

2004年11月28日02:01  来源:信息时报

时报讯 (记者 游曼妮 通讯员 张玲玲)
        听说过血型有分A、B、O,是否知道性格也分A、B、C、D呢,而且这跟患病几率还密切相关。有研究表明,经常忍气吞声、“有泪往肚里咽”C型容易得癌症,患病几率比一般人群高3倍。而性格急躁好胜者A型则易患高血压和心脏病。
        昨日,全省心身疾病诊疗新进展学习班在省人民医院举行。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教授、中华医学会行为医学分会主任委员杨菊贤介绍说,现代行为医学根据性格和行为特征,将人群分为四类。其中,A型性格者即“急躁好胜”型,易患动脉硬化、高血压、冠心病;而与之相反的B型性格者,则是安于现状,比较没有主见和上进心,但往往健康情况良好。
    C型性格者属于“忍气吞声型”,往往过度克制自己,压抑自己的悲伤、愤怒、苦闷等情绪,不让发泄。恶性情绪长期作用于大脑会导致内分泌紊乱,降低人体免疫功能,从而给癌症以可乘之机。所以,医学专家以英文Cancer(癌)的第一个字母 C为这种性格命名。调查表明,C型性格者患癌症危险性是一般人高三倍。杨菊贤认为,这类人群应学会自得其乐,及时疏导和发泄不良情绪,增强自信心。 而D型性格的人是“孤僻型”,往往沉默寡言,消极忧伤,易患心脏病和肿瘤。

转自搜狐





看来有不爽还是讲出来的好。。。blog就这样诞生了。。。对di,写blog可以预防癌症


現在已經進入冬天.我俯在陽臺上曬太陽.很好的陽光便落在我的臉上.我點了一隻煙.我想這個時候我臉上的表情多半是無謂的.如果小五看見我這樣子又要說我外表甜美內心頹廢的.


                 
我很想小五.他是我最初在BBS玩文字遊戲認識的朋友.他總說我是個老男人.我們見面的時候他說我看上去頂多就15.小五是個好看的男人.很瘦很瘦.乾淨的眉目間有淡淡哀愁.那天我們只是就著酒吧昏黃的燈光喝酒喝到有一點微酣.然後互道再見.


                 
我記得那天酒吧裏一直在放王菲的紅豆.


                 
我是這樣迷戀王菲的聲音.完美得令人心疼.曾經我在電話這頭給一個男人放過一首她的蝴蝶.是這樣唱的給我一雙手對你依賴.給我一雙眼送你離開.


                 
很多人離開了我.我絞著雙手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時光熟透.只留人影綽綽.


                 
每每想起這些我的心臟就開始緩緩疼痛.


                 
我剛打的耳洞也有點疼.我的耳朵穿過好幾個耳洞.現在只剩些深深淺淺的痕迹.如往事.我在一邊低低的挂了個銀色的環.另一邊在耳朵中部戴了一顆不小的人造鑽石.佳文說過她回來的時候會送我一顆真正的鑽石耳釘.佳文離開我們的城市已經很久了.她去了櫻花翩翩的國度日本.每次佳文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都會抱怨日本人喜歡吃生,她的肚子快受不了了.佳文的聲音軟糯甜潤.很多次我聽她說話都會兀自微笑.有很多男子愛著她.她是健康美麗的女孩子.完好的生活,沒有缺憾.我有時候覺得我對她的喜歡像是我對某種已經逝去的生活的懷念.


                 
我現在的生活是沈靜安然的.我喜歡喝黑咖啡.抽煙.所以膚色暗淡.一如我的心情.我不喜對任何人發泄.習慣沈默及平和微笑.有時候我在BBS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我坐在電腦前首如飛蓬卻神情冷漠.我不知道這個城市還有多少人象我一樣寂寞.我在這裏長大.它見證了我所有的歡喜悲傷.我曾經穿著一條牛仔褲和一件白T恤站在一條小巷子等一個男孩.陽光下我笑容明媚.我曾經裹著厚厚的大衣立在街邊抽煙,風把頭髮抛起來.我曾經滿心歡喜的朝一個方向奔跑,奔向心愛的男子,奔向我自以爲的幸福.路人看著我,我完全不理會那些目光.我只知道有個人在等我.而我這樣想見他.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幸福是花朵.開在可望不可及的彼岸.無法採摘.


                 
小五習慣在深夜給我打電話.那個時候我多半在聽一些零碎低迷的搖滾.他會說我過於乖張.我笑.於是細著嗓子唱紅豆給他聽.一遍又一遍.關於細水常流和風景看透.仿佛這是愛情最後必經的結局.我對小五說著那些從我生命裏經過的人.說著某個人給我的傷口.說著我遙遠的等待.說著我的疲倦和無望.


                 
生命是一場盛宴.我們精心打扮盛裝出席.但最後曲終人散只留一片狼籍時寂寞卻無藥可救.


                 
我不是沒有單純過快樂過.但時間會走.青春易老.如今我只帶一身疲乏.遠方的D必不懂我的厭倦.他是孩子.笑容如明亮的羽毛.我怕虧欠.因此陪伴他.儘管我時常面色淡漠言辭尖銳但說到底我還是個心軟的人.


                 
小五曾經問我當你閉起雙眼最挂念的人是誰.睜開雙眼身邊又是誰.


                 
這個問題讓我無法面對.很多東西都已經隨風飄零.我頻頻回首.只看見無盡虛無.芬芳的記憶已佈滿青苔.時間的濃霧早已封住了身後的回憶.我想起佳文走的那天我們在機場告別.她的眼淚肆無忌憚的打濕了我的襯衣.我沒有哭.我的眼睛早已乾涸.我送走過很多人.我一直都站在原地看我愛的人離開.我不哭.我微笑著看他們消失.我的心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磨強硬.我知道他們要去別處,爲了更好的生活.而他們的幸福一直是我的願望.我自己長大.爲著真正堅強.


                 
而愛情..依稀記得有那麽一雙手給過我溫度.當時的人如今還在另一個國度等待我伸出手.可我如何用一場辜負換取那溫暖.D曾一度拯救我呵.我唾棄自己的無用.但我確實無能爲力.小五能夠給我問題.卻不能給我答案.因爲面對命運我們無從選擇.每個人都是被選擇的.


                 
那個愛過的男子說要會到我的身邊了.我記得他在電話裏哭著對我說,我到底懂事了麽.而我平靜的說,,我們都懂事了.我們總有一天會變成我們想要的樣子.


                 
曾經那樣深刻的感情終於還是變得如此平和.荒蕪.我們始終還是相愛.只是這愛還是會有淡薄的一天吧.


                 
但我可以們看著對方微笑.然後我笑著離開。


                 
我們已經錯過.


               
人們之間都是這樣彼此遺忘的.我們在遺忘裏變得堅強.所有的感情都是脆弱的.只是那麽一個瞬間它看上去堅不可摧.就象沙雕的城堡.時間的手指一碰就消始蕩盡.變得堅強人卻孤獨.一個人的天亮天黑.



其實我還是這樣膽小和自欺欺人.其實我笑起來還是一如既往的甜美.其實我最快樂的時光還是和他一起長大的日子.


                 
我希望他忘記我.我又害怕他忘記我.我的心破碎得這樣徹底.我不拾起來了.那些斷續在時光裏的想念和愛就算了吧.不會再有一個2004年了.就讓我這樣好好的老去吧.


                 
也許我會與一個很愛我的男子同居.他笑起來有酒窩.他的擁抱很安全.他不善言辭但他真的很愛我.我要爲他生一個和他長得很象的男孩.我們會在一個人不多和乾淨的歐洲城市有自己的房子.每天早上醒來我給我的他煮牛奶.我會微笑的送他出門.做好飯等他回家.我要我的他快樂明亮.而不象我這樣憂傷.


                 
只是也許.


  
我的生活仍在繼續.這樣多的時光,我已長成了面容沈靜,隱忍自若的男子.很多時候.我甘心隱沒在人群.只做個面帶微笑心


                  
懷傷感的看客.獨自一人面對命運的潮汐.佳文的電話少了些.她談戀愛了.我爲她高興.她說明年和男朋友一起回來.我很想看看那個幸運的男孩是什麽樣子.我仍然在電話裏細著嗓子唱紅豆給小五聽.他一直安靜的傾聽我.一段段流年就這麽過去了.


 


                 
白雲是蒼白色.藍天是灰藍色.在歲月漸老的人世間我倉皇張望.


 


 



By 荼蘼


 

作曲:顧家輝  作詞:鄭國江  唱:路嘉敏    


太陽像那大紅花
在那東方天邊掛
圓圓臉兒害羞像紅霞
只是笑不說話

太陽像個大南瓜
在那高高天空掛
照得滿山歡樂融融
草兒發嫩芽

大嘴巴   笑哈哈
落了也要往上爬
敬它   愛它
我把心兒交給它

太陽倦了便回家
夜裏有些少驚怕
明晨月兒落旭日重來
依舊往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