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4月27日

        今天开始过敏。疲劳已经有一段时间,加上情绪比较波动,直接就反映出来。我一边暗示自己目前健壮如牛,一边默默地希望不要再来点荨麻疹,那样的话,认真有机会歇下一两个月来。
        年后工作一直伤神伤气,连续赶场,勉力为之。现实的状况倒也不容许我作规划,变数那么多。
       大概是时候着手准备放个暑假了。
   

2008年04月24日

       大约半年多以来,第一次在一个项目开头的一天就放手不盯。饭局完了回家,却也不禁想:喂,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编辑做长了,强迫症果然会有。
        我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总之就是这几天罢,由2006年4月尾到现在,上班足足两年。呼一口气对著镜,如果记得起两年前模样,应该差得有段距离吧?对于26岁才开始第一份全职工作的人来说,两年足够长,长到换了一片江河湖海,又不够长,长到精通插科打诨穿针引线游刃有余。
        而年青的时光毕竟渐渐流逝。我在开玩笑说,到五四那天我们部门应该全空了吧?也会有83年出生的小孩敢下手损我:咦主任你也好休息的啊?
       半天固然没什么,28岁也不算得什么,但这暮霭般默默缠绕过来的中年情绪,是否真渐渐行近呢?在不怕失业,不怕游玩时走不动,亦不怕独立不怕相爱,正大好的时光里,因为好,就不禁怅然——这勇气,这力量不要减弱吧,纵使一天天地迈向“中年”,可否常驻不去?
       我要我这双眼里不止得发光的荧幕,亦有我爱的人绽放的笑容、沿途的美景、生长着植物的大地与遥远的天空;我要我看得到有真实质感的世界,亦看得到我的黑暗和懦弱,暗黑里的温暖光华;我要我的手有力,大胆地触摸未知的生活……
       不过,现在,我想我该洗洗睡去。加班,又开始了。

2006年07月04日

   http://www.sohoxiaobao.com/chinese/bbs/blog.asp?id=45701

  应该是这个地址  如果不对  明天来换 HOHO

  DONEWS,不是我离弃你,实在是一路以来经常死活登陆不上去的悲惨记忆太深重了哇~

2006年06月26日

关于上班:

        老窦不时发信息问我“有工开吗”?他觉得我不在做报纸,平时上班就等于不开工,HOHO

手上这个活,常规的三天,其实最吃紧不过是两天。程式化之后可以象流水线一样干活,但是也未免太无意思?只当转身过来,面对真实世界。

 和我以前一直习惯的,自己的小小世界,认真不相同。

 在从前,乃不知有经济界操作我活着这个星球。现时我知道了。但却不知这会让我成为一个更浪漫的人,还是彻底变得不浪漫。

 爱好?

 最大的爱好就是游乐人间,在这个范围内一切皆可,无有规条。CR以前批过我,说我做人无规条,所以十分难取悦,因为实在不容易切中我心。我信了。

  路过一条街道、看到一句话、任何东西都可能为我所爱,因此我没有确定爱好——或者,除了吃~

  从工作里获得点什么不难,要到结合兴趣的地步,嘿嘿…

  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对工作之余的时间质量要求很多吧?亦渐渐觉得“平衡”成为困扰,因为太多在斟酌,太多在患得患失。如果人会因此变得很没意思,我敢保证,那个可能性真的很大…

姑且挣扎。也罢。 

 

关于一个窝:

  有时下班之后,会认真考虑想要一个自己的窝。第一要清爽干净。要种我喜欢同习惯的绿萝,还拿玻璃瓶水养我也不介意。要摊开自己看小说、运动…我以前,一直一直都是极端反对集体生活的人,觉得集体宿舍一点人道也无有,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习惯的力量把我这一点极端,也磨暗哑了许多。和几个女孩在屋里的生活让我觉得温和稳定而且小有趣味。我疑心,我是可以改变的,那么渴望过的独立居住,貌似也不那么坚强?

 周末去小青同学家玩,满温馨的一个小家。MM我很喜欢,明快的一个人,笑起来脸貌其实很像大叮。我在过道里看她做饭,典型的老房子走道,堆得只容一个人顺畅地走过去。傍晚仍然闷热的天,炉子上煮着麻辣到极的一锅鱼,拉着家常:哎呀,他是什么都指望不上的啦….说的是小青的同学。事实,家头细务,麻利如她,怎么可能是小男主人能够比肩?看得出来他很幸福,自在写意的样子,头发剪得整齐,一身衣裳也很清爽,果真是已婚男子的样板。

而我身边这个,犹自还是拖鞋嗒嗒,衣服想起来哪件披哪件,嗳,未婚青年样板,也不错…

BL她们这两周就要“办了”,吆喝我们“同办同办”,我们贼眉鼠眼的笑着,忍不住也讨论了一下,结论是….8月份能到福州办了户口再说~这样想想也满伤心的,觉得我们的计划太计划了,不能突如其来,不能心血来潮… 你知道,理想的方式应该是随时想到了就去“办了”哇…

容我先解决了现在严重的婚前恐惧症:

我收拾东西手艺还凑活,做饭洗衣也武艺不凡,但是!只有心血来潮的时候我才会那样做,那么怎么才能两个人一起做完那些必要的家务事?而且我脾气很大,难保不会伤及身边这个人(就像现在也经常这样)。一方小空间,两个顽皮顽固顽劣的小孩个性的人,屋顶会不会被掀翻?会不会上演文武斗?打打闹闹又和好,脸红不脸红?

哦…

2006年06月23日

    眼睛里又长东西了。一闭上就刺痛。我这双眼认真给我惹麻烦,从初中到现在,不停。由是,眼睛的问题成爹娘严重警惕的对象。

  其实由几岁开始,白菜已经很重视我和大佬的眼睛,经常说,眼睛第一,学习第二。象她这么有觉悟的中学老师,估计8是很多吧?

   但我仍然麻烦。一粒麦粒肿,可以拖半年不好,历经挑、上药、打针、吃药。。。最后热敷一段时间告终。出其不意,一顿热气烧烤,都随时引起小祸害。想想前年割掉的霰粒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怪我忍不住口,明明体质不相宜,仍旧无辣不欢。

    次次都是痛上眼,才知道错。也才会想到,一听到我说眼睛不舒服就极紧张的,是家里那两个罗嗦的老窦同白菜。嗳。

      当然,我是报喜不报忧的习惯。。。

      才会这么搏抵,睁大眼睛对牢电脑干活。多得主办方三番两次换东西,多得同事在她版面上漏了四分之一版的内容。。。总之,电脑还要看下去,提前放工?别想。

        幸好,B家那碗桂林米粉大大吸引着。。。

        加不加辣椒?我开始思考。

       爱什么会如同爱眼睛一样?我爱自己眼睛  有无老窦同白菜着紧我眼睛那么多?爱眼睛同爱辣椒,我又爱哪个?口舌滋味、其他一切形式的欢愉,我到底多热爱?

         当真有趣。。。

2006年06月19日

         

   多些阿昶,多谢你给我们一家带来过那么多开心的时候,即使在“外”之前,我们就已经很熟悉你,更不要说这几年来只要有播“外”我们家就不转台了。

     曾经不明白,为什么不多些时间来养病,而是继续拍戏,但是想想,谁到了那个时候都有很多绝望和恐惧,生活在观众的期待里可能反而能排解心里无望的斗争。何况,没有你,“外”根本要逊色一半。

     看得出来很多人都很怀念你,同事和观众都是,如果你现时感觉到,会不会不那么寂寞呢?或者在遥远的天国,你转了角色,做一个悠闲的观众,看着那里的谐星演出?

   既已去了,那么好好在那安顿吧。祝福你的妻女今后顺利。

   还有想说的就是——老实讲,看惯了,觉得你长的一点也不丑,挺和谐的,恰到好处,对吧?

  一路走好。

 

2006年06月15日

            昨晚上回屋,小青楼下那只常住的猫正躺在一楼门口地毯那睡觉,大概是下雨刮风,她再不愿意在外头度过良宵了吧…这胖乎乎的家伙自在的躺着,兀自翻来翻去的玩得不亦乐乎,打打小呵欠,伸伸小爪子,好生惬意.我们对她笑,她就狐疑地盯着我们看一下,再翻.出了门转头唤她,她很快地打了一个滚,翻过来看我们,小爪子还是很妖媚的在空中挥来挥去.

          啊  看得我恨不得马上回到屋子里  窜到自己床上  也这么打上几个滚 翻呀翻…

          但除了休息日  我却不得这样的好时间来翻 晚上回去匆匆冲个凉就赶紧逼迫自己睡着  殊不知其实最贪恋的  是浴后滑在被子里伸腿伸脚地懒  就算看天花板  也能漫游思海…..那个时候就睡着  真是暴殄天物

         实用同有效率的安排事项  也有简洁美感 但不能接合直觉 令自我萌生感觉  嗳

        不过今晚见她 躲在楼内大厅的角落  两个大箱子背后  贴着墙  忧郁地独自呆着.习惯她乖巧 习惯她无赖 习惯她懒散 乍见她安静而忧伤   也不知怎么是好.叫她出来玩  她被我吵了半天倒是勉强出来了 但是立刻又意兴阑珊地躲回去了   嗳 你看  有感觉的  都会忧郁….

         忽然想,这头猫,可也是双子座?癫时她癫  安静时 又那么拒绝.

        今日八卦到此,HOHO~

        另,老窦短说收到极小稿费一枚,白菜笑眯眯.长一辈的人真是好容易开心,看来我须得多做一些类似的事情….(在这里私人鸣谢大圈哈)

         再八卦.今天某同事出去之后电话大作  铃声是"我和我最后的倔犟……."  片刻  他红着脸跑回来飞快拿了电话出去听 .  这首歌  我在宁波时常听到现已辞职的女同事挂在嘴边….HOHO  这对绯闻小男女果然…..其实该男平时一直不过是装大人的儿童状态   今天居然也落到脸红的地步….

          我也无端地有一刻会心笑了一下.  但凡见到人家心海泛波  或者表现亲爱  都觉得挺高兴的  .因为知道  那种心头悸动的感觉十分之靓……乐莫乐兮新相知…..所以  如果一直恋爱下去多么好呀   我和小青  我们俩  都是一点也不想老的人…..

          嗳.

          就是工作上的方向,很希望明年就能调整过来….如果没有方向  就让我试探着去寻一个吧…..

          

2006年06月14日

       和旧同学报告结果  他说 估计你老窦不放心。

       是这样,虽然他给我发信息说,你想得通就好,我们没有意见的。

      就像我说没有暑假不能回家看他,他也说:大家顺利自然就开心,不必经常见面。

       我其实都清楚。

          老窦,真不好意思要你继续挂心这么多。我会努力点,会开心点的。

        都乖乖的。。。

      

2006年06月13日

      老窦同白菜, 劳心劳力劳财地拉扯我…老窦,虽然你第一眼见我时说过嫌我丑, 但我知这一点不防碍你觉得我好,后来你坚持"人家家里孩子胖难看得受不了,我家孩子肥得巨好看"的信念,绝对是独步天下的棒……感谢白菜女士步费劲地生下了我, 像养男孩子一样养我,遗传给我一双依靠自己的方形掌,还有一颗倔犟的心.由外貌到内心,我各像你们一半,是完整的双子座.

      大佬. 多谢你从小心疼我 ,当然,抱着我摔到水渠里不是你的错,是因为你那时小手臂还不够力气抱得稳~   记不记得小时 每个星期天晚上老窦同老妈去开学校周前例会,碰到停电你就把电筒绑在蚊帐里充电灯,因为我很怕黑.那个时候我还喜欢玩演戏,装做你欺负我,我哭.但我总是越演越真,最后号啕大哭,邻居都说你欺负我.是不是从那时候起,你就认命,知道我不是讲道理的对象,什么都由得我?

    谢谢你们.我爱你们,一直,永远都是.

    还有小青.,谢谢你把我当作你的宿命.几十年这么短, 两个人一齐分享人生, 快乐就会加倍.真希望我们都不要老,虽然你就算变成小老头了,我也不会趁机欺负你的,因为我也会变成小老太太.但是我最希望的还是,我们的手可以创造很多,双脚可以踏上不同的山川与大地,唇舌可以品尝各地食物的滋味,耳朵可以倾听世界的声音,还有甜言蜜语,眼睛里可以有广阔天地,有万物无穷,但也始终装容小小的彼此.  一个伴侣, 万千山水,这种奢侈的幸福,我们要拥有才好.

    特别鸣谢以上各位….

  当然,还有今天各位闺密和友朋….

  今后,分享更多欢乐吧…..

    

2006年06月09日

        杨梅被我吃干吃净, 枇杷放在杨梅水里泡了好半天,枇杷还是枇杷的颜色。就像此刻在宁波多么忙碌,还是没有建立起很多亲切感与亲近感——当然,海鲜大概例外。。。断定宁波是太正常的一个好青年,又上进又不错,但是不能让人爱上,HOHO~

     今天交稿时间拖到5点。真诧异。四点好了之后又替换了两处,好配合主题。我恐龙圈操起半生不熟的E文,硬是过五关斩了几个小鬼,才折腾出某些产品的概况,SIGH~我要隆重地学习E文。。。

    今天在家电馆晃悠。开馆第2天,还是没有想象中热闹。成交状况看起来也不是很火热。回想起某高层说还要增加展位,耐人寻味。。。同事也在别的馆被展商拖住诉苦说被组织来,不好得罪,但效果不杂的~我一听就想到家电区某国货名牌展台的敷衍。。。哦也~(原谅我GJM了小四同学)

      偶尔也碰到好玩的小家电,比如说长的很好笑的面包机哇~

       缺觉真恐怖,我彻底傻了。同事们很兴奋的讨论500强CEO那些才俊的时候,我说,没虾米牛的,我长成这样还是UFO涅。。。一看在场馆拍的PP  立马发现了我由头到脚、从里到外散发的不可抵挡的傻妞气质。。。

       11号最后一期。完了之后消夜。翌日上午打算带着工作牌到展馆去扫货,彻底冲破主办方“不得零售”的软弱规条,去扫荡工艺、轻工、家电、家纺等馆,瞄瞄看有何可拖走。。。其实  我来时的箱子空间已尽,那么我便买箱?。。。小青小青  你要箱子么?你要剃须刀么?你要室内拖么?你要烛台么?小圈小圈  你有什么不想要?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