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已靠山了。天邊飄著几塊長絲狀的云彩,塗上一 層晚霞,有如鮮艷奪目的彩緞,裝飾著碧藍的天空。在醫院某間房的窗帘縫隙里 透進一縷陽光,橫照到床鋪上,細細的塵埃在蒼白的光柱里舞動。
  躺在病床上的凱璇正望著窗外的景色。頭上的傷口依然隱隱作痛。在病床旁的凱燕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妹妹。
“姐,我要聽歌…”凱璇有氣無力地說著。
  “又要聽什麼歌啊?”
  “我要聽周傳雄的…黃昏。”
  “妳這是何苦呢?璇,聽姐說好不好?”
  “你不播,我自己播…”
  “哎呀,妳別動!我播給妳聽啦。”
  凱燕走到收音機前杷CD放入當中播了著首歌。
過完整個夏天 憂傷並沒有好一些
開車行駛在公路無際無邊
有離開自己的感覺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還剩下黑眼圈
感情的世界傷害在所難免
黃昏再美終要黑夜
依然記得從你口中說出再見堅決如鐵
昏暗中有種烈日灼身的錯覺
黃昏的地平線 划出一句離別
愛情進入永夜
依然記得從你眼中滑落的淚傷心欲絕
混亂中有種熱淚燒傷的錯覺
黃昏的地平線 割斷幸福喜悅
相愛已經幻滅…”
聽著歌,凱璇慢慢地想起那段回憶,心里想如果當初沒遇見他,是不是就能沒事發生了呢?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凱璇始終遇見了他,一個很像國祥的他…
  “凱璇,我們這次參加choral speaking拿了第三獎,打算怎麼慶祝啊?”秋妦問道。
  “不知道啊…隨便啦!”
  “不如…到我家去開個Choral Speaking Reunion的派對吧!”秋妦興奮地提議著。
  “好吧!你就負責通知他們吧!”
  在舉行派對的那一天,凱璇、俊德和紫昕先到達秋妦的家。凱璇坐在門前看著天空,那時天已近黃昏,太陽慢慢地鑽進薄薄的云層,變成了一個紅紅的圓球。西邊天際出現了比胖娃娃的臉蛋還要嬌嫩的粉紅色。太陽的周圍最紅,紅得那樣迷人。紅色向四周蔓延著,蔓延了半個天空,一層比一層逐漸淡下去,直到變成了灰白色。
  “嘿,凱璇!你為什麼一個人在門前發呆啊?過來這里陪我們談天嘛!”俊德喊道。
  “是啊!過來嘛!老是喜歡站在門前發呆的,想男朋友啊?”秋妦問道。
凱璇並沒有回答,只是對著他們倆微笑著走到大廳去。
  “好悶啊!他們到底來不來的呀?真大排喔!已經遲到半小時了!咦,對了秋妦家不是有鋼琴嗎?俊德,走!陪我彈一彈。”紫昕說道。
  俊德點頭答應后,他們倆就走到大廳旁去,一起彈著悅耳動聽的曲子。因當時大家都追著看日劇,所以他倆彈的都是日劇的主題曲。坐在沙發上的凱璇和秋妦只是靜靜地聽著。
  “累了,不彈了!秋妦,我想喝水,麻煩你帶我去一趟。”俊德說道。
  秋妦二話不說就帶著俊德喝水了。
  “凱璇,你想聽什麼歌?”紫昕問道。
  “隨便吧,看你想彈什麼歌也無所謂。”
紫昕就開始彈日劇“网絡情人”的主題曲 “Once In A Blue Moon”。凱璇也靠在沙發上閉目慢慢地享受這首歌一直到彈完為止。當紫昕另彈一首曲子時,凱璇突然睜開眼睛。心想為什麼這首歌的過門會著麼耳熟,難道是“給愛麗絲”?凱璇走到鋼琴旁,看著紫昕的背影。
  沒有可能的…沒有可能的…為什麼他的背影這麼像國祥?難到他就是國祥嗎?是已死去七年的國祥嗎?凱璇不停地反問著自己,腦海中隨著“給愛麗絲“的旋律回想著國祥的樣貌。
  “終于彈完了,沒力氣啦!”紫昕邊說邊將琴盤蓋上。他反過身去,看見凱璇身后多了一個人。
  “蓉兒,是你來了,我還以為是誰呢!”紫昕說道。
  “你剛才彈的那首歌很好聽喔!是不是給愛麗絲啊?”蓉兒問道。
  “是啊!你真聰明…咦,凱璇,你為什麼發呆不說話呀?”
  “沒什麼,我是在想東西啦!沒什麼…”
大伙兒陸續來到后,派對就開始了。大家都玩得很開心。這時凱璇也在一旁觀察紫昕的一舉一動,仿佛他就是再世的國祥。但是紫昕始終是紫昕,并不是國祥,一定要把他們倆分清楚,凱璇反覆地對自己說著,也在同時凱璇已對紫昕有了愛慕之心。
  記得比賽之后,凱璇和其他六位朋友因為很投緣,所以大家一起組成“七人行”。無論是在學校或者是在家,他們總是會在一起談學業及心事。這三男四女的組合也引起不少人的妒嫉,有些甚至想挑撥他們之間的感情,可是他們都失敗了。
  七人行中除了凱璇之外還有秋妦、蓉兒、冰兒、俊德、建祥和紫昕。他們當中只有凱璇、俊德、紫昕、建祥和冰兒是同班的,所以他們的感情會比較好。
  一個人如果對某件物品久了,會有感情,何況是同類呢?在這七人朝夕相對久了就有特殊的感情。而且這種感情讓他們的友誼有所動搖。
  “說了一些很驚人的事情!”冰兒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著。
  “是嗎?他說了什麼?”
  “他說…說他心目中的人是…紫昕!”
  “什麼?蓉兒也喜歡紫昕?”
  “是啊!我也不知怎麼搞的,你們該不會同一時間喜歡上他吧!”
  “我也不知道…”
  “啊…差點忘了!我是想告訴你過几天就是我們Choral Speaking Reunion 2的派對,地點就在蓉兒的家,我們打算玩一整天,記得別遲到喔!好了不說了,拜拜。”
  凱璇挂了電話后,就進入房間。心裡感覺很矛盾、很煩。或許自己不應該喜歡紫昕,明知道紫昕當時心中有了人還懷著一線希望。現在又知道蓉兒喜歡他,凱璇頓時想到俊德和建祥勸過他的話,心想也許自己喜歡他的才華而已。
  派對的前一天,蓉兒打電話給凱璇。
  “凱璇,明天記得早點到啊!“
  “記得啦…“
  “凱璇,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是不是…喜歡紫昕?”
  “你…你怎麼會知道的?“
  “是冰兒告訴我的。剛才我和紫昕通電話,他說他喜歡的人是燕兒。”
  “哦…我不知道啊…我想如果這是他的選擇的話我只能祝福他們…”
  “你真的很喜歡他?”
  “是的…”
  “好了不說了,明天見吧!”
凱璇挂了電話后,一個人坐在客廳獨自傷心。
心裡想著,原來紫昕心裡並沒有他。
  隔天早晨,凱璇準備好后便出發到蓉兒家去。蓉兒的家境和紫昕一樣富裕,住的是大洋樓。到達目的地后,凱璇便進屋去。只見到蓉兒坐在客廳,又聽見一陣陣琴聲從房內傳出來。
  “凱璇,你是第二個到的喔!俊德在房內彈琴。”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聽見琴聲啦!”
  “走,我們先去廚房準備食物吧!”
  “好啊…”
他們倆進入廚房一起準備食物的材料。
  “凱璇,你怎麼啦?還想著紫昕的事情嗎?”
  “沒有啦…你想到哪裡去了。”
  “凱璇,如果…如果…”
  “蓉兒,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是想說如果…如果我和紫昕在一起的話,你會生氣嗎?”
  凱璇當時已相信紫昕一定和燕兒在一起了,並沒有想過蓉兒會這樣問他。凱璇以為蓉兒也許是為紫昕的事所困才會這樣問他的,他不想傷害蓉兒,便對蓉兒表示自己並不介意。可是,蓉兒不斷反覆地向凱璇問著同樣的問題,讓凱璇開始有點懷疑。
  過了不久,秋妦他們也到達了。蓉兒到大廳去,只留下凱璇一個人在廚房。忽然,大廳傳來喧嘩聲,把心不在焉的凱璇嚇到了,凱璇便走到大廳去。只見大廳中的六位朋友在大聲笑著。可是,他們見到凱璇后便個個停止笑容。
  “你們在笑什麼啊?為什麼看到我就不笑了?是不是在講我的壞話啊?”
大家聽了凱璇的話后,你看我,我看你,誰也沒說話。最後,秋妦忍不住說了出來。
  “凱璇,紫昕和蓉兒已開始交往了!”
凱璇聽后,張口結舌,腦中一片空白。心想,原來自己被蓉兒騙了。昨天到現在蓉兒都在試探著自己的!
秋妦把愣著的凱璇拉到樓梯口去。
  “凱璇,你想哭就哭出來吧!“
凱璇本來已無話可說,現在秋妦、冰兒和蓉兒又對他說了這番話,他恨不得立刻跑出當場。但是,他又想到大家始終都是好朋友,而紫昕和蓉兒如果幸福的話,自己也會祝福他們的,所以咬緊牙根說…
  “我為甚麼要哭呢?我沒事好端端的為甚麼要哭啊?對了!我還未恭喜你們呢!希望你們幸福!”
  “凱璇,你真的不在意嗎?”
  “哎呀,你們交往是你們的事,別管我,只要你們幸福就好。”
  派對完畢后,凱璇一張嘻皮笑臉回到家后變得很沉默,從此就像孤行俠般過日子。因紫昕和凱璇是同班,而且坐位就在凱璇後面而已,凱璇每天都要面對他。第一次拍拖的紫昕難免會很興奮。每次下課后,紫昕會對凱璇說他與蓉兒的事情。然而,他並不知道這樣會讓凱璇有多痛苦。蓉兒、凱璇和冰兒是圖書館理員而又是同一天值日的。紫昕和俊德每次都相約在星期日留在圖書館。眼看著紫昕和蓉兒在一起,凱璇雖然是很傷心,但他並不露出傷心的表情,為的是讓他們快樂。“一個人傷心,好過三個人悲哀”是凱璇說來安慰自己的。
  幾乎每天黃昏時紛,凱璇騎著腳車到一個遊樂場去。每次凱璇不開心時,就會到那遊樂場去蕩秋千。蕩得越高,就可以看到墻后的荷花池。那荷葉挨挨擠擠的,像一個個碧綠的大圓盤。白荷花在這些大圓盤之間冒出來,有的才展開兩三片花瓣,有的花瓣全部展開了,露出嫩黃色的小蓮逢,有的還是含苞待放,看起來脹得馬上要破裂似的。凱璇總是這樣的蕩著一直到月亮照耀得如同白天時,才騎著腳車回家。
  又是一個星期日,凱璇、冰兒和蓉兒得留下來當值。可是,當天紫昕和俊德倆因有要事所以不能留下。這時,蓉兒開口對在整理書籍的凱璇說話。
  “凱璇,你是不是還喜歡紫昕?”
  “蓉兒,想忘記一個人的确很難也需要很多時間。我知道這樣很對不起你。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紫昕知道的,我不會讓你們倆分開的,相信我吧!”
  “嗯…”
  女人始終是女人,又有誰會相信自己的情敵呢?蓉兒每回見到凱璇都會問同樣的問題。凱璇最後無奈只好騙蓉兒說自己已經把紫昕忘記了,才能免去蓉兒的追問。
過了三個月,凱璇總算回復正常的生活。某個夜晚,凱璇獨自一個人在書房抄著歷史筆記。一陣電話鈴聲打破了寧靜的氣氛。凱璇立刻跑到電話旁去接聽。
  “凱璇,生日快樂!”
  “原來是建祥!謝謝你喔,咦為何這麼晚還不睡覺啊?”
  “我在弄著你的禮物啦!”
聽了建祥這番話,凱璇心中很高興。
  “建祥,真的很謝謝你喔,已經很久沒人為我慶祝生日了。哎,不說了,我還要趕功課,你也別太遲睡啦!“
  “好啦!祝你生日快樂,拜拜!”
凱璇回到書房后,心裡暗暗的興奮,自己期待的明天終於要到了。那晚凱璇笑著去會周公,原以為會有美夢,哪知道卻發了一場惡夢。
  在夢中,凱璇是身在一間陌生的屋子里。看見父母和姐弟跪在一旁披麻帶孝,還哭啼不停。接著,凱璇看見去世已一年的叔公抱著一片神主牌從房中走出來。
  “叔公你怎麼會在這兒?你不是死了嗎?”
  “我是來接人啦!凱璇你外婆呢?我要把他接走!”
凱璇嚇得大聲一喊,睜開眼睛,才知道自己在發夢。隔天早晨,凱璇比平常早到學校。不久建祥也到了,他把禮物送給凱璇后便去顧班了。下課后,俊德、紫昕和秋妦也送了一份禮物給凱璇。
  “快開來看你喜歡不喜歡。”
凱璇迫不及待的開著眼前的禮物。
  “好美喔!是個藍色皮帶的手錶!謝謝你們!”
放學后,凱璇提著大小包的禮物滿載而歸。回到家不一會兒,電話響了。
  “哈囉,凱璇。”
  “罐里放一朵用彩帶制的玫瑰花。”
  “你高興就好了。凱璇,其實有一些事情我想讓你知道。”
  “什麼事情啊?難道你有了心目中的人?”
  “不是啦!你聽我說…紫昕和蓉兒已分開了!”
  “你…你說什麼?”
  “紫昕和蓉兒已分手了,是這個八月初的事情。大家怕你不高興,所以不告訴你,不是刻意隱瞞你的。”
  “算了,建祥。無論如何,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心裡還喜歡著紫昕的凱璇這時不知所措,對於這個消息不知該高興還是傷心。正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又有一通電話來了。凱燕接聽電話后臉色大變。
  “姐,是誰打來的?有什麼事嗎?沒事就幫我準備食物啦!”
  “璇,今晚不能慶祝生日了。剛才…剛才…”
  “姐,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是大舅打來,他說…他說…外婆已經去世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凱璇自語著。
  為甚麼又有人在我生日時去世呢?是不是我的生日就是我至親的忌日啊?為甚麼?老天爺你是不是在玩我啊?為甚麼喜歡在我最高興時奪取我至親的生命!是不是我命犯天煞孤星呢?一時之間凱璇腦中浮出許多疑問,最後忍不住痛哭出來。就在他外婆出殯那天,凱璇因流鼻血過多而暈倒了。
  “醫生,我的女兒沒什麼事情吧?”
  “你的女兒是不是時常流鼻血的?”
  “是啊!不過,最近他流的鼻血比平常多,是不是他有什麼病啊,醫生?”
  “你先別急。根據我們的檢察后發現您女兒的鼻子里有種腫瘤。而且那塊腫瘤的位置很接近他的眼睛神經線。她必須盡快動手術,否則腫瘤會越來越大,不只能讓他失明,也會有可能失去生命。”
  躺在病床上的凱璇聽見醫生所說的一切。果然自己真是禍不單行。回到家后,凱璇的父母與他商量手術的事情。
  “凱璇,你一定要去動手術,不可以再拖了!”
  “不行,班上要舉行愛國歌曲比賽了,我也是負責人之一,我一定要幫他們。”
  “你班上有這麼多人,少你一個也無所謂啦!乖,去動手術吧!”
  “我不去!班上這次能進入決賽,是難得的機會,我一定要去”,“你真是的!到底是你的朋友重要還是你的性命重要?”
  “如果要我選擇的話,我寧願選擇朋友!”
  “我真是沒眼看你了!你要死就隨便你吧!”
就這樣凱璇和父母吵架了。其實,凱璇事先已答應紫昕要幫他才會堅持不去動手術的。
  干旱的八月,驕陽似火。中午時紛,太陽把樹葉都晒得卷縮起來。鳥兒在樹上叫個不停,給悶熱的天氣更添上一層煩躁。就在志勤家前的草地上,凱璇和同學們都努力地排练。
  “咦,你們看凱璇自己站在樹下而我們就要晒到半死,他是什麼意思啊?”
  聽到這句話的凱璇,望了天空一眼卻被光線刺得眼睛睜不開。對著猛熱天氣的凱璇雖然很辛苦,不過為了公平起見,為了能讓大家合作,他只好忍著了。每回練完回家后,凱璇因熱過度而大量流鼻血,卻又不敢讓別人知道。每當凱璇的鼻子酸痛時,就會躲在房里不出去,因為這是他流鼻血前的預兆。
  比賽后,凱璇的班得了安慰獎,雖然努力了這麼久而得到的結果並不理想,但大家也知足了。接下來的几個月,大家都忙著考試,凱璇也不例外,因此手術就延遲到年尾了。
  “啊!真高興終於考完了!熬了一個月我們終於考完了!”
  “對了!今天一定要盡情玩!”
  spm考試完后,凱璇、俊德、紫昕、建祥和他的女朋友秀美一起刀檳城去玩。到了黃昏時紛,才踏上歸途。那天是凱璇難忘的一天,也是大家最後一次聚會的一天。
過了一個星期,凱璇終於到醫院去動手術了。臨去時,無論朋友們怎樣說凱璇始終不告訴他們自己住在哪間醫院。在某個夜晚,凱璇用e-mail寫了一封信給紫昕,對他說了有始以來不敢說的話,最後他表示會等著紫昕的回應。
  “嗨,凱璇。我是林醫生,是負責動手術的醫生。在這几個星期內,我會分几次幫你動手術的。”
  “林醫生,你老實告訴我,這個手術如果失敗的話我會怎樣?”
  “凱璇,我也不瞞你,其實,你要痊癒的希望很渺小,因為腫瘤太大了,所以才分成七次幫你拿出來。”
“林醫生,你還沒有回答我,到底手術失敗后,我會怎樣?”
  “這…如果第七次的手術失敗的話,輕則失明,重則…只是等日子罷了…”
  想到這裡,一直堅強的凱璇終於忍不住流下眼淚,弄濕了手中的相簿。看著和紫昕的合照,多麼的心痛。
  “林醫生,凱璇的情況如何?”
“李太太,凱璇的手術失敗因為他的腫瘤已經壙散了整個腦部,我看你們還是要有心裡準備了。”
  “不可能的!林醫生,是你說的只要動完手術凱璇就會沒事的!你騙人!還我女兒的命來!”
  一個月后的某一天,凱燕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到凱璇的病房去。一打開門,只見光頭的凱璇站在窗口旁向著他微笑。
  “姐,黃昏了,可不可以帶我出去走一走啊?”
  “好吧…”
  凱燕推著凱璇慢慢地到花園去。他們在一棵樹下停了下來。
  “姐,黃昏真美!我記得就是這時候我遇見紫昕的…”
  “璇,聽姐說,別再想著他了。”
  “姐,那時候的黃昏很美,一片天空變得金黃色的,太陽下山時是我最難忘的…”
  “可是,姐,他始終沒回答我,他始終沒回答我…”
凱璇說畢便從口袋中拿出一塊卡帶給凱燕。
  “姐,你幫我拿給他…跟他說我永遠都愛著他…”
  “璇…你沒事吧…璇!”
  “姐,國祥來接我了…”
  “璇!你可別嚇姐啊!”
  “姐,我很睏了…很想睡…你帶我會房水吧…”
說畢凱璇便從此倒下不再醒過來了。
  “紫昕,著卡帶是凱璇臨終時要我交給你的。”
  “喔…謝謝你。請節哀順變。”
  殤禮完畢后,紫昕便回家去。回到家后,紫昕便播放那卡帶。他聽見熟悉的聲音從收音機傳出來。
过完整個夏天 憂傷並沒有好一些
開車行駛在公路無際無邊
有離開自己的感覺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還剩下黑眼圈
感情的世界傷害在所難免
黃昏再美終要黑夜
依然記得從你口中說出再見堅決如鐵
昏暗中有種烈日灼身的錯覺
黃昏的地平線 划出一句離別
愛情進入永夜
依然記得從你眼中滑落的淚傷心欲絕
混亂中有種熱淚燒傷的錯覺
黃昏的地平線 割斷幸福喜悅
相愛已經幻滅…
紫昕也許我和你是無緣,我能遇見你也許是一段黃昏孽緣吧…永別了紫昕…”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