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每天喝着同样的饮料走着同样的小路坐在同样的长椅上望着同样的天空我迎接了我的十六岁。——题记

骤然间的大雨,雨水打湿我走边的肩,混着泪水流过我右边的脸,想断掉的弦,无法接应,洒向大地,开出一朵朵晶莹剔透的莲花。
那个时候,我告别了我天真的十五岁,进了这所在本地非常有名的魔鬼高中。当我和飞机勾肩搭背的跑到办公室向新的班主任报到时,我发现,除了薇和飞机,周围全部都是陌生的面孔。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陌生的感觉犹如一直从铁笼里释放出来的猛兽,狠狠地向我扑来,让我感到十分的压抑,令人窒息。
十五岁是精彩的,虽然各种五花八门种类繁多的考试搞的我的十五岁过的浑浑噩噩兵荒马乱的,但是身边却有很多的朋友陪着我。可是十六岁呢?我不知道,当时的我知识很迷惘,只是觉得十六岁有一点雾霭,仿佛带有一点淡淡的忧伤。抹去它,十六岁的生活便绚丽多彩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可是,谁又能保证它不是面目狰狞的呢?

当我想把一些关于十六岁的问题告诉我的朋友时。我却发现身边的朋友就跟大熊猫似的稀少了。
鹏和宇去警察学校了,丹一个人跑到西安去学美容了,而林则一个人跑安定新加坡去跟他腰缠万贯却一直把他丢在奶奶身边的父母。
现在,只有很少的朋友陪我一起渡过这炼狱般的高中生活。
看着周围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朋友们离别时的话语久久的回荡在我的脑海里“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即使有一天我门不在一起了,我们也还会装作在一起。我们的感情会像美圆一样坚挺,永远不会贬值。”
他们都不知道,在我回家的路上,我对着自己被路灯拉扯的奇形怪状的影子,哭了出来。
那个时候,寂寞如同决口的洪水想我冲洗而来,填满了我内心的同时,也冲破了我眼眶中的防洪警戒线。
原来,寂寞是一个爱捅警戒线的家伙。

冬天就要来了,气温跟蹦极似的下降的很快。泛红的枫叶铺满了我常去的那个休闲广场,我坐在广场的长椅上哆嗦着两手给西安的丹发短消息。
丹告诉我西安不仅兵马俑华清池出名,连这里的沙尘暴也出名的厉害。大的就跟一科幻片似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跑带撒哈拉了。她还给我说她自己特别厉害,在西安找到一个酷似安七玄但长的五大三粗彪悍的跟一东北大汉似的人物做自己的男朋友。虽然安七玄的地理位置和我国东北的经纬线差不太多,但我却很难想象那家伙究竟长成了什么样。这种人应该很难找到,没想到却被着丫头从泱泱大国中楞是给挖掘了出来。我想着不比挖秦始皇的墓容易多少。由此,也可以看出着丫头的能耐。
她还说以后就不会有很多的时间陪我压马路陪我吵架陪我满世界的疯玩了。她问我是不是很失落啊?
我的短消息就两字就发出去了:放屁!然后又给他说你嫁出去了终于有人要你了。就你那根号2的身高重垂线般的身材都有人要了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干嘛要失落?我真的恨不得飞过来给你开个Patty庆祝一下随便送点贺礼顺便开两瓶香槟就让你两结了,免得回来祸害家乡人民。
当丹的“去你妈的!”发过来的时候,我笑了。笑得很开心我可以想象丹被我急的恨不得从电话那边伸只手过来打我的模样。可就在一瞬间,我却突然的沉默,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半天说不出话来。
因为,我真的很失落,很空虚,很寂寞。就像有个东西呀在我的喉咙上,半天喘不过气来。

我经常半夜坐在电脑前聊QQ。并不是我迷恋网络,是因为鹏和宇经常会在半夜给我留言。
他两昼伏夜出的习惯确实让我头疼。为了保持清醒,我不得不把苦的跟药似的雀巢咖啡当可口可乐喝,从而导致我的腰包逐渐缩水,还让我经常上课睡觉。刚刚还听着李清照的《声声慢》,醒来以后却发现物理老师正在黑板上用横七竖八的线条把一个小方块划的肢离破碎的。看看课程表:第一节语文.第二节数学.第三节物理。
我也给他两提出过意见,半夜起床上网并不是一件令人感到十分快乐的事情。他们却说这样是为了给以后的工作打好基础,这样才能保护好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
他们说他们会经常半夜起来紧急集合,然后每个人发一个重10公斤的背包,从警校一直跑到郊外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我问鹏远吗?他说不远,坐公交车40分钟就到了。他还说宇在实弹射击的时候,自己的靶子一发未中,到是在旁边的靶子上打出了三个10环。宇看见鹏在想我揭他的短,也想我猛抖鹏的猛料。鹏正和一警花交往的时候,友谊天晚上跑道女生宿舍下面唱歌给警花听,跟匹狼似的在楼下嚎了五分钟就被同寝室的陪衬警花的绿叶们一桶水从头到脚来了个透心凉,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埋伏在附近的指导员请进了行政办公室,审犯人似的审到第二天天亮。最后在“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八个大字的威慑下全盘托出,因此被记了个大过。
我问他们还过的习惯吗?鹏的回答却超乎想象的成熟。
鹏说:“我们应该要适应一个人生活了!”

我曾经想过我会一个人生活,可我却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快的让我措手不及。
当飞机和一个女生爱来爱去风花雪夜死去活来的时候。我却一个人平躺在广场上的长椅上装尸体。耳机里听着陶喆的《寂寞的季节》。我很喜欢这首歌,因为它体现出了我的心情。
我觉得我真的很寂寞。我这么想也这样对薇和飞机说。薇只是拍拍我的头,轻声的叹息:“可怜的孩子!”
而飞机就非常的讲义气,说给我找一个才貌双全百里挑一万里挑二的女生当我的女朋友。也许是这样的女生太少了吧,所以到现在飞机都没有兑现他给我许下的诺言。
坐在以前我们爱去的冰吧里打发寂寞无聊的时光。老板很客气的为我端上星巴克咖啡并且询问我我的朋友们那里去了为什么最近没有来光顾?
我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的摇摇头说:“他们去外地读书。”说完便开始折磨放在咖啡旁边的咖啡勺。
冰吧了的陈设依然没有改变,老板依然是那么豪爽的给我喝的咖啡打了个八折。唯一改变的,只有我了吧?
薇打电话问我在干什么?我犹豫着是否能够给她描述清楚我正在赶什么的时候,我看见薇推开冰吧的落地玻璃门走了进来。

我正在睡觉的时候,被一阵急促的敲击玻璃窗的声音所惊醒。“腾”的坐直了身板儿,努力装做认真听颗的样子。但苦了飞机这家伙,被阿修罗似的班主任逮个正着。他在抬头的同时我也看见了他晶莹的口水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下课时飞机被凶神恶刹的班主任逮进了办公室,同时我也看见薇从班主任那里拿出一大叠信并想我仍了过来几封。
林的信终于来了!
看着林的那封航空专递上的那些花花绿绿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的邮戳是,我只觉得林里我们好远好远。
信里面,林给了我很多的照片。照片上的里一脸灿烂的笑就跟一开烂的花似的,但他的脸上却有太多雾霭般的忧伤
林在信中说他过的很好,只是很想念我们。他回来会给我们带很多很多的礼物。他羡慕我 薇和飞机,因为我们三个从未走出过对方的视线。他说他很寂寞。
也许我们都很寂寞。我们都怀念过去在冰吧里有过的欢乐:怀念一起凑钱买刨冰吃:怀念没有钱时一大群人压马路玩:怀念一人痛苦大家分担的情景:怀念丹的小辫子被弄散在抢我的手帕再包好:怀念宇的吃像.鹏唱歌的走调.林的消化.飞机一天到晚的傻笑和薇莫名其妙的哀叹。
寂寞拥抱着我们的十六岁。

告别十六岁的那一天,我吃完一盘如同生活一般平淡无味的炒面。也许,明天也会一样的寂寞。
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发了狂似的振动,振的我的腰都麻了。惊叹手机质量好的同时也看到同样让我惊叹其长度的手机号码。
是丹发给我的短消息:“猪你生日快乐!”
坐在课桌上,发现薇和飞机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平躺在抽屉里,然后抬起头看到薇和飞机笑嘻嘻的往我脸上涂满了奶油。
我好感动。泪水从眼眶中流出来的时候,混合着奶油狠狠的往地上砸,砸出几朵乳白色的莲花。
原来,他们一直在我的身边,从未离开。


1条评论

  1. 告别十六岁的那一天,我吃完一盘如同生活一般平淡无味的炒面。也许,明天也会一样的寂寞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