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16, 2013

读者问:盛大文学设10亿基金成立“编剧公司”,这跟起点创始人吴文辉们出走另起炉灶是否有关?

个人感觉,当然有关。编剧上游是文学作品,下游是影视剧,是帮文学作品套现的新渠道,有新收入,能增强留住写手不被挖走的砝码。

但即使没这一场兵变,桥哥也会做“编剧”这档子事。可能兵变提前了干这事的时间点、增大了投资规模。

做编剧,符合桥哥素有的做产业链的思路。要把文学作品从写手培养、文字出炉、到PC/书店/移动等不同渠道贩卖、到改编成网游、到写成剧本、拍成电影……等等一系列流程走完。把创意的每一种展现形式都套现干净。才能给予写手最优厚的回报,才坐得稳盟主的位置。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因为不这么做在互联网里就难活过BAT三大家的围剿。

做游戏,被腾讯超了,于是向前端的创意阶段延伸,做在线文学。可是又被百度盗版了。于是只能把文学再加工成书本、网游、剧本、电影,百度才盗不了你的版,腾讯才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才能有足够的收入空间让写手跟着你走。

在更大范围和更长时间段内,桥哥也是这个思路。

2009年二季度,盛大的游戏营收被腾讯超过。你要相信,桥哥本人至少在2年前就会有所预见,且开始准备。那2007年开始依次发生了些什么事呢?

第一,向起点中文网注资1个亿,圈主流作家进入网络写作、网络发行、网络销售的链条。

第二,控股音乐产业的CP和SP华友世纪,圈进一部分主流的音乐原创人和机构,获得内容向手机用户的推广和支付渠道。

第三,和湖南卫视合资建立并控股盛世影业,圈进节目制作人和运作班底。

第四,收购酷6,获得影视和音乐作品向网络用户的推广和支付渠道。

桥哥想做的,是在影视/音乐/文学/游戏这个“大传媒”里建立从原创资源、到运营平台、再到用户渠道的垂直链条,也就是“打通”产业链。这些实体之间形式上独立,但资源上相互支持和制衡。比如,起点的创意可以给盛世的电影和华友的音乐用,盛世的电影可以在酷6和华友的渠道上推广,华友的音乐人也可以给盛世的电影和盛大的游戏作曲。等等。

只有做得厚、做到线下、做纵深,才能抵挡腾讯和百度的围剿。就像淘宝,生生做成一个C2B2B2S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上,有企业、有网民、有据说20万家第三方服务者。有信息流、有资金流、有物流,从商家购买原材料、到厂家推广、到用户购物后对商家评级一整个的步骤和链条都完备齐整。

纵向的产业链越厚,就越难以被横向的产业力量模仿。所谓横向,就是腾讯圈的人和百度圈的信息。

但问题是:做这个必须稳打稳扎,不能贪多求全,不能着急求快。所以桥哥上次的“大媒体”布局没成功。眼下只剩文学这一块。

吴文辉兵变可能加快了桥哥对延伸文学产业链的节奏。把文学作品“编剧”成影视是另一个套现渠道。这能为写手带来另一块收入。也就是一块防止写手被挖走的砝码。

就好像拍拍想挖淘宝的卖家,卖家就会犹豫,人家淘宝流量大,而且还有N多的服务设施比如网点装修、财务后台什么的,拍拍没有,就不能轻动。

据说吴文辉不是找了百度和阿里投资吗?它们一个有巨大的流量和变现的能力,一个有做产业纵深的能力和资源。确实不能掉以轻心。

读者问:今天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点?

1、扎克伯格联合硅谷大佬们成立了一个机构FWD.us,推动美国的移民政策。如果吸引不到全世界顶尖人才,硅谷就不能维持今天的核心地位。

我觉得中国的互联网大佬甚至商业大佬应该也有类似的组织。不过可能不会公开,或者打着娱乐或者公益的幌子来做。前一段马云请几位中国商家大佬到杭州小聚。还“故意”流了一些照片出来。我想,他们是想让“有心人”看到。

2、LinkedIn收购了一个阅读器,Pulse,类似Flipboard那种。我的态度是,工具隶属于平台。独立的工具是难以存活的。就好像微信如果哪一天把你定的公众帐号集成到一起,不就是一个Zaker吗?还是一个精简版的Zaker。要的是你吸取信息的第一落点。

3、网友问:对于互联网创业的“免费模式将死"这种说法您怎么看呢?傅盛的回答是:估计是要死的人才这么说吧。

直白而彪悍。

手机是Facebook的未来吗?扎克伯格的回答是:“它是现在的未来。但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未来。”

这心态,静水流深啊。

这里是程苓峰和他朋友们所精选。在微信加“云科技”为好友就能关注我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ags: ,,,.
04月 10, 2013

在没有微博之前的新浪门户,名声响亮,但过得并不如意。它有这么几个特点:

一.虽是门户老大,相对其它三家有更优质的用户和品牌广告溢价,但没垄断,没绝对定价权。利润率在10%上下打转,利润千把万美金。离社区(腾讯)、游戏(盛大)、搜索(百度)、电商(阿里)差远了。把新浪门户叫做媒体公司比叫做互联网公司更恰当。

二.早年是通过免费聚合纸媒的内容发迹。但后来其它三家起哄,加上纸媒觉醒。内容不能免费拿了。成本一点点增长。一碰上重大体育赛事,象腾讯这种金主就砸钱抢独家资源。人家拿游戏的利润补贴媒体。新浪门户就难受。

三.转型路艰难。更赚钱的社区、游戏、搜索、电商,新浪都做过。但没做成。这也是新浪换了好几个CEO的原因之一。媒体基因变成互联网基因,不容易。

四.内容型的媒体,区别于社区型的媒体比如微博和技术型的媒体比如搜索,这活儿越发没含金量。虽然也搞原创,但天下文章一大抄。网易从来不重视门户,就靠着邮箱拉流量。腾讯本来没门户,但靠QQ弹窗硬是在流量上超过新浪门户。后来搜狗输入法也弹窗。媒体一直就不是“门户”。谁有流量谁就能做门户。

五.商业模式传统,也就是把报纸上的品牌广告搬上互联网来卖。跟体现互联网优越性的商业模式,微支付,不沾边。品牌广告向大广告客户一次性收大额支票。但微支付是向普通用户(游戏/SP/QQ秀)或中小企业(百度和淘宝的竞价排名)收小额的、持续的费用。

今天的放视频的优酷,跟当年的放文字的新浪门户一一对应。

一.虽是在线视频老大,相对其它三家有更优质的用户和品牌广告溢价,但没垄断,没绝对定价权。亏损很多年,还要亏下去。把优酷叫做媒体公司比叫做互联网公司更恰当。

二.早年是通过盗版以及免费聚合影视节目发迹。但后来其它三家起哄,内容方觉醒。成本一截截的长。一碰上有秒杀实力的大牌节目比如《纸牌屋》,象搜狐、腾讯这种金主就砸钱抢独家。人家拿游戏的利润补贴媒体。优酷难受啊。难受就盗版,被华谊、江苏卫视、迅雷、成龙英皇什么的轮番告。都上市公司了,该盗版还得盗。

三.转型路艰难。优酷上市前以及上市后说优酷要做中国的Youtube,Hulu和Netflix。结果是忽悠。Youtube是视频UGC的入口,垄断;但优酷就是个“看片的地方”,只有1/3的份额,还在萎缩。Netflix是付费点播,有“微支付”的味道。不过中国人不买账,此处不能看,自有能看处。优酷当然不是无辜的,一直都在被告盗版。因为你不可能吃下多数原版独家,所以也不可能是Hulu。

四.内容型的媒体这活儿越来越没含金量。虽然也搞点原创,但你找高晓松我就找杨锦麟。创意这活儿,垄断不了。百度搞个爱奇异,从上游掐住流量。QQ能弹窗推新闻,也能推《甄缳转》。迅雷从下载入手,暴风从播放器入手,大家都能抢份额。在线放电影一直就不是“视频门户”。谁有流量谁就能做门户。

五.商业模式传统,也就是把电视上的品牌广告搬上互联网来卖。唯一有点微支付意思的点播,被盗版和国人习性掐住了脖子。传统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上注定是末流。

但有一点优酷比新浪强。新浪能抢的纸媒的广告数量相对少。但优酷能抢的电视台的广告就相对多,千亿量级,是网游的两倍。等哪一天电视没人看了,或电视里能放互联网内容了,按市场比例,优酷就能吃下一两百亿的广告。

不过要等到那一天,还有变数。优酷的22.5%的份额勉强持平有微降,土豆的10几个点的份额就跌得惨。老CEO都走了,20%多的员工离职。不跌才怪。

用户忠诚度?这个不靠谱。谁有好片就跟谁走。刚买下《纸牌屋》的搜狐是豹子,腾讯和百度是老虎和狮子,迅雷、暴风、PPS什么的,是一群狼。迅雷们的P2P技术使其视频播放成本只有优酷们的1/5。腾讯和百度有源源不断的流量供给。优酷想喘口气都不容易。

新浪的转机是微博,是社会化媒体。今天新浪门户的估值只有几个亿美金,搜狐、网易、腾讯的门户的估值更是不断向零逼近。视频也类似。那就做视频的社会化?目前看不清楚,即使看清楚,优酷能做好的概率也不会高于它现在的市场份额,22.5%。不知你是否同意:优酷没多少产品基因,有的是商业基因。

所以顶着在线视频老大这顶帽子的优酷,有点如履薄冰。古永锵相当能干。行业里有口皆碑,老道而精明。但这门生意本身,确实不好干。

我们来看看古永锵这一路上是如何把“每一分精明都用上的”。

在线视频一开始就是同质竞争、拼成本、耗资源的视频行业,老古用“一家独大”的概念不断通关。

我能一家独大。靠这个允诺不断融资,抢先融资。但后来的现实并不如此,别的四五家也能融资,也不错。

我能一家独大。能抬高版权价格把对手挤垮,能取得垄断或寡头利润。只要你支持我到底。所以成功上市。但之后的现实也并不如此。土豆也上了。迅雷差点也上了。搜狐奇艺穷追不舍。大家伙一个没少。

我能一家独大。只要我买下土豆,消灭一个对手,抬高广告价格。但之后的现实也并不如此。又来个大家伙,腾讯凛冽。优酷土豆的在线时长的份额从40%下到34%。被蚕食的下行区间。

现在的优酷,越来越难一家独大。也难再收购。也难再被人收购。有点像你走完了所有的好棋,但也赢不了棋局。

不仅赢不了眼下的棋局。棋局还在变。

移动来了。用户从PC转战手机,成本一点没少,广告却难卖了。“移动咒语”连腾讯和百度也遇到,短期还会蚕食利润,或加大亏损。社会化也会来。正如微博、微信对门户的颠覆。龚宇说,只有这两样才能玩出大未来。触屏时代来了,APP时代来了。在线视频曾取代了客户端,但客户端正在重新抢回阵地。用户行为不断变,在互联网上,之前的积累不仅不牢靠,还可能是障碍。

优酷抱着华美概念,巨亏上市。谢文说这是“早产儿”。张朝阳说华尔街被概念冲昏头脑。也许从头到尾,“一家独大”就只是一个企业里的银行家+企业外的资本家联手打造的局。

这个局里一直没有产品家。资本出身的古永锵之所以跳进视频这个局,也许就是看中自己的融资、商业运营、以及操盘力能把这个球滚大。但可能的疏忽也在于,只有这些能力,不足以在变化诡谲的互联网真正扎根。你的精明越看到自己的长板,也同时越可能忽视自己的短板以及与你不同类型的能力。

优酷需要第二次创业。就像新浪微博那样。行业期望看到一个新面孔主掌一个新领域。不期望看到腾讯、百度、搜狐这些老家伙通吃。不过,优酷需要重振人心。没有人心,哪里来创业的人?

江湖里的人心。

56网曾经也是视频业一霸。但自从几年前被“有关部门”关停一段时间,就一蹶不振。当时56网用户外流,土豆和酷6都没准备带宽,只有优酷备足带宽,抢到最多用户。但有人怀疑,此事与优酷相关。

土豆上市和迅雷上市,都有大佬捧着一堆材料去美国证监会告状。土豆拖延了几个月,最终还是上了。迅雷可没那么走运。但迅雷记住了。所以你看见它积极控告优酷盗版。

这些事绝无对证。但信还是不信,取决于你多了解江湖。

优酷上市。员工发现手里的期权大贬值,被以18:1的比例稀释掉。听说过2:1,听说过5:1。18:1还是头一回。

并购土豆。给股东有50%的溢价。但土豆员工的期权并没享受到这个溢价。这是个现实的世界。要是员工也给了溢价,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自动离职呢。省了遣散费。

老古一路上仗剑独行。居然在这么多次融资和一次并购后,还占有大约30%的股份。江湖里有话:“员工帮他承担了很多”。

优酷值得关注。它的结局无论如何,都会揭露一些关于这个世界如何运转的道理。你为什么成功?你为什么失败?成功与失败的原因是否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读者“不如吃茶”投稿。云科技碍于江湖情面,做了适当删改)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