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2日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

    转眼过去了十个寒暑,春去秋来,望龙村还是那样,百来口人,几十间茅草屋。村中男子外出耕作,女人务家顾孩子,邻里走街串坊。其乐融融。

    宁静,安祥。这就是望龙村。

    村中有学堂,不过不是城里那般有大的学院,有好多先生。这里的学堂只是村中草庙边上的一间小草房,先生呢,也就一个——长老。没办法,村中就数长老一个人见识广,念书多。不过长老也老了,怕是撑不过几年了,可是长老却也心慰了,因为长老知道,村子终于等到了那个传说的人。他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小玉儿”,霜玉。每次想到玉儿,长老都会暗暗发笑,十年来,霜玉的成长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长老对霜玉特别地好,村中人都很奇怪。有些人还开玩笑说:“不如认小玉儿做孙子吧!”长老呵呵直笑。

    也有人常问起长老为什么对小玉儿那么好,长老就说:“我对别的孩子不好吗?村子里的孩子都是我的孙子嘛!”长老没有孩子。

    长老不想告诉村里那个传说的到来。他想让小玉儿没有压力的成长,他知道小玉儿会走出村子的,走向更广阔的天,他也在为小玉儿努力着!

    学堂里,传出几个孩童的读书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简陋的学堂外的小院中,坐在长老边上的一个小男孩问道:“长老爷爷,人性本善吗?”

    “呃!这个……”长老有点郁闷,这个小鬼头,还真是传说的那个人,这么小说问出这么高深的问题。

     “小玉啊,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人性,说实话,爷爷也不知道是本善还是本恶哦。”

     “爷爷也不知道啊!”霜玉略显失望。

     “不过,想要知道一个人的本性,那就要你用心去看了。小玉,以后长大不要轻易相信人哦!”

     “为什么,我们村的不是都很好的吗?李伯伯、张叔叔,他们都对我很好的,对其他人也是。还有琴儿,琴儿对也很好的!”琴儿是比霜玉小两岁,是个很可爱很善良的小女孩,就是一只蚂蚁都不舍得去伤害。

     “是啊,我们村的人当然好了,那是民风纯朴啊,不过你是要出去的。外面有更广阔的天,有更复杂的世界,人心也是很难猜透的。琴儿嘛,确实不错哦!呵呵……”长老笑笑。

     “外面的世界?”小小霜玉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那我不去外面世界了,外面没有村里好。”霜玉突然很是下决定地道。

     “没出息!”长老笑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老窝在一个地方,而且还这么小这么穷的小村庄呢!”

     “那你呢?爷爷。”

     长老面色一僵,“哎——爷爷老了。”老人唏嘘不已。

     这时学堂里走出一个小女孩,“玉哥哥!”欢快地冲霜玉叫道。

    “琴儿,你怎么出来了!”霜玉宠溺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不要了。”琴儿躲开霜玉的手,“那你不是早就出来和长老爷爷聊天了吗,我为什么就不能出来。”小女孩不服地说道。

    “琴儿啊,你玉哥哥早就学会我教他那点东西了,要是你玉哥哥能到外面的大都城去学习就好了。”

    “长老爷爷,玉哥哥一定能去的,以后我也要和玉哥哥一起去!”琴儿不知道,以后的事是谁也说不好的。

不久后她就会知道人生有好多无奈,就是她这个小小愿望都很难实现。“玉哥哥,我要先回去了,娘亲说让你晚上去我们家吃饭!”

     “哦,好的。”平时两个孩子好的很,两家大人不分彼此地。而且两家大人还悄悄地为分定下了娃娃亲。只是两个天真的小孩子还不知道罢了。

     “一定要来哦。”琴儿冲霜玉眨眨眼转身欢快地往家的方向跑去。

    神州大陆,中原,位于整个大陆中部。

    中原以南是十万大山,在最靠近十万大山的北边是一片荒凉的地方,人烟稀少。之所以如此,传言十万大山经常有猛兽毒物出没,而且还有头脑未开化的野人,很是凶悍。

    很少有人靠近大山,都说一入大山,生还无望。还真不是吓人的,看那些外围山脚下的一堆堆白骨,令人发悚。在最靠近大山有万余里的中原边境,有着一个很贫穷的村落,叫望龙村。

    世代以农耕为生,加之常有十万大山里出的猛兽毒物入侵,导致人口稀少,连少有的百余人能够生存都是个奇迹。望龙村,望子成龙,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才取的村名吧,因为村子实在太落后了,这也是全村人的愿望。

    不过这个村子有个古老的传说也是和这村名有关的,相传,这个村子的存在就是在等待一个人,一个和天有关的人。只有当在望龙村的上空出现龙的时候,这个人才会出现。可是那个传说太久了,久得已经很少有人记得这个传说了。不过还是有人记得的,那就是村中的长老!

    每代长老都在盼望龙的出现,却没有一个人等到那天。这一天,望龙村乌云盖空,村民都知道要下大雨了,各自跑回家中。村东边有座草庙,都是历代长老的住所。此时草庙门口站着一个年过六旬头发花白的老人,身粗布麻衣,负手抬头望着天空那乌云。嘴唇微动,只能听到

    “出现了……出现了……”几个词。

    这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因为村东老霜家生孩子了,是个男孩。而且还有件怪事,说孩子出生便佩有一块玉。玉呈黑白双色,圆形,中间有一弯曲的细缝,像是两块鱼形玉拼在一起,里面还有流光,很是奇特。村中长老说这玉叫珏,是一种很罕见的玉,非常珍贵,就是城里的大官贵人也不一定有。也就长老见识广,不然谁知道是个什么。长老还说有这东西吉利。

    今天老霜家很是热闹,来了好多人,霜家主人霜天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大家都在谈论老霜家的孩子,“这孩子有福气,长得壮壮地。生来还带着宝贝,呵呵……”一个中年人说道。

    “别说,这几天还怪事多。今天老霜家生下个宝娃娃。前几天天黑成那样也不下一滴雨,害我忙跑回家,被媳妇骂一顿!”另一人说道。站在这人后面的一妇人说道:“那是你懒!”

    “哈哈……”周围人都大笑起来!

    另一边,老村长走到需要霜天身边,“老霜,恭喜啊!取名了吗?”

    “哦,长老啊,谢谢了!名字还没想好呢,还长老帮忙取一个。”霜天恭敬地道。村里人对长老都很尊敬,村里没有村长,长老就是村长。

    “这孩子生来带玉,就叫霜玉吧,霜玉……双玉……哈哈……正好!”

    “还是长老有学问,要我们多就取个牛娃狗娃的!呵呵。”霜天憨笑道。

    “抬举我老头子了。”长老也笑了起来。

    夜深。

    “夫人,你说这孩子怎么生来带玉呢?”霜天其实很是不解,隐隐地也有些担忧。

    “人长老不是说了这玉代表吉利吗?别想那么多了,睡吧!”夫人道。

    “嗯,也是,孩子有自己的路。”

    高天之上,在那氤氲而生迷雾般的云间。

    突兀的出现两个怪人,说鞭怪,不单因为二人出现的没有一点征兆,更因两人的形象。只见稍站前的是个中年人,发灰,面部刚毅,只是面色苍白,一双眼睛更是暗淡无光。嘴角还带着一丝鲜红,往下胸口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而中年人像是无察觉一般,“咳……咳……”

    中年人不由地咳嗽了两声,显然,是受极重的内伤。然而中年人依旧负手而立,毫无颓废之色,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傲气,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可见以前是个大人物。

    “没事吧,主上!属下来迟了!”

    身后一老者上立脚点一步道。这老者甚是普通,身上却发出骇人的气势。身体微微颤抖,显然很悲愤。

    “风叔,没事。不怪你,敌人太阴险恶毒了,只是没想到……哎!”说到最后只有一声叹息。转身面对老者,

    “这里应该是人间界了吧!”人间界?难道他们不是人吗?难道是……可是如果是怎么会受伤呢?

    “知道我带你来的目的了吧,如今我要落得个形神俱来的下场,风叔,以后只能靠你了!”人间界,我又回到这里了,人说叶落归根,一千八百年了,如今回到这也算是一种归宿吧。中年人不禁有些伤感。

    “主上,回来了!”老人也是一声感叹,

    “只是物是人非啊,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轻轻地老者问道。其实老人心里很苦涩,也知道无法挽回了,唯一能做地只有等待那一线希望了。一个漫长的等待啊!

    “风叔,说了多少回了,还是叫我主上。我一直视你为我的长辈,多少年了,如今和我一起这等苦,辛苦你了!”

    “不,我知道的……”想到不久就要天人两隔,老人一阵哽咽。

    “好了,别说这些了。开始吧!我尽力让部分意识留在人间,只能如此了。”

    说罢,一改颓废之色,可能是回光反照吧。身上气势连老人都感到压力。盘膝虚空而坐,双手或指或掌,变幻着捏着各种古怪的法诀。老人神情慎重的看着这一切,并没任何举动。中年人身上霞光萦绕,还有一丝丝的黑光隐现。周身形成一个气场,空间都有点扭曲。老人知道那是——域,绝对实力的象征,不过老人自己是没那个实力的,这也是他没去找那些人报仇的原因,实力不够,他只能看其主上落得如此下场。

    突然,中年人双手猛地上托,周围气流随即以他为中心旋转起来,形成一个气旋。天地间刹那暗了下来,方圆几百里的天空中云雾迅速聚扰过来,片刻便形成一片极大的乌云。待到气旋停了下来,中年人托起的双手合在一起,

    “啊……”

    大喝一声,体内隐现的黑光极速游走一圈,随后沿着双臂通过中指冲出直向头顶的乌云,没入其中。“轰……”电闪雷鸣。黑光犹如黑龙一般在乌云中盘旋。中年人眼中精光暴射,合并的双手猛地下劈,乌云听黑光像是受了感应也极速向地面冲去。中年人虚脱下来,身影也慢慢变淡,随即归于虚无,天空中只回荡着中年人最后的话,

    “人上人,天上人,天上天,何为道?风叔,记住,一定要找到那天之传承者……”

    老人只呆在那里,眼前空空,乌云散尽,一切都仿佛没发生过一样。只听见老人的喃喃细语,

    “小天,我一定会找到,一定会的……”

    一阵风吹过,老人身影也见了!

    “轰……”平地一声雷。

    惊吓住了田间耕作的百姓,人们都仰头看向天空,只见,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隐约间还有道道黑光穿梭于去间。说是黑光,怎么会看见呢?其实是黑到极致时一种反光。很诡异!就像是有传说中的神龙在里盘旋,只是龙是黑的,龙有黑的吗?不知道!这些农民百姓怎么会知道这些呢!

    “该死!”一个30来岁模样的大叔埋怨道,“才刚出来还好好天气,怎么说变就变。”

    “老霜,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天气没定数!不过像今天这样好像是有点怪,干打雷不下雨!奇怪!”另一个中年人说完摇摇头,走到一边收工具准备回去。

    “轰,轰,轰……”又是接连三声惊雷。边上几个同村人还想多咒骂几句这贼老天,只见云端里的“黑龙”腾的更欢。

    突然,“黑龙”钻出云端,化为一条匹练似的黑光朝着地面疾速落去。“啊!快看。”其中一个年老提醒到。众人都望向那黑光落去的方向。那里正是这方圆几百里唯一的村子——望龙村!

    ……

    神州浩土,芸芸众生。无数人梦想成为那人上人,有人为此付出了人格,丧失了人性,更有甚者丢掉了生命。终究也只能是无谓挣扎,即时终无法逃脱那命运的束缚,在亘古长久的时空中化为尘埃。也有那些不甘于天命,想尽各种办法要摆脱那命运,摆脱那无形中的掌控,摆脱那天。因此,悠悠岁月,就出现了在大批的逆天者,也就是所谓的修真者。修真者,感悟天地,从而最终摆脱天地,飞升那天之上成就那万人敬仰,更是拥有那无尽岁月的——仙人。可是那仙就脱于天了吗?仙人就不来了吗,就是那所谓的终点了吗?没有人知道,因为就也仙人也只是个传说!是无数修真者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