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之上,在那氤氲而生迷雾般的云间。

    突兀的出现两个怪人,说鞭怪,不单因为二人出现的没有一点征兆,更因两人的形象。只见稍站前的是个中年人,发灰,面部刚毅,只是面色苍白,一双眼睛更是暗淡无光。嘴角还带着一丝鲜红,往下胸口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而中年人像是无察觉一般,“咳……咳……”

    中年人不由地咳嗽了两声,显然,是受极重的内伤。然而中年人依旧负手而立,毫无颓废之色,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傲气,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可见以前是个大人物。

    “没事吧,主上!属下来迟了!”

    身后一老者上立脚点一步道。这老者甚是普通,身上却发出骇人的气势。身体微微颤抖,显然很悲愤。

    “风叔,没事。不怪你,敌人太阴险恶毒了,只是没想到……哎!”说到最后只有一声叹息。转身面对老者,

    “这里应该是人间界了吧!”人间界?难道他们不是人吗?难道是……可是如果是怎么会受伤呢?

    “知道我带你来的目的了吧,如今我要落得个形神俱来的下场,风叔,以后只能靠你了!”人间界,我又回到这里了,人说叶落归根,一千八百年了,如今回到这也算是一种归宿吧。中年人不禁有些伤感。

    “主上,回来了!”老人也是一声感叹,

    “只是物是人非啊,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轻轻地老者问道。其实老人心里很苦涩,也知道无法挽回了,唯一能做地只有等待那一线希望了。一个漫长的等待啊!

    “风叔,说了多少回了,还是叫我主上。我一直视你为我的长辈,多少年了,如今和我一起这等苦,辛苦你了!”

    “不,我知道的……”想到不久就要天人两隔,老人一阵哽咽。

    “好了,别说这些了。开始吧!我尽力让部分意识留在人间,只能如此了。”

    说罢,一改颓废之色,可能是回光反照吧。身上气势连老人都感到压力。盘膝虚空而坐,双手或指或掌,变幻着捏着各种古怪的法诀。老人神情慎重的看着这一切,并没任何举动。中年人身上霞光萦绕,还有一丝丝的黑光隐现。周身形成一个气场,空间都有点扭曲。老人知道那是——域,绝对实力的象征,不过老人自己是没那个实力的,这也是他没去找那些人报仇的原因,实力不够,他只能看其主上落得如此下场。

    突然,中年人双手猛地上托,周围气流随即以他为中心旋转起来,形成一个气旋。天地间刹那暗了下来,方圆几百里的天空中云雾迅速聚扰过来,片刻便形成一片极大的乌云。待到气旋停了下来,中年人托起的双手合在一起,

    “啊……”

    大喝一声,体内隐现的黑光极速游走一圈,随后沿着双臂通过中指冲出直向头顶的乌云,没入其中。“轰……”电闪雷鸣。黑光犹如黑龙一般在乌云中盘旋。中年人眼中精光暴射,合并的双手猛地下劈,乌云听黑光像是受了感应也极速向地面冲去。中年人虚脱下来,身影也慢慢变淡,随即归于虚无,天空中只回荡着中年人最后的话,

    “人上人,天上人,天上天,何为道?风叔,记住,一定要找到那天之传承者……”

    老人只呆在那里,眼前空空,乌云散尽,一切都仿佛没发生过一样。只听见老人的喃喃细语,

    “小天,我一定会找到,一定会的……”

    一阵风吹过,老人身影也见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