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一天,一年一年。

    转眼过去了十个寒暑,春去秋来,望龙村还是那样,百来口人,几十间茅草屋。村中男子外出耕作,女人务家顾孩子,邻里走街串坊。其乐融融。

    宁静,安祥。这就是望龙村。

    村中有学堂,不过不是城里那般有大的学院,有好多先生。这里的学堂只是村中草庙边上的一间小草房,先生呢,也就一个——长老。没办法,村中就数长老一个人见识广,念书多。不过长老也老了,怕是撑不过几年了,可是长老却也心慰了,因为长老知道,村子终于等到了那个传说的人。他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小玉儿”,霜玉。每次想到玉儿,长老都会暗暗发笑,十年来,霜玉的成长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长老对霜玉特别地好,村中人都很奇怪。有些人还开玩笑说:“不如认小玉儿做孙子吧!”长老呵呵直笑。

    也有人常问起长老为什么对小玉儿那么好,长老就说:“我对别的孩子不好吗?村子里的孩子都是我的孙子嘛!”长老没有孩子。

    长老不想告诉村里那个传说的到来。他想让小玉儿没有压力的成长,他知道小玉儿会走出村子的,走向更广阔的天,他也在为小玉儿努力着!

    学堂里,传出几个孩童的读书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简陋的学堂外的小院中,坐在长老边上的一个小男孩问道:“长老爷爷,人性本善吗?”

    “呃!这个……”长老有点郁闷,这个小鬼头,还真是传说的那个人,这么小说问出这么高深的问题。

     “小玉啊,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人性,说实话,爷爷也不知道是本善还是本恶哦。”

     “爷爷也不知道啊!”霜玉略显失望。

     “不过,想要知道一个人的本性,那就要你用心去看了。小玉,以后长大不要轻易相信人哦!”

     “为什么,我们村的不是都很好的吗?李伯伯、张叔叔,他们都对我很好的,对其他人也是。还有琴儿,琴儿对也很好的!”琴儿是比霜玉小两岁,是个很可爱很善良的小女孩,就是一只蚂蚁都不舍得去伤害。

     “是啊,我们村的人当然好了,那是民风纯朴啊,不过你是要出去的。外面有更广阔的天,有更复杂的世界,人心也是很难猜透的。琴儿嘛,确实不错哦!呵呵……”长老笑笑。

     “外面的世界?”小小霜玉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那我不去外面世界了,外面没有村里好。”霜玉突然很是下决定地道。

     “没出息!”长老笑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老窝在一个地方,而且还这么小这么穷的小村庄呢!”

     “那你呢?爷爷。”

     长老面色一僵,“哎——爷爷老了。”老人唏嘘不已。

     这时学堂里走出一个小女孩,“玉哥哥!”欢快地冲霜玉叫道。

    “琴儿,你怎么出来了!”霜玉宠溺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不要了。”琴儿躲开霜玉的手,“那你不是早就出来和长老爷爷聊天了吗,我为什么就不能出来。”小女孩不服地说道。

    “琴儿啊,你玉哥哥早就学会我教他那点东西了,要是你玉哥哥能到外面的大都城去学习就好了。”

    “长老爷爷,玉哥哥一定能去的,以后我也要和玉哥哥一起去!”琴儿不知道,以后的事是谁也说不好的。

不久后她就会知道人生有好多无奈,就是她这个小小愿望都很难实现。“玉哥哥,我要先回去了,娘亲说让你晚上去我们家吃饭!”

     “哦,好的。”平时两个孩子好的很,两家大人不分彼此地。而且两家大人还悄悄地为分定下了娃娃亲。只是两个天真的小孩子还不知道罢了。

     “一定要来哦。”琴儿冲霜玉眨眨眼转身欢快地往家的方向跑去。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