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7月25日

百威啤酒瓶重复利用引发的商标侵权争议分析

为节约成本,中国的啤酒生产商一直都使用回收的啤酒瓶重新灌装,但很多大型的啤酒生产商在啤酒瓶的玻璃上烙上了自己的商标,并且只使用自己的啤酒瓶,而小型的啤酒生产商则使用无法做到这点,当小型啤酒生产商使用烙有他人商标的酒瓶时就产生了商标权侵权问题,今天本站介绍中国两个不同法院对此问题作出的不同判决,感谢微博网友@羊村送村长 和@商标店小二 提供的信息。

案例一、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2012年9月百威英博(中国)销售有限公司诉至法院,称其享有“百威”及“百威英博”商标使用权。浙江喜盈门啤酒有限公司在生产、销售的啤酒瓶上擅自使用了“百威”、“百威英博”商标和“百威英博”字号,导致相关公众误认。该行为对原告的商标、字号、声誉造成了严重损害,被告方则辩称,被控侵权的酒瓶系回收酒瓶,使用的是酒瓶的容器功能,没有将酒瓶上的标注有原告字号的文字作为商标使用,且使用回收瓶符合国家政策和行业惯例。被告在瓶贴上已经突出使用了自己的商标,与原告有显著区别,消费者不会误认。

法院认为,被告在其生产、销售的啤酒酒瓶上使用“百威英博”或“百威英博专用瓶”文字,属于对“百威英博”商标的使用。回收利用啤酒瓶固然符合环保的政策导向,但酒瓶的转移占有只代表了物权的转移,与商标权无涉,不能认为酒瓶转移的事实赋予了其占有人使用酒瓶上商标的权利。根据商标法规定,未经商标权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就属于商标侵权。故被告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应承担相应侵权责任。判决浙江喜盈门啤酒公司停止侵害“百威英博”商标使用权,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0万元,在《文汇报》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本案中,原告起诉时的索赔金额为500万元。

案例二、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重庆啤酒公司拥有第32类啤酒商品的水滴状图形商标是重庆啤酒公司依法核准注册登记的商标,该公司发现,鹤泉啤酒公司所生产的“金鞭溪”啤酒瓶上烙有重庆啤酒公司所注册的水滴状图形商标。遂起诉至法院,要求判令鹤泉啤酒公司构成商标侵权。

本案一审法院,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观点与上海是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相似,认为:鹤泉公司在未征得重庆啤酒公司许可,也未与重庆啤酒公司签订水滴状图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情况下,擅自在其生产的“金鞭溪纯生”啤酒瓶上使用重庆啤酒公司注册的水滴状图形商标,应认定其生产、销售该商品的行为侵犯了重庆啤酒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二审法院认为:首先,鹤泉公司生产的涉案产品不会造成普通消费者的误认。鹤泉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啤酒的瓶盖、瓶颈和瓶贴上明显标记“金鞭溪啤酒”。涉案啤酒瓶并非鹤泉公司自己生产而是从社会上回收的,主要是使用了啤酒瓶作为容器的功能,而并非要使用重庆啤酒公司的水滴状图形商标,且在客观上也没有造成混淆的后果。故鹤泉公司的行为不符合商标侵权的法定条件,不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其次,啤酒瓶的回收利用符合国家政策规定。国家质检总局的《啤酒瓶GB4544-1996强制性标准》、商务部《再生资源回收管理办法》均有相关规定,回收啤酒瓶的做法也是符合行业惯例的。重庆啤酒公司并未采取特殊措施防范其酒瓶流向社会从而被他人回收利用。因此,重庆啤酒公司对于其烙有水滴状图形标识的啤酒瓶可能通过回收利用被其他人包括同行重复使用的情况应当并且可以预见,故重庆啤酒公司起诉他人侵权,既不合情理,也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第三,本案实质为商标权与公众享有的环境权之间的冲突。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必须掌握在法律规定的尺度内,对重庆啤酒公司依法享有的商标权,应依法进行保护,但是,重庆啤酒公司对其烙在涉案啤酒瓶上的水滴状图形标识主张权利,则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范围。如果支持其主张,就只能禁止回收使用类似啤酒瓶,导致对公众整体利益的不当限制。综上,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改判鹤泉公司不构成侵权。

律师观点:中国非常大,所以相似的案情在不同地区的法院有不同的判决的情况比较多,今天介绍的两个案件即是一例。表面上,显然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说理更透,消费者对啤酒的主要识别物是啤酒瓶帖和瓶盖,瓶身上刻的字不会对消费者判断啤酒生产者构成误导,同时啤酒瓶回收还涉及环保问题。但从另一个角度,我认为上海法院的判决可能站的更高。

过去很多年里,上海经常发生啤酒瓶质量不过关导致的啤酒瓶爆炸伤人事件,因此,很多啤酒公司都建立了专用啤酒瓶体系,并在专用的啤酒瓶上刻上自己公司的名称和商标,对于大公司而言,为保证自己啤酒瓶的质量只使用自己的啤酒瓶保护了消费者,但这样做是有成本的,包括专用生产线、专用物流体系和空啤酒瓶流入小公司的损耗。

而对于小公司而言,其没有建立啤酒瓶专用体系固然节省了成本,但这部分节约的成本实际变成了消费者安全的隐性成本。如果他们用了大公司的啤酒瓶,就显示他们没有花啤酒瓶体系的成本,却因此部分享受到了大公司啤酒瓶的安全性,这对于投入成本建立啤酒瓶体系的公司而言是不公平的,因此,大公司才会想通过商标权侵权禁止小公司使用自己的啤酒瓶。

对于法院而言,除了考虑知识产权侵权、环保外,也要考虑竞争秩序和法律的引导作用。如果法院判决使用刻有他人商标的啤酒瓶构成商标侵权的,会对那些没有建立专用啤酒瓶体系的小公司有引导作用,引导他们不再使用标有大公司商标的啤酒瓶并进而建立自己的啤酒瓶保护体系,从长远看,有利于,保护公平竞争并促进社会发展。

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2013年07月10日

火车票搭售保险,京东携程为何知法犯法?

摘要:京东、携程两大公司销售火车票强制搭售保险充分显现了大公司的贪婪,它们既想销售火车票这样一种大宗产品,但又不想遵守政府对火车票销售代理费5元上限的规则,所以企图通过销售火车票时强制捆绑销售保险绕过限价规定获取超额利润,但这种规避很可能被判无效,同时也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其攫取的仍然是非法利益。

正文:网友微博上向笔者提问:京东火车票代购业务近日重新上线,与携程一样,京东也采用“车票+保险”捆绑方案,即用户在京东上买火车票,须同时买份15元的保险,此保险是某保险公司的轨道交通意外险。网站代购火车票同时捆绑保险是否违法?

笔者查看了京东和携程的火车站订购页面,发现在两家网站购买火车票果然必须购买保险,京东的收费为15元,名目为保险和短信费用,携程的收费为20元,名目为交通意外险。从两个网站的页面设置看,保险收费为必须选项,无法取消。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2条规定:经营者销售商品,不得违背购买者的意愿搭售商品或者附加其他不合理的条件。保险和火车票是两个独立的产品,京东、携程把两者捆绑在一起销售显然是违法的。

但笔者随即想到一个问题:京东和携程都是大公司,两家公司都有法务部,后者还是纳斯达克上市企业,其经营行为应当符合法律规定,为什么还是会出现那么明显的违法情况?经过思考,笔者判断:这两家公司显然是在权衡了两种违法情况的法律后果后,两害相权取其轻,选择了违反一个违法后果较轻的法律。

火车票代理费是有国家指导价的产品,如果京东和携程要合法收取费用的,其只能收取每张票5元以下的代理费,利润会很低。根据原铁道部、发改委、公安部、工商总局2006年颁布的《关于依法查处代售代办铁路客票非法加的规定》:铁路客票销售代理点销售铁路客票可收取每张不超过5元的铁路客票销售服务费……铁路客票销售代理点、铁路客票代办单位等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名义、任何形式在客票预订、销售环节加收任何费用,地方有关部门也不得批准收取各种费用。简而言之就是,国家规定,火车票代理销售的,代理费不得超过5元。如果他们超额收费的,违法后果相当严重。《价格法》第39条规定:经营者不执行政府指导价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违法所得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而《反不正当竞争法》本身并没有对违反第12条强制搭售条款进行处罚的罚则。虽然实践中,工商部门也会对此进行查处,但毕竟没有明文规定的罚则,因此处罚肯定不会象《价格法》那样严。因此,京东和携程通过捆绑销售方式销售火车票获利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蓄意违法,目的是为了在销售火车票时获取更多利益的同时减低被处罚的法律风险。

京东、携程两大公司销售火车票强制搭售保险一事充分显现了大公司的贪婪,它们既想销售火车票这样一种大宗产品,但又不想接受遵守政府对火车票销售代理费5元上限的规则,所以企图通过销售火车票时强制捆绑销售保险绕过限价规定获取超额利润,但这样又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攫取的仍然是非法利益。

同时,根据《关于依法查处代售代办铁路客票非法加的规定》第二条的规定,铁路运输企业、铁路客票销售代理点设定其他收费项目,向旅客收取费用的或者;铁路客票代办单位以代办、代购铁路客票为条件,在提供住宿、餐饮、商品销售等其他服务中额外加收费用的也属违反《价格法》的行为,而销售火车票时捆绑销售保险如果被解释为设定其他项目收费或者额外加收费用,将也涉嫌违反上述规定。当然,在火车票在线销售垄断被网民广为指摘的氛围下,目前京东、携程被按此条处罚的现实可能性很小。

写到这里,笔者想到了被网友诟病已久的铁路官方火车票销售网站12306.cn,虽然网友如果通过该网站订购火车票,无需支付手续费,刷身份证就可以进站上车,但其提供的服务却不及民营企业,所以才造成很多网友还是宁愿选择到京东携程花更多钱买票。但笔者认为,12306的糟糕服务和网友的购票需求也不构成京东携程违法捆绑销售的合理理由,企业经营,还是应该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

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2013年07月05日

苹果公司能在中国取得iWatch商标吗?

先向大家道个歉,前天笔者在《苹果公司为什么会在牙买加首先申请iWatch商标?》一文中提到:“关于iWatch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申请的前景问题……今天工作比较忙,就写到这里,明天我会和大家讨论此问题,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但昨天的工作仍然非常忙,所以失约了。为了补救,今天早上五点起床开始写这篇。言归正传,先说结论:苹果公司在中国取得iWatch商标虽然有两个比较大的障碍,但这些障碍并非不可克服,笔者对其持乐观态度。

一、在先的iWatch申请为什么会被驳回?

根据已经曝光的苹果公司此次在台湾申请的iWatch商标申请类别看,主要涉及两个类别:第9类,计算机及其外围设备、电话、平板电脑等;第14类,手表、精密计时设备、珠宝等。下图是笔者检索到的国家商标局数据库中目前iWatch商标在各个类别的在先申请:

商标 类别 产品 申请人 是否注册
iWatch 9 计算机及外围设备等 香港勤毅公司 未注册,已无效
iWatch 9 电子公告牌 深圳数泽科技 未注册,异议审理中
iWatch 9 眼镜、太阳能电池 北京网尚文化 未注册,异议审理中
iWatch 14 香港天时公司 未注册,已无效
iWatch 14 手表、珠宝等 香港国际时有限公司 未注册,已无效
iWatch 14 手表等 武汉华安科技 未注册,已无效
iWatch 14 手表等 香港新美时 未注册,驳回复审中

从表格中可以看出,申请绝大多数被驳回,少部分被提起了商标异议。被驳回的原因应该涉及《商标法》第11条的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二)仅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缺乏显著特征的。iWatch商标中的watch一词在英文中本身就具有手表的含义,因此该申请在第14类中作为商品名称落入了前述第一项的规定,而计算机及很多周边设备的一个重要功能是计时,因此第9类的申请作为商品的重要功能可能会落入前述第二、三项的规定。

二、苹果公司如何操作才能取得iWatch商标?

《商标法》第11条虽然关上了门,但留了一扇窗,该条第二款规定: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如果苹果公司在中国要申请iWatch商标,其申请的操作路径应该是这样的。首先,提起一个iWatch标志在第9类和第41类的商标申请,该申请肯定会在申请后半年左右被商标局驳回。然后,以iWatch标志已经经过使用取得了显著性为由向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商标复审。

这里有个前提,必须要有iWatch的实物产品,该产品推出的时间上不必早于商标申请时间,但应当早于复审提交证据的举证期届满之日。如果产品推出的时间延迟了怎么办?由于法律上对于同一标志商标申请的次数没有限制,实践中,很多商标申请人会隔一段时间就提一次商标申请,前面的被驳回了还有后面的,关键是时间衔接上要紧凑,不能让别人的申请抢了先。可能会有读者会问:这样做商标申请的费用会不会很高?笔者认为,和取得一个合适的品牌带来的价值比,申请费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三、iWatching商标的在先注册会影响iWatch吗?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台湾一公司已经在第9类获得了iWatching商标,如果苹果公司申请iWatch商标,可能会因为有在先的类似商标而被驳回。对于这一观点,笔者认为值得商榷。根据笔者检索的情况,台湾汉富公司确实于2009年6月21日获得了iWatching商标的注册,但这个在先商标未必会构成近似。

商标最大的冲突来源于相关公众可能会对产品和服务的来源进行混淆,虽然iWatching和iWatch单从文字看确实有一定相似性,但含义区别很大,造成混淆的可能性并不大。iWatching一词,从其后缀ing看,表示的是英语的现在进行时时态,侧重的是把watch当做动词“观察、观看”解释,而苹果的iWatch显然更侧重把watch一词做名词“手表”解释。同时,汉富公司在第9类的选择的产品和服务偏重于防火防盗的监控报警设备,其产品和苹果公司可能推出的随身设备电子产品分属不同的细分电子产品领域,产生混淆的可能性非常小。

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2013年07月03日

苹果公司为什么会在牙买加首先申请iWatch商标?

据媒体报道:苹果公司已在多个国家和地区申请了iWatch商标,包括日本、墨西哥、俄罗斯和台湾。笔者检索了苹果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申请情况,发现苹果公司是在2013年6月在台湾地区申请的商标,而中国商标局网站的检索系统由于录入申请信息的时间比较长,一般只能检索到几个月前的申请信息,因此,如果苹果公司是在6月初提交的商标申请,目前是无法看出的,实际我们也没有检索到苹果公司在中国申请iWatch商标的记录,下面是苹果公司在台湾的iWatch商标申请信息。

商标名称 申请日 优先权日 类别 产品 申请人
iWatch 2013-06-03 2012-12-03 9 计算机软硬件及周边设备、电话等 苹果公司
iWatch 2013-06-03 2012-12-03 14 手表、精密计时设备、珠宝等 苹果公司

作为中国商标律师,笔者觉得苹果公司的iWatch商标申请很有意思,有下面几个不同寻常之处:

一、作为美国公司的苹果,其初始申请商标国居然是牙买加,半年后才在其他各国申请。苹果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商业秘密,根据《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第四条的规定,保护工业产权联盟内任何人或其权利继承人,已经在某一公约成员国正式提出商标注册申请的,在第一次申请后6个月内在其他国家就同一商标在相同商品上提出商标注册申请,可以享有优先权。而苹果公司选择了在优先权保护期的最后一天提交商标申请。

同时,笔者通过Google的初步搜索,没有搜到牙买加国政府可以提供官方的商标数据库在线检索服务。如果该国确实没有商标在线查询网站,说明这是苹果公司刻意为之,鉴于越来越多的记者和竞争对手对苹果公司提起的专利、商标申请进行研究,很多苹果公司的不希望被公开的技术信息和产品信息都通过这些渠道被泄露。因此通过一个不引入注目的小国申请商标,再通过优先权方式保护,可以在让权利尽早得到保护的同时,尽可能晚的泄露商业秘密。

二、苹果公司在第九类选择了大量商品。一般而言,企业申请商标一个类别只会选择10项产品和服务,超出部分,商标局会额外收费,但笔者粗略统计,苹果公司在第9类居然选择了124项产品和服务(详见文后附录)。其中既有计算机软硬件及周边设备、电话、平板电脑等IT设备的常用产品,也有太阳镜、叫狗哨子、工业用放射设备等非IT常用产品。产品和服务选择的多,可能说明iWatch产品的功能越多,但申请涉及的非IT用途服务说明不排除苹果公司是故意多申请一些不必要产品和服务,虚虚实实,以迷惑竞争对手。

3、苹果公司为什么这次没有用白手套申请iWatch商标?上次申请iPad商标时,苹果公司通过一家单独注册的IP应用发展有限公司(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Limited)在全球申请和购买iPad商标,这个策略让苹果公司即将推出iPad产品的秘密在商标环节得以保密,并且在购买商标时,由于IP应用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因此iPad商标的原持有人,比如唯冠公司,并不了解购买商标的真正客户,商标收购的成本被大大降低。

虽然苹果公司在收购中国iPad过程中也犯了错误,导致其最终付出了6000万美元的代价,但至少在中国以外的地区,iPad商标收购是成功的。但同一个策略不能使用两次,因为苹果的i品牌(iBrand)战略大获成功,因此,现在要伪装成小公司收购被商标持有者识破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苹果公司这次改用了在不引入注目的小国先申请商标,然后通过巴黎公约主张优先权的策略。

但是,对苹果而言,iWatch商标的挑战会更大,因为在很多国家,比如在欧盟,已经有公司2008年在第9类获得了该商标http://www.probendi.com/products.php 。关于iWatch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申请的前景问题,因为Watch一词具有手表的含义,因此在第14类手表类产品上获得iWatch的注册会有一定难度,苹果要通过一定的非常规手续才可能获得这个商标,今天工作比较忙,就写到这里,明天我会和大家讨论此问题,欢迎大家继续关注。

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