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文

    前天南京一个哥们结婚,喜气洋洋托咱另一个南京哥们送来喜糖。高兴之余,当然畅晤不休,谈到博客中国,网络,博客,世间万象。。。。。。

    其中一个话题,提到面对狗的厮咬,人应该怎么做?我们得出的一致结论,就是不予置评。哥们给我打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方,被狗咬了,除了自认倒霉,总不能够也去咬它一口吧?

    可是笔者最近麻烦还真大,比被狗咬还麻烦。

    也许是因为笔者推动“反微软垄断博客同盟”的工作促怒了狗主子们,跃然不休的跳出好多“捉刀狗”、“民族狗”、“自由狗”、“报恩狗”(忠狗?晕)。。。。。。品种齐全,花样繁多,吠吠不止。

    笔者不认为“微软”是狗,也不认为攻击反微软垄断正义行动的某知名博客(国内某大站前任总编,曾经因为主持捉刀创收和拿钱做枪手而遭遇康国平兄的极圈碰撞),以及某自称“知名”的“老博客”,以及他们后面跟随者,因为对笔者以及反微软垄断同盟进行攻击(包括人身攻击)而成为狗。

    但是说实在的,笔者目前,还真有一种走在大街上被狗咬了的感觉。

    也许发表的文章多些,也许观点言辞激烈了些,甚或也许因为文章引起天涯、凯迪、人民网的网友们关注多了些,正如同我在马路上走得快了些,于是突然就冒出一声狗吠,莫名其妙中被它咬上一口。

    谁叫你走快了,活该你被咬;谁叫这个世界过气的老狗这么多?

    可惜,发表博客言论这样博客式生存方式,已经成为笔者生命的一个部分,就象一种走路的步履,无论是不是从邯郸学来,都不大好改了。

    南京有喜事的哥们叫张曾,帮送喜糖的咱哥们叫“邵角”,都算够铁,也许在西祠混过时间长些,被咬之痛感受深刻。尤其对于人咬狗的新闻价值,一番高论,叹为观止。

    咬人狗是不是疯狗?如果是疯狗,那么敢冒着生命危险敢于反咬之,其勇气真可嘉许也。因为这样的后果,必然是连续不休的长咬不懈,甚至变本加厉的言语和人身攻击。

    所以我们尽量要回避疯狗,一让再让。可是如何辨别呢?其实标准也简单,看其行为,听其言论。

    比如,拿别人和他在MSN上面的私人对话出来说事,借以进行攻击,这样违反基本做人道德的行为,基本可以确认此人为疯狗。至于他自己也许会喃喃自语的争辩,那根本没有必要再听了。能够做出这样下作行为的人,铁板钉钉,疯狗一条。

    再比如,自身本来就是老枪手出身,而且现在还不断做着枪手的勾当,在中国这样一个民智有待开启、民族气节有待弘扬的国度(有朋友为我们国内IT业界的专业人士在微软垄断问题上面的实用主义立场和没有民族意识而扼腕叹息,也有朋友为笔者最近希望推动的反微软垄断博客同盟在舆论上遭遇的一片反诘声而感觉惑然不解),我们经常可以看见很多光天化日下的背理现象,包括狗声大于人声,包括狗咬人,也包括“正宗枪手”、“历史枪手”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子,指责别人是“枪手”、别有用心的“沽名钓誉”者、对微软不知感恩图报者、无知无识者。。。。。。

    所以,疯狗咬人当然还有点新闻价值,但是在一让再让的情况下,疯狗们还是咬个不休,那么就有必要予以还击,那么便可能诞生一种更大的新闻价值,那便是人咬疯狗。

    笔者还有一个旺才朋友,他的网名中就有狗字(“旺才是条狗”),对疯狗的习性也颇有心得,最近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77810.html发表了一篇文章,但是笔者还是劝他,面对疯狗不要咬。

    普通狗咬它一下最多一嘴狗毛,但是疯狗咬它一口万一见血,是不是会有得疯狗症的危险呢?其实堪忧的。

    所以,一方面一旦发生人咬疯狗的新闻,其中的价值自然会有无数传媒人士去掘地三尺、一挖再挖,另外一方面对一个正常人而言,最佳的选择还是不需要去咬之。

    我们完全可以拿起打狗棒,打断他的脊梁骨。

    对疯狗,可以掌握这样一个规律,给朋友们参考:越是吠得凶的,往往越是病得厉害的,往往越是心里害怕的。狗冲你叫,说明他它得你有威胁,说明的是它怕你,是你威胁到了他的“狗日子”。

    遇见狗吠不止,甚至不幸被咬,千万不能够逃避,也不能够呆若木鸡,最好找到狗七寸,一棒接一棒的打下去。

    顺风还是相信,相对于人咬疯狗的新闻价值而言,虽然人打疯狗的新闻价值会显得弱些,但是在教育狗辈方面所起的后果肯定会更加的理想。

    当然,狗是合群的动物,往往喜欢约齐了群起而咬之,对此也不必惊慌。只要心底无私,只要自有方寸,狗毕竟是狗,人毕竟是人。

    狗会多些,吠得会响亮些,但是这个世界,毕竟还是人在当家。

    狗奴才永远是狗奴才。(反微软垄断博客同盟)

    QQ:3436188 

    (如没有QQ只有MSN的朋友,请加yzwuboyz@hotmail.com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