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顺风

日前,本非盈利组织“理想考虑会”及印度驻日大使馆在东京靖国神社内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印度籍法官拉塔比诺·巴鲁立“功德碑”,以“赞扬”他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中主张以东条英机为首的“所有甲级战犯均无罪”。另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天皇和皇后将在塞班岛访问两天,期间,二人将首先前往二战期间日军及日本平民拒降投海自尽的两处海边悬崖默哀,然后访问日本在塞班岛建设的“中部太平洋牺牲者之碑”,该碑纪念在塞班岛战役中丧生的所有军民。这将是二战结束60年来,日本天皇首次赴海外祭拜二战阵亡日军及平民。

联系近年日本国内右翼势力竭力歪曲二战事实,推逶战争责任,拒绝反省战争罪行的种种言行,最近在日本国内开始甚嚣尘上的“战犯无罪论”进一步揭示出日本不服二战结果,企图为二战翻案的阴险目的。

二战日本战犯罪行昭著、罄竹难书,不仅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正义审判宣布了他们铁的事实罪行,而且其罪行记录在战后亚欧各国人民的控诉、声讨中也早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在二战结束60年后的今天,日本国内竟然掀起这样有一股为二战战犯翻案的逆流,从政府到民间到企业,以至天皇夫妇也进行60年不遇的海外祭拜二战阵亡日军及平民的行动,种种事实证明,日本国内对于二战结果存在一种危险的错误认识,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二战反法西斯力量的继承者们必须予以重视。

罔顾中国等亚洲和世界国家的强烈要求,日本继续在参拜靖国神社、历史教科书等问题上坚持己见,既暴露出其轻视亚洲国家正义忽视的立场,也暴露出其在坚持为二战翻案、颠覆二战成果的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

否认二战战犯罪行,背后蕴涵的是否认二战成果,否认反省二战责任,从反面来讲,如果被处死的二战战犯在日本国内被认为是“冤枉”、“无罪”,那么谁应该为他们的被处死承担责任呢?是不是参与组织二战远东国际法庭的美国、中国等有关国家应该为此承担责任?这样岂不是将二战中打败日本法西斯的正义力量视为有罪?是否日本一旦获得时机,也要组织一次对二战战胜国的审判呢?

我们应该警惕日本,在这样的错误认识指引下,最终将走上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历史的结论不容颠覆,所有包括中国、美国、俄罗斯等在内的二战战胜国都必须清醒认识“战犯无罪论”背后的丑恶心理,必须将反对“战犯无罪论”上升到清算日本错误认识来保护二战成果的高度予以重视。

错误的认识必然导致错误的行动。对二战的正义性和日本法西斯的邪恶性认识不足,将直接影响日本国内对右翼势力和法西斯参与思想的清算,直接影响日本在政治上的发展方向。我们不希望目前所看见的危险的趋势继续延续,我们更不希望日本朝野在错误认识指引下,进行一场打着“民族主义”旗帜颠覆二战成果的大合唱。

二战的正义不容改变,60年的和平来之不易。60年的和平发展是无数反法西斯战士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这样的局面全世界都要珍惜,所以对日本近年在二战问题上面的危险认识,以及其中所蕴涵的更深刻的颠覆二战成果的苗头,全世界都要防微杜渐予以教育和制止。在这个关系世界和平、关系历史公正的严肃问题上,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也必须正视现实,以顺应历史潮流的远见卓识,加入到帮助日本认清形势、扭转方向的斗争中来。

QQ:3436188

(如没有QQ只有MSN的朋友,请加:yzwuboyz@hotmail.com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