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26日

今天居然翻开了以前的中文药剂书,看了好几章。就为了昨天与sunny的谈话。

与其说自己是在生气,还不如说自己是在赌气。我也对自己在这边所学的东西怀疑过,不过sunny的一些评价还是让我感觉很不一样。我觉得很多东西你不能因为不一样你就说他不好,不过她倒是令我有机会重新审视我学的东西,以及我的这段经历。在基础研究这方面,国外确实做得要比国内好,比较细腻。我也曾觉得那些东西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不过和很多人谈过,我觉得,基础研究是必须要做的,必须有人去做的。很多东西不是虚无缥缈,想象的东西还是给人类带来很多东西,在天上飞是想象,结果后来有了飞机,听到远在天边人的声音和看到影像是想象,后来有了电视和电话。用基因作药物是想象,但是现在确实有了很多成熟的delivery system的。

我也从来不鄙视国内的药业,因为我知道很多时候国内还是缺钱,所以急功近利。有些东西学好了是很现实,找工作的话。但是既然出来了,就要学些不一样的,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些经历会派上用处的。有个我不喜欢的人和我说过一句我很喜欢的话:到了一定年龄后,经历会成为最大的财富。

就像skill和technology中文都叫做技术,但是不一样的。有些东西你是很容易接触到,就像那些所谓的新剂型开发和质量标准之类的,有基础的看看自然就通的很快。有些东西你不走进一个环境,花时间去学是永远都想不到的,这是一种思维习惯的问题。

我似乎有些不服气,像个小孩子一样,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细细体味,这种感觉也挺好,没有这样,我也不会现在翻翻药剂书,也不会重新审视一下我的所得。我看到了在国内没看到的东西,学到了以前没学到的东西,做了一个现在想想非常前沿的课题(虽然时间不长),接触了不同国家地区的人们,基本练好了英文能力。

也许我回去了,会不开心,不过我会永远充满自信!

2005年08月14日

今天见到一个非常special的女孩,身上有上海女生的特质但是又是非常出众,老练。

She’s shanghainess and from Fudan as well. However, although same aged as me, she’s so experienced: sponsered by Fudan and studying abroad, working and training outside, multi-languagial, open-minded. Although she’s been in London for just one week, she’s now working in bank area and living in Nottinghill, a typical commercial and high-class London place !

 
I am gonna graduate and now i’m being jobhunting. I have to live in North London which is quite far away from the city and within Indians and Blacks everywhere. I have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working permit in order to be entiled to work in this country! My family paid a lot for my tuition fees by themselves.
生活就是这样,在这边我能吃苦,努力,可是有时候觉得缺乏干劲。也许亲人不在身边,女友不在身边,做事情就觉得没心思吧。与她相比,我没那么厉害,也没那么幸运,真的感觉差远了,但是很难说什么是好的,到底是差距还是差异,也许若干年以后才会有答案,甚至若干年以后都不会有结果。
上了一课,sunny让我好好取经,我也算学到了些东西。
以前舅舅和我说过:注意培养自己的性格,也有人和我说要有个性。但是有时候我真的觉得那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你试图改变它,可是改变不了。
可以改变吗?
我需要给出一份满意的答卷,为那些爱我的,喜欢和关心爱护我的人,也为我自己!
"Everyone’s brain has two parts: left and right.
               The left part has nothing right
                The right part has nothing left" 
 
2005年07月29日

这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伦敦的七月,不平凡的日子。

两次恐怖袭击让这个城市真正尝到了惊吓的滋味。发生在伦敦,发生在我的身边。感慨,悲伤,逃避,人们做着自我安慰,死去的人还是死去。埋在Piccadilly线下的人们,也许在长眠之前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地狱和天堂相隔不超过24小时,伦敦的申奥成功让人吃惊,伦敦的恐袭则让人感到震惊!你永远都无法躲避,能做的只是祈祷。。。

恐怖袭击,结束了吗?

前天结束了毕业答辩,感觉又是我这一年学习生活的缩写,不出彩,有点误会,但是,总体顺利!其实英文早就不是太大问题了。这一年我录过几次我做Presentation,感觉每次都有进步,但是与人的交流方式上还有待提到。Simon对人的评价永远都是Positive,Good! Excellent! Perfect! 都听厌掉了!不过答应给我写个reference还是让我比较appreciate。这一年读书,不很出彩,但是还算顺利。我的学生生涯不知道会不会到此结束。我想工作了,可是,如果真的有机会继续往上读,我会怎么选择?呵呵,先努力找找机会吧。

London Student,结束了吗?

小吴走了,对这里没有一点留恋的走了,那个小女生,和以前的印象一点都不一样。这边的中国学生称她为“侠女”。说实话,真不知道下一次见她会是什么时候。虽然她回去上海工作。但有些事情,很难说的。我刚到伦敦的时候她帮过我些忙,她其实真的很不错。别的同学也陆续做着打算,不用天天去学校的日子,大家见见疏散,各个国家的人。有人回家,有人搬家,有人离开。。。总之。。。

不知道算不算结束了?

我到现在都不觉得我很喜欢这个城市,这个英国唯一的supercity,这个欧洲最大的金融中心,这个地铁历史最悠久的地方,这个事物烂的只剩下fish and chips的城市,这个恐怖分子热衷的目标。。。但是,我渐渐的有点,舍不得离开,毕竟,我在这边生活过,也许会更久。。。

结束了吗?

2005年06月11日

今天考完了最后一门考试:Making Medicines。

昨天我突然意识到,这也许是我作为一个正式学生最后一次考试了,当然我以后的生活中肯定还会有考试,但是,鉴于我暂时没有打算读PhD,我选择工作,也许吧,这真是我最后一次学生时代的考试了。

我突然想起来我的启蒙老师,唐老师,那个我一直都很喜欢,很尊敬的老师!她很友善,很尽职。记得有一次开学报到我生病没有去,她竟然亲自把课本送上门来!那个时候我们住的很近,经常可以看到她,感觉挺好的!记得我第一次学生时代的考试,就是在她当班主任的时候,我已经不记得是语文考试还是数学考试了,只记得那次我拿了94分,非常非常郁闷的样子,因为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是很想满分的,从我听说考试的概念之后,呵呵。

那是17年前了,难以想象17年后我在伦敦完成了可能是我学生时代的最后一次考试,为我的硕士学位,一切就像做梦一样。17年后是怎么样了呢?那时我40岁了,小孩都要上中学了吧。哈!

Zoe 明天要走了,那个纯纯的,心态很好的nice女生,Baldwin今天刚回来,但是他明天又要走了,姜燕今天吃饭的时候和我说到,她以前就是这样,大家分开的时候说好会碰面,但是谁知道今后有多少机会再碰在一起。顿时,我感觉有一点点失落。

生活就是这样,Connaught Hall,Boat Ball之类,简直就像一场梦!醒的时候到了。

再见,最后的考试,再见Zoe!

2005年05月14日

好久没有在这边写东西了,记录一点我的心情。最近确实很忙,尤其这个礼拜,四天三夜做了12批样品,时间点还抓住的挺好的。

累累的,充实的,这是我想要的感觉,我不希望空闲,因为那样我会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尤其现在在英国,感觉我在这边的每一秒都很珍贵。不过有的时候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无形之中产生的压力也让人喘不过气来。关键有的时候累了就不想干别的事情了,其实要干的事情真的好多。

来这边以后我算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的压力,也许男生真的是这样长大的,难怪Manda老说我比以前老了很多,也是正常。看看照片,有些真的很沧桑。

Pinaky今天和我说了一番有关对英国以及伦药失望的话,让我也有点高兴不起来,有的时候确实会权衡得失,但是总的来说我不会太过后悔我所做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一切事情最后总会有他正面的结果的,毕竟不是坏事情,应该算好事情的吧。

事情真的很多,压力也很大,很累,很忙,很充实,我愿意。

一切会顺利得,我相信!

2005年04月25日

“在高潮时享受成就,在低潮时享受人生!”

貌似我最近在享受人生呐。。。

哈哈,有意思。

2005年04月18日

小时候很喜欢吴奇隆的一首歌,追梦。

“追追追,我追过狂风追过我自己,有梦的明天,那就是,我的未来。。。”

这个周末,我眼睁睁看着父母又实现了一个梦,我们家又买新房子了。

有点不可思议,我出国留学用了那么多钱,居然现在这个时候,妈妈他们还能筹到钱买房子,真是有点不可思议,有点激动。尽管当中有点曲折,有点不快,但是,感觉真的,很崇拜,很感激!相信新房子一定很漂亮,很舒服,他们真的,很伟大!

顿时觉得自己还老是生活父母的shadow下,不够长大。自己的事情似乎老是在逃避,什么时候我能向妈妈他们那样有魄力?我真的应该努力了。

今天有听到一句话,电台里的广告,但是很有味道的英语:R u a dreamer?  R u doing something to make your dreams happen? What’s the point of dreams if u r not gonna do something to make it come true?

非常正确,我应该follow my dream了,不能再拖了!

2005年04月12日

算是正式开学了,虽然前面我也基本每天去学校。

开学第一天,上了英文课,上了tutorial,好久没有上课了,感觉有点,怪。尤其是下午的tutorial,感觉听那个巴勒斯坦女生的presentation,很累,Kostas今天挺严肃的样子,弄得我紧张兮兮的。他看我很少笑,我不知道,感觉有点,不知所措。

今天上午在图书馆看到一本杂志上面招打字员,我鼓起勇气打了电话过去,没有结果,到现在我都不明白那个女的问的那句英文是什么意思,since , be doing,这三个词很清楚,别的,怎么都猜不到什么意思。在这边什么都要工作经验,要有qulification,其实在中国这点也一样了,关键还有语言问题。说到语言,我又要重新审视我的英语了,我不知道是我过度追求accent的原因,还是我追求表达和语速的协调,最近觉得发音老发错。简单的词发音都有点怪,咳,以后还是慢慢说,好好说吧。顿时觉得似乎半年我的英语长进不大。虽然比有些中国人我觉得还稍微有点优势,但是,在英国,伦敦,显然这不够的,特别我要在这边找工的。

说到找工,我又是一头雾水,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是在逃避,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压力特别大。今天英文课又在讲CV写法,感觉真的,啊,好多事情,但是没有头绪。我永远都不会承认我后悔来英国,但是我有时候确实会权衡得失,总结我的achievement,今天小博说了一句话,“怎么看你整天闲逛”,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可是我确实觉得最近似乎实验老是不能规律的做,又觉得自己做的事情不够有意义,加上觉得自己有时在浪费时间,感觉真的很不好。有的时候挺羡慕sunny的,能够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她其实真的挺幸福的,但愿我能延续她的幸福。

我应该多付诸行动,大姨妈说过我克制力很好,我觉得应该是,我要多一点focus,姜燕说过,要有那种不怕犯错的精神,我似乎现在做什么事情都有一点害怕,时间不多了,大胆的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明天去Portsmouth,要在那边呆一晚,加油吧,大胆去做!

2005年04月08日

Safeway要关了,还有一天,四月九号过后,Brunswick Shopping Centre,不会再有Safeway!

我不知道我是何种心情,其实我在那边买东西也不多,但毫无疑问Safeway是我最常去的超市了,那边的鸡蛋很便宜,Morison的那种,12个只要89P,就是小了点。Chicken Tigh也很便宜,39P一个。呵呵,以后不会再有了。还记得School of Pharmacy第一天,Nill他们就带我去那边买午餐的。一转眼,半年多了!

再见,Safeway!

2005年04月06日

二氧化碳、干冰和flat,前两者或许还有点联系,但是怎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flat带进来。

昨天二氧化碳的gas regulator还没有来,真的心急了,忧虑之时,突发奇想,想到了用干冰,仔细考虑过,也差了点资料,觉得没有道理不可以的。结果今天试过,貌似结果还行,就是产量小了点。还有就是在做分析前,谁都不知道我得到的化合物是不是我所需要的那个。但不管怎么样,我突然间脑子转过的这个弯,可以让我兴奋几天了。

昨晚去了International Hall,里面的一个去年LBS毕业的硕士,和老公一起,住了一个flat,第一次看到这边的一室一厅。感觉真的非常的温馨。那女的去年毕业,然后找到了工作,今年老公又在LBS读书了,呵呵。真是,很有缘,又很好玩。顿时想到,什么时候我的sunny也能来英国,不管是读书,探亲或者旅游,最好那个时候我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也有一个flat住,两人在一起,一定感觉非常好。顿时立下奋斗目标,在英国要有一个flat!

呵呵,和几个人说了,都说这个目标太小了,起码有个House,呵呵他们不懂我的心。

真能有个flat,已经很好了,我已经可以很满足。为此努力吧。

感觉上天老是在有意无意的照顾我,就像今天的实验,其实不是一帆风顺的,差一点我就放弃了。。。

最后,还是完成了,相信是完成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