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盛大公开信一辩 堪称毛体公关范文

昨天中午,盛大骤然发布《致关心起点中文网的朋友们的一封信》,引发业界一片哗然。互联网名人谢文、朱威廉等纷纷撰文表态,认为此文字里行间充斥谩骂、威胁,色厉内荏,失了大公司的气度。而受众一侧更是一边倒的对盛大表示失望,网络上满屏批评嘲讽,不在话下。

中国有古话"书读百遍,其意自现",虽然谢、朱等大腕都是业内名人(朱威廉还曾经是盛大高管),而对于一篇公告到底如何解读,大致不忙人云亦云,回归文本,也许会有不同的发现。

这封信其实写的非常有学问。

作为公告,开篇第一句却是抒情"树欲静而风不止!"就文法意味,不只是气势十足,这更是在设置一种"强制解读语境",从开篇就开始强烈引导读者,而后在慢慢展开内容。

而后,一段简约的致谢客套过渡,第三段高潮再起,先以"时代"入题,把立意拔高,而后行文愈见铿锵,段尾一句"我们尊重这种挑战,但是对于最近发生的如下行为,我们只能鄙视和唾弃!"干净利索的完成定调,瞬间就把对手按在了道德的耻辱柱上

相信熟悉公文的朋友们至此已经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如此笔法气势已经不那么象一个企业的表态,倒隐隐有了大国政府外交行文的味道。而如果更具体一点,甚至可以说本文风格就是在认真学习"毛体"。

所谓"毛体",其实是个学术概念,是钱理群先生对毛泽东政论杂文风格的专门定义,突出特征是"感情充沛,先发制人,强烈表达观点,相对轻视论据,首先置敌于较可笑与荒谬之地位,进而引发读者对所攻击者的反感与不满,如著名的「别了,司徒雷登」就是典型代表作"(抱歉,有点绕嘴,不过先生口述原文如此,不敢擅改)。

再往下读,"毛体"在文本中的体现愈发明显起来。且看原文中"推出马甲,掩耳盗铃,不惜作践自己,开展同业竞争"这一节,这段话被外界普遍认为攻击过于泼辣猛烈,有失风度。但这正是"毛体"的又一突出特征,擅用排比句,虽然往往不够客观,但文法力道十足,容易给读者带来强烈的压迫感,进而使读者认同自己的逻辑与观点。相信大家都还急得「纪念白求恩」篇尾那段著名的四连排比,对照参详,自然明了。

我们继续。"我们惊讶获悉此人居然在新成立的某文学公司里面担任主要负责人,这实在是其他从业者之大幸,也是网络作家之大不幸。"

这一节又是遭遇外界较多批评的,但从文法角度偏偏又是两条学习毛体的证据。一是白话文中带古文或书面语。众所周知,先主席传统学养扎实,所以虽然用白话行文,但习与性成,经常会不自觉带出古文的节奏感。二是如钱先生总结,毛体擅长切换角度,往往会忽然站在读者角度叙述议论,以激发更大共鸣。上述文字,不正是悄然在替作者、从业者抱怀担忧了么。

再写大致如此,证据俯拾皆是,所以可以几乎肯定的说,本文绝非一时冲动之作,而是在文法上包含着非常严谨高明的学习与套用。

于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产生了,到底这篇公告是谁写的?

我觉得,很大可能是陈天桥本人。众所周知,天桥口才极好,公开讲话,极少不脱稿,而且风格感性动人,用盛大一些朋友的话说,是"极富煽动性"。而更难得的是,天桥有中国互联网圈中罕见的政治情结,如媒体报道"共青团团中央委员是他极为看重的一个身份"。所以如此自觉的学习先主席文风,而且深得精髓,我以为不要说盛大,就是互联网圈内,大约也找不出第二个人。

此外,本文在公关上确实有不妥之处—-行业发展,何必威胁谩骂—-而盛大公关实力强大,按惯例不可能不做必要修改。而本文一气呵成,明显没有节奏的异数,可以断定是原文原味。那么,除了天桥本人,谁有如此权威?

朱威廉谢文诸位大腕,如果你们知道这是陈天桥的手笔,想必批评之前会三思吧。

马云深知:激素这个东西

双11”还没完全收尾,“双12”又来了。

当电商业态整体萧条,只剩下给买客打激素的时候,刚好碰上了2012。

今天是2012年的12月12日,真是一个难得的好日子。弄得各路电商想再掀一回双11的波澜,却又哽屁。

有个网友分析了一下“双12”必败的四个因:1.双十一遗留问题没解决(有些1111的包裹还在中转站,还能指望1212?);2.无法引起消费者共鸣(1111帅就帅在买菜大妈都知道是全场五折,1212大家知道是啥吗?);3.没有天猫的参战、没有马云的亲自坐台,小卖家太嫩太弱太不会包装,谁会甩你?

你看天猫多精啊,“双11”弄了191亿后,这次不玩了。那是云哥深知:

激素这个东西啊,跟吃春药差不多,不能多吃,一次就好。次数多了,它就不灵了。

而东哥就有些犯傻,还把美女给搬弄出来卖,京东是卖货的,它不是卖身的,况且…况且今天它不是光棍节啊……

哪里有管制 哪里就落后

哪里有管制,哪里就落后。

听说APP开发者要被我朝管制了,无需多想,管制的理由无非又是怕害毒害了**少年,给**坏人可乘之机等等之类的说词。

权力历来是要寻租的,寻租的最好方式就是变现,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变现,变现能力可以是面向站长圈儿、文化圈儿、移动互联网圈儿。

有人说,不管就乱,一管就死。这是个假设命题,有关部门可以不断提倡实名制、健康化、绿色化运营,但要强制插一手的话,会越管越乱。

不能因为怀疑街上藏有爆匪,就强行对所有行人进行搜身。

如果非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妥,就是让人感觉不爽,本来是兴气冲冲的有个iDea准备实现的,现在碰上了搜身大行动,撞一脸晦气回来,哪还有什么好心情创新?

身在我朝,创新个猴子。

莫让央视变殃视

央视焦点昨晚搞了一期“莫让微信变危信”,拿出了刘兴亮、李玫瑾等人,还有一些街井市民,七七八八说了一些微信的“坏话”。

keso说:央视总是喜欢在“菜刀的危害性”这种话题上表现自己的正义感。

板砖既可以盖成央视的大裤衩,又可以把人拍死,成为杀人的凶器,也没见过央视啥时候曝光一下板砖的危害。

还记得Google的出走么?为什么一个在国外很好的搜索工具,到了我朝,就十恶不涉了?

央视,请把智商调高些儿,向谁开刀,不要老站在道德的层面猛挥大棒,那样只会变成殃视

Hello iDoNews!

没有废话,没有简介,没有头衔,只有一张破嘴和一群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的小观众。

就这么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