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12

马云深知:激素这个东西

“双11”还没完全收尾,“双12”又来了。
当电商业态整体萧条,只剩下给买客打激素的时候,刚好碰上了2012。
今天是2012年的12月12日,真是一个难得的好日子。弄得各路电商想再掀一回双11的波澜,却又哽屁。
有个网友分析了一下“双12”必败的四个因:1.双十一遗留问题没解决(有些1111的包裹还在中转站,还能指望1212?);2.无法引起消费者共鸣(1111帅就帅在买菜大妈都知道是全场五折,1212大家知道是啥吗?);3.没有天猫的参战、没有马云的亲自坐台,小卖家太嫩太弱太不会包装,谁会甩你?
你看天猫多精啊,“双11”弄了191亿后,这次不玩了。那是云哥深知:
激素这个东西啊,跟吃春药差不多,不能多吃,一次就好。次数多了,它就不灵了。
而东哥就有些犯傻,还把美女给搬弄出来卖,京东是卖货的,它不是卖身的,况且…况且今天它不是光棍节啊……

哪里有管制 哪里就落后

哪里有管制,哪里就落后。
听说APP开发者要被我朝管制了,无需多想,管制的理由无非又是怕害毒害了**少年,给**坏人可乘之机等等之类的说词。
权力历来是要寻租的,寻租的最好方式就是变现,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变现,变现能力可以是面向站长圈儿、文化圈儿、移动互联网圈儿。
有人说,不管就乱,一管就死。这是个假设命题,有关部门可以不断提倡实名制、健康化、绿色化运营,但要强制插一手的话,会越管越乱。
不能因为怀疑街上藏有爆匪,就强行对所有行人进行搜身。
如果非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妥,就是让人感觉不爽,本来是兴气冲冲的有个iDea准备实现的,现在碰上了搜身大行动,撞一脸晦气回来,哪还有什么好心情创新?
身在我朝,创新个猴子。

莫让央视变殃视

央视焦点昨晚搞了一期“莫让微信变危信”,拿出了刘兴亮、李玫瑾等人,还有一些街井市民,七七八八说了一些微信的“坏话”。
keso说:央视总是喜欢在“菜刀的危害性”这种话题上表现自己的正义感。
板砖既可以盖成央视的大裤衩,又可以把人拍死,成为杀人的凶器,也没见过央视啥时候曝光一下板砖的危害。
还记得Google的出走么?为什么一个在国外很好的搜索工具,到了我朝,就十恶不涉了?
央视,请把智商调高些儿,向谁开刀,不要老站在道德的层面猛挥大棒,那样只会变成殃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