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27, 2013

周末返乡参加朋友婚礼,两天没上网,周日回来途中上网时看到鲍尔默即将在一年内辞职或退休,不免一阵唏嘘,这位从面相学上几乎完美的哥们有他自己的成功哲学,也或许,恰恰是这些过往的成功,限制了他、限制了微软的发展。

撇开微软不谈,我们不妨来看看鲍尔默和另外一位备受质疑的CEO——苹果公司CEO 库克做个对比。假如鲍尔默是苹果的CEO,这里也不涉及所谓公司文化差异和公司架构不同,倘若鲍尔默有足够的控制力和执行力,你再想象一下,苹果公司会成为什么样的公司?

鲍尔默的苹果

首先,苹果的产品线将大幅度扩大

鲍尔默执掌苹果,恐怕iphone 5C这样的产品早几年就会推出,很可能是第一代苹果时就有C的产品线;同时ipad的屏幕也不会局限在9.7寸和7寸两个尺寸中,或许8寸、11寸甚至13寸的ipad都会不断涌现,并开始不断在学校、第三世界国家推广这些产品;个人电脑方面,Xmac也将成为现实。

其次,苹果的销售团队会大幅的扩充,产品团队则不断填补新的产品

至于营销,苹果将建立从CIO到普通用户的全方位推广,覆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而在中国,苹果一定会积极与中国移动合作,推出支持中国移动3G标准的iphone TD版。

在鲍尔默的带领下,苹果的员工们工作非常努力,公司业绩更是直线上涨,从员工到股东都非常满意他们的收入,他们看好这样的模式,他们希望能继续下去。如果你能想到这是鲍尔默领导下苹果的未来,那么你还对现在的微软感到吃惊吗?

鲍尔默的赚钱哲学

能否给企业带来收入和利润的增长,考验的是一位CEO的基本能力,而能否让企业不被边缘化,始终站在业界发展的前沿,则是一位CEO伟大与否的试金石。从这个角度来说,鲍尔默是一位合格的CEO,却不是伟大的CEO。鲍尔默是那种可以将任何一款优势产品做到市场占有率达到极致的人(注意,仅仅是市场占有率)。正是这样的一种气质,鲍尔默治下的微软,在Windows、office以及server方面增长强劲,几乎完全统治市场,但在平板和手机方面,却也一败涂地。

鲍尔默的成功哲学里,收入和利润被一再提起,与之相呼应的企业员工的工作哲学。微软为所有员工制定了可量化的工作标准,这让企业员工的收入与公司收入挂钩,却也和企业的创新脱节。员工为微软工作的目的就是赚钱,微软推出新产品的唯一目的就是为股东和员工赚钱。

这在苹果公司Jonathan Ive看来不可思议,一年前Jonathan Ive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

我在苹果工作不是为了赚钱,这听起来有点虚伪,但事实却是如此。我们的目标是开发出令人激动的产品,我们相信如果这个产品得到大家的喜欢,我们也会获得成功,我们也可以挣到很多钱。

从某种意义上说,苹果的成功证明了一点——没有可量化的考核和指标,一样可以获得成功。硬件设计如何被量化?用户界面如何被量化?苹果零售店天才吧的每个“天才”又值多少钱?

很显然,本文题目这个假设很荒唐。这里不过是借苹果的模式来看鲍尔默的经营思维(当然苹果现在也并不乐观,这不在本次讨论之列)。微软即将进入后鲍尔默时代,重组之后的软件巨人渐渐有了方向,现在还缺一个真正懂得互联网时代运作的领头人。
—————

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潜力股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我的邮箱:xiaoo.sem@qq.com。

Tags: ,,.
08月 13, 2013

前几天看了一本叫《比特素养》的书,在这个信息海洋里,该书算是一个教你如何在这个海洋里(或者像作者所言的比特海洋)里“好好活着”的方法论。我觉得作者还缺了一章,那就是“微博(Twitter)素养”,下面我就来说说我的一点浅见。Twitter中文圈如何去伪存真?

大概5年前开始玩微博类网站,那个时代,国内是饭否、做啥,国外是Twitter,当时还不用翻墙就可以登录哦。后来这些网站的命运令人唏嘘不已,这里不再赘述。3年前在Twitter上开始关注一些群体事件,令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发生在2010年世博会开幕前后,因为校园惨案,大量来自泰兴街头的家长要求孩子生死真相的消息及图片被转发到Twitter(也有微博),很多推油被现场家长们焦急等待的心情感染,纷纷在各自的好友圈里锐推。但其中也有很多假图片假消息,譬如据说是一张奥运火炬传递时群众集会时的照片被当作泰兴家长“散步”的图片。几天之后,《环球时报》还刊出一篇文章来抨击这件事,名字就很“环球化”——《微博是一种倒退,而非革命》,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读一下。

这件事让我想了很多。首先我要承认Twitter或微博在突发事件中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在我国特殊的国情之下,很多真相往往需要草根的力量才能展现。其次,我们在社交媒体的发言是否应该遵循一定的标准呢?很庆幸,在当时Twitter的小圈子里,当一个谣言被发现,进而被揭发之后,大家几乎都停止了对谣言的转发,从而使得信息在传递过程中去伪存真,也在流动中产生了真正价值。

即使三年之后,我关注的圈子也改变了许多,但在一些突发事件的直播与转推中,谣言被长时间传播的概率依然非常低(当然,如今也有大量红色机器推,半元党横行)。我在Twitter一直践行自己的转推原则:

1、对一事件应该拥有多个信息源;既有媒体的官方消息源,又要有专业记者消息源;

2、学会判断信息源的可靠性,充分利用锐推的特性,追踪消息的最早发布者,看究竟是由媒体官方账户,名人媒体人还是普通推油发出来的,从而确认可靠性;

3、利用Twitter的搜索功能及Google工具进行进一步的搜索验证;

4、若消息验证为假,应及时转发指出,并联系一些大号澄清谣言。

以上几点并非我的独创,也是根据很多推友的建议自己做的总结,正是这些大家共同遵循的底线,才能确保在一些突发事件中,Twitter中文圈能够及时、准确的传递信息。

微博上还有素养吗?

说实话,我是很讨厌新浪微博的,从产品形态到现在的内容生态,都很难接受。2009年9月,作为第一批新浪微博内测用户,我的第一感觉,如果可以用现在的一句流行语,一定会说“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新浪微博的产品设计本来很不利于信息的传播,比如“评论”功能的存在就无形中弱化信息传播。而即使用户去主动转发消息,这一切都依靠于主微博,当主微博主动或被动消失后,所有的转发和评论瞬间没了意义。另外“评论及转发”或“转发及评论”更是一种变态设计。

当然,新浪微博没有在我们一群小众(饭否用户、Twitter用户)的嘲讽下退却,反而越来越红,到2010、2011年的时候达到顶峰。此时,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必须使用这款产品。开始发现我在Twitter上践行的信息转播原则几乎一一作废:

1、对一事件应该拥有多个信息源;既有媒体的官方消息源,又要有专业记者消息源 (这个可以有,但有用吗?往下看)

2、学会判断信息源的可靠性,充分利用锐推的特性,追踪消息的最早发布者,看究竟是由媒体官方账户,名人媒体人还是普通推油发出来的,从而确认可靠性;(草根造谣就算了,名人也造谣,媒体官方账号也造谣,你到底相信谁?)

3、利用微博的搜索功能及Google工具进行进一步的搜索验证。(新浪的微博搜索做的,只能用一个一坨什么来形容吗,你想搜索到想要的信息?没门!而Google,现在还有几个人会用啊?)

4、若消息验证为假,应及时转发指出,并联系一些大号澄清谣言。(联系大号?有人理你吗?就算他看到了,他敢自抽耳光说刚传播谣言了,进而道歉?)让我来模拟个场景。一个草根号发了一段访民被欺负的文字,形象生动,并配以一张残忍图片,这位博主特意在文字最后@一下某些常年奋斗在微博第一线的民生问题大号(这个群体现在挺大了,有律师、有记者还有企业家,呵呵)。接下来,这个大号开始转,转发理由再几句义愤慷慨的话,这样,微博的传播就开始了。

这种少则五六百、多达几千上万的转发,点开转发数字可以看到转发者的转发理由,从所谓的企业精英到专业记者,到蓝V大号,几乎都在谩骂,都在谴责,尽管有所质疑但瞬间便被淹没,甚至被人指责为五毛党。此时,这条微博已经是脱缰的野马,最后的情形往往是,真消息被小秘书删除,假消息博主自己删除,紧接着马上就有新的民生大事出来…..

经常玩微博的人想必对这个场景并不陌生。中国式的社交媒体上,很大一群人不问是非,只表态度,只说情绪。微博这几年成了民生/社会问题的秀场和发泄场,纵然有太多的不公与戾气,但在一个公共平台上的所言所谈,还是要以事实为依据。当真假辩论被情绪宣泄所淹没,当每个人对自己所说是真是假不负责时,这个平台上的群体也很难产生多少有价值的信息,别说当局会看不起你,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人会离开这个平台。

社交媒体正在悄然改造着世界。发达如美利坚、贫困如北非,社交媒体一代逐渐成为引领社会变革的一代。但中国社交媒体的代表——微博,至少在现在,还仅仅停留在一个情绪宣泄的阶段。或许我们还缺乏良好的微博素养, 太在乎技术之于经济的作用,还不懂得技术之于社会的意义。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