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回归汽车民族风

2012年2月初,工信部发布了新一批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曾被国人熟知但现在已经淡出消费者视野的红旗牌与上海牌轿车,公告中再次出现了它们的身影。

  2012年2月24日,工信部发布了《2012年度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选用车型目录(征求意见稿)》(后简称《意见稿》),再次吸引了全国人民的目光。该目录中所涵盖的412款上榜车型全为自主品牌,合资品牌集体出局。

  《意见稿》一出,全国媒体一片欢腾。当红旗和上海这些渐渐淡出人们视线的“大牌”,突然又重现在工信部的产品公告中,一下子勾起了国人强烈的民族情怀,和随之而来的热切关注。尤其是在目前国产自主品牌轿车,深陷亏损泥潭裁员连连的情况下,工信部的举动更让汽车行业内部分外敏感。

  短短一月,工信部前后一脉相承表示了对国有自主品牌汽车的坚定支持。国有自主品牌汽车销量下滑的趋势应声而止,结束了长达一年多的下滑,随之水涨船高。

  1月自主品牌乘用车销售48.8万辆,环比下降17.13%,同比下降30.62%。

  2月,乘用车自主品牌共销售 52.28万辆,环比增长7.7%,同比增长17.22%,占乘用车销售总量的43.3%,比上月上升1.3个百分点。其中,自主品牌轿车销售23.60万辆,环比增长8.8%,同比增长20.6%,占轿车销售总量的28.5%,市场占有率比上月增长1.3个百分点。

  销量排名前十位的生产企业依次为:上汽、东风、一汽、长安、北汽、广汽、长城、奇瑞、江淮和比亚迪,与去年底相比,比亚迪重回排行榜,且在销量前十名的企业中,也有一半都是自主品牌。

  2月的汽车销售数据显示,自主品牌正在逐渐走出阴霾。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显示,2月份,自主品牌车企销量前十的榜位上恢复到了半数席位,市场占有率也有小幅回升。这对于在过去一年中持续下滑的自主品牌而言,是难得的回升迹象。

  不同于舆论和民族的兴奋,部分汽车厂商和理性人士,对工信部的《意见稿》提出了质疑。

  吉利汽车公关总监杨学良说,对于公务车市场潜在销售规模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判断:比如说,这个市场蛋糕究竟有多大,我们可以再这个市场里切到多大一块,我们一年可以在公务车市场里卖出多少辆车,现在还都没有判断。政策越细越好,汽车厂家更期待更有针对性的指导原则出台。究竟哪些政府部门会买什么级别的车,他们在买这些车的需求的点或者是考虑的点是什么,我们不是很清楚。

  《品质汽车》主编张炤虎就对自有品牌汽车的质量和维护保养表示了担忧:国内用车环境复杂多样,公务用车每年的用车公里数远超家庭用车,这也意味着公务用车需要更加频繁的保养维修,这就需要相关车型维修起来方便。从当前来看,除了一汽上汽等大型国企、可以借助多种渠道,下沉到县级甚至乡级,但大部分自主品牌的售后,远没有合资品牌完善和及时。

  张炤虎先生的担忧不无道理,这从居高不下的投诉率上,可以得到验证。但是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就完全不一样了。让公务员们体验一下国产自主品牌汽车的售后体系,他们才能关注和监督国产汽车把售后这块抓起来。另外,国产汽车之所以售后没有合资品牌品牌完全和及时,那是因为销售不利资金匮乏所引起的。有了政府的大笔采购带来的现金,以及公务员亲身体验国产汽车售后的监督,国产汽车想再找借口都难。

  除了质量和销售担忧外,还有一些声音担心,这种‘过度’保护的采购,会不会酿造出新的腐败温床,导致国产汽车更加良莠不齐泥沙俱下。

  笔者认为这种担心完全多余,腐败和良莠不齐肯定会有。但是不能因为有一些这样的害群之马,就不扶持嗷嗷待哺的国产汽车了。这好比稻田中除了水稻还有稗草,天干地燥,急需引水浇灌,难道因为稻田中有稗草就不浇灌了吗?

  另外还有人援引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古道口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8日的发言,中国公务车采购目录中的公务车为“普通公务车”,不包括“领导干部公务车”。质疑为什么普通公务车和领导干部公务车,两者不是一个系统,会不会普通公务车采购的是国产自有品牌,而领导仍旧采购外资豪华品牌,最后普通的公务车都荒废在车库中,因为至今没有出台领导用车的具体标准和细则。

这也是笔者所担心的,如果领导依旧是奥迪宝马等外国豪华品牌,即使采购了再多的国产自有品牌公务车,也只是授人以鱼,而非授人以渔。因为此举动无疑在向全世界宣布,中国汽车都是低品质的产品。只有领导用车也采用国产的汽车,才能让提升国产汽车在消费者心中的地位。

  在印度,政府有关公务用车规定中特别强调,印度政府各级官员,包括总统和总理,都必须使用国产汽车。依据规定,就连印度总统的“座驾”也只能是国产的“大使”牌,此车大致反映了印度的汽车工业水平,档次与中国的夏利牌汽车相当。

  不止印度,其他各国领导公务车也都出自本国。

  在马来西亚,人们经常能在街头看到总理纳吉布开着毫不起眼的银色“英雄牌”国产汽车,总理通过开国产车表达政府对自主品牌的支持。

  罗马尼亚总统伯塞斯库就说 “为抵御欧元区经济衰退对本国经济的冲击,我将只开国产的达契亚汽车。”

  英国女王只坐劳斯莱斯,德国总理的座驾一直是奔驰和奥迪、日本天皇也是乘坐国产的日产“总统”,因为他们觉得乘坐本国生产的轿车会令国家领导人更有民族自豪感。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座驾是国产的雪铁龙C6,而萨科奇的座驾也是国产的标致607。意大利的国车蓝旗亚一直是意大利政府的官车。美国总统等则大都钟情凯迪拉克,韩国总统座驾则是双龙主席和现代雅科仕。

  韩国和日本的政府支持汽车工业的做法更值得借鉴。韩国实行“汽车国产化”政策带动了全国“自主品牌爱国热潮”,并直接促成了韩国汽车业的崛起。日本政府也同样规定,公务员的专车必须由国内车企生产,天皇、首相和大臣的“座驾”都是由丰田、日产等车企特别定制,并且不对外发售。这项规定使日本国内车企形成了良性竞争政府用车生产权的意识,有助于国内汽车工业的发展。

  正因为于此,1966年,经周恩来总理倡议,红旗轿车取代了前苏联的吉斯-115轿车,成为中国领导人的座驾。上个世纪70年代,车长10米,三开门的“红旗”加长型轿车应运而生。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时,周恩来陪同他一起乘坐它进入中南海,“红旗”轿车因此名扬世界。

  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亮相的红旗HQE检阅车更是让中国的汽车行业扬眉吐气了一把。所以,如果能把红旗作为‘领导干部公务车’,把他纳入采购体系扩大生产。既符合大国的形象,同时也顺应国际潮流。更能大大提高中国汽车的品牌自豪感,以及全体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

  如果所料不错,2月初红旗和上海轿车的复出,正是为‘领导干部公务车’而准备的。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与2009年采购名单相比,24日公布的<意见稿>还有一个特点:有5款新能源轿车进入目录,其中4款为纯电动轿车,这在2009年未曾出现的。这5款车分别为江淮同悦、奇瑞瑞麟M1、长安奔奔love、江南E300和比亚迪F3DM(插电式混合动力),其中比亚迪F3DM曾出现在2009年名单上。

  联系采购中有一条要求研发投入必须达到3%,不难看出,国家对自主品牌汽车在技术上的要求和殷切希望。

  巴西增幅放缓;日本同比下跌;西欧市场阴云笼罩;法国政府刺激消失销量下降;意大利仍然看不到希望;西班牙六大品牌两位数下滑;值此全球汽车市场都不景气之际,中国自主品牌如能抓住政府的扶持,经历真金沥水的锻炼,相信国有自主品牌汽车,定能大有一番作为.

Explore posts in the same categories: 品牌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