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7月30日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杨致远没有“屈服”,但为捍卫雅虎搜索的“原教旨”付出了代价;巴茨终于接受了微软,双方的合作让Bing扫除了搜索竞争的第一个劲敌,从而能够更好的将目标瞄准搜索市场老大——Google。

雅虎最终选择牵手微软的动机是可以理解的,但时机却不是最佳的。

根据合作协议,微软完全处于主动,不但获得雅虎核心搜索技术10年独家授权,而且有权将雅虎搜索技术整合入自己的现有网络搜索平台,Bing将成为雅虎网站独家算法搜索和付费搜索平台,双方广告业务都将通过微软AdCenter平台进行,所有搜索广告价格将由AdCenter自动拍卖流程决定。在合作中,雅虎扮演的角色是双方广告的销售商,未来的利润也来自于自身销售的提成。

至少在搜索领域,未来10年雅虎将为微软打工,虽然每年能分得大概约2.75亿美元的运营现金流,但与早先微软开出的446亿美金收购邀约,这点钱实在少的可怜。

从此雅虎多微软的关系角色也将变的更加暧昧,一方面搜索受制于人,另一方面还将在电子邮件、即时通讯、显示广告,以及其他方面进行竞争,公司式人格分裂在所难免。

微软之所以能够最终在合作中占据主动,离不开新搜索Bing的发布,以及1亿美金的疯狂造势,虽然在国内必应屡遭封停,但Bing却最终在屈服雅虎的竟逐中胜出,面临市值过半所水,经济危机回暖仍旧无期的当下,雅虎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威风。

Bing提倡的是决策引擎,直接挑战的是Google和百度,如今通过合作直接绕过了第一尽敌雅虎,也意味着与Google、百度的战争即将拉开序幕……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09年07月28日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迅雷看看终于“干掉”了迅雷在线,一举占据并包圆了xunlei.com,从此迅雷进入了“自认为”的影视视频门户之列。

综观近几年迅雷旗下推出的产品,能让人有所记忆的,迅雷客户端算一个,迅雷看看算一个,狗狗算一个,迅雷在线算一个,分别代表了迅雷在客户端、视频、资讯门户等领域的发力与探索。

迅雷在线的被整合,说明腾讯借助IM新闻弹窗造就强悍QQ门户的模式并非门户后来居上的捷径本质,陈彤从1997年就提倡的“快速、全面、准确、客观”仍旧是门户们成功难以绕开的关键点。

迅雷客户端借助庞大的用户量与装机量,如果放在之前互联网流氓丛生的年代,一定会赚的盆满钵满,但如今只能沦落为一个视频加速浏览与下载的插件。

而狗狗作为视频影音内容的种子收录索引站,在国内这样动不动就需要“滤霸”的环境下,是不可能做大的,稍有影响力就会如同当年的百度下吧而被迫关闭。

如此看来,力挺在线视频,重视看看,也就成了迅雷不得不为之的最终选择与归宿,但问题是视频,尤其是在线影视视频已经成为一片竞争的红海,而且离找寻到持久成熟的赢利模式,仍旧遥遥无期。

从竞争纬度上看,迅雷未来的竞争对手不但有P2P视频、UGC视频厂商,而且还有有传统门户型视频,自诩文明人的张朝阳日前不就在公司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将将继续实施媒体战略,加强投资视频内容吗?

从运营成本上看,迅雷看看之所以受到欢迎,说白了就是敢于盗版,尤其是对欧美大片的盗版,这从其多次因版权纠纷被诉上法庭就可略看一斑,但问题是做影视视频门户,正版化是难以绕过的槛,之前迅雷看看还可以躲在幕后偷偷的搞盗版,而今直接被推到迅雷最前台,那么正版运营的成本必然会大大增加,被诉侵权是概率也会逐渐增多。

从赢利模式上看,2.0先后造就了博客、视频、SNS的资本追逐与疯狂,属于博客的春天与希望如今看来已经过去了,视频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也乏善可陈,唯一火暴的是SNS,但赢利的方向无论是SNS或是视频都是模糊的,无方向感的。

刚刚跳出在线资讯门户的“泥潭”,却又一不小心踏入视频竞争的红海。这些或许才是未来迅雷最痛苦,但又不得不面对,甚至无法面对的。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09年07月22日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在今年高考期间,CCTV就曾因高考新闻误编画面而出道歉信,当时新闻播报中用的画面竟是2008年的,而新闻画面中的公交车还打着奥运会倒计时;

而今CCTV再次出错,将前游戏工委官员辛晓征3年前的采访寻章摘句的安排到针对《魔兽世界》审批的新闻报道中,对此辛晓征不得不出面澄清,痛批CCTV

辛晓征表示:央视这个“攒”出来的访谈不但违背了被采访者的本意,而且是严重失实的:把对整个行业的说法安到《魔兽世界》上,把游戏工委说成是审批游戏的政府部门。除此以外,辛晓征还觉察出两个倾向:在这个节目中,央视过滤了他关于游戏行业所有积极面的阐述,此外,有意识的将所有责任都推到某一个部门头上。

虽然说新闻的客观性与新闻制作者的主观倾向性之间的矛盾一直存在,但主观总不能替代客观,CCTV的频繁出错,至少说明其从业者素养存在瑕疵,或者说其从业者存在把玩社会舆论之公器之嫌疑,笔者不由的想起了315,想起了已经“牺牲”了的分众无线,想起了不得不4000万买单示好CCTV的百度……

总体来说,CCTV还是主流、权威、客观的国家媒体,但如果一错再错,而不加悔改,那很可能在一次次的新闻瑕疵中迷失自我,最终丧失其本该应有的威信与地位。

2009年07月15日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孤舟子

最近,买了本畅销书—-《怪诞行为学》,美国人艾瑞里所著。书中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发生的一些非理性的消费行为,很是有趣。读完之后感触良多,发现无论是自己还是身边的朋友都或多或少被精明的商家“算计”着。

为什么会有人在网上买衣服了?笔者一段时间很困惑,这种需要试穿,完全感性体验的商品,怎么会在网上卖的火呢?在网上买衣服这一消费行为,可否归于怪诞一类?

下面,笔者将以vancl为例,来看看vancl是怎么“算计”你的。

打开vancl.com的首页,大幅广告映入眼帘—–全场免运费。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无论你在vancl买什么东西,哪怕就一双袜子,vancl也会免费送到你家里。这就是vancl第一次“算计”你的地方。为什么?因为免费。你会觉得免费的便宜不占白不占,你会想,就算去商店买衣服,坐车也要钱啊。在vancl买,连坐车钱也省了,为什么不买呢?根据《怪诞行为学》一书中的研究结果显示,人们的心理都是害怕失去的,在人们得到这个免费的信息之后,心理就会产生微妙的变化。假设vancl之前的运费是15块,那么人们在知道15块的运费被免掉之后就会认为这15块是他应得的,但是如果他不买,这15块就得不到。因此在这种微妙心理影响下,人们因为不愿失去这15块钱而下订单,这个时候你就被“算计”到了。

我们再来看看vancl的定价,以主打产品衬衫为例,一件衬衫卖99元,为什么定这个价格呢?直接定个100不是更方便结算吗?然而,就是这小小1块钱的差别,又能影响到消费者微妙的心理变化。因为如果这件衬衫卖100块,你就会觉得,上百块一件的衣服,挺贵的了,又看不到,摸不着,万一买了不合适怎么办?那如果卖99呢?你就会觉得才几十块嘛,便宜,买了不合适也可以送人嘛。这时就容易因为心理上感觉的便宜而产生冲动购买。再加上vancl新推出的免费退换货政策的推波助澜,购买的欲望更强烈了。再次被“算计”。

紧接着,你会发现,vancl现在不止卖男装了,还有童装,女装,甚至时尚家居用品全都有。这又是为什么?B2C的服装市场不是应该只是适合更容易标准化的男装才对吗?在你还没有明白自己已经被“算计”了两次的时候,vancl再次出招了。你给自己买衬衫,是不是也该给老婆(女友)也买件什么呢?就算买了不合适,不是还可以免费退换货吗?可是这份心意却能充分体现。换个角度,你是女性,给自己买了件吊带,是不是也该给老公(男友)买件什么呢?这也印证了现代营销比较流行的一个观点,在无法扩大市场份额的情况下,就扩大顾客钱包的份额。而vancl的新品bra-T才上线就卖断货,也能从侧面体现这一点。

最后,订单下好了,你美滋滋的在家等着vancl给你送货上门。而这时就产生了期望的效应,你会想象着即将送到的衣服是否合身,是否好看,送给老婆或老公(女友或男友)她(他)是否喜欢,甚至你还会想象周末时一起穿着vancl去公园散步的情景。很快,vancl的工作人员敲开了你家大门,将包装精美的衣服送到你的手上。你的心理获得了满足,觉得物超所值。就算真有那么一点点不合身,你也不会在乎,因为这是你期待了一两天才到手的东西,你不会愿意马上又失去它。

就这样,一次交易完成了。但是你跟vancl的关系却没有因此而结束,他会不定期的给你的邮箱发邮件和给你投递印刷精美的DM,告诉你最新的促销信息和产品信息,等待着你再次被“算计”。

也许你看完之后,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觉得很气愤,并可能发誓以后再也不买vancl的衣服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只有你身处在市场经济的社会中,你就不可避免的被“算计”。这就是经济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vancl这样的服装电子商务品牌能够赢得众多消费者的原因。

最后,建议大家都去读一读《怪诞行为学》,真的很有趣,用另类的眼光看世界,从此你看待生活的眼光会全然不同。 

2009年07月14日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近日,业内著名博客洪波写了一篇题为《世上没有“电子商务”这种东西》的博文,核心观点为: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电子商务公司,你要么是电子,要么是商务,要么是电子加商务。所谓的电子商务,将逐渐分化成两类公司,一类是商务公司,直接销售商品,一类是为商务公司提供电子支持的公司。

笔者赞同从概念与实际应用角度对电子与商务进行区隔,但笔者认为传统的国内电子商务企业未来将大致可以被划分为电子商务平台提供商与电子商务B2C企业两类。毕竟而多年前提出的C2C概念在商业实践中已经逐渐趋势性转化为B2C或B2B。

马云以及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团一直被业界称为中国电子商务的旗舰与标杆,无论从规模或是从体系完备性上看,阿里系都当之无愧。但问题是,无论是作为B2B的阿里巴巴或是作为C2C的淘宝,阿里本身在其中并不扮演商务交易角色,其只是一个电子平台环境的构建者与提供者,真正的商务交易是由B与B、B与C、C与C线下或线上直接完成的。

从这个角度说,阿里系并不是纯粹的电子商务企业,因为它既仅有电子而没有商务。

从强调商务交易的角度看,国内真正能够称得上的电子商务企业应该是B2C企业,例如当当、卓越、VANCL等,以及借助ShopEx搭建起的众多独立电子商务B2C交易网站(店)。当然,阿里B2B平台与ShopEx等独立网店系统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冲突或竞争,毕竟许多企业既是阿里中国供应商的会员,借助其上的询盘信息流促成出口贸易,同时又借助ShopEx等开辟独立网站(店),进行直销式的内外贸电子化商务交易。

百度CEO李彦宏曾提出:五年后不再有互联网公司,因为所有的公司都在用互联网”,从这样的趋势角度来看,由于网店程序可免费下载,搭建简单,可大大降低传统企业进入互联网的成本,那么未来独立搭建网站(店)的B2C电子商务企业必将成为国内电子商务的主力,这一点从ShopEx的快速发展就可得到一些佐证,据悉,ShopEx目前已拥有45万B2C用户,并以每天1500的数量在上升。

如果说阿里巴巴贩卖的是信息流的话,那么依靠ShopEx等网店系统建立的独立电子商务网站(店),由于拥有独立的网站、域名、用户、数据库以及管理体系,使得其贩卖的是品牌、服务与产品;前者是寄人篱下,以钱生钱,存在被动性,而后者则是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要想长久经营,持续品牌化经营,就容不得半点马虎。

韩国电子商务成长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前景例证:韩国人口数为4800万人,网民数为3400万人,网络覆盖率为75%,网购人数2400万人/占网民的70%,网上购物占社会总体零售额的比例为12%,已成为韩国第二大商品流通渠道,而韩国大部分B2C网站都是传统企业做的。(详情参见《韩国电子商务之旅—拜访韩国TOP B2C/C2C》)因此如果说再复制一个阿里巴巴B2B平台,应该说很难,但如果说要按照行业细分复制具体的B2C企业,应该说门槛已经很低了。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2009年07月13日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日前,卫生部在其网站上发布《关于停止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临床应用的通知》,对近期各地出现的“网瘾电击疗法”做出暂不宜应用于临床的研究结论,要求各地立即停止该项治疗。
此《通知》毫无疑问,针对的是杨永信之流的“伪网瘾戒除专家”,是对其倡导的在网瘾孩子太阳穴或手指接通电极,以电流刺激脑部进行所谓网瘾治疗方式的官方“封杀”。
查看杨永信的简历、荣誉、与履历,之前一直没有跳出过临沂市精神病领域,可以说是互联网让其成为“全国戒网专家”,但令人讽刺的是,让其成名的正好是其反对的、甚至想方设法让人摆脱、甚至不惜“电击”的互联网。
互联网工具的中立性在专家面前变成了精神病促成核心因素,沉溺或者说着迷上网的孩子们被指责为精神病,而这些专家却在通过精神病群体性恐吓界定之后,敞开治疗之门,堂而皇之的开始收费治疗,而治疗的方法竟然是物理电击,电击的目标竟然是脆弱的太阳穴。

(百度一下“网瘾”,前十条信息,竟然全部是收费治疗网瘾的所谓专家与专业机构)

何其荒谬。
几日前,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邀请了几位业内人士争鸣社交网络是否是毒品,而预设性前提是社交性网络促使大量职场白领沉溺。在笔者看来,互联网之所以吸引人,甚至令少数网民产生沉溺,正说明互联网的魅力。说明互联网的内容是有价值的,如果互联网让用户见了就恶心,那早就自然消亡了。
当年武侠小说风靡的时候,多少朋友都是武侠迷,沉溺其中,如今还不都是正常人,没见哪个进精神病的;当年电视机刚进农村的时候,笔者是天天到别人家去看电视,甚至很上瘾,但如今已经近十年不怎么看电视了;大学时,有同学连续沉溺网络游戏四年之久,所有学费统统投入游戏,最终连毕业证都没拿到的,在我们看来属于严重上瘾者,但如今无论是工作或学习,都比我们上进……
笔者举这些例子,无非是想说明,暂时对某些事物的沉溺或着迷,对于漫长人生来说,都是很正常的,都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阶段而已,重要的是,不要让阶段性沉溺或着迷负面影响了我们整个人生或生活就好了。
网瘾也一样,对于未成年人而言,其监护人,有责任也有义务引导心志不健全的孩子对上网有正常心态,治疗网络沉溺或上瘾的根本方法在于教育与说服;而对成年人来说,只要不影响他人,作为心志健全的人,沉溺或上瘾与否,还是由自己决定吧,非要沉溺至死或沉溺发疯的,那就死好了,疯好了。
为卫生部紧急叫停电击治疗网瘾叫好,让倡导电击治疗网瘾的伪专家、伪学者们去接受网民的批判与自身灵魂的审判吧。

版权声明:本博文章均为原创,仅代表博主个人言论,与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组织无关,转载请经授权。
联系方式如下:
MSN:zhaofujun@hotmail.com
QQ:43471982
mail:zhaofujun_1981@163.com

出处:NBC(netbarcn.net)评论   作者:赵福军
周末“加班加点”看完《我的兄弟叫顺溜》,总想提笔写点什么。
《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与钢七连老七,在《我的兄弟叫顺溜》中又有了很好的延续,只不过在后者中,主角是顺溜与陈大雷。
其实在剧情中,王保强大部分时间是被称为陈二雷的,但为什么片名不是叫《我的兄弟叫陈二雷》,在俺看来,只有在被叫做顺溜的时候,顺溜才是真实的,才是父母、姐姐姐夫的儿子或弟弟,才是有正常的情感诉求的人,而在被称为陈二雷时,他只是一个战士,一个服从命令的钢铁战士。
情节总是那么老套,顺溜虽然天资比许三多强一些,但仍旧倍受三营长折磨,但正是这种折磨,许三多最终成长成为老A,顺溜最终成长为全军狙击手。
导演在整剧中都一直在烘托气氛,一直将陈二雷烘托到上了《新四军报》,甚至延安毛主席都知道其英雄事迹,但就当其人生即将达到顶峰的时候,悲剧降临了,将陈二雷从光辉的顶点摔回到现实,从严格的服从命令的战士,回归到一个有亲情的普通人。
于是,顺溜抛弃了陈二雷的“官名”,做回自己,甚至在抗战结束后,仍旧坚信:你们的战争结束了,但我的没有。要为自己的亲人报仇雪恨。
于是主流的集体主义价值观与个体人性的价值观发生了激烈冲撞与矛盾,于是出现了几天前还是全军战斗英雄、是学习的楷模,几天后就被全部队到处追捕,甚至有反抗就会被执行“战场纪律”。
这就是所谓的“功是功,过是过”,是不是很残酷?顺溜的悲剧其实是集体主义的悲剧,其只有死亡才能解脱,如果其活着,未来的生活不但生活在对亲请的内疚之中,而且会生活在对组织的内疚中,那才是最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