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 13, 2013

距离WWDC 2012已经有200多天了,我们在经历了小小“失望”之后依然期待WWDC 2013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新东西。而刚刚结束的大会给人最直接感觉是有“新”东西,但心情不再是兴奋,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复杂的情绪。或许这也和苹果CEO库克的个人风格有很大关系:工程专业出身所以严谨有逻辑性,但却不够创新。我们似乎已经把苹果和乔布斯牢牢的绑在了一起,但我们确实已经失去了这位史上“最伟大的创新者”。

2011年10月6日,我的结婚纪念日,也是乔布斯去世的日子,我还记得我是在婚车上发完照片微博后看到了乔布斯去世的消息。614天之后的2013年6月11,或许我们该调整下自己的思维,无论是好是坏,苹果已经进入了“库克时代”。

我相信在2012年的WWDC上,苹果的很多产品理念还是受乔布斯影响非常深的,但今年这一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一年中库克以及他的团队在“后乔布斯时代”尝试了很多“新鲜”的东西,比如那传说中的“扁平化”设计。

无论是吐槽还是喜欢,这一年的WWDC已经过去,我相信很多人依然会选择在第一时间更新iOS7,也会有很多人去购买新一代的Mac Air和Mac Pro。

那些惊人的数字背后

苹果会在每年的WWDC会议上公布其最新的一些业务数据,今年也不例外。iOS设备总量6亿台,5.75亿App Store 帐户,超过90万的应用,超过500亿次的下载,600万注册开发者,开发者分成100亿美元。这些数字的背后意味着平均每台iOS设备下载应用83次,平均每个应用被下载5.6万次,平均每个开发者可以在App Sore获得近1700美金的收入。苹果在移动端依然是强大的帝国,但这个强大背后同样有着隐患。

WWDC 2013可能是历史上提及Android最多的一届;Android设备的保有量这一绝对指标在很早前就超过了iOS,所以苹果就只能用一些“间接”指标来去和Android对比,比如设备使用频率、移动网络访问比率,移动电子商务成交额、开发者直接分成额等。

虽然在所有的这些指标上苹果都遥遥领先,我们也承认iOS依然是那个具有最强生命力的移动生态系统。但同时我们也都知道今天已经没有任何人会忽视Android市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从Android上崭露头角后杀回iOS。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iOS的生态体系会一直这样的“强势”下去,不过在一些特殊地区/领域内,大家的重点可能会逐步转移到Android,比如中国市场……

挡住巨人前进道路的“他们”

和所有大的开放平台更新一样,每次苹果对于系统的更新都或多或少会影响到一些第三方开发者的利益。我们看到了最新的iOS7相机中自带的滤镜功能,新出的音乐流媒体服务iTunes Radio以及更像越狱插件的控制中心。

这三个功能/产品分别对应着图片美化、电台和越狱插件三类开发者,我承认系统自带的优势会非常明显,但在今天这个时点这样的优势其实并没有当年Windows捆绑IE一样强势。同时平台本身愈发的优秀,会刺激开发者更加多的想法以及更迫切的改进意愿,而这样对于整个生态系统而言其实最后看是良性的,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Android上。

也说“扁平化”设计

今年WWDC没有One More Thing,所以会议最后的iOS更新是本次会议最为重要的事情。在没有硬件升级的前提下,我们看到了全新一代的苹果移动操作系统iOS7。而相对于前六代iOS最大的更新就是这个“扁平化”设计。

简单理解扁平化设计就是将原有iOS很多拟物化的ICON、界面设计调整为结构和线条简单的平面式样,如下图。

单纯从一个手机用户的角度看,iOS7的设计有很多地方其实是类似Android的,尤其是一些非原生的Android,比如国内用户熟知的HTC Sense、MIUI V5、OPPO Finder界面、锤子Rom、GO桌面等,这或许也是很多人吐槽新一代iOS的原因所在。

目前去评判这样的设计是好是坏已经没有意义,或许明年WWDC公布iOS系统分布结果的时候这一争论才可能有结果,毕竟用户的选择是最直接的。

最后引用主导本次iOS7更新的苹果设计师Ive的一句话:“要设计出真正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你就必须重新开始。这需要极大的决心,才能彻底摆脱过去的思路。”当然“耳目一新”并不代表着所有人都愿意接受,但至少这是苹果进入“库克时代”真正改变的开始。

Tags: ,,.
05月 16, 2013

在今年的I/O之前全世界都在猜测Google会在会议上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是虚无飘渺的Android 4.3/5.0?是MOTO收归Google后的“亲亲儿子”X Phone?亦或是Google Glass的重大更新?或者是智能手表?而作为一个Google Reader和Gtalk的重度用户,我还期待Google对于Reader的后续处理以及那传说中的Google Babel。

但抱歉,这些都没有!(但这些真的可以有!)

我还记得去年的I/O,Google一口气发布了Nexus 7、Nexus Q、Google Glass以及Android 4.1等多款重头产品/服务,我们一时之间有些应接不暇;而看完今年的I/O,我想很多人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不过失落的背后其实是Google对于其旗下产品服务的一次梳理与改进,今天的适当调整是为了更好的明天。

活在当下

搜索、地图、Android、Chrome、Google+这些产品/服务应该是目前Google最基础也是最为看重的模块了,而这次的I/O上关于这些产品的演进与更新也占据了会议的大部分时间。

搜索作为Google的立命之本,其在信息的结构化与个性化已经越走越深,无论是Knowledge Graph的出现还是Google Now的改进,都在给人们一个信号:Google最懂你!而随之而来的关于隐私的界定也会受到用户更多的重视。(这一点在会后的Q&A环节中现场有人问到了)

Google Maps的更新或许是今年I/O所有议题中时间最长的一部分了,覆盖200个国家,其中街景覆盖50个国家;整合来自Zagat的评价体验、与Google Offer的进一步融合、新UI、新的iPad版本、室内导航、个性化……所有的更新都开始向着“变重”的方向前进,从逻辑上看这和百度地图在3.0版本之后添加了加入了周边团购、照片分享、社交登陆、打车等类似,即在地图之上一层添加和地理位置极其相关的服务层,进而实现O2O中那个所谓的“2”的功能。但这些东西真的是用户需要的么?对于用户而言或许我真的仅仅需要一个地图而已……

至于已经都由Sundar Pichai所管理的Android和Chrome,实话实说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更新的介绍。关于Android本身的介绍只有设备激活量已经从12年的4亿增长到如今的9亿,或许这个数字本身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而关于Chrome的介绍,似乎Chrome依然在“更快、更快、更快”的浏览器这条不归路路上前行,即便所有参会的人员获赠了一台Pixel,但我们的Chrome OS呢?最后Google+关于照片部分的更新,我想也算是社区类产品的正常演进的必需功能。

综合看这些Google“拳头产品”在本次I/O的情况,当下已经很好的前提下,它们都没有惊喜,但却至少都在变得更好。

回归初衷

Google I/O是由Google举行的开发者年会,所以I/O的初衷是更好的服务开发者们,今年的I/O在这一点上尤其明显,相对于已有产品的“平庸”表现,一些为开发者提供的工具/服务都让人眼前一亮。

三个新的地理位置API加入或许只能算是开胃小菜,Google Cloud Messaging、Google Play Gam、Android Studio和开发者平台的更新才是“大餐”。

Google Cloud Messaging类似Push服务,众所周知的是Android的PUSH已经十分混乱,或许官方GCM的出现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个尴尬。但这个能否在国内起到作用,就不好说了这个大家都懂得。

Google Play Game是一个类似iOS里的Game Center的服务,虽然它直接针对用户提供游戏进度保存、成就系统、排行、社交邀请、多人游戏等功能,但对于游戏开发商来说这样的渠道则是越多越好。而类似“官方”背景的出身,也会让Google Play Game在上线初期就会得到很多游戏开发商的支持。

Android Studio是一款Google推出的开发工具,从其展现的初期功能看,其最核心的好处是可以解决Android终端分辨率分化和碎片化的问题,一次开发就可以看到在不同设备上的效果,而据Android产品总监Hugo Barra的话说:这仅仅只是 Android Studio的皮毛……

而作为开发者后台的平台功能优化上,本次I/O所展示的主要是优化提示、自动翻译、更好的广告跟踪、收入图表展现和APP测试。

基础类的BaaS平台本身其实就应该做好,Android此前可能更多关注在用户的拓展和OS本身的体验上;而当进入4.X的时代之后,团队开始更多的关心开发者的服务。或许未来iOS和Android之战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生态圈的健康程度,尤其是开发者的生态。

写在最后

其实关于今年的I/O,我印象最深的是关于硬件的。虽然我们没有看到新的Nexus,但Google还是推出了搭载原生Android的手机—S4。一个初步看上去有些诡异,但细想之后发现是最合适的组合。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内关于三星和Android之间矛盾的讨论和猜测开始增多,但此次的合作依然让人期待。649刀的价格也和国内目前水货S4的价格相仿,喜欢Android原生OS体验的朋友不妨一试…………

Tags: ,,,.
04月 17, 2013

疲劳感或许是很多人对于移动互联网整个圈子的共同感受,但疲劳并不代表好的产品越来越少,或许只是产品间差异变小;整个行业已经开始出现一种模式多样的新态势……

进入2013年,在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圈子里似乎有一种论调是:“移动互联网也就这样了,除了游戏之外没收入,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好像也没啥了……”;我对于那个的论调持保留意见,我只能说或许我们是真的有一点点“疲劳”,但疲劳并不代表好的产品越来越少,只是产品间的差异变小。

现在这个时点大家的疲劳感很大程度上的原因是在于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经历了几年的发展,从产品的角度去衡量一个项目的方式已经很难看出巨大的差别,大家在产品本身的品质都在提升,大面积的产品设计在平均质量之上;同时移动互联网的竞争似乎已经开始不仅仅局限于产品本身,渠道、推广、口碑、线下、收入模式等等因素都成为了影响整个项目的重要维度,而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已经开始出现一种百花齐放的新态势。

还有一点值得讨论的是,到底好产品的标准是什么?是短时间内的用户爆发么?是用户体验好么?是设计出色么?是挣很多很多钱么?如果都不是的话,那么“好产品越来越少”的结论是如何而来呢?难道之前的好产品不断的更新,现在就不算好产品了么?或者说是好的“新”产品越来越少?

我觉得这样的“错觉”或许是由于目前这个时点新兴的移动互联网项目已经开始关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移动互联网开始进入真正意义上“生活时代”。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论说法是借鉴了现长城会日本区董事长,前DoCoMo副总裁夏野刚的理论。简单理解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会经历大致三个时代:工具时代、数据时代和生活时代。

目前国内的移动互联网行业,新兴的项目已经越来越集中在“生活”领域。打车、租房、汽车等诸多细分领域在近期被频繁的提及都验证了这一趋势。但这类应用由于商业模式一般涉及到线下的具体业务,同时在初期有地域上的限制,所以纯线上的用户可能不会太多,至少要比类似社区、游戏、工具类的“应用”们要差很多。

这些类型的应用可能不会出现在各家Store/Market的榜单上面(当然了,中国区苹果App Store榜单刷榜开始成为常态,也在很大程度上挤压了新产品的曝光机会),也不会突然之间爆红。但这类应用的拓展在很大程度上都靠具体的业务起势,所以当其所涉及的具体业务随着被用户逐渐接受,其自身的价值也会呈现几何倍数的放大。

说到价值就不能不再多嘴提一下“VC”们;如果单纯的以获得融资为标准的话,从已经过去的2013年Q1看,其实整个一级市场移动互联网项目投资绝对数量相对于“寒冷”的2012年已经有较大幅度的提升。无论是依然在找寻收入的各种社区们,还是启动之初就有一定商业模式的游戏、电商和O2O们,抑或是经历了2-3年发展已经有一定用户积累的纯工具们,都有相应的案例出现。当然我也知道获得投资并不能等同于好产品的标准,但至少从各家VC的投资表现看,今天这个时点已经没有了“移动互联网是否适合投资”这样的讨论,VC们对于移动互联网项目的渴求程度依然坚挺。

如果用每年一个关键词的方式形容中国移动(微博)互联网的发展,2010年应该是“懵懂”、2011年是“疯狂”,2012年是“冰冷”。2013年或许应该是“寂寞”,这其中有属于高手们的一骑绝尘般的寂寞,也有属于坚持者们无人理解的寂寞;但无论是谁,大家其实都相信“耐得住寂寞”之后才是美好的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大幕刚刚拉起,精彩依然在延续……

04月 8, 2013

Facebook于4月5日发布了其新一代的Android应用:“Facebook Home”,通过已经公布的实际介绍看Facebook Home更接近一个Android Launcher,即桌面。而我更愿意称呼它是一层“皮”,套在Android之上的一层“皮”。其官方的介绍图片也似乎符合这一定位。

在Android上面做“皮”的事情其实很多人都在做,无论是硬件厂商还是互联网巨头,无论是运营商还是,但从实际执行的效果看似乎都不尽如人意。大家做“皮”的目的无非是控制用户,但用户并不那么“听话”。

我并不想轻易的下结论说Facebook Home的结局会以失败告终,但可以肯定的是Facebook Home的产品演进与推广之路不会特别顺利。因为Facebook Home的核心逻辑是“Facebook向左,Apps向右”,“Facebook”即代表每个用户在Facebook上的社交关系以及所有相关的内容,如图片、信息等;而智能终端上的APPS则与这些关系区隔在了另外一边。这样的设置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和现有用户习惯大相径庭,或许初期只能有非常重度的Facebook用户能够适应。

Facebook向左,Apps向右

上图是第一部出场就预装了Facebook home的HTC First手机的启动界面,除了背景的图片外我们看到的是Facebook home 把Facebook 和Messenger独立在了APPS之外。对于用户而言,社区内的好友关系、照片、信息在移动设备上的优先级被极大的提升。

面对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Facebook上市以来的股价大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在移动端的“不给力”所决定的。除了自身的Facebook应用和10亿美金收购的Instagram之外,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似乎一直认为Facebook应该有更加“霸气外漏”的移动端产品,所以我们看到了各种YY的新闻,比如Facebook要出手机硬件,比如Facebook要出手机OS等等;但或许从扎克伯格的角度看,无论是硬件还是OS都要面临“不成功便成仁”的冒险。

对于一个社区来说好友的消息和好友的图片应该是最为重要的UGC内容,而在移动端上,用户似乎更习惯于“简单”的APP,即每个APP实现独立的一个功能,这也正是Facebook收购Instagram的原因,即人们已经开始认为手机图片分享基本等同于Instagram。(同样的事情似乎在Mseeenger领域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而Facebook受限于原有产品架构,不能把图片、消息独立作为APP,那么以一个Launcher的方式聚合这些功能,同时提供不同的入口至少在看上去就非常合理了,这也正是目前Facebook Home第一版所采用的方式。

但很多看到Facebook Home的朋友其实都有类似的感受:“Facebook爽了,那么其他APP怎么办?”Home更像是一个“超级应用”,架在了其他应用之上;对于用户而言,我用的是手机,而不是Facebook专用机,那么是否有什么别的方式能够权衡这中间的差异呢?Widget?或者是基于Facebook Home再做一套“开放平台”,打造另外一个“生态体系”?这个“故事”看上去似乎有些荒谬,但其实很多人也已经尝试过类似的打法。

或许多年之后我们回头看Facebook的移动化进程,Home会占据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无论关于人与智能机之间的协调关系,还是“超级应用”与Apps之间的处理方式。无论Home的结局如何,至少Facebook再尝试一种“新”的移动互联网的用户玩法,这样的玩法也或许只有Facebook玩得起。

Tags: ,,,.
03月 1, 2013

随着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所有人都相信移动互联网就是未来;而在广告这个细分领域,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品牌广告主从侧重PC互联网的广告投放转向到侧重移动互联网。但这个看上去是未来发展趋势的移动广告业务模式到最后其实很难逃出巨头吃肉,中小公司喝汤的尴尬局面。

2月20日,美国移动广告平台上市公司 Millennial Media(NYSE:MM)公布了截至12年底的Q4财报;虽然MM在Q4实现了5800万美元的收入和第一次实现单季度盈利,但在公布财报后的交易日其股价暴跌37.5%。我们知道在二级市场上影响股价的因素有很多,但对于这样的暴跌我想不能用非常粗暴的方式把其归咎于MM的营收没有达到预期和MM在Q4全面放弃了移动互联玩该行业内的付费下载类广告业务。在暴跌之外我更想多聊聊类似Admob的现有移动广告平台的商业模式的发展,以及独立的这类移动广告平台存在的价值。

1、类Admob模式的移动广告平台要经历从粗放到精准的发展阶段

大量开发者、大规模智能终端覆盖、以展示量为最核心KPI,或许这些都是类Admob移动广告平台兴起之初所提倡的“核心竞争力”,但面对着广告外的开发者生态崛起、优秀开发者的日渐稀缺,以及广告主越来越“刁蛮”的要求,平台方的经营核心则必须从追求“量”到追求“利”;而更高的利润则就需要更加精准的广告投放,这一点是所有移动广告平台从业者的共识。

看国内的移动广告平台细分类目的发展也依然遵循这一规律,行业兴起之初每家平台方都会频繁的PR宣称自己的平台覆盖了多少多少开发者,总展示量达到多少多少亿;但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跑马圈地”之后我们发现大家开始重新审视移动广告的业务模式,“屏幕是否过小,而不适合展示?”“展示之外是否可以根据具体效果进行测算?”“移动广告的重要特性应该是地理位置吧?”。而这样的转变最直接的结果就是移动广告细分行业开始出现分工、出现平台差异,自然也就出现了梯队。

2、寡头垄断看上去是最可能出现的局面

根据IDC的数据统计,在MM上市之前的2011年,整个美国移动广告市场超过60%的份额被前四家公司瓜分,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强寡头市场;其中Google通过Admob获得了24%的市场份额,MM紧随其后拿到17%的份额,第三名则是苹果的iAd业务。而把时间再往前推2-3年,当时的美国移动广告市场同时有超过30家类似平台在运行;这其中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第三方平台,也有来自于互联网广告行业的玩家,同时也还有大公司的业务部门。

这样的局面和今天这个时点的中国移动广告市场何其相似?目前国内在做类Admob模式的广告平台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出现分化/分工;我们耳熟能详的有力美、多盟、有米、哇棒、架势、亿动、Vpon,大家提供的服务开始出现差异化,每家都开始突出自身的特性,比如游戏领域强势、突出LBS等。虽然这些平台之间的竞争不会在短时间出现结果,但毋庸置疑的是在经历了诸如“价格战”、“恶意替换广告代码”、“扣量”、“回扣”等“具有中国特色的”厮杀之后,能存活下来的移动广告平台不会太多;而与此同时,品牌方被教育的也愈发成熟,大的品牌广告方的投放力度会越来越集中在领先的平台上,寡头之势在所难免。

3、成为寡头其实还不是战争的结束

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MM的情况,其实二级市场对于MM的不认可在很大程度是由于美国移动广告市场竞争已经不仅仅局限在行业内的玩家中;整个大的泛互联网概念的巨头们谁都不想在这个类目落为人后,正如摩根斯坦利分析师Jordan Monahan所说:“我们之前一直认为,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移动广告领域的成功的潮流,将带动包括MM在内的小公司一同增长,但我们大错特错了,MM的市场被大型互联网公司蚕食。”这些大的互联网公司包括具有广告技术+移动设备覆盖优势的Google、拥有最强大用户关系且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Facebook,以及智能设备领导者Apple。

所以悲观的看,即便某家独立公司有幸成为移动广告平台这个细分领域的寡头之一,也会被更大的“巨头”们盯得死死的,或许被收购是最后的出路?巧合的是在MM暴跌之后,路透社传出了Yahoo有意收购MM以提高其广告营收能力,这听上去是个不错的交易……

Tags: ,,.
02月 26, 2013

我依稀记得在2012年6月百度的CEO李彦宏先生在当年的百度峰会上形容移动互联网如同“酒驾”,疯狂且危险。但也就是在那之后其实行业内对百度的移动联网业务有了更多的讨论,在经历了多次的论战之后,似乎有一种结论慢慢形成:“百度在移动上没戏!”。我不想讨论什么杀手级应用、什么入口以及最近很热的“船票”理论,单纯从一个用户的角度看,百度也正在摸索在移动端的战略布局。在经历了2010年的懵懂,2011年的疯狂和2012年的理性之后,中国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会在2013年开始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崛起”,在这场浪潮中百度并没有落后太多。

1、“BAT”里百度的移动化成果真是最差的么?

谈论中国的互联网代表,我们总会提及百度、阿里和腾讯三家公司,即俗称的“BAT”。相对于百度来说,比较公认的是阿里和腾讯其实在移动端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腾讯有已经一骑绝尘的微信,而阿里在电子商务移动化上甚至比PC端还要强势,但这些都是表象。我们相信社区和电子商务会在移动端有更好的发展;但我们似乎并不相信搜索会在移动端会有更强的变现能力,而这样的论调则恰恰是大家并不认可百度在移动端表现的根本原因。移动设备受限于屏幕展示位置以及搜索请求的更加定向性,传统的搜索引擎盈利方式在移动端必然要受到很大挑战;但这也就意味着其实在移动搜索这个细分领域内,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百度所面临的竞争其实要远远小于PC端。

2、百度在移动端做了哪些尝试?

按照针对的用户属性不同,百度在移动端的产品其实可以分为两类:2C的APP产品和2B的开发者平台。

2C的产品多以独立的APP为主,具体的产品如下图:

2C类的产品中有一部分是原有百度非常成熟业务的自然延续,比如搜索、贴吧、知道、百科、文库、音乐、HAO123、新闻,除此之外也就是大家相对来说比较熟悉的浏览器、输入法、地图、Market和存储业务。这些产品中我们其实很难用“好”或者“差”来做定义,因为每个人的标准不同,即便是用最简单粗暴的用户量作为衡量准则,每个细分方向多少用户量算“好”也不尽相同。而再说得直白一些,其实很多所谓的评论家们并没有用过这些APP,完全根据自己的臆断来说这些APP没有价值明显是不对的。但我和大多数人有类似的观点,所有这些APP中其实并没有哪个特别的强势,或者说没有强势到让人望而却步的地步。个人云存储、浏览器和Market的竞争百度明显要弱于腾讯和360,看上去势头非常不错的可能就要算百度地图和输入法了。

(今天有传闻百度地图活跃用户有几千万,个人感觉是扯淡,装机量倒是有可能。)

我是百度地图的忠实用户,我最常用的功能是打车费用计算,而常用的原因是这个功能GoogleMap没有。但最近几个版本的百度地图开始让人觉得有些诡异,除了原有的地图展示之外,产品添加了周边打折、优惠、图片分享等多种“特色”功能。简单讲百度地图的产品变重了,重的让人感觉这其实不仅仅是一款地图产品,用户在使用地图类软件的过程中其实目的十分明确的,其他功能的堆砌其实在用户体检角度讲是不合理的。但谁让百度地图,或者说百度的LBS相关事业部承担了百度移动互联网拓展的重要任务呢?

让我们再看百度在移动端的2B业务。

其实在美国,基于云的模式,针对企业级的服务已经非常成熟,每个细分领域都已经了一些不错的公司,这源于美国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分工明确。有很多人认为2013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产业也会开始这样的变革,即之前由销售人员解决的问题交给标准的API/SDK解决,B2D(developer)直接产生现金流。百度目前做的针对开发者的服务涉及开发、运营、推广和变现(原联盟业务),看上去很美好的产业链,但其实开发者对使用这类服务的习惯并没有真正的形成。同时还有一点比较致命的是,百度在很多开发者心里其实未必可以算成是一个公正的第三方,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开发者对这类服务的选择决策。

3、收购是好的解决手段么?

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方向,百度在资本层面上参与了点讯(现在的百度输入法)、魔图(图片美化)、点心(ROM+系统工具类APP)、ES文件管理器,还有最近炒作的火热的UC。作为一个还算了解点移动互联网投资的从业人员来看,百度做类似的收购其实目的很明确:自有业务补足+扩大用户量,但我们“马后炮”的看后续这些业务的发展,其实并不尽如人意。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从执行角度看其实百度投资的选择更有一种“就近”的感觉,如点心本就是百度系的团队创业,而ES则是“百度七剑客”王啸的天使投资。

我一直都觉得战略投资一定要明确战略的直接意义,简单讲要够“势利”,同时在中国这个商业环境里,拿战略投资就基本等于站队,而已经站队的人就很难找另外一方谈合作。百度目前还没有开始大规模尝试小规模入股的方式从事投资,更多选择是直接收购,那对于百度来说对团队能力的判断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要优先于对于项目业务数据的接受。因为收购之后直接面对的就是业务整合,整合的过程其实更多依靠是人和人,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协调,业务数据只不过是每个季度电话会议上CEO和分析师们的“谈资”罢了。延续这个逻辑,假如真的UC被百度收购,二级市场其实未必就会认可UC的用户价值对于百度移动互联网业务的促进作用。

写在最后

百度作为中国互联网的三巨头之一,其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发展从现行的效果看可能确实差强人意一些,但这样的局面在慢慢改善。任何一个细分行业的兴起都要经历高投入低产出的初期阶段,而在这样的阶段里其实并没有谁能够说得清楚到底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不妨让我们给百度移动一些时间,去验证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崛起”。

(作者系经纬中国分析师)

Tags: ,,.
02月 18, 2013

前几天《商业价值》主笔夏勇锋发了一篇文章,名为《消失的“无线部门”》。文章从近期腾讯和新浪对于无线部门的组织调整入手,判断出“移动互联网应该是一种基因,深入到互联网公司每个产品之中,而不是公司各个业务线之一”的结论。沿袭夏主笔的文章,我个人觉得2013年或许是各大互联网公司“无线部门”组织架构的调整年,但“无线部门”不会消失,或者说以另外一种Title存在。

1、为什么大互联网公司初期几乎都选择建立统一的“无线部门”统一负责全部无线业务?

解答这个问题要从SP时代说起,就是那个很多公司赚的盆满钵满的年代;除了那些已经渐渐远离我们视线的老SP、CP公司之外,赚到钱还有一批国内的上市互联网公司,这其中就有以门户为代表的新浪无线,以增值业务为代表的腾讯无线和纯SP代表的盛大无线(原华友)。所以直到今天我们依然看到这些部门叫“无线部门”,因为当年他们玩的是“无线”互联网,而不是“移动”互联网。

当从10年开始的这一波真正意义上的,以“智能终端”普及为代表的新兴移动互联网浪潮兴起的时候,各家大互联网公司和“智能机”走得最近的肯定是原来的 “无线部门”,所以我们看到了在10-11年的时候,各家互联网公司的无线部门都开始做相关业务的延伸与试探。自然而然的,“无线”这两个字也在各家公司的组织架构中沿袭了下来。简单讲在那2年里,各家互联网公司的各条业务线,凡是和无线相关的模块基本都由“无线部门”操刀,无线部门独立于具体的产品线和业务线。

2、调整为什么发生在最近这一段时间?

宏观行业角度看,如果说2010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元年,那么2011年一定是这个行业最疯狂的一年,而过去的2012年则是一个相对理性的年份。经历了这几年中各种“市梦率”的洗礼,我想无论是创业型公司还是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已经认识到了一个问题:“移动互联网是很重要,但这并不等于说有了移动就有了一切。”

而从每家企业的微观角度看,经历了2-3年的跨部门甚至跨事业部性质的产品+无线合作的方式也开始曝露出很多执行细节上的瑕疵(进度控制、权责划分、KPI导向等等)。组织架构设立的目的是在企业内部更好的组织资源、搭建流程、开展业务、落实管理;而当某种架构开始影响到公司的业务运转的时候,调整自然而来。

3、老生常谈的话题,到底移动互联网是互联网的延伸,还是全新的业务形态?

其实上面说了这么多,独立的无线部门设立的唯一基础应该是全新的依靠移动互联网的业务形态;而如果移动互联网仅仅是业务的延伸或者说获得用户的另外一种渠道的话,那我个人觉得独立设置的无线部门就没有太多必要。

上图是我在2011年12月CSDN组办的MDCC开发者大会会后我做的PPT的节选。

时任腾讯无线VP的刘成敏先生虽然多次提及他们腾讯无线的核心是做好手机QQ、手机QQ浏览器、手机QQ空间等业务,但在会上他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其实是那时才刚刚成气候的微信;而了解腾讯组织架构的人都知道,微信并不隶属腾讯无线事业部。

今天回头看,传闻手机QQ和手机QQ空间将被划拨回腾讯社交事业群,这也从侧面验证了我上面说的标准:业务形态决定无线部门的设置与否

Tags: ,,.
02月 4, 2013

对于91的上市我想很多人都有不同的理解,正如莎士比亚的那句名言“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91是中国特色市场下的特色产物,我想91的发展历程都会给很多人一些指示作用,无论是正向还是负面的

91要上市了,一个被讨论了可能有大半年的话题;进入2013年之后这一话题再次的被提及了,或许是网龙的PR有意为之,但我个人觉得91如果再不上市就可能晚了。

让我们简单看看截至到2012年Q3的91数据:91助手用户1.27亿,安卓市场用户4800万,91 移动开放平台上线300+款手游,注册总用户数900+万。而单纯从财务角度看,91相关的业务收入规模在2012年会在3亿人民币左右,(根据91母公司网龙公开财报计算,前3个季度91业务收入为2.06亿元。)在移动互联网这个大概念下的公司中,91的数据还是领先大,但这个领先可能会在2013年发生一些变化。91目前的收入构成中游戏和渠道收入(其他App厂商的推广费用)是绝对的大头,而其中手机网络游戏联运的平台收入可能会占到60%。如果说2012年是手游的收入增长年的话,那么2013年应该是真的迎来手游的收入爆发年。但爆发的同时,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会发生剧烈变化,而在这场竞争中91的位置是否可以保持住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其自身的估值。

1、iOS领域的“原罪”

众所周知的是在iPhone起初的时候,91助手这一“盗版”渠道在一段时间内确实给了很多用户一种“便利”的获取APP的方式,但随着正版意识的兴起、其他竞争对手的加入以及开发者对于盗版的态度等原因,91在iOS领域已经逐渐开始淡化“盗版”这一个不太好的抬头,91的CEO胡泽民先生也在各种场合多次表示如果开发者举报,一般平台方会在24-48小时内下架应用。我不想讨论太多关于法律上的问题,但毋庸置疑的是在iOS领域无论是渠道收入还是游戏联运,91都不是开发者们的首选且最重要的渠道。同时随着iOS越狱比例的逐步下降(根据《友盟2012年第三季度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9月国内iOS设备整体越狱比率42.4%),越来越多的用户其实已经习惯正版渠道的购买方式。

2、无未来的第三方Android Market

2010-2012年的三年,中国的第三方Android Market享受了Android终端机爆发的“人口红利”,但在2013年所有的这些Market都要面对盈利的压力,而收入来源则越来越受限制;游戏之外更多的是依靠渠道收入,但Market对于用户的控制力已经逐渐在弱化;同时整个移动互联网也经历了最烧钱的2年,在2013年已经不会有太多厂商会在Market渠道上投入更多的推广预算。

3、竞争剧烈的Android手机网游联运平台领域

如果说iOS和Android Market对于91来说还是可有可无的话,那么91最看重的应该是游戏联运平台。在国内的Android网络游戏联运平台细分领域中,行业公认的前四名应该是腾讯、UC+9游、当乐和91。除了腾讯之外,其他三家的月流水应该都在2000-3000万RMB左右,这其中要分给CP50%;而在前四名后面还有两家厂商虎视眈眈:360和小米。似乎在国内的移动互联网各个细分领域中,应该没有哪个领域比Android联运竞争更加剧烈。还有一点值得这几家平台方注意的是,相对于国内目前2亿左右的Android用户来说,几家平台方千万级的用户覆盖量其实都不是特别大,现在仍然有大面积的用户其实游离在这几家平台之外。13年是这些平台最后的机会,91的挑战不小。

对于91的上市我想很多人都有不同的理解,正如莎士比亚的那句名言“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91是中国特色市场下的特色产物,我想91的发展历程都会给很多人一些指示作用,无论是正向还是负面的。

Tags: ,,,,,.
01月 31, 2013

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没有走出传统的互联网盈利模式:广告、电子商务和游戏。而即便是现有的商业模式,Facebook其实仅仅在广告上开始尝到了甜头。

Facebook于北京时间今日凌晨发布了2012年第四季度财报。报告显示,Facebook第四季度营收为15.8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1.31亿美元增长40%;净利润为640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净利润3.02亿美元下滑79%。看到此或许很多人会格外诧异,为什么利润水平会下降这么多?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仔细看其财报相关数据我们不难发现,利润率的下降主要来自于单季度超过10亿美元的成本支出,而这部分支出刨除巨额的股权激励之外,绝大部分投入在了移动业务上;在经历了前几个季度移动端的“0”收入或低收入贡献后,Facebook第四季度在移动互联网业务上出现了一些非常不错的态势。

1)Facebook移动端DAU(Daily Active User)首次超过网页端;

经历了阶段性的HTML5方式之后,Facebook在移动端上全面转向本地客户端的研发方式。虽然现在我们这并不能给HTML5盖棺定论,但至少在目前这个时点,APP的方式似乎更适合大部分的移动业务发展。而几乎所有互联网行业新兴业务的起势,都或多或少经历了大投入小产出的阶段。可喜的是Facebook对于移动业务的培育似乎已经看到“曙光”,而“曙光”最直接的提现就是收入的增长。

2)移动业务收入3.6亿美元,占总广告收入23%,占整个公司收入19.3%,环比增长超106%;

如果说移动端用户量的增长可以归咎是享受了“智能终端”爆发红利的话,那么收入的大幅增长则开始验证了移动端用户的变现能力。虽然收入的整体基数还很小,但单季度超过100%的增长怎么说都会让人非常兴奋。而股价未出现大幅度的提升,个人觉得是由于此前二级市场对于Facebook移动端业务爆发的预期超前很多,回调的时间跨度会相对比较长。

3)Facebook移动互联网业务才刚刚开始;

扎克伯克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说:“我们的移动业务还处于初步阶段。而数个季度之前,移动业务对总营收的贡献还只是零。”目前移动端的盈利方式,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没有走出传统的互联网盈利模式:广告、电子商务和游戏。而即便是现有的商业模式,Facebook其实仅仅在广告上开始尝到了甜头。基于社交关系的电子商务在移动端的展现,以及原有Social Game在移动平台上的延伸,对于扎克伯格以及其团队而言,其执行难度都不是那么太大。

别忘了,以上所有的数据都没有包括去年花费7.5亿美元收购来的Instagram。

移动互联网是未来,但通往未来的路该如何选择目前没有人能说清楚;Facebook正在摸索一条至少看上去还比较正确的路,比如移动端和WEB端的业务逻辑与产品逻辑,比如移动广告的形态变换,比如广告之外的变现方式,再比如开放平台的第三方生态;这些也都值得国内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从业者学习和借鉴。

Tags: ,,.
01月 22, 2013

大众点评开发者平台上线被不少人视为中国的O2O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真正意义上的O2O时代就要来临了。

诚然,在国内的移动互联网领域,2013年会有越来越多的针对开发者的服务出现;美国这类生意已经非常成熟,我们一般称呼他们为B2D(Business to Developer)。对于开发者而言,开发一个应用只要关心自己应用的最核心部分就好,其他的周围服务(测试、统计、Crash报告、推送、地理位置POI等)可以直接调用成熟的第三方API或者嵌入SDK。沿袭这个逻辑我们可以推理出,基于大众点评的开放平台开发者似乎可以做所有关于线下生活服务的相关业务。

1)比如做一个线下特色餐馆推荐类应用,基于社交关系或者编辑推荐的内容,调用大众点评基本的POI信息、价格和最近的大众点评等辅助消费者决策;然后如果创业者执行力强,直接和商家谈返佣。多么完美的O2O闭环!

2)再比如做一个婚纱摄影细分行业的“推荐+展示+预定”的平台级APP,调用大众点评POI信息省去你初期扫街和地图描点的成本。如果创业者在婚庆领域有一定资源,这看上去也是一个相当“靠谱”的方向,不是么?

但如果你细心观察此次的第一个版本大众点评开发者平台,事情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大众点评在开发者协议内对于API接口数量、调用资格以及诸多限制的设定都十分的“苛刻”。

大众点评的开放更多是一种姿态。从具体的执行角度看,很多我们所幻想的基于大众点评的生态体系的生意集群在很大程度上不过是我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先看看大众大众点评开发者平台公布的“开发者协议”。

1.关于API接口数量;

第一期的大众点评开放平台只开放了4个接口:商户信息、团购信息、获取指定团购的信息、获取指定商户最新的点评。

其实团购业内的人看到这几个API接口就应该明白,第一期的大众点评开放平台其实来自于大众点评的团购类业务。众所周知的是团购领域一直都存在着团购导航的相关交易链,即如果团购项目是通过第三方渠道销售出的,渠道方是有佣金/广告费用拿的。团购行业即便已经日趋呈现寡头垄断之势,但这一套关于流量转换的生意链仍然存在。

简单讲,对于一个不想做团购生意的小开发者而言,其实大众点评的API中只有商户的POI信息是最直接有效的,但POI层级的选择还有各家地图厂商。所以最后大家最看重的接口应该是商户的最新点评信息,但悲剧的是这个接口需要高级权限。

高级权限申请难度如何尚不清楚,但显然,我们很难想象大众点评会给类似食神这样的餐饮类APP开放高级权限。

2.API调用限制;

在大众点评开发者平台内的开发者协议内其实有明确的限制条款,这其中比较引人关注的是第七条:

“7. 开发者产品如果涉及与大众点评有竞争关系的以下一项或多项用户服务,或被与大众点评有竞争关系的第三方收购(或失去控股权),大众点评有权终止本协议:

a. 用户点评;

b. 团购;

c. 电子优惠券;

d. 商户预订

e. 电子会员卡

f. 大众点评为网络用户提供的其他服务。”

如果你想做点评信息,如果你想做团购,如果你想做优惠券,如果你想做预定,如果你想做电子会员卡,如果你想做……

对不起,如果你想做这些,你只能接入大众点评已有的数据,而不能自己做线下的服务对接。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订餐小秘书这类的餐饮预定类APP大众点评是肯定不会开放API的;而餐饮之外的其他行业,保不齐哪天可能就属于F类目(大众点评为网络用户提供的其他服务)了。那个时候,“挡住巨人前进道路”的开发者们,其结局可想而知。但这或许正是“有中国特色开放平台”的共有特点。

当然,从积极的角度看,大众点评开放的益处肯定大于封闭。开放平台禁止在平台上生长出另外一个自己也是无可厚非的,而且这仅仅是第一版的开放平台,未来的形态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同时作为平台方,制定一个公正、公开的标准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平台未来很长时间的发展。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