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 13, 2013

距离WWDC 2012已经有200多天了,我们在经历了小小“失望”之后依然期待WWDC 2013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新东西。而刚刚结束的大会给人最直接感觉是有“新”东西,但心情不再是兴奋,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复杂的情绪。或许这也和苹果CEO库克的个人风格有很大关系:工程专业出身所以严谨有逻辑性,但却不够创新。我们似乎已经把苹果和乔布斯牢牢的绑在了一起,但我们确实已经失去了这位史上“最伟大的创新者”。

2011年10月6日,我的结婚纪念日,也是乔布斯去世的日子,我还记得我是在婚车上发完照片微博后看到了乔布斯去世的消息。614天之后的2013年6月11,或许我们该调整下自己的思维,无论是好是坏,苹果已经进入了“库克时代”。

我相信在2012年的WWDC上,苹果的很多产品理念还是受乔布斯影响非常深的,但今年这一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一年中库克以及他的团队在“后乔布斯时代”尝试了很多“新鲜”的东西,比如那传说中的“扁平化”设计。

无论是吐槽还是喜欢,这一年的WWDC已经过去,我相信很多人依然会选择在第一时间更新iOS7,也会有很多人去购买新一代的Mac Air和Mac Pro。

那些惊人的数字背后

苹果会在每年的WWDC会议上公布其最新的一些业务数据,今年也不例外。iOS设备总量6亿台,5.75亿App Store 帐户,超过90万的应用,超过500亿次的下载,600万注册开发者,开发者分成100亿美元。这些数字的背后意味着平均每台iOS设备下载应用83次,平均每个应用被下载5.6万次,平均每个开发者可以在App Sore获得近1700美金的收入。苹果在移动端依然是强大的帝国,但这个强大背后同样有着隐患。

WWDC 2013可能是历史上提及Android最多的一届;Android设备的保有量这一绝对指标在很早前就超过了iOS,所以苹果就只能用一些“间接”指标来去和Android对比,比如设备使用频率、移动网络访问比率,移动电子商务成交额、开发者直接分成额等。

虽然在所有的这些指标上苹果都遥遥领先,我们也承认iOS依然是那个具有最强生命力的移动生态系统。但同时我们也都知道今天已经没有任何人会忽视Android市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从Android上崭露头角后杀回iOS。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iOS的生态体系会一直这样的“强势”下去,不过在一些特殊地区/领域内,大家的重点可能会逐步转移到Android,比如中国市场……

挡住巨人前进道路的“他们”

和所有大的开放平台更新一样,每次苹果对于系统的更新都或多或少会影响到一些第三方开发者的利益。我们看到了最新的iOS7相机中自带的滤镜功能,新出的音乐流媒体服务iTunes Radio以及更像越狱插件的控制中心。

这三个功能/产品分别对应着图片美化、电台和越狱插件三类开发者,我承认系统自带的优势会非常明显,但在今天这个时点这样的优势其实并没有当年Windows捆绑IE一样强势。同时平台本身愈发的优秀,会刺激开发者更加多的想法以及更迫切的改进意愿,而这样对于整个生态系统而言其实最后看是良性的,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Android上。

也说“扁平化”设计

今年WWDC没有One More Thing,所以会议最后的iOS更新是本次会议最为重要的事情。在没有硬件升级的前提下,我们看到了全新一代的苹果移动操作系统iOS7。而相对于前六代iOS最大的更新就是这个“扁平化”设计。

简单理解扁平化设计就是将原有iOS很多拟物化的ICON、界面设计调整为结构和线条简单的平面式样,如下图。

单纯从一个手机用户的角度看,iOS7的设计有很多地方其实是类似Android的,尤其是一些非原生的Android,比如国内用户熟知的HTC Sense、MIUI V5、OPPO Finder界面、锤子Rom、GO桌面等,这或许也是很多人吐槽新一代iOS的原因所在。

目前去评判这样的设计是好是坏已经没有意义,或许明年WWDC公布iOS系统分布结果的时候这一争论才可能有结果,毕竟用户的选择是最直接的。

最后引用主导本次iOS7更新的苹果设计师Ive的一句话:“要设计出真正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你就必须重新开始。这需要极大的决心,才能彻底摆脱过去的思路。”当然“耳目一新”并不代表着所有人都愿意接受,但至少这是苹果进入“库克时代”真正改变的开始。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