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28日

自从2006年国庆节开始,我就辞去了重庆晚报首席记者职位,专心运营猪八戒威客网。此博便如被上交的记者证、被尘封的采访包、被束之高阁的外出采访旅行箱,逐渐荒废了。

这大半年的时间,我都在坚定而艰难地完成从首席记者到猪八戒威客网站长的角色转换。我想,记者生涯所赋予我的正义感、对真实事物刨根问底地追求等等已经溶入了我的生命,成为我的本身,使我终身受益无穷。八年记者生涯使我对传统媒体有了广泛而真实的认知,这是我与其他互联网网站运营者或者企业运作者相比稍具优势的地方。首席记者的光环甚至对我完成猪八戒威客网的第一轮融资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投资者曾经在完成了对猪八戒的投资后说,现在的互联网仍然具备较强的媒体属性,而我的首席记者经历坚定了他投资的信心和决心。

再见,记者。

现在重启此博,说明我已经完成了角色转换,敢于直面我曾经舍去的有关记者的一切。今后这个博客自留地,将更多地记载我在猪八戒威客网运营中的点点滴滴。为了纪念我的八年记者生涯,今后我的所有博文都将以新闻体的形式出现。此前我已在techweb开了一博,皆以新闻体写成。

2005年09月23日

我对山西大学退学事件报道(部分报道详见http://blog.donews.com/zhubajie/archive/2005/09/11/549858.aspx   http://blog.donews.com/zhubajie/archive/2005/09/11/549861.aspx     http://blog.donews.com/zhubajie/archive/2005/09/11/549868.aspx  )一直耿耿于怀。虽然最近懒病又发,表面上没再继续关注,甚至拖了又拖,实则打心底里没有一天停止过对这起集体退学事件的观察与思考。原因有二,一是我的连续报道已经显现一些效果,比如重庆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尽量解决退学大学生入读,他们的生活因为我们的报道而柳暗花明,使人们在对新闻的功效失望的同时重又燃起希望的烈火;二是他们的遭遇的典型性,使我陷入了对背后体制性病根的思考之中。

我把在山西期间采写的三组报道挂到博客上来后,没想到引来很多评论,感谢者有之,批评者有之。有人指责黄奇帆副市长违背招生录取政策,权力破坏秩序,虽然他老人家的本意,是体恤受骗学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他们办一点实事。下面这条留言最为典型:

 久未上网,今日见到批评文章,忍不住想说明几句:
1、国家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决不是靠几个父母官的心血来潮,而是要靠强大的法律后盾,任何一个政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这才能建设成为一个民主社会、法制社会、和谐社会、人权社会;
2、变通的意思有两解:一是打法律法规的擦边球,这是可行的,另一是曲解法律法规的原意,以此来适合自己的需要,这就是藐视法律;
3、黄市长的本意肯定是好的,但这并不是他这个位置的人应该做的,他要做的,应该是提请国家执法机构严肃查处,提请国家立法机构修改法规,以杜绝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
4、黄市长仅仅只是利用自己的职权解决了这部分学生的问题,并没有涉及问题的实质,那么,试想,如果以后黄市长离开重庆了,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请问,是不是还会有蓝市长、绿市长、白市长站出来打招呼呢?
5、这次黄市长以权谋公就让你感激涕零,摇头摆尾,是典型的奴相,告诉你,黄市长一心为公,本就是他的份内事,就象公鸡该打鸣母鸡该下蛋一样。这个社会已经不分黑白了,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的人居然会得到歌颂,而不履行自己职责的人也成了理所当然。
6、最后,还想给剑先生讲一下我在晚报多次发贴的一个故事:
孔子在鲁国做大夫时,发布了一条告令,凡是能解救回一个在国外遭受不平待遇的鲁国人,赏50金。孔子的一个弟子周游列国,花重金赎回很多人,却坚决不要赏金。孔子知道后,严厉地批评了他,说你不要以为这是你个人高风亮节,你知道吗,因为你拒受赏金,使得很多人对救人质的事情不积极,这项政策也就无法推行下去。

(因下午有采访临时中断,稍后再续)

2005年09月11日

连线教育部:家长投诉已到 调查处理正忙

本报讯 本报连续追踪报道的重庆籍大学生在山西集体退学事件,由于退学者除了重庆几十位学生之外,事件波及全国二十五个省市区,保守计算也有两百多名学生从山西退学,昨天已经引起国家教育部有关方面重视,表示将尽快调查处理。

昨天上午,记者电话连线采访国家教育部。该部办公厅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接到学生家长的投诉,目前正在交办处理之中。教育部在接到有关学生和家长的书面投诉材料后,他们将从速将问题反馈给山西省教育厅,责成该厅对山西集体退学事件进行调查和处理。

家在北京的学生家长李广超说,昨天上午,他们一行三位家长已经赶到国家教育部,详细汇报反映了山西集体退学事件的情况,并提供了翔实的证据材料。他说,现在希望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解决的现实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是退学学生到哪儿去上学,二是一些高职院校骗招,给家长学生带来的损失谁来赔的问题。

记者昨天同时还获悉,山西大学、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有关人员已经多次召开紧急会议,就集体退学事件善后问题进行商议。

据记者了解,绝大多数重庆籍退学大学生在乘座了三十多个小时火车后,今天能够赶回重庆。他们中一部分将到重庆市招考办投诉,一部分无奈选择复读高中,或者选择自考。与此同时,今天还有六七位退学学生从太原起程返渝。

本来只是一所联办的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为何却成了山西大学,误导了数百学生,当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是否把关不严?据太原晚报报道,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负责人介绍,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要在全国招生,省考试中心向教育部提交的学校名称就是“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而不是山西大学。

但是据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区学生报考填写的都是山西大学,但收到的却是职业技术学院的录取通各书。

大学生山西集体退学内幕调查之二
退学大学生为何集体溃退山西


“多数同学都回去了,我们的维权行动暂时失败了。”住在太原小店区一个破旧的招待所里,一位河南李姓同学沮丧地说。截至昨天,仍然坚守在山西太原维权的退学大学生不超过25人,而四天前他们的队伍多达两三百人。

退学大学生为何集体溃退山西?他们为何含泪离开太原?正当他们认为应该由学校来承担因为退学而带来的损失时,为何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负责人却一直强调,退学责任该由学生和家长自己担当?

为此,记者进行了深入地调查采访后发现,一个根本的原因是学生与学校两者之间教育信息不对称——用一位教育界权威人士的话说,拥有教育信息的学校一方处于强势地位;而由于由于条件所限,信息渠道不畅,再加上一些学校故意隐瞒,使得家长学生一方占有的教育信息很少,即使明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也最终只好哑巴吃黄连,花钱买教训。

来自三峡库区的学生家长王兴秀说,当时全家人看了很多遍招考指南,上面明明写的是山西大学,电话查询也说的是山西大学。由于地处偏远,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山西大学根本就没有专科。

所有的退学的学生和家长都有这样的说法,总的一条,他们所掌握的信息十分有限。海南一位姓田的同学前天退学时哭得死去活来,她说,海南和山西相隔这么远,我不可能大老远跑来先考察学校的办学条件。

但是在这次退学风波中,作为占有教育信息资源的一方,却是怎么下的钓呢?北京的学生家长李广超愤愤地说:“学校将一些能够吸引学生的信息无限夸大,而对招生可能带来影响的信息却刻意隐瞒,我们才上了它的钩。”

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到底隐瞒了哪些对招生不利的信息呢?湖北的大学生在递给湖北教育主管部门的材料中进行了列举——刻意隐瞒学校办学条件恶劣,只是一所中专的配置;绝口不提该院是山西大学与一所中专联合办学,并不归山西大学直接管理……

“他们反复给我们传递一个信息,就是孩子考上的就是山西大学。”很多家长都说,在上学之前他们曾经打电话到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咨询过,接电话者都说自己就是山西大学。

既是上当受骗,又为何会含泪离开,除了少数还在坚持向当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反映投诉外,多数都另择出路?原因是他们手中缺少证据和政策的支撑。比如关于隐瞒联合办学事实的问题,学院负责人就反问,哪一条政策规定了一定要把联合办学写进招生简介?关于办学条件恶劣的问题,学校负责人说,北方地区穷,也只有这样了。

家长学生与学院这样斗了几个来回,深感赢的希望渺茫。加之退学之后就只能掏钱住宾馆,而且急于回当地寻找出路,“他们溃退就成了必然”。

“但是有一点,溃退并不等于溃败。”家长李广超说。据记者了解,很多家长和学生并未彻底放弃讨个说法的想法。他们回到各自省份后,都在积极地与当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配合,通过合法渠道寻求解决问题。

记者手记:集体退学事件明年还会重演?

这已经是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第二次集体退学事件。去年该院首次招生两百多人,开学时也发生了一起退学事件,退得只剩下六十七人。明年又将招生,这所学院是否又将第三度上演集体退学事件?

记者在与学院负责人面对面对话时问,年年退学事件闹得沸沸扬,学院认为有哪些经验教训值得总结。对方的答复是,现在忙得很,还来不及总结。后来他说,明年一定在中专校牌旁边,把“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的牌子挂出来。另外,把大一新生安排到最好的宿舍去。

这不失为一个权宜之计,但治本之策应该不在这里。如果明年的大一新生到校后知道自己并不是上的山西大学,而只不过是一所中专与大学联姻后生出的怪胎;如果给他们上课的老师大部分都还是教中专的兼职;如果到五楼的男生宿舍还要穿过女生宿舍……他们中一些人会不会报到之后马上退学?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治本之策还有一点,不应该只是这所铁路中专在两次退学事件后悔过自新,更重要是我们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把招生的关口应该把得更牢,监管应该更加到位才行。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办学条件到底达不达标,到底可不可以用山西大学的名义招生,退学的大学生到底该不该得到补偿?家长和学生提出的这些问题,作为监管者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应该有个明确的回答。

不然,大学新生集体退学事件明年的今天还会重演。

这组稿子一见报,我大概就要像报道资阳怪病一样,应该离开山西了。今天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那负责人明显是在恐吓我嘛,说什么专门请了几个人,正在仔细收集和研读我的报道。我当时就回答说,审呗,欢迎,我白纸黑字写出来,既要接受你们的检阅,更要经受读者检阅的。一切都凭天理良心,一切都职业道德和职业冲动。我他妈还图个什么呢我?!

稿件一
山西退学大学生多数含泪回家
仍有少数同学固执坚守等待说法

在苦等几天仍无结果的情况下,退学大学生多数溃退山西,含着眼泪离开太原。昨天,近百名学生和家长涌向太原火车站,坐火车回家。“我们的大学生活,没想到只过了六天就夭折了。”

六天前,他们从火车站踏上三晋大地,以为自己三年的青春都要与这座城市联系在一起。“这辈子我发誓,再也不来太原。”六天后的昨天,在太原火车站广场,来自重庆万州的一位姓蔡的同学斩钉截铁地说。

他拒绝了同学为他在火车站“太原”两个字下拍下“来此一游”的留影,因为他不愿意对如此短促的大学生活留下回忆。说这话时,他的泪水再也掩不住。

前几天,所有退学的大学生都在问同一个问题:“到底谁来为我们的上当受骗负责?”他们等了六天,没有人给他们满意的回答。

昨天,所有离开太原的同学又在同时问另外一个问题:“回去之后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同样,这个问题也没有人能够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与几天前誓要维权的勃勃雄心相比,昨天离开太原的同学显得有些低沉,也更加理性。他们之所以选择离开太原,一是因为他们极度失望,二是因为即使失望,但生活还在继续,他们要去为自己的明天奔走。

明天怎么办?据介绍,选择回家的同学都有自己的安排。家在万州的杨怡母女俩将不回万州而回重庆,准备到重庆招考办投诉并且咨询一下,看看能不能调配一所新学校,搭上大学的末班车。家在河南一位李姓同学则表示,他回家再也不复读了,去和在沿海打工的哥哥一起打工。而占一半左右的同学则表示回家将复读高三或者自考,家里人正在为他们四处联系学校,多少都有了一些着落。

“我们的生活就这样被改变。”这是家在忠县的一位姓傅的男生临走时抛给记者的最后一句话。他神情黯然,眼中一片迷茫。

仍有少数同学坚守太原。昨天下午,易晓同学毅然退掉了回程火车票,决心多呆一天,他是多么地希望事情能有转机。“我现在认为,能够到山西大学本部上大学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坚守的另外还有三、四十位同学,他们起先住在一个酒店,一个房间一天95元。后来心疼那钱,有的同学也出不起那笔房费,就搬到了一个招待所,一个床位15元。“其实我们等的人也知道,事情不会有转机。”

从昨天起,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就已经加强了内保,拒绝已经退学的人员进入该校,连校门也不让靠近。能够带着行李箱在校门口坐下来的学生,昨天早上还看到十多个,下午就一个也不见了。



稿件二
对话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负责人
“我们没什么责任,考生只能怨自己”


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到底是一所中专还是一所高职学院?成百学生集体退学,校方到底怎么看?学生退学的损失和责任到底该谁来负?昨天,记者采访了学院负责人郭建文。他给记者递过来的名片,印的头衔是“太原铁路机械学校校长”,只字未提职业技术学院。

记者(以下简称“记”):学生退学最大理由是,因为学院只是一所中专,山西大学职业技术院与太原铁路机械学校到底是什么关系?

郭建文(以下简称“郭”):是一体的。铁路机械学校是主体,职业技术学院由山西大学与铁路机械学校联合办的学。

记:学校的办学条件确实够差的了。教室与寝室、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都同在一幢楼,可能这样的情况在中国高校都是比较罕见吧、

郭:关键是要看教学质量和管理水平。

记:可是同学们都说你们都是中专的老师,怎么能够教大专生?

郭:谁敢保证山西大学的教授就一定比我们的中专老师教的好?

记:你们录取通知书的校址在太原坞城东街18号,可那里只是一家干洗店。

郭:误会。因为我们通知书发出去后,派出所改了门牌号。

记:所有的学生都认为自己被山西大学录取了,可是来了之后却认为,你们在欺骗,在招生宣传中做了手脚。

郭:我们从未欺骗谁。家长们也不想想,自己的孩子只考了四百来分,凭什么可以读山西大学本部?我们注明了学校是在山西大学本部之外一千米的地方。

记: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的通知书盖的都是山西大学的校印,就以为被录取的是山西大学校内的专科。他们来了才发现,你们只不过是在一所中专里面,连个职业技术学院的校牌都没有。

郭:我们是联合办学,盖山西大学的校印也很正常。

记:我手里有一份退学者的名单,约有两三百人之众。学校的统计,到现在共有多少人退学?

郭:只有一百多个,绝对没假。重庆还有两个退学了今天又要求复读的。我们欢迎退学的同学回来复读。

记:很多人今天走了。这么多人退学,他们都说学校该为他们的损失负责,浪费了青春。

郭:我们没有过错,凭什么该我们负责。只能够怨考生和家长自己。

记:考生认为你们在招生宣传中夸大其辞,而对联合办学之事则刻意隐瞒。

郭:我不认为一定要把联合办学写进招生简介。

记:据说去年你们学校也发生过类似的退学事件,原因是什么?

郭:还不是一样。去年招两百多个学生,来了一百多个,现在还剩下六十七个。这不假。

记:退学事件闹得如此沸沸扬扬,这对学校形象是个极大的打击。

郭:这是事实。

记:不管是谁的原因,你们有什么样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总结?

郭:我现在还忙于应付,以后慢慢总结。


稿件三:
大学生山西集体退学内幕调查
山西大学以“无形资产”联合办学种下祸根

在山西大学生集体退学风波中,山西大学到底在扮演一个什么角色?毫无疑问,所有的学生都冲着“山西大学”这块金字招牌来的,之所以退学也是因为他们不在山西大学上学、办学条件不具备而走的。山西大学与“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到底是什么关系?

记者昨天了解到,在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的招生宣传中,明确地说自己是山西大学的二级学院。但在山西大学的官方网站上,却又说职业技术学院是它的独立学院。更蹊跷的是,记者昨天到山西大学实地采访时,不管是在大学党办的宣传部还是在校长办公室,都没有人能够准确地说清楚两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记者找到校长办公室一位胡姓副主任,请她给记者讲一讲两者的关系,她非常热情地领记者前后参观了山西大学的风光,然后借故离开。等了一个多小时后,胡副主任领来了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的负责人郭建文,她说:“这关系我讲不好,他能够讲清楚。”

记者告诉她我已经采访过郭,现在我是想要采访山西大学的,因为退学事件闹得很大,山西大学应该是职业技术学院的“婆婆”,讲话更权威一些。没想到,胡副主任和郭校长均否认了“婆婆”一说。

不承认山西大学是“婆婆”,又说职业技术学院是二级学院——搞得记者一头雾水。郭校长将记者接到职业技术学院,让记者看看双方联合办学的协议。“看了你就清楚了。”

在郭校长办公室,记者终于目睹了联合办学协议的真面目。协议上明确写道,甲方山西大学“以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这一无形资产投入,乙方太原铁路机械学校则以现有资产投入,联合举办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

据权威人士解读,这一投入方式摆明了,就是山西大学啥也不出,就出一个招牌。而学院的校园场地,教学设施和师资力量,都由太原铁路机械学校这一中专来承担。这等于是通过山西大学这张壳,一下子就把一所中专拔高为一所大专。

据郭校长解释,太原铁路机械学校本身是一所铁道部下属的中专。近年来太原其它大部分地方上的中专都升为高职,而他们学校却因为是部属中专,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不能审批他们为高职。于是才有了他们与山西大学联姻,使自己也跻身高职招生的行列。

联办协议还规定,原先的太原铁路机械学校法人资格保持不变,学院的招生计划由山西大学核定,招生录取工作由甲方责成双方共同负责办理。郭校长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是招生具体业务由太原铁路机械学校负责,而对外则都以山西大学的名义。

权威人士解读,这实际上已经说明,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与山西大学表面上是婆婆与媳妇的关系,而实际上却是两兄弟,一对亲密的合作伙伴而已。这也就是为什么郭校长和胡副主任均否认山西大学的“婆婆”身份。

那谁和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是一家人呢?这个问题郭校长回答得最清楚:“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和太原铁路机械学校是一体的。”这也就回答了为什么郭校长的名片上为什么是郭“校长”而不是郭“院长”。

对内不是一家人,对外却是一家人,连招生时两所学校都使用一个代码(山西大学代码10108),家长学生更是以为自己进的是山西大学这道门。去了太原才发现,他们进的校门,挂的是一个中专的牌子,叫太原铁路机械学校。

这些大学新生发现,给他们上课的大部分老师,使用的图书馆和实验室,甚至看门的人员,发放的饭卡上,都打上了“太原铁路机械学校”的烙印。

“这所学校尽管背着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的壳,但它的核实际上是一所中专。我是来上大学的,不是来上中专的。”来自河南的李姓同学说,这就是他们怒而退学的原因。

权威人士指出,一些大学以自己的招牌作为无形资产与另一单位联合办学,却又放松了对联合办学学校的管理,收获的是短期利益,害苦了千里迢迢求学的孩子,而最终毁坏的也是自己的招牌。

我日,山西太原这破地方,上一次宽带网比结一次婚还难。宾馆里居然没有宽带,害得老子只有弄移动上网。可是又传不了图片。昨晚跑到网吧传图片,日,一家没得USB接口,一家的系统不是XP,打起灯笼都没找到我这数码相机的型号的驱动。都他妈一样,捣鼓到今日凌晨一点过,还是没传得了图。狗日的网络。后方编辑终于等不起,于是今天的报道,没得图片。今晚老子吸取昨晚之教训,写完了马上把图片捣腾到笔记本里,然后将笔记本抱到网吧来。我日,还好,上了。而且上得很爽。现在是半夜十二点,传完了。谢天谢地。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老子现在还没有吃晚饭,上帝更该保佑没吃饭的人民,不要得胃病,也不要过劳死。没吃饭就没吃饭,先把昨天晚上写的稿子,传上来。保证原汁原味。我写稿子一般不愿读第二遍,就像见了一个不该见的人不愿见第二次,因此里面语法不通文笔不佳标点错误也在所难免。我日,去。2005年9月7日零时补记

稿一:

退学学生遍及全国二十八省市
重庆籍大学生山西校门外苦苦等待

本报昨天独家报道数十名重庆籍大学生山西集体退学事件后,家长亲戚均深表关注他们在异乡求学的遭遇和安危。带着家长重托,昨天,本报记者赶赴太原。记者看到,他们和其他来自全国28个省市的上百名学生一起,聚集和徘徊在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大门之外。“我们都有一个愿望,能够搭上末班车,读上真正的大学。”

漫无目的地等待(小标)

昨天三晋大地上依旧阳光灿烂,而来自奉节的同学杨怡说,自己心里在下着冰霜。昨下午五时许,记者乘机抵达地处太原的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只见校门外仍有上百位家长和学生在苦苦等待,个个脸上带着焦急和疲惫。

学校门前挂的其实只是一所中专的校牌。记者询问了学校旁边几家餐馆老板,问他们知不知道“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在哪,他们均答复不知道。记者告诉他们就在隔壁,餐馆老板一本正经地告诉记者,那是一所中专,叫太原铁路机械学校。

“我们也不知道能够等出个什么结果。”杨怡的母校王兴秀一脸茫然。她说,孩子已经办完退学手续,再这样在校门口站下去,耽心警察和学校保安会来驱赶。

男生寝室里的彷徨(小标)

刘帅来自潼南县肖家镇卫生街,昨天晚上,他两手托着头,独坐在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第七公寓宿舍里。见到记者第一句话,竟然带着颤颤的哭声。“我想退学,可是退回去不可能复读了,只有去打工。”

刘帅是少数几个还未办理退学手续的重庆籍大学生,最根本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不想这辈子的大学生活刚一开始就这样结束,二是早早办理退学手续了,几大包行李没地方放。他说,到现在他还没敢给家里讲这事,父母亲都在河南打工,还陶醉在儿子上大学的美梦里。

刘帅坚守在503宿舍。他们宿舍原本住了八个人,其中三个来自湖北和一个来自海南的同学都退学回家了,他甚至记不得他们姓什么。对面的507宿舍空无一人,八个同学全部退学了,这坚定了刘帅退学的决心。

梦破灭之后的梦(小标)

等待的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下一步怎么办?

据学生家长王兴秀介绍,退学的人当中绝大多数都已经离开太原,返回家乡,要么找地方复读,要么调配到其他大学。“剩下来在太原等的这一百多人,都没有门路,无奈留下来。”

“我们闹的目的不为别的,为了能够读书。”一位周姓同学表示打死都没有脸回去见父母。因为她去年考上了一般本科没有走,复读后成绩考得更不好才委屈自己走了现在这所学校,上学前家里亲戚朋友还办了几桌“升学宴”。

周说,大学梦的镜子就这样破碎得一塌糊涂,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梦——希望教育主管部门能够出面收拾残局,让她搭上末班车,去一个没有骗局的大学读书。“为了这,我还要继续在太原等下去。”

稿二:
直击校园:寝室与教室相通 男舍与女舍相通

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新生退学事件经过媒体披露后,学院加强了保卫工作。昨天傍晚,记者穿上新生军训的迷彩服,经过了学校内保人员层层保卫盘问后得以进入校园。校门口根本就没有大学校牌。

招生宣传上号称十三万平方米的校园,记者进去后却感觉进入了一所破败的中专。呈现在眼前的第一栋建筑外形是一座教学楼,挂的却是两块牌子,一个写着第二教学楼,一个写着第六学生公寓。左边教室里学生正在上自习,往右边下十一步台阶,却是男生寝室,很多同学抱着被褥赶去办理退学手续。

往里走隔着一个黑漆漆的厂房,原本是女生宿舍楼。楼前十多大学生,每人都蹲在一大堆行李被盖旁边,面无表情。记者以新生的身份拍照,仍被学校人员强行制止。记者发现,在女生宿舍五楼以上,住的都是男生。

在学校里转了几圈,记者没有找到招生广告上所写的藏书12万册的图书馆,也没有找到现代化的实验室和室内活动中心。小小的一个校园,记者只见到一些稀稀落落的行道树,并没有看到招生简介上所谓的“院内绿树成荫,花坛星罗棋布”。



稿三:
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兔子不吃窝边草?


今年未招一名当地学生

此次山西集体退学事件,到底退了多少?太原晚报的报到是数名新生怒而退学。山西青年报的报道是一个宿舍有六人退学。记者昨天从太原当地的媒体同行了解到,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院方昨天已经承认,有上百人退学。

但是据记者调查,退学人数还远不止一百个。记者握有一份不完全名单,此次退学学生遍布全国二十八个省区市,其中仅重庆籍的有四十多人,而湖北退学的名单最长,超过一百个。

据部分学生家长介绍,该学院今年所招新生约六百人,目前办理退学手续的约四百人,占了三分之二。另外还有不少的学生正在观望等待。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了一个怪现象,在山西大学职业技术学院今年新招的学生中,目前还没有看到哪怕一个来自山西当地。昨晚,记者就此山西当地媒体同行,据介绍,他们已经就此采访过院方。院方的解释是——这所学院虽然在全国其他省市人的眼里不算一所好学校,但在山西当地来说条件较好,如果招收当地学生,势必其它省市的同学都上不了。

学生家长王兴秀说,她也就此问题质问过学院,得到的是相同的解释。她当即反驳说,这种做法明显属于兔子不吃窝边草,专门骗取外地考生的钱。

2005年06月15日
2005年05月11日

侯总监:

       我是你们诺顿产品的一个忠实用户,现在却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给你发这封邮件。希望我的使用诺顿产品的经历,不要在其他客户身上重演。本人也将保持向诺顿起诉的权利。

       本人此前购买的正版诺顿防病毒软件2003版,帐号ID系591114435。使用一年之后,软件提示在2005年5月3日订购过期。于是,我于4月30日在诺顿的重庆经销商处购买了一张59元的升级卡一张。

       回家注册时你单位网站却提示,我买的升给卡居然已经过期!果然,升级包内的卡上明明写着,有效期至2005年3月!我不明白,你们为何还卖过期升级卡,贻误顾客。我不明白。

        于是我返回销售处,提出退货。销售商拒不退货,声称是你们厂家打了招呼,称升级卡有效期已经延长,没有问题!

        最终销售商答应马上与你们厂家联系,可是告知你们的销售人员在放假,无法进行售后服务!要想服务,只有等你们把假期耍完之后!而且连值班的人员也没有!

       到这个时候,我以为我面对的厂家不是过去心目中防毒软件第一品牌的诺顿,而是在与一个只有一两个人的乡镇企业在进行交流。但是一个普通的消费者能够做什么,只有等你们厂家的人耍完之后,再给我这个小小的客户解决问题!

       好不容易捱到5月8日,诺顿员工的假期该到了吧。我再次打电话给销售商,销售商的答复是:还是无法联系到你们厂家!这打死我也不愿相信,这就是跨国公司诺顿!这就是貌似庞大的赛门铁克!

        于是我继续等待,每天一次次忍受着电脑开机时半天才跳出一个诺顿的提示窗口,一次次地忍受它向我提示订购已过期!这无异于一次次诺顿公司对一个小客户一次次地进行鸡奸!

        拖至5月10日,我终于忍受不住,再次给销售商去电话。销售商说诺顿新卡终于到了,在电话中给我说了升级卡的用户名和密码。我满心欢喜地长出一口气,心想这下终于解决问题啦。

       于是屁颠屁颠地跑到赛门铁克网站上去又一次进行注册,尽管那老牛拉破车的网速,足以杀死不知多少脑细胞。

       好不容易注册完了,系统提示注册成功了,说更新服务的确认号马上就会发到我的电子邮箱里。可是,真是造蛋!我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自己的邮箱,就是不见赛门铁克的妹儿!

        就这么一次次地查看自己的邮箱,浪费了我的5月10日的一个上午!临近中午,我压抑着满腔怒火,已经不知是第几百次拨通销售商的电话。对方的答复是马上与赛门铁克联系,并马上回话!

        可是这一等,等到了5月11日,也就是我给侯总监写这封信的今天,销售商仍然未给我回音。我再次去电销售商,销售商再次表示和赛门铁克联系。

        我不知道如此循环,还要循环多少圈。这种漫长的等待不知道还要多久,我已经决定放弃使用诺顿。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真理:防毒软件市场上并不止赛门铁克一家。

       就在我失去耐心之时,我接到了赛门铁克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显然听不到我的声音就挂了。而我又打不进去。过了两个时辰,北京的电话又打过来,我要求告诉售后服务人员的电话,同时我也告诉她我的用户名和密码。对方在说了一个销售经理的电话后,我正在给她说我的升级卡用户名和密码时,我惊奇地发现,对方居然已经掐断了电话!

       这林林总总的遭遇,让我感到异常寒冷!在我的心中,赛门铁克的形象从一棵参天大树,缩小为一支风中之烛,最终被狂风吹熄了。我一个小小的客户只有像抵制日货者一样,此生拒绝再使用赛门铁克。除非有人道歉,并对这一切现象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期盼侯总监的回复!                 

                                                                      2005年5月11日

2005年05月05日

就像“小姐”这个词语,本来是对女士尊称,却被一帮卖身的女子给玷污了,以致于良家女子对“小姐”避之犹恐不及。“平头”这个词语本来也不赖,平头百姓,剪个平头,很有亲切感。但近来这个词语的处境不妙,一群剪平头的人正在将它妖魔化。

起初重庆报章上只是报道,一群平头霸住一家餐馆,一盘豆芽菜晕半天。他们统一装束,牛高马大,面相冷竣,食客见状躲避。七星岗一家旗袍店前不久进入一群平头,甚至摆出一副慈眉善目,可他们把住店门,规劝客人请勿入内。这些平头无他,代收欠账而己,他们诉诸冷暴力,并不出手伤人。由于非暴力行事方式,媒体一度报道警察拿他们没办法。餐馆旗袍店见之,知是欠账理亏,还钱自然即可息事宁人。

及至后来看到一则消息,讲的是十八平头工地逞凶,民工被迫跳江生死未卜。我猛然意识到,平头的物理性质没变,但起了化学变化。从前冷暴力的平头,正在以他们的拳头、手中的钢管、甚至菜刀,打破一些人的脑袋,打断一些人的生命进程,打乱一些正常的社会秩序。平头行凶的消息不断见诸报端,原本就已脆弱不堪的公众安全感,在平头面前如泥菩萨遭遇一场电闪雷鸣的暴风雨,散得一塌糊涂。

我亲眼目睹了一场平头行凶。那天我家中枯坐,粘在网上,忽然窗外传来一阵钢管敲击重物的闷响,紧接着一阵惊惶的群众呼喊。我迅速地起身,见十余平头人手一根粗短的钢管,照着一人劈头盖脑猛打。钢管与头盖骨、肩胛骨撞击的声响,邦邦地似有回音。听不到被打者的呼喊,也没有看到血光四溅,但是那邦邦敲打的回音,让我的心一阵紧缩一阵。他们乱打一气后迅速逃窜,而被打者直到最后也没有一声呼号,身体直了直,轰然倒地。

平头的暴行就在我的眼前赤裸裸地展现。透过窗户,看到伤者被救护车带走,看到慌张的人群在事件现场无助地停留。警车总是姗姗来迟。

从此我不再蓄平头。

2005年04月22日



jizhe
00:50 AM



1、从报社出来,重庆的灯火已经很灿烂。空气中弥漫着腥味的灰尘,车大灯打得异乎寻常的刺眼。
我快速地穿过破烂的下半城,渴望快速回到家。回到儿子的稚气里。我的脚步匆匆。我的身体在流汗。

2、最近我总是容易陷入疲惫。
就像小时候走雨天泥泞的路到村小上学,总是轻而易举地跌倒,满身沾上脏兮兮的泥。

3、刚回到家,窗外便电闪雷鸣。楼下的小摊狼狈撤离,街上很多人奔跑。
不知道我采访过的那些可怜的人儿,雨来了是否不知往哪一个方向奔跑?
雷声大,雨点也大,电闪不停地刺破黑暗。

4、窗外的高楼陷入暗黑的雨夜,方格子的灯光一格一格地渐次熄灭了。这个时候,有情的人儿一定在八肢交缠,或者舐足而眠。而更多的人则背对着冰冷的背脊,陷入无边的寂寞和等待。
总是要在这样的时刻,我才能静静地坐下来,独自面对自己。

5、这时我想到了一个词语:陷阱。
起因是今天一个采访。
沙坪坝规划分局组织大帮人马对一个医院进行强制拆除。拆到一半时,医院的人却正告:有剧毒物质泄漏,人吸入可能致癌,潜伏期半年。
规划局的人吓得暴退三尺,现场混乱之极,后来却发现自己不过是被医院调戏了。一个小小的门诊部根本就没有剧毒物质。几个医生的谣言,生出一场公共恐慌。
规划局的人感慨,他们很难,经常被人设局,一不小心,就跌入陷阱。
我说,采访也是需要一双火眼金睛,洞察一切,否则一不小收,也会跌入别人布置的陷阱。

2005年04月10日
  • 教皇+破万卷书 #
  • iResearch-艾瑞市场咨询-中国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互动社区 #
    2月15日,《南方周末》记者就广州因非典型肺炎事件而爆发的城市危机问题,与作者进行了题为“网络传播时代与流言控制”的专题访谈。以下是访谈背景和谈话实录的整理稿:
  • BLOG随想之二:对100篇BLOG文章的取样分析 | 博客中国 #
    工作博客:这类博客的写作与日常工作的联系比较普遍,他们不仅叙述工作经验与工作体会,更多借助BLOG记录工作中产生的各类文档。从个体来讲,工作中所撰写的各类资料,其使用权与署名权都归单位所有,通过BLOG将这些文档记录下来,也意味着对自己工作经历的记录。如有一个从事新闻摄影的博客,经常在BLOG上记录摄影时间、对象、工具、协作者等等,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工作方案,BLOG成了开展工作的工具。
  • 红网评论:美女经济是一种病态时尚_新闻中心_新浪网 #
    如此将“美”的定义聚焦在脸蛋和躯体上,其实是一种误导人生观、价值观,为物欲横流推波助澜的非理性行为。它的泛滥成灾,将会使越来越多的女性歧视劳动和知识,转而凭借自己的外貌资源,千方百计去换取金钱和一步到位的所谓“幸福生活”。殊不知,当美女们被“经济”的时候,也就成了一件“商品”,被生产、流通与消费着。这种散发着铜臭的“美丽”,极易把人们的文化观念、价值观念引向歧途,对女性追求与男性平等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分工也极为不利,扰乱了劳动力市场的用人标准,致使“以貌取人”成了某些用人单位的时髦“取向”。
  • 逐利是商人的本性 美女经济泛滥是一种文化暴力_经济时评_财经纵横_新浪网 #
    应该说,作为一种经济文化形态,美女经济的产生有其合理性:美貌是一种天赋,美是可以作为个人文化资本的;人人皆有爱美之心,美是大众文化永远的亮色;逐利是商人的本性,美是可以作为商品促销之引子的———可我们看到,因为缺乏规则约束和公德自律,美女经济正走向泛滥和低俗化,利用女性的容貌、身体以及性的特征来刺激消费,将女性物化、商品化、工具化,把女性当做花瓶、玩物———这已经形成一种文化暴力。
  • 新闻基本理念 – 一个财经记者的胡思乱想 #
    读者需要的是:信息+观点。信息和观点是不同的。有时候观点是用信息的组合来体现的,有时候观点是独立于(相对)信息之外的。信息更多的指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事实,观点是解读。你仔细去看娱乐、体育新闻,一则新闻可以写的五花八门。差异不在信息,在乎观点。所以新闻应该是:提供读者事实和观点的商品。简单的说,我觉得这样的理解更接近其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