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 21, 2013

亚瑟·莱文森(Arthur D. Levinson)是基因技术公司(Genentech)的现任董事会主席,他于 2000 年加入苹果董事会,从 2005 年开始联合管理苹果董事会,2011 年被任命为苹果董事会非执行主席,接替乔布斯空缺。同时他也是乔布斯的好友。

据 CNN 消息,本周二下午莱文森在斯坦福大学的商学研究生院接受了该校学生 Vicki Slavina 的采访,畅谈乔布斯、苹果的现状以及董事会扮演的角色。

“很怪。”

这个词被莱文森用来形容乔布斯死后至今的 16 个月里,他在管理苹果公司董事会时的感受。他表示,尽管现在苹果照常做产品、搞发布会,但乔布斯的缺席依然很难被忽视。

莱文森至今没有看完乔布斯的传记,因为他比作者更了解乔布斯本人。“每当我走进会议室,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念乔布斯。公众视野中的乔布斯,和我认识的乔布斯,在许多方面并不一样。”

在和主持人以及观众的对话中,莱文森反复强调“公司的短期收益其实并不重要”。他将每季度 131 亿美金的利润和 545 亿美金的营收称为“现象级”的数字,但依然让“投资人失望”。最近一次的发布会后,苹果的盘后交易价下跌了 10% 以上,从去年 9 月达到历史最高价 705.07 美元起,到今天股价已经下跌了近 35%。

回顾一下财报:苹果 2012 财年第三季度的营收 350.23 亿美元,净利润 88 亿美元,每股收益 9.32 美元。该季度共售出 2600 万台 iPhone、1700 万台 iPad、400 万台 Mac 以及 68 万台 iPod。由于营收和净利润不及华尔街分析师预期,造成盘后股价下跌 5%。第四季度中,苹果总营收为 545 亿美元,净利润达到 131 亿美元,平均每股收益 13.81 美元,其中总营收和净利润这两个数值创下了苹果公司成立以来的最佳纪录。

财报公布后的盘后交易让苹果股价大跌 55 美元,降幅达到 10%,原因依然是“分析师预期太高”。

“后乔布斯时代症候群”

乔布斯离世后,投资人有所担忧是完全可以被理解的,苹果地图和 Tim Cook 的道歉等事件愈发加重了这种疑虑,也迫使所有人接受“后乔布斯时代”已经到来的事实。尽管如此,莱文森对苹果的长远发展充满了信心:“我们应该讲目光放长远,至于公司的近期走势如何,或者究竟有没有卖到 4700 万到 4800 万台等问题,让其他人去琢磨吧。”

谈及董事会的作用,莱文森表示尽管董事会可以优先拿到样机,提出自己的专业意见,但当长期规划的任务压下来时,个别的产品问题就不再具有优先级了。

“董事会不会去研究产品规格,”莱文森强调,“董事会的作用相当于‘出气筒’和‘钱包’的结合物,当然,我们还可以任免 CEO。”因此,一个“高质量”的董事会,也是十分稀有的董事会,自然不会向 CEO 和行政管理团队那样做事。

莱文森的技术背景决定了他“另类”的处事态度和钻研的精神,无论是在科技领域里还是在商业潮流中,他都对科技抱有深入骨髓的信仰。而正是这种信仰,让他带领基因科技走出阴霾,也是因为信仰,他能够在苹果公司站稳脚跟。

当高层变成公关

最近苹果的高层们(或前高层)都开始纷纷对外发声了。

日前 Tim Cook 在出席高盛科技互联网会议时就否认了有关廉价版 iPhone 的谣言。

Cook 表示,“其它公司会经常推出的一些低价且低质、甚至低能的产品,而苹果的目标始终是推出最优秀的产品。”

本周三,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周三对 Tim Cook 和其他苹果高管发出警告称,认为苹果必须“酷”,还得保持“酷下去”,否则就将陷入困境。

他认为虽然苹果已经开始失去“最酷的公司”的地位,而且认为苹果的产品已不再能够“轻松超越” Amazon 和 Google 的竞争性产品,原因是那些公司“都拥有伟大的想法”。“我们过去会有这样的广告:‘我是Mac,我是PC’,而Mac一直都是更酷的那个。但我现在感到很痛苦,原因是我们正在一定程度上地失去这一切。”

发声如此频繁,目测这就是心虚的表现了。如果对产品失去的信心,这种心虚应该是必然会出现的,自然话也就变多了。当董事会主席的非执行主席都出来发言,无论是自捧还是自黑,无论是借着什么名号,起码对苹果高层而言,心里揣着的还将会是恐惧。

是的,苹果害怕了。

Tags: ,,.
02月 1, 2013

我是一家科技类杂志社的编辑,最近本社的运营状况非常糟糕,再不想些法子就活不下去了。

我得找到敌人才行。

最近“新媒体”概念大火,各家科技博客更是雨后春笋般纷纷探出头来,对本社带来了直接且沉重的打击。于是我决定从战略和战术层面制定一个计划,干掉这些嚣张的科技博客。

行动代号为——女巫之锤。

对我们来说,“被干掉”的意思就是杂志社倒闭,同事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从概念上看,科技博客和杂志社并不一样,无论是其定义、形态、盈利模式都和传统科技媒体大相径庭,所以我需要转换一下思路,先从根源入手,做好全面的对手调查再想策略。

为了将打击落到实处,我必须先明确一下定义:对科技博客来说吗,“被干掉”意味着什么?

不是都吵吵着“内容为王”吗?如果让他们出不了好内容,让读者流失殆尽,岂不快哉?思忖了一会儿,发现不对劲了。

首先,让科技博客“完全失去读者”是不可能的。我上网搜了搜,无论版式设计如何凄惨、内容如何胡编乱造、抄袭现象如何猖獗,这些网站总有点击量量。要想将点击量归零,除非把网站撤掉,文科出身的我表示无能为力。而且就算网站被黑,只需稍稍动用一下苦情的戏码,东山再起也不是不可能,反而对他们有好处,划不来。

然后,因为无法将读者数量清零,因此我顶多能做到让读者数目减少甚至大幅减少。但读者流失并不代表垮掉,因为多数科技博客并不存在“销量”这回事,赚不到钱不等于倒闭,因此这么干只能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削弱。

第三,经过我的缜密分析,发现其实内容质量和读者数量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粗暴翻译、胡乱抄袭甚至胡编乱造并不能决定读者的偏好,而且就算揭露了这个事实,读者也不会产生多大的厌恶情绪。相反,这方面做得好的科技博客也只能在圈内获得一定的名气,顾影自怜,孤芳自赏,再想想我的遭遇,也有些过意不去。

第四,似乎科技博客的内容不仅仅是“内容”,还有另一种表现形式——舆论。比如某网站和某网站掐架,某创始人和某编辑的互喷,这些人的乐此不疲加深了舆论体系的健全,是一种全然不同于以往的“内容点”,让读者乐在其中。围城里面群情激奋,围城外面同仇敌忾,大家玩得甚嗨。

怎么破,喷他吗?找死。

DEAD END。

恩,换个切入点,不妨从功能上出发,设法消灭其存在的意义。

想了一会儿,我发现这个问题非常之深奥,逻辑链长得可怕,容我先理清思路再作打算。

第一,跑科技口的媒体本身没必要深究,本质上就是一个大门类。但多数科技博客关注的并不是科技本身,而是各有侧重,占权重最大的两个门类应该是设备和应用,也就是说其主要吸引力在于“介绍新品和引起共鸣”。

也许是因为设备和应用和读者的生活紧密相连,所以才有巨大的黏性。但想想又不对了,小商品、服装、交通、气候等内容也和读者生活紧密相连,为什么除了广告外我就从来没见过“小商品博客”、“天气博客”或者“交通博客”呢?就算有相关的论坛或者网站,也不像科技博客这么火爆啊?

反过来想,如果对应的是用户群的刚需,那么似乎可以把这一部分的科技博客定义成早期论坛的延伸,是怎样神奇的原理可以把论坛做成可盈利的媒体呢?这是棘手问题一号。

第二,另外一个权重较大的内容覆盖点在于各大公司和创业团队,围绕着这些公司或团队甚至出现了“粉丝团”这种东西,这是一种怎样的舆论生态啊!既然关注的对象是公司,那这一部分的内容于行业论坛何异?怎么行业论坛就不火呢?这是棘手问题二号。

第三,既然主打点不是科技,为什么纷纷自称“科技博客”呢?这是棘手问题三号。

第四,我围观了大量评论,发现相对于业内人士或行业观察者的冷静分析交流,更多的评论是在进行毫无意义的互喷,“站队”多于“表态”。当然作为媒体人士我对这种现象表示非常理解,这个推论也解释了我之前纠结的问题——相对于内容,G 点更重要。但是,这能叫弱点吗?

好乱,再深究就变成学术讨论了,对我的计划无益,暂且作罢。

Another DEAN END。

再剩下的就是盈利模式问题了,如果让你赚不了钱,养不活作者,你还能闹哪般?

于是,问题又来了:

正是因为读者群的定位,因此许多科技博客成为了相关企业的公关部门,这里边恩怨复杂,情节百转千回,只要公关一天不消失,他们就赚得到钱。

不要低估互联网产业的力量,广告提供商总能找到赚钱的点,我这想干倒的不是科技博客,是整个互联网,我还没吃饱呢。

人家赚钱不一定要靠内容啊,建融资平台、卖 T 恤、收会员费等等盈利方式层出不穷。这已经超出科技博客的范畴了,不好办。

不赚钱又怎么样?博客本来不就应该是“个人”的吗,一个人撑起一个论坛又不是做不到。这已经不是内容好不好的问题了,这关乎个人形象,关乎圈子,关乎人脉。

不赚钱,不拉风投,自给自足,如何?

DEAD END Again。

总结一下,发现无论从定义、原理和实际操作界面,我的敌人完全和我不是一个层级,哦不,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这是一种不同于传统媒体的形式,这是一套完全不同的理论体系,这是另一个世界。原来,这就是新媒体啊。

好吧,琢磨了半天毫无头绪,我先去歇着了,烦请各位给我支支招,不胜感激。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