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15日

之一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之二

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
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
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昔为娼家女,今为荡子夫。
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之三

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
驱车策驽马,游戏宛与洛。
洛中何郁郁,冠带自相索。
长衢罗夹巷,王侯多第宅。
两宫遥相望,双阙百余尺。
极宴娱心意,戚戚何所迫?

之四

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
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
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
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申。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无为守贫贱,坎轲长苦辛

之五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之六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之七

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
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历。
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
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
昔我同门友,高举振六翮。
不念携手好,弃我如遗迹。
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
良无盘石固,虚名复何益?

之八

冉冉狐生竹,结根泰山阿。
与君为新婚,兔丝附女萝。
兔丝生有时,夫妇会有宜。
千里远结婚,悠悠隔山陂。
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
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
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
君亮执高节,贱妾亦何为!

之九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之十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之十一

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
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
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
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
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
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

之十二

东城高且长,逶迤自相属。
回风动地起,秋草萋已绿。
四时更变化,岁暮一何速!
晨风怀苦心,蟋蟀伤局促。
荡涤放情志,何为自结束!
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
被服罗裳衣,当户理清曲。
音响一何悲!弦急知柱促。
驰情整巾带,沉吟聊踯躅。
思为双飞燕,衔泥巢君屋。

之十三

驱车上东门,遥望郭北墓。
白杨何萧萧,松柏夹广路。
下有陈死人,杳杳即长暮。
潜寐黄泉下,千载永不寤。
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
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
万岁更相送,贤圣莫能度。
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
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

之十四

去者日以疏,生者日已亲。
出郭门直视,但见丘与坟。
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
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
思还故里闾,欲归道无因。

之十五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後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之十六

凛凛岁云暮,蝼蛄夕鸣悲。
凉风率已厉,游子寒无衣。
锦衾遗洛浦,同袍与我违。
独宿累长夜,梦想见容辉。
良人惟古欢,枉驾惠前绥。
愿得常巧笑,携手同车归。
既来不须臾,又不处重闱。
亮无晨风翼,焉能凌风飞?
眄睐以适意,引领遥相[目希]。
徒倚怀感伤,垂涕沾双扉。

之十七

孟冬寒气至,北风何惨栗。
愁多知夜长,仰观众星列。
三五明月满,四五蟾兔缺。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书札。
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
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
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

之十八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端绮。
相去万余里,故人心尚尔。
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
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
以胶投漆中,谁能别离此?

之十九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纬。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2005年02月06日

悲——十里洋场,放眼繁华,却无容身之所。

欢——原本忘了生日,却收到朋友的祝福短信。

离——爷爷的手,渐渐松开,离去成了永别。

合——答应你,在下雪的那天永远和你在一起。

廿余芳华添新岁,金鸡年,复轮回,几多除夕,处处鞭声脆,合家畅聚共依偎,把酒欢,不言醉!拂晓依稀眼角泪,烟花散,永不回,踌躇万千,鸿鹄志不悔,更待来年兰舟归,再聚首,诉离愁!

2005年01月28日

      宫墙高兮,阻见日月;庭院深兮,处独习幽;琴师乐兮,筑音袅袅;歌者舞兮,婀娜如虹;文客赞兮,盛世太平;逍遥游兮,浮生若梦。狼烟起兮,金戈铁马;壮士吟兮,驰骋边疆;田园荒兮,饿殍遍野;美人盼兮,几多人还;泣极悲兮,化石望夫;穷此生兮,为欢几何。

      天,如此蔚蓝,源于海的深邃;云,如此轻盈,化于浪的洁白。雨丝,从九天苍穹外,拥抱大海,每滴的晶莹,充满着爱。漫漫长途,跌落的时间,耗尽一生,只求看见大海,以了心愿。凄美的故事,终究童话,别于现实的残酷,都是虚梦。

      黑暗轮回,两边是死亡,现实太多忧伤,连接生的故事,埋藏着希望。一枕黄粱,嚼不尽辛桑,甜蜜的梦,隐着凄凉。过客匆匆,无人知晓,此生的劫难,或是擦肩而过,所谓因缘,飘渺无期。谁能逃脱,处世俗之外,看柔雪飞飘,笑傲此生。

2005年01月22日

      人来人往,熙攘喧哗,陌生面具后,躲藏着熟悉面孔。困惑着,面具后的笑意,辨不清,虚假的成分。灯光下闪烁,高脚杯的瑰丽,晶莹的液体,似血液澎湃,激荡不息的,是媚惑的音乐。优雅舞姿,在水晶地板上,旋转着幸福,假面舞会,没有真实,虚幻的人物,编织着梦幻的故事。

      雍容的礼服,展现古堡的辉煌,哥特式建筑,风格延续,华贵典雅,穿梭千年的长廊。巨大的镜架后,藏匿谎言,迷离的笑魇,是镜中的残影。不曾轻触,铠甲的锈迹,不愿知晓真相,酒醉笙歌,掩盖着迷茫,偶然翻阅历史,也无人读懂,那尘封的沧桑。

      灯火通明,欲取代太阳的光芒,却遮掩偏僻角落,黑暗存在。舞会进行,片刻的温存,梦死醉生,无人知晓,如何逃脱,曲终人散。钟声敲响,人影婆娑,纷乱嘈杂,是梦的结束。城外的路,已荆棘遍部,迷失归途,绞杀存在的希望,没有退路,试问几多悲欢,何人知。

2005年01月20日

      懵懵懂懂,在蹉跎中度过,偶翻日历,才发现时间长逝。再过一月,将会启程,飘渺之旅,也将展开,飞往梦的国度,寻找希望所在。想到此,不知为何,总是心痛,轻轻触及,惊悸不止。

      友人说,该是快乐着,朦胧面纱,在揭开后,将是新的开始。话虽如此说,可谁知是怎样的一出戏,序幕曲,也可以是终结的乐章。不愿失去,毕竟在乎,如果一切随意,则是做作与矫情。彼此给予信心,可失去了坚持的信念,未来的梦,总是很甜,但过程的艰辛,是否也一起走过。

      不止一次梦见,似水柔情,在俯首芳华中展现。听风琴轻吟,骨铃叮当,点滴琐碎,都是幸福。如果可以选择,永不醒来,执著的信念,一往如昔。终需面对,所谓爱情,飘渺之旅,毅然前行。

2005年01月18日

      摇摆,踩着音乐节拍,别学鸭子摆尾,提脚前迈,划出S形的弧线,请别摇头,开始旋转,用最靓的舞步。摇摆,没有对错,没有崇拜,所谓主宰,因欢呼而澎湃,随心所欲,秀出美丽风采。摇摆,迷离眼神,别再徘徊,按节奏跳跃,忘却悲伤,用闪烁笑意,贯穿舞台。摇摆,请记住,此刻,没有存在。

      在你面前踟躇,我像钟摆在摇摆,刚要开口,你却转身已走,谁来听我的故事,说在风里,又是残断的结局。为何懦弱,像YOYO摇摆,绷紧的神经,在松弛的瞬间,坠落更痛的深渊。原本不算悲壮,又何必在乎矫情,摇摆,忽视时间,陷入疯狂,也只为证明,所谓希望,不是苍凉。

      摇摇摆摆,手指颤动,别样的快乐,舞出精彩。压抑情绪,哼哈,也只是短暂爆发,谁会知道,最后的是眼泪,还是冷笑绝望。忍受痛苦,徒劳增加,无尽忧伤。寂寞的尾声,谁会陪同散场,爱情已说抱歉,别说再见,孤独背影,无须可怜。

2005年01月17日

      许久没来江边,不觉满目疮痍,江潮退却,渔船搁浅在淤泥上,偶尔有些破碎的冰块,而曾经的路,也已杂草丛生。沿着江堤散步,阳光下温暖得有些恣意。江堤背岸,冬火烧荒后的斑驳,弥漫着烟草味,找块岩石坐下,听风的声音。

      江边,曾留下很傻的故事,现在想起,时间流逝,如今剩下的,也尽是甜蜜。每次游玩,总是不同的心情,以前有段时间经常骑车,走马观花地经过,真的很久,没有这般静静地走。没人陪,也没人打搅,温馨地回忆,将过去讲给自己听,然后开心地笑。傻傻的感觉,沉迷于畅想,换来几许惬意。

      “故国重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触景生情,偶尔涌起淡淡的悲伤,毕竟错过许多。不觉又成了曾经的傻小孩,在阳光下眯眼睡觉,做着一个多年的梦。农家养的小狗,在腿旁温情地蹭着,或打滚着撒娇,或欢快地追逐。微风轻拂,芦苇荡里,飘起朵朵苇花,毛茸茸地,随风独舞。

2005年01月15日

      有点感冒,夜里着凉,或许是心病,阳光很灿烂,却懒得再动。一个人,在宿舍里窝着,裹着被子,听着歌,差点睡着,室友都已回家,冷冷清清。有点像《闪灵》,同样是冬季,同样分不清是孤独还是寂寞,但那是一场轮回,此刻谁会陪我寥落。

      弹夹装上子弹,手枪在旋转,俄罗斯式的自杀游戏,谁会出局。赌局,原本就残酷,何况以生命为赌注,清脆的空响,也只意味,擦去恐慌的汗,再多一点喘息的时间,直至最后倒下。电影里,那无尽的恐惧,在冬夜里复苏,与死神共舞,投向它的怀抱,这是唯一结局,可否还记得那句话,我在地狱等你!

      夜晚,孤单的背影,从高楼落下,那一瞬的弧线,是自由落体的最佳诠释,鲜红的血迹,成了冬天不多的色彩。嘈杂的人群,似乎在看一场戏,闭上眼,不再理会,感官的刺激,逃离,何处才是安全之地。这死亡的季节,逝去的生命,没有给自己生存的理由,待到来年,也只会是轮回的悲剧。

      冬日的枯叶,在绝煞的寒风中坠落,虽说,要善待自己,可谁能止住战栗,孤独已将我谋杀,谁又能谋杀寂寞。

2005年01月14日

《仙剑奇侠传》三之外传:问情篇—主题曲《仙剑问情》

细雨飘,清风摇,凭借痴心般情长;
皓雪落,黄河浊,任由他绝情心伤;
放下吧,手中剑,我情愿;
唤回了,心底情,宿命荆;
为何要,孤独绕,你在世界另一边;
对我的深情,怎能用只字片语,写得尽…
写得尽,不贪求一个愿;
又想起,你的脸,朝朝暮暮,漫漫人生路;
时时刻刻,看到你的眼眸里,柔情似水;
今生缘,来世再续,情何物,生死相许;
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情天动,青山中,阵风瞬息万里云;
寻佳人,情难真,御剑踏破乱红尘;
翱翔那,苍穹中,心不尽;
纵横在,千年间,轮回转,
为何让,寂寞长,我在世界这一边;
对你的思念,怎能用千言万语,说的清……
说的清,只奢望一次醉;
又想起,你的脸,寻寻觅觅,相逢在梦里;
时时刻刻,看到你的眼眸里,缱绻万千;
今生缘,来世再续,情何物,生死相许;
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自古英雄出少年,似水红颜惹人怜,今生情尽空悲切,来世再继未了缘…
“蝴蝶的生命很短暂,但求飞舞在最美丽的花朵身边,伴着花儿盛开、随着花儿凋谢,这一生心愿足矣…”
“忆年少,幽幽笛韵,望君远走,空留遗憾,灵山送君后,拒婚绝情怨,圣女离尘香魄散,叹而今,启心扉难,相思寄何处,望天边轻叹…”
仙剑问情,曾最爱仙剑《蝶恋》,此时,又一经典…
(MTV欣赏) http://www.mtv4.net/mtv/player1.asp?id=14803
2005年01月13日

      有一种随意,叫做简单,就像雷雨后的天空,映着七色彩虹,清澈明朗。有一种幸福,就是快乐,仿佛第一次遇见你,漫步在人群中,那爽朗的笑意。简单快乐,别轻易伤心,柔弱的泪珠,已超出心的承受。从未怀疑,寂寞的鱼,在水中哭泣;从未揣测,消融于水中,眼泪的含义;没人知道,也只有水,才会明白眼泪的分量。

      快乐的日子,在简单中度过。看着窗外,分不清是发呆,还是在沉默,也许是在等待,两根琴弦的碰撞,在寂寞中迸发。偶然回忆过去,别想着悲伤,但要记着温馨的时刻。逝去的童年,曾经的欢乐,傻傻地站在雨中,想看清雨水的透明,却看见影子的颜色,像朦胧的自己,在风中消逝。

      有个古老的故事,候鸟爱上了北方的松鼠,在她的洞旁筑巢,相伴走完热闹的夏天,幸福快乐,直至秋天开始转凉,候鸟不愿南飞,因为不愿失去松鼠的气息,执著地待着,陪着松鼠过着剩下的日子,最后冻死在冬天里的早晨。早已忘却,小时侯读完这故事,有没有流泪,只是现在想起,曾经为候鸟所感动。如果说,爱情属于悲伤,那是背负着太多,以至于沉重,毕竟,谁可以说,候鸟它不快乐!

      哭,並不代表Wo屈服;退一步,並不象徵Wo認輸;放手,並不表示Wo放棄;但微笑,却意味着Wo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