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30日

web2.0已经融入人们的生活中,现在这种最新的强大的在线工具也正在被利用来转变和扩展学习体验。

周一早上,一名8年级的科学课教师S女士,从电脑上取下连接的mp3播放器,上面有昨天晚上扫描了17个预订的播客(Podcast podcasting)后,发现的三个新节目,电脑自动下载这些文件并复制到了便携式设备(MP3播放器)中。在上班的路上,S女士收听这些播客,选中了两个节目:同事在课堂上的“全球变暖”的讲解和美国宇航局(NASA)关于星际旅行的会议演讲。

和她所在的中学的所有教师一样,S女士一直在更新她的博客,在博客(weblogblog,又译作网志)上面她发布了从家庭作业到教学反思等很多关于教学的内容;特别是在每周一早上,她会用详细的帖子反应在即将到来的一周中要实施的教学内容,包括如何教,教什么,为何教等(即后面提到的“周一报告”)。

教师的博客都提供rss功能,利用聚合软件,学生、家长、领导以及同事都可以订阅;刚更新的内容,会立即自动的发送到他们的电脑桌面。专业发展、信息交流、跨学科课程计划和年级衔接等内容都提供出来,教育工作者能定期阅读其他教师的博客以及获悉发生在不同课堂中的教学主题和活动。特别是同一学科的教师可以共享教学策略和教学资源,当然不同学科的教师也会获得这种好处。例如:K先生是健康和体育教师,他经常阅读科学课教师S女士的博客,了解她的教学内容,并把她在科学课上的一些观点整合进自己的健康教学中。这周他又发现S女士的教学关注的是“基因”的内容,而他自己的在下一周将讲授关于疾病的知识,为此他准备与S女士协商让学生们讨论完成一个跨学科整合的作业。为了准备这项教学,K先生通过搜索引擎找到了一个信息非常丰富的网站“疾病控制中心”,并把它加入了自己的社会性网络书签(social bookmarks)中。

与此同时,社会学科教师L女士,正在学校提供的社会性网络书签服务网站浏览“基因”这个标签(tag)。她的学生们需要迅捷的访问网站,并在课堂上讨论基因工程最新的一些事件。于是K先生收藏的“疾病控制中心”网站和其它一些被标注为“基因”标签的网站一并被呈现出来。在L女士的课堂上,学生所有的作业都是通过博客的形式来完成,因为她发现相比传统的作业形式,博客交流的特性能激发学生深度的思考和书写。还有一个好处是,收发作业可以通过订阅博客的方式来实现,这意味着通过聚合软件,她可以看到所有学生的博客,而不必挨个访问;同时学生可以阅读同学的博客内容,并从中得到收获。

L女士设计的博客作业目的是训练学生批判性的思考,并揭示出全面深入的观点。例如:一节普通的课堂活动就是让学生们阅读其他同学博客上面的内容,并用回复/评论的方式写出自己的有说服力的反对意见。最初,学生们完成这项任务非常吃力,不过最后他们认识到了要完成这项任务,目标不是要刻意去提出发对的看法,而是发现事物或观念的另外一面,多角度认识问题才有说服力。在“基因”这项任务中,学生们呈现出平行的立场:反对基因工程的观点是基于安全、成本以及道德等方面看待这个问题;支持者则是从疾病的预防、长寿以及增加食物的产量等方面论述。作为对学生作业的响应,L女士在博客的回复中作出了对学生作业的评价。

在另外一间办公室中,有经验的英语教师P先生正在浏览评价一些学生的wiki(维基)网站。为了帮助学生成为优秀的交流者,P先生没有为考试提供论文指南,替代的方法是依靠学生们利用团队wiki,组织构建自己的研究资源。创建初最有用/最受欢迎的wiki的团队会得到奖赏。

P先生把wiki工具安装在学校网络上。他把一部分wiki网站定位在普通信息和资源,他和学生们都能编辑、发布内容。这部分wiki站点好比班级日志或教科书。同时P先生把另外一些wiki站点提供给学生团队用。学生团队由四人组成,团队成员用自己的密码登录团队wiki,在wiki中加入文字、图片,链接声音和视频文件,以及用各种方法加入自己的内容。P先生能跟踪每张页面被访问的次数,以此来评价和奖赏生产出最有价值信息的团队。

今天早上,A学生在P先生办公室欢呼雀跃,因为她的团队在上次“论文指南”wiki的构建中获得最有价值的奖励,她们团队挣得了10分,并向班上的最高的级别3逼近。“级别3”将给于团队更多的权限编辑班级wiki,且有更多机会发表文章在班级文学网站和年终出版的班级文学书籍中。

现在P先生准备调试挂在教室天花板上的麦克风的音量。今天他们将讨论《愤怒的葡萄》,同所有重要的班级演讲和讨论一样,这些声音将被录制下来并制作发布成播客。学生,家长,社区成员以及其他教育工作者预订了他的这个班级播客节目。实际上,在小镇的另外一端,学生家长B夫人正在收听近期的一个播客节目,这是P先生班上学生们朗读和讨论一篇短篇科幻小说的节目。她和另外一些家长都预订了这个播客,因此她们感到家长的关注能很容易的促使自己的孩子参与到课堂会话中。

就在B夫人收听这个真实的课堂讨论的同时,她的儿子——学生B,正在发布一则文字短信给他的团队,他简短的描述了一个想法,就是把视频整合到目前的班级项目“乡村文化”中。这个主意诞生于几天前他和他母亲关于一则课堂录音节目的谈话。当收到这则短信时,学生C正好走进教室,她觉得在他们的演讲中加入视频是一个非常棒的主意。她立即访问了学校的社会性网络书签网站,查找科学课教师S女士提交的被标注土地植物标签的网站,她确定了两个网站:一个是探索频道,另一个是来自美国农业部,叫做Ask a Worm的网站。接下来他们打算用视频来生动的阐释土壤品质是如何影响文明的进程。

正当学生C为团队标注这些网站的时候,学校图书管理员J女士正在指导一名新数学教师进行调研。J女士和学校技术负责人都订阅了教师博客中的“周一报告”(译者注:就是教师的每周教学规划)。通过这些每周更新的内容,他们可以用Google Spreadsheets(在线电子表格服务)绘制出正在进行的课程的进度图。图书管理员和技术专家则利用这个进度图来为教师上课作支持,帮助教师发现相关教学资源和技术策略。J女士利用博客搜索引擎找到了一些有用的教育博客,因此新教师可以参照学习,并用在自己的教学单元中。J女士随即把这些博客提交到学校社会性网络书签网站,并标注相应标签,以便为后面要进行的教研会作准备——这个会议在学校社会性日历(social calendar)上面已经发布出来了。

其间,校长也正在查看学校的社会性日历,在上面她获悉了一些活动内容,最终她完成了学校本周的学生活动安排,并发布到自己的博客上。其中包括:两个播客,一个音乐会(也通过播客发布),一场来宾演讲,一节有趣的古文明课程,还有一个PTO会议。这位管理者还订阅了全部教师的博客,在阅读了教师博客上的“周一报告”后,她将这些材料汇总并形成自己的本周报告,在周一晚些时候,这份报告将被发布到博客上。阅读这份报告的不只是家长,还有其它学校的同行,本学区的领导,以及来自社区中其他一些关心学校教育的人们。

在傍晚时分,该学区负责人阅读了校长才发布在博客上的报告。他也订阅了教师们博客上“周一报告”的内容,他发现教师们写的内容给了他一箩筐的主意来促进本地的持续发展。在完成阅读后,他访问了一个wiki站点——这是他和教育委员会,以及社区代表一起促进本地发展的一个协作计划,他扼要的记下了几个想法,这些想法是刚才阅读教师们的博客时被激发出来的。这个内部wiki站点是为本地发展计划而建立,通过邀请一些社区成员来一起编写这个计划,发表他们的反思和建议。这位负责人对此深信不疑,因为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乡村之旅……

原文作者:David Warlick,是一位博客,播客,作家,程序员和演说家。
关注原文:A Day in the Life of Web 2.0

2006年11月06日
在很多学校黑板已经成为历史,白板和互动白板成为教室中新的强有力的工具。
普林斯顿城市学校这个月新开学的五所小学,没有一所学校使用黑板和粉笔。所以的教室都使用干擦白板,一些教室甚至使用上了电脑交互式白板。这种被称为“聪明白板”的设备看起来是投影屏幕,操作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电脑触摸屏,你可以任意在上面写画和控制电脑。
辛辛那提州的公立学校也在新建的学校中去掉了黑板,替代的是在每间教室中布置了这种类似投影屏幕的,非常易于操作的交互式白板。Chuck Knepfle, a math teacher in charge of technology at Elder High School, uses a computer Smart Board. Many schools are moving to the high-tech Smart Boards or dry-erase whiteboards for their classrooms.
目前,在美国已经开始全国性的用白板替代传统的粉笔黑板,这主要是处于健康和教育的因素。有些学校则走的更快,布置可电脑交互式白板。
SMART Technologies公司,Smart Boards(聪明白板) 的加拿大制造商谈到,他们生产的电脑互动白板已经在全国500个大型学区中82%的学校,以及全球330,000间教室中使用。
不管是低技术还是高技术,白板意味着不再有到四处漂浮的粉笔灰尘以及引发的过敏和哮喘病,还有黑板擦撞击黑板的声音,也没有粉笔和指甲与黑板摩擦出的尖锐的声音。
“我一点也不怀念黑板,它让人感到脏乱”一位高中数学教师克里夫这样谈自己的感受,他们学校已经在使用白板和交互式白板了。
白板进入学校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教室中刚开始放置电脑,为了避免粉笔灰尘弄脏电脑,白板开始被一些学校采用。
辛辛那提儿科医生莫娜说:“粉笔灰还对健康无益,它是一种过敏原,我常告诫哮喘病人避免接触它们。”全美大约有六百八十万的孩子有哮喘病,在辛辛那提公立学校中就有18-20%的学生有这类病。
白板使教室变得明亮,也更易于清洁,显然也更易引起学生的注意。如果教师用彩色记号笔就会让学生更好的观察白板上书写的内容。
不过,仍然有少数教师坚持使用粉笔黑板。
“我们老了,但是我们不是恐龙,”58岁的科学教师谈到,“我更喜欢使用粉笔,因为它对环境更环保。白板不易擦干净,有时候需要喷上化学药水才能擦出记号笔留下的痕迹,我不喜欢使用这类化学制剂。”
白板使用的记号笔易挥发,有特殊气味,部分人对这类化学制剂过敏。并且一种永久性记号笔将是白板的灾难,很不容易清除。
亚伦老师在北肯塔基大学(NKU)和Kings高中两所学校上课,一边使用黑板,一边使用白板。两种方式他都喜欢使用,不过粉笔灰稍微让他感到不舒服。
“在NKU,教室中有很长一块黑板。上课时,我总是不停的书写内容到黑板上,然后又擦去,粉笔灰到处飞扬,但是我整节课都不得不重复的这样做。最后,你会感到喉咙干哑,弄的满嘴的粉笔灰,有些还吸入肺部。你会感到不舒服,就像感冒了一样。”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Kings高中上课的情形。亚伦可以让他的数学课学生到白板上解答问题,而没有害怕生病的担心。
仅仅是白板对于象Knepfle这样的教师来说还不够。Knepfle是电脑交互式白板的支持者,他所在的学校已经在50间教室装备了电脑交互式白板。
有了交互式白板,教师可以把Internet网页和流媒体投影到大屏幕上;并可以类似触摸屏那样在上面任意键入、书写、绘画以及保存自己的讲课内容;还能使用颜色种类很多电子笔高亮显示重点内容和勾画正在教授的要点。Knepfle老师上周展示了他的一节电脑交互式白板课,他向老师们展示了如何投影图表、曲线、地图以及其它项目到屏幕上,并在上面书写。他保存或擦出他的书写的授课内容,不会影响下层的图像页面。
在黑板和白板之争中,电脑交互式白板的出现似乎让白板略胜出。因为它既没有黑板的粉笔灰尘,甚至克服了普通白板记号笔的化学气味,因为它采用电子笔,且展示内容更丰富。不过它的价格并不便宜。
黑板的单价在$200到 $550之间,这要视制造商和原材料而定。通常可以用到原材料是暗灰色板岩、钢材、或镀有瓷面的钢制品;尺寸也有多种,通常是4英尺高,6到16英尺宽。
白板相对便宜,单价在$70 到 $400之间,这根据视原料和尺寸而定。
电脑交互式白板的单价是$1,000 到 $1,500,还要加上单价是$700 到$1,200的专门投影仪,学校通常都是配套采购。
“教师必须采用高科技产品,这样可以让学生的注意力从Game Boys、iPods和Xboxes等科技玩意中转移过来。”Knepfle老师谈到,“我们必需展示些东西,比以前的粉笔黑板课堂更有趣味。”
戴维,31岁的AP英语教师,不是很相信Knepfle老师的谈论,直到他在Knepfle老师的帮助下,通过触摸白板屏幕,很容易的调出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和传记。
使用交互式白板的学校正越来越多,这个趋势从少数州正向全美扩展。
不过,仍然有教师坚持,教学本身的趣味胜过技术带来的有趣。
“黑板最大的缺点就是有些灰尘和镜面反光。不过,如果教师板书得太多,不管是黑的、白的,还是交互式的书写板,都会让学生在做笔记时不知所措。”迈阿密大学教育系教授艾伦谈到,“可以看到在许多教学模式中,你不会发现有关于黑板和白板的描述,因为这在教学中并不是重要的因素。”
“在教室中真正需要书写的人是学生,而不是教师。因为只有学生能把头脑中的想法通过自己的话语表达出来时,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黑白之争正在上演。
关注原文:Blackboards so ‘old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