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8月17日
 这是一位美国教师的实践,证明把面对面教学和在线教学混合在一起使用能更好地引领学生思考和理解。这或许对我国推广Moodle进入中小学教育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混合课程(Hybrid courses)被描述为一部分是传统的面对面课堂教学方式,另一部分则是在网络环境下的在线教学方式。现在,这种混合模式在大学和中小学变得越来越流行。支持者们认为这种教学理念充分利用了面对面学习和在线学习的优势——并且现在,这里有一些证据支持混合课程能帮助提高学生们的学习效率。
布莱恩.麦克法林,是休士顿大学综合生理学实验室的一名大学教授,他决定在一个班级中进行一项试验,以观察混合课程的优点和不足。这个项目受到了休斯顿大学教育技术办公室的职员技能发展基金的赞助。
通过使用同一份试卷进行考试,总共有658份最终成绩用于评估课程实施模式对学业成绩的影响。最后,麦克法林教授发现使用混合模式进行课程教学,最终使学生的晋级率提高了9.9%。虽然样本太小无法抽取更多确定的结论,但是它为未来更全面的探索增加了一些有价值的问题。
 “当我开始的时候,我只想弄清楚学生在混合模式和传统模式中学习是否能做到一样好。而我很快就知道:当使用适当时,技术的力量非常强大。”麦克法林教授这样谈到使用混合课程的感受。
混合教学的支持者们相信,把面对面教学和在线反思讨论整合在一起能激发学生们更有效的学习课程。且在根据学生的需求定制课程以及学习中的高度交互等方面都是传统的大课堂教学无法办到的。
这些潜在的优势增加了麦克法林尝试混合课程模式的信心。他说,“参加这门课程的学生的学习水平和学科背景参差不齐,这意味着在教学中,一些学生比其他人需要更多的帮助,因此混合课程对这部分有学习漏洞的学生特别有益。”同时,他解释到,他希望能尝试混合课程的另一个原因是不断上升的学生人数(目前也有200名学生)导致大班额的教学管理难度增加。
课程的架构
 麦克法林的课程是《人体康复生理学》。在2004年到2005年,采用传统的面对面教学模式,有346名学生选修这门课程。在2006年到2007年,采用混合教学模式,有312名学生选修这门课程。混合课程设计为每周1.5小时的在线课程和1.5小时的传统教室课程。
在传统模式下,因为参加的学生多,在教授和学生之间只能有极少的交互;所以课程授课时需要尽可能地使用到PPT幻灯片和flash动画,让面对面教学更生动有趣。
混合课程在线的部分这是通过WebCT Vista平台传递的,该平台拥有各种适用教学的技术。麦克法林根据他的课程定制了WebCT环境:使用课程专用的网页横幅(banner)、给自己设计了一个交互式的SitePal虚拟形象、在主页提供课程公告等等。
 WebCT网站的基本架构建立后,麦克法林开始创建、制作和组织在线课程材料。他希望能在网络教学中给学生提供包括传统课堂基本材料在内的更多学习支持。
首先,类似于在面对面教学演讲中使用PPT文件那样,麦克法林使用Articulate Studio(一种e-learning课件制作工具)为这些PPT文件加上旁白。为了完成混合课程的在线部分,麦克法林开发了简略的课程流程图板,制作幻灯片,撰写和录制旁白,使用Articulate Studio使声音和PPT动画演示同步,加入学习游戏,以及在WebCT中测试最终效果。
其次,麦克法林上载所有面对面教学的随堂演讲录音到WebCT课程供学生下载。不过这些随堂演讲的音频只提供给参加了面对面教学的学生,这样可以鼓励学生多参与面对面的课堂学习。
麦克法林估计完成一次在线教学课程的制作需要花费1620个小时。虽然这远远多于准备一次传统教学课程的时间,但是一旦这些课程材料创建完成后,在来年的教学中他只需做细部的修改就可以再次使用。因此这个费时的在线课程制作实际上为以后节约了时间。
学生的反馈
 一些非正式的学生反馈显示,选修混合课程的学生主要是喜欢这种模式的自定学习进度和随时可以复习课程内容的特点。
 混合课程同样极大的增加了学生的理解力。平均起来,使用混合模式学习的学生考试成绩比参与传统课程模式的学生成绩高14个百分点。麦克法林认为主要原因是因为大班额课堂缺少在线课程那样的交互性。
 麦克法林相信混合课程模式非常适合大学教育;因为一半的课程时间用网络替代了教室,这意味着会空出教室供其它课程来使用——这对教室紧张的大学很有帮助。
“我喜欢采用混合模式的课程,”一名麦克法林的学生谈到。“它能给你所有你能想象到的工具帮助你成功的完成学习,同时也提供了丰富的专业知识,我感到从这里学到了很多。”
 另一位学生写到,“使用WebCT实施教学帮助我成功完成这门课程。特别是随堂演讲的录音对我顺利通过考试帮助很大。”
第三位学生说到,“混合模式的课程非常棒,能利用多种方式帮助我学习;特别是它为学习提供了更深入的形式,并帮助我晋级。”
不过,混合课程并非没有缺点。比如,在线授课很难有效识别学生的身份,以确定是否是本人完成了作业;还有,技术门槛造成了一些学习障碍。但是麦克法林认为他的混合课程管理是成功的。他说:“我喜欢使用WebCT,因为你无需懂得写HTML代码,只需懂得利用超链接方式使用嵌入式Java接口程序。我遇到了很多技术问题,但是最终,我扩展了我的教学容量,并为学生们提供了很棒的学习体验。现在我只提供混合模式的课程。”
注意的问题
在计划混合课程前需要考虑以下十个问题:
1. 学生能从你的混合课程中学到什么?
2. 思考学习目标,哪些适合面对面教学,而哪些更适合在线学习?
3. 混合教学不只是把传统课程的内容放到网页上;而应该是是开发出富有趣味和挑战性的在线学习活动以作为传统课程的补充。你的课程中什么类型的学习活动适合于在线模式?
4. 在线异步讨论常常是是混合课程一个重要的环节。哪些新的学习机会将出现于在线异步讨论中呢?使用在线讨论会遇到哪些挑战呢,你是如何应对的?
5. 如何把面对面教学及课外时间整合进混合课程?换句话说,即在教学完成后如何接收学生的反馈?
6. 参加在线课程时,学生常常会遇到这样一些问题,比如:安排学习进度,管理时间,弄清混合课程单元对学习的用处。那么,你计划用什么来帮助学生解决这些问题?
7. 你如何分配面对面教学和在线教学的时间?你又如何为这两种教学方式安排时间表?抑或是把每周的教学时间平均分配?
8. 你如何制订面对面教学和在线教学的课程考核方案?或者为两种教学方式采用同一份试卷来评估学生?
9. 有时候,学生对在线教学和面对面教学中用到的教育技术适应起来有些困难。你在这两种教学方式中用到了哪些特殊的技术?是否有预备的指南来帮助学生适应这些技术?或学生需要帮助,而你是如何提供支持的?

10. 对于学生的技能来说,这是一个趋势,即混合课程需要学生比在传统课程中做更多事情。那么,你用什么来保证你没有增加额外的课程?与传统课程比较,你如何评估学生的工作量?

从在线课程到儿童笔记本电脑,再到虚拟教师,科技正在美国的教室中得到广泛的应用。它能减少教育对书本、作业本等纸质学习材料的需求,在一些案例中甚至对学校的需求也在被淡化。
1:1计算帮助学生学习
Jemella Chambers就读于波士顿一所有650名学生的公立学校。坐在教室第二排的她,每天使用苹果公司提供的笔记本电脑,轻敲键盘,在栩栩如生的教育软件上完成数学作业。她认为这样的学习活动就像玩视频游戏,非常舒服。
Jemella还谈到因为使用学者公司(Scholastic Corp.)的FASTT数学软件学习,她和其他同学在数学竞赛中获得好成绩。“这让我学得更好,就像玩游戏那样。”
她所在的学校——波士顿的Lilla G. Frederick 实验初中,被教育专家誉为能了解教育未来的一扇窗口。
这里没有课本,却有电脑。这是一项教育实验,开始于两年前,七年级和八年级是第一批接受笔记本电脑的学生。孩子们每天早上领取笔记本电脑,放学时归还。教师和学生用电脑写博客;家长和学校通过即时通讯软件联系;课堂练习在google的免费在线办公应用软件比如google docs中完成,亦或是苹果公司的iMovie,以及专门的教育软件如:FASTT Math。在这里不再有“狗吃了我的家庭作业”之类的孩子为没有完成作业而编的谎话,因为在这里压根就没有作业本,作业是通过学校网站提交。
“当我们能买电脑时为何还要买课本呢?课本在印刷出版时就已经过时。”学校主管Debra Socia这样看待这个新的尝试,“这是一个非常棒的体验!”
实验开展至今,学校的平均上课率从92%上升到了94%,违规降低了30%左右。连家长也更积极的参与进来了,任何一位学生家长都可以在网络上与老师进行交谈,实现家校互动。
由于在同一个教室里面的学生的学习层次各不相同,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学习要求。而这所学校与传统的学校不一样是,笔记本电脑可以跟踪并记录下学生的学习水平,让老师知道学生的弱项,并据此调整教学策略,实现个别化教学。
在线课程需求旺盛
互联网也许是促进教育变化的另一重要因素。据北美在线学习委员会的统计:去年美国注册在线虚拟课堂的学生达一百万之多,是2000年的20倍。
《分散的课堂:学习途径的颠覆性创新》一书的作者之一Michael Horn表示:“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计划到2019年,全美将会有50%的高中生通过网络授课进行学习。而现在这个数据仅为1%。”
总部在维吉尼亚的 K12公司向全美17个州提供在线课程和教育服务。其首席执行官Ron Packard表示,从去年至今,注册虚拟课堂的学生人数增长了57%,目前已经达到41,000名全日制学生。这些参加在线学习的学生一般都是那些无法顺利进入当地学校的5至18岁的孩子,而这种特殊的教育方式适合那些特别有天赋的孩子。为此K12及类似的公司共募集到了近5500亿美元的投资为这些孩子提供线上教学服务。最近,K12公司开始在阿联酋第一大城市迪拜设立办事处以便于扩张其海外业务。Packard称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为那些想进入美国大学的外国小孩提供初中和高中的教育,因为在美国以外这种需求非常强烈。
位于华盛顿贝尔维尤市,经营美国高中远程教育网站的Apex Learning公司也看到了这个巨大的需求。它从1997年开始就向家庭和学校提供在线高级课程,如今他们已经向整个州甚至全国的教育部门销售全系列的在线课程。Apex Learning公司执行董事Cheryl Vedoe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表示:“特别是在过去的两年内,我们的在线数字课程业务有了明显的增长。” Apex远程教育网站的注册人数在2006年-2007年之间增长了50%,目前是300,000人,并且去年也保持了类似的高速增长。
同时,在线家教也在快速的增长。位于印度班加罗尔的TutorVista在线教育服务公司成立于2005年,其从事的在线家教业务主要是把来至印度的在线教师介绍给美国本土的中小学生做家教。因为印度大陆到处都是会说英语的廉价的科学和数学方面的人才。据统计其平均每月的全球会员增长率达到22%。
Michael Horn希望能够通过科技增加虚拟学校数量以解决教师人员不足的问题。根据政府的数据显示,在美国有三分之二的青少年能够从高中毕业,但是在黑人和西班牙裔中,这个数据仅为50%。他还认为,利用科技可以花更少的钱办教育,并可以同时增加教师授课的时间。在线教学不再是传统教学那样一刀切的授课方式,学生们可以更加自由的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