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22日

曾经匆忙地从情人河边

那光秃秃的山坡上

久经岁月的塔下,踩踏

一床血红的石头,逃亡

 

像一匹未暗世的烈马

狂奔三千里,远离草原

寻找那传说中的王国

不经意却被套上绳缰

 

似一个狂热的探险者

为幻想中金灿灿的冷光

迷失诱惑,漠视亲朋的泪水

任万丈白发飘零大漠狂沙

 

经历半生的沉浮,当我

再次践踏血红干裂的石头,

寻找被遗忘的沧桑的时候

红石流干血泪:已经风化

 

跪倒、匍匐、嚎啕,忏悔地

捧起汉砖唐瓦,热泪盈眶

浊泪滴滴,滴落到残存的碎片

方知,属于我的图腾已经坍塌

 

注释

故乡情人河边的荒山上,有一古塔,可见汉砖、唐瓦。一个聚魂塔,是众生为了一条善良的龙聚魂祈祷而建。传说这条龙违天条,降雨露,拯救众生而被腰斩。

塔前有红河,河中有红石,雨后有红水,乃众生血泪凝聚。年前塔废,灰飞烟灭,尚留残垣,偶有香火。

(庄生晓梦2005-2-221130

2005年02月20日

野风盈怀,送来去秋

最后一片枯叶,端详

回想它曾经的绿意当风

凄然惨笑,将其埋葬

 

眯眼黎明的晨光

太阳没有洗脸,匆忙

从后山蹭出,遮揉

迷糊的红眼,邪望

 

旷工,早退,糊弄

你们一冬,太阳自语

今儿个走走,履行职责

给你们脸笑,嚎嚎

 

(庄生晓梦2005-2-20938

偶然阅读到《中国人,你过的哪门子圣诞?》,署名“懒得回首”。文中罗列了一个洋节日,如何在一个曾经的天朝大国,渐渐普及并红火起来,甚至大有盖过春节的势头,并不无道理地从经济、宗教、信仰等方面分析其中的原因,商家为了赚钱;年青一代的无知;国民缺乏信仰,贪大崇洋,背离传统。文尾,作者极为纳闷地问道:“那么,不是基督徒的中国人,你过的哪门子圣诞?”

读后心中称快,小有共鸣,部分赞同。毕竟说出了一直以来想说却未说的心里话,却怎觉肤浅了许多,仿佛饭没有吃饱,酒局没有尽兴,不吐不快。

最近几年,洋节日越来越火爆,越来越浪漫,并且渐渐地向各个年龄层渗透,“顽固”的老人们无可奈何地见怪不怪,而某些知识老人,也于洋节时刻,回顾他们曾经的风华少年,重温昔日情怀,借助洋节日来一次刻意地渲染;小学生、中学生、尤其是大学生更是追逐圣诞节风采,追逐平安夜的浪漫,追逐情人节的玫瑰情话,以此脱离生活的烦恼、学业的苦闷。商家、媒体更是大费周章,大肆炒作,热情洋溢地伸出手来,掏出崇尚洋节的人们幸福的腰包。总之,越是年龄低的阶层,越是知识密集的人群,越是铜臭味浓厚的领域,洋节日的气氛就越是浓郁。

记得儿时,洋节日的风采只能有幸在童话世界里观瞻,而今每逢洋节日到来的时候,学生说,老师圣诞快乐;朋友说,情人节怎么过;女儿说,圣诞节你送我什么。我尴尬万分,甚至记不得这些节日的具体日期,本能的抗拒心理总让我无言以对,甚至彻底丧失本来就不多的幽默细胞。冷冷地回答说,不快乐;没想过;丫头,洋节日咱不过,呜呼!

面对这些现象,有人欢喜有人忧。“懒得回首”也许太懒,虽然烦闷不安,却只是看表象,难得个中实质。其实庞杂的表象背后蕴藏着一个惊天的民族文化文明危机;蕴藏着一个民族从衰亡走向中兴艰难征程中的历史性错误;蕴藏着一个民族可怕的文化断层,性格可怕地女性化, “他信力”的可怕地扩张;蕴藏着一个经历文化文明衰落而又不甘心的民族,哭天无泪、入地无门的大悲哀。

笔者曾经在《谁为这些孩子买单》中指出,“没有哪一个民族能够割裂历史,没有哪一个民族能够突然凭空重造一种文化。我们正是在这方面犯了一个历史性错误,忽略了我们的根,努力在血与火的洗礼中,建立了一个美丽的空中花园……”、“一个曾经面临灭种的民族,一个险些失落的文明,获得新生依靠的是苍老的母体,如若再创辉煌,完成复兴大业,也必须依托我们民族的根基。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民族,能够脱离真正属于自己的文明与文化,长久地生存下去;能够超越时空实现飞跃,枝繁叶茂。”当我们抛弃自己的母文化重新塑造文明,试图实现民族的中兴的时候,我们已经犯下了历史性的错误。而洋节的盛行却仅仅是我们这个曾经辉煌的民族,抛弃母体试图凭空创造西方“空中花园”式文明的辉煌,从而出现文化断层后无所适从的表象体现,怕就怕越行越远,怕就怕找不到自己。如果这个历史性的错误造成的影响仅仅是洋节日盛行的话,我也不必如此危言耸听,不必如此洋洋洒洒。

显然,在中国,盛行洋节日的人群,恰恰是在“空中花园”式文明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人群,或者被其同化的人群。如果我们根本意识不到这个历史性的错误,认识不到一个民族文化、文明断层所造成的危害,试看将来中国,恐怕不仅仅是盛行洋节日的人群进一步壮大的问题。

俗话说,吃什么补什么。可怕就怕吃什么变成什么。

说到这里,恐怕会有人质疑,会有人说我要不然在天朝大国的梦中没有醒来;要不然挨打被打怕了,看见什么都大惊小怪,草木皆兵。不否认,我有梦,梦想民族的复兴,梦想古老文化老树发新芽,却绝对没有“天朝大国”的狂妄自大;是的,是被打怕了,没有人愿意自己民族永远落后,永远挨打,甚至被同化,彻地地消逝,成为价值连城的文物。我们必须以清醒的头脑,以微薄的绵力,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以此引起国人广泛注意,惊醒国人共同努力,让我们民族的文化文明再次灿烂,充满活力,也好骄傲一二,底气十足地在家的怀抱里,充满自信地生存、发展、繁衍生息,这才是我真正的用意。

没有人会相信,一个领导世界潮流几千年的灿烂文明,一旦衰落,便一无是处。有人曾经这样比较东西方不同文明,说国人最能忍让,当中国人因为能活下去而俯首贴耳,山呼万岁的时候;法国人却为仅仅没有牛奶只有黑面包,如此皇恩浩荡的生活揭竿而起。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祖先的生活境遇是何等的残酷,他们的忍耐力是何等的惊人!也正是这个原因,中国的节日,不论是春节,还是中秋节等等节日,都有一个共同的性质,给压抑的生命寻找一个放松的时间;给清贫的生活添加一些流油的食品;给无常的命运,给上苍多磕几个虔诚的响头,期望并憧憬美好的生活,而这种憧憬饱蘸更多原始崇拜,原始图腾的意味,更多敬畏天地,给众神怕马屁的神秘与神韵,却没有给过于凄凉悲惨的生存境遇留下太多的浪漫席位。

所以,当中国人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当我们也有面包吃有牛奶喝的时候,当我们不必敬畏皇权,不必谢主龙恩的时候,人们却突然发现,吃饱之后无所事事,传统的节日太过古板,缺乏浪漫,也就在此时大多带有狂欢色彩的洋节日,乘虚而入,成为中国年轻人群能疯疯癫癫的节日,鳞次栉比的酒吧满着,花样百出的圣诞树灯光闪着,青年人的黑发飞扬着,商家的脸上在笑着,少男少女嬉闹着,情人们手捧滴露晶莹的红玫瑰,醉心,幸福,缠绵。就这样,洋节日渐渐堂而皇之地占据了东方神秘古国不可侵犯的领地。

个中实质是什么?毫不夸张地说,是不折不扣的一种文化侵略,是一个古老民族丢失本性的潜移默化。

当东方文明没落的时候,愚昧的人群自诩“天朝大国”,侵略者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规模派出传教者,以传教为名,文化先行,大行非宗教勾当,只要有一点近代史常识的人都应该心知肚明。毛泽东同志也曾经预言,西方要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进行演变。这恰似昔日强大的中央帝国以中国为中心营造的并且至今还被国人引以为骄傲的中国文化圈,此文化圈至今还被周围小国诬蔑为中国侵略的明证,作为中国威胁论的论据。不过说句实在话,周围这些小国的确已经真正意义上失去了他们独立的文化与文明。

是的,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衰落了,落后了,我们的文明与文化此时此刻只落得一个弱势文化的尴尬地位,在所谓的强势文化面前弱不禁风。正如一个缺乏自信心的人,最容易堕落为多疑、嫉妒,丢失自己,盲目崇拜。自然对于一个在中兴之路艰难行走的民族,这些是要不得的,但我们不能没有一点警惕的心理,。

如今之中国,已经不是被国人、被全世界华人推崇并为之骄傲的唐朝唐帝国。我们面对印尼华人被残害无动于衷;我们面对钓鱼岛小日本的挑衅默默无闻;我们面对台湾的分裂只有嘴上功夫,我们的大使馆、我们的领土……

而只有祖先的唐人曾经面对世界文化文明交流,以浩然之气,以大智慧,大气魄,不畏惧,不胆怯,不多疑,好的留下,吸收再造,抛弃糟粕,我们的文明与文化却在朗朗笑声里不断壮大,留给西方遍地黄金、无限辉煌的神话。为什么?因为我们强大,我们优秀。

诚然,我们不应该在梦里陶醉,不应该趴在祖先的遗物上自大,我们同样不能丢失民族的个性。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不然什么都不是。

回到现实,想那在中国盛行的洋节日,最有代表性的当属圣诞节。看看这节日的来历就不难明白,洋节日同样是另一个人群对生活的憧憬与希望,只是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文明背景。

圣诞节其实就是基督耶稣的诞生日,因此根据圣经记载,被定为每年的124日,当晚即是圣诞夜或者平安夜。“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给他起名叫以马内利(意思为上帝与我们同在)。”(以赛亚书714节,圣经下同)是说耶稣的降生有旧约先知预言。“不要惧怕,我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包着布,卧在马槽里,那就是记号了。”(路加福音210-12节)是说耶稣降生时有天使报信。“他们看见那星就大大地欢喜。进了房子,看见小孩子和他母亲马利亚,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开宝盒,手拿黄金、乳香、没药为礼物献给他。”(马太福音210-11节)是说耶稣降生时有博士朝拜。耶稣意即“上帝拯救”。基督教义说:“孩子,只要你悔改自己的罪,相信他(基督耶稣),接受他做你个人的救主,你的罪就被赦免了,你与上帝就恢复了那起初和睦的关系,你就得了永远的生命。”显然这样一个节日自然拥有自己肥沃的生存土壤,雄厚的文化文明背景,而当它在我们文化文明的土壤生根发芽,并且参天而立的时候,究竟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我想。

我坚信我们的文明是一个如日中天的男人,大病初愈,不要说他没有魅力,不要说他奄奄一息。也许他因此曾经妻离子散,也许他因此曾经失落自己的家园,然而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走向健康,恢复活力,散发迷人风采的脚步。

洋节日盛行背后意味着什么,究竟蕴藏着什么危机,什么错误,什么哭天无泪、入地无门的大悲哀?中华民族的儿女们,我的家人们,你们觉得可以不思考,不忧虑吗?

 

(庄生晓梦2005-2-201741

 

2005年02月17日

当红色的剪纸蝴蝶

栩栩如生地端放书桌

昏暗的灯前,我知道

蝴蝶的轻灵、自由

与逍遥,已镌刻进飘零

游荡、流浪的生命

 

一团玄紫色的欣喜

淘气跳跃在我的心尖

笨拙的躯体,顷刻间

升华成,一缕自由的轻烟

在飞舞着洁白晶莹

黑暗的天空,我的身影

无处不在,淡淡的香味

轻盈的蝴蝶、自由的思想

难以分辨,天成浑然

 

我知道,什么都已经丢失

只留下御风而行的自由

我知道,丢失的只有枷锁

拥有的是一个蝴蝶的王国

伴我摆脱黑暗的童话

彻底消灭穷凶的恶魔

洗净一身旅途的尘垢

放飞怀抱,迎接黎明

仿佛坍塌的天地重获空灵

 

劈开冰天雪地,轻松

沿着一条飘满花瓣

缤纷的河流,赏析造物

随心创造的画卷,聆听

自然的律动,闻香飞翔

通往彼岸的天空

 

(庄生晓梦2005-2-17855初稿)

 

2005年02月15日

岁月如琼脂,涂抹

鲜红的心脏,跃然

一层层累世的激情

在暴风中,在雨雪间

黑夜里,寂寞地飘零

 

母亲疲惫而坚强地

与我,在饥寒中泪拥

那是琼脂内定格,最初

清晰、永恒的风景

而后,病魔、死神

联合螃蟹的横行

描绘一幅沙暴肆虐

吞没众生的图腾

唯有花仙子,轻盈

华美,点亮琼脂内

火红、鲜艳的求生

 

黑夜降临我的心灵

携带迷惘、彷徨

与挣扎,凝结水儿

附着血红的工艺品

滴嗒滴嗒,流不尽

仿佛海难的幸存者

紧抓残存的桅杆

漂流于茫茫黑夜

汹涌无边的浪尖

忽隐忽现孤岛着岸

绝望,求生的艰难

 

岁月如琼脂,涂抹

鲜红的心脏,跃然

一层层累世的激情

在暴风中,在雨雪间

黑夜里,寂寞地飘零

 

(庄生晓梦2005-2-142356初稿)

 

2005年02月11日

眩晕的情愫

沿着光滑的雪路

迷离前行 错乱了

游荡 混浊

早已错乱的时空

恍然推问心神

远了 近了

伸手触摸

思念的惶恐

仿佛石漫滩冰面

无边的迷朦

渐渐凝结 湖边

弱柳 素衣雪绒

若云雾 面西风

 

在没有晨昏的天地

怎生结束归程

坐化 雪柳雾松

(庄生晓梦2005-2-72030醉写归程)

小白杨身披雪绒花

在纷飞的雪里 站成

阡陌 将无际的田野

分隔成一页页信笺

油油的麦苗 在洁白上

奔跑 跑出一行行

点缀绿色的巾短

出没归程漫路两旁

闪烁 回旋 飞飏

然而 哪有合适的彩笔

杜撰什么词汇 让我

写下 缠绵悱恻

绚丽思念的情长

 

(庄生晓梦2005-2-71511故土手稿)

冰夜 咋传

化蝶的轻唱

携带奔腾的热量

熔化经年的冰挂

纯净的水珠 默默

流淌 洗出一棵

难觉晨昏 呆立

荒野 孤独银杏

幻梦中的繁华

 

只缘缥缈一曲

玲珑的娇容

清脆的回声

即可复苏 通往

春天的征程

(庄生晓梦2005-2-72223故土梦语)

2005年02月04日

情人河梦里流淌

仿佛故事诉说

段中的句号

需要短暂的思索

尽管银装素裹

失却往日奔腾的悲壮

情节并未结束

冷静沉默的冰河

 

情人河梦里流淌

仿佛经历岁月风雨的姑娘

困睡简陋的素床

思绪顺承千年洪荒

尽管冷若冰霜

远离少女单纯激昂

梦想不会破灭

红衣鲜艳的光芒

 

(庄生晓梦2005-2-4540手稿)

2005年02月03日

散步近郊的村郭

山路蜿蜒曲折

来不及静心思索

释放沉重的心魔

一个跟斗

仿佛一片秋叶

被风吹落

瞬间躺卧田间

堆满积雪的沟壑

 

 

似有细碎的脚步

风闻嫩绿的菜香

田园归来的姑娘

翩然落难者身旁

没有羞怯

没有做作

搀扶 救助

迈向寂静无华的村落

 

 

城市初现霓虹闪烁

村野隐约炊烟飘过

卸去文明的包裹

诧异冬夜星辰

月色悠然灼灼

阵风摇响树杈

惊散的雀儿 重聚

千年古柏 叽叽喳喳

 

 

沐浴姑娘的气息

凝视无尘的花朵

抑制狂跳的脉搏

泪珠悄然诉说

 

 

(庄生晓梦2005-2-3015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