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06日

(这是我给内部的一个业务讨论的群信,涉及的是很基础的新闻业务问题,但大多数人不懂)

 

1张宏民打嗝是不是新闻?

**将《张宏民打嗝》放到新闻首页的推荐小图中。我看到之后不理解,因为这不是一条新闻。时间急促,我当时用比较通俗的比喻和**说明这不是新闻的理由:

小人物+小事”   是世俗小事,是絮语,是twitter,是聊天记录;

小人物+大事,可能成为新闻,但成色或有不同。例如林局长猥亵女童;

大人物+小事,是八卦。例如《叶一茜当街挠臀》,这是名人琐事,是八卦。

大人物+大事,这是新闻,毋庸多说。

张宏民打嗝,不是新闻,是八卦。因为属于大人物+小事

**电话沟通过程中,我很急,因为:这是常识。但后来我想,这事其实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这里面有新闻和八卦之间的判断原则的问题,也有网易新闻的辖区中应不应该涵盖八卦的定位问题,也有我们对新闻品质化理解的问题。这三大问题,对我们来说都是致命问题。

 

2、网易新闻做不做八卦?

就像谣言,在人群中传播速度总是最快一样。八卦,在网络上也颇有市场。所以才有八卦记者和八卦媒体。八卦,为了增加在页面和版面上存在价值上的合法性,所以才自称为八卦新闻,但八卦就是八卦,新闻就是新闻,是人类好奇心花开两朵之后的产物,同根,但不同向。

八卦有点击量,但是,对我们网易新闻来说,不是有点击的我们都会去做?当然不会。对我们来说,网易新闻拒绝八卦

为什么?先解答下面的问题。

 

3、什么是新闻?

对于诸位从业多年的老革命来说,我问大家这个问题,大家会不会觉得羞辱?

不用。因为绝大多数新闻从业者恰恰在这个最常识、最基本的问题上搞不清楚,有的甚至是一辈子也搞不清楚。

**后来给我电话争辩,恰恰也是她觉得《张宏民打嗝》是一条新闻。**当时的观点是:《新闻联播》无小事,所以是张宏民打嗝也是新闻。我不去讨论这个判断的逻辑问题,只说什么是新闻。

新闻是事实。但不是所有事实都是新闻。而是有新闻价值的事实才是新闻。新闻价值的标准是什么?这里是维基百科关于新闻价值标准的论述,非常全面,大家一定要看!如果你准备做一辈子的新闻,如果你声称热爱新闻,这个WIKI条目一定要看,受益终身。我们绝大多数,绝绝大多数的业务争论——包括****昨日关于大三通和美国大选谁上头条的争论,都可以在对这个条目的解读和领悟中找到答案。我现在告诉大家的,只是读懂这个条目的方法:

3.1 你不要从这个条目中寻找支撑你判断的要点,总能找到,事实上,和你意见相左的人也可以在其中找到,甚至找到更多的依据;

3.2 新 闻价值判断是一个综合的要素比较过程。例如《重庆出租罢工》一稿的重要性肯定比不过《两岸大三通》,但在冲突性上肯定比后者要强。如果我们在业务争论的时 候,只看到一点,或者只强调一点,自然无法得出准确地判断。我们大多数的争论也都是因其一点,不及其余,并且努力用此一点来说服别人,自然很难做到。

3.3 比较合理的新闻价值判断,可以用各个要素加权给值,然后综合统计的方法来进行训练,时间长了,久了,就可以成为本能。

说回《张宏民打嗝》。在wiki新闻列举的西方最经典的18条新闻价值判断准则中,我看除了“Reference to elite persons”这条及格之外,难有匹配的地方。那么,是不是新闻?

 

4、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

 

新闻说白了,就是每天,对世界的重要性进行排序,告诉公众,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次要的,而那些不说的,就是无关紧要的(有一些媒体不予报道,不是不重要,而是与定位有关,不单独讨论)。

新闻人最重要、最基础的技能,就是对世界的重要性进行排序。

而一个媒体对世界重要性排序的准确性(与历史进行比对)、科学性(是否性价比最低)和艺术性,是评价、衡量这个媒体质量的最重要的指标。

 

而对世界重要性的排序,就是新闻判断。新闻判断,不仅仅发生在编辑环节,同样会出现在采写和出版环节(对我们来说,就是页面制作环节)。新闻判断,不仅仅是新闻价值判断,而是一个全面立体的判断系统;新闻判断能力,是一个新闻人能力高下,水平优劣和行货、水货之分的关键。

 

看我们现在的新闻判断,大多是感性的,想哪说哪,打哪指哪。当然有真知灼见——但真知灼见的出现频次完全取决于个人的悟性和智商,再稳定一点的,取决于经验。这种感性的、随机的、个人化的判断,不可以提高整个团队的水平,真知灼见延续放大也只能指望于师徒传承的低效模式,难以提高整个媒体的生产力和质量。

 

我画了一个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原型在Severin, Werner J., Tankard, James W., Jr., (1979). Communication Theories: Origins, Methods, Uses.中,有中文译本,名字是《传播学理论:起源、方法和应用》,卓越地址在这里

这个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可以这样解读:

1、任何新闻的选择,都会自觉不自觉依从这四个原则的指引,当我们清晰地感知到这四种力量在我们的新闻冒险中作用,意味着我们正走在正确的新闻航道上;

 

2、之所以是金字塔的格局,是上面一层要服从于下面一层的先验存在,如果下一层的存在合理性消解,无论上层如何成立,都不能被媒体选择;

 

而我在我们的日常业务中观察到:

 

3、我们很多时间在讨论新闻的专业原则,例如**每天主持的业务会。专业原则是一个高级层级。我认为网易新闻的整体业务水平,现在还处在对如何甄别事实(事实原则)和是不是新闻(价值原则的基础判断)的地步(今天**和我的争论,不正是一例吗?作为我们团队中绝对的业务精英尚且如此,我们如何去看待网易新闻的真实业务水平呢?)。事实上,中国绝大多数媒体,甚至包括《南方周末》、《财经》等最优秀的媒体,也都停留在这两个层级上,而大多数的都市报,在事实原则上都还含混不清。

 

4、为了方便,我来举例,从最下面的事实原则说起:

4.1 事实原则是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地方。往往,也是最难的地方。 常听到新闻漂亮话,说新闻就是无限逼近真相的过程,也就是这个道理。对广义的新闻操作来说,事实原则的考验与锤炼,大体上属于采写的范畴,对我们来说则是 编辑甄别真假的过程。看上去,这个甄别很简单:不属实,不上稿。但是甄别事实有技巧,采写的技巧和我们现下的业务关联度小,不谈了。编辑角度对事实真实性 的甄别,有一些窍门,例如:

4.1.1 考察新闻中的信源。信源如果含混、遮掩的,例如知情者说此间人士据不透露身份的人表示,除了为了保护信源(这也成了最冠冕堂皇的借口),大多是记者一厢情愿的分析、揣度,也可能是到了新闻事发地东张西望的描写,甚至是胡编乱造,是用捏造的事实来说明观点的货色。

4.1.2 考察是否有三方采访,至少是对立方采访;《张锐因欠债被债主捅成重伤》,如果只有对张锐的采访,可疑!如果采访了债主,债主也承认了事实和原因,那基本可信。如果同时还采了司法机构、法医鉴定部门,信息一致,我们可以基本断定信息为真。

4.1.3 考察立论和推演的逻辑性。《珠三角地区陷入经济危机》,这是一个结论。如果我们在稿件中仅仅看到记者采访了小吃店老板、天桥地摊主,就得出结论,那可疑!因为样本不具代表性。如果对珠三角地区最活跃的经济主体做了比较充分的采访,那好些——但是,在逻辑上也难称完美!而如果我们除了对这些经济主体的采访,还看到对统计资料的分析,对宏观经济决策部门和行业主体进行了采访,那就比较可信。因为至少在逻辑上,有列举、推演、归纳的结构范式。顺便说一句,请大家警惕华尔街体。中国媒体娘的被华尔街体养了多少偷奸耍滑的记者,装腔作势的媒体!《**》最典型!

4.1.4 根据经验,看该媒体的平常表现。这点慎用!但也可以作为仓促决策时候的一个辅助性的粗放依据。例如,我觉得**都市媒体的社会新闻好多是假的,《*****》编娱乐新闻最在行。等等。

事实原则是最重要的原则,我们无论在这里怎么强调、怎么修行都不过分。我为什么现在倾向于使用有记者经验的人?是因为作为一个记者,起码在事实层面上,比毫无经验的人了解记者通常的花招和障眼法。懂得甄别。

 

5价值原则, 是媒体在进行世界重要性排序中消耗精力最多的,也是渗透到新闻编采出版所有环节的。价值原则分为两个判断:是不是新闻,和是不是好新闻。一条稿件,只有过 了新闻价值判断这一关,才可以称之为新闻或好新闻。价值判断飘忽,是我们现在最日常、最普遍,同样也是编辑最困惑的地方,我根本记不清有多少编辑或组长对 我说起:张大,能不能和我们说一下,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啊,这就是新闻价值判断原则的不清晰。我非常赞同黄章晋的手感说,一个新闻价值判断到位、精准的人,外在的表现的确就是手感好,不出线,也不下网。但培养这样的手感,需要经历无比艰苦、枯燥的职业训练。上面我说的WIKI的新闻价值标准,就是这样的一个文本式的东西,如果我们每天都能对辖区里的几条重要新闻,按照WIKI标准做新闻价值拆解,坚持一个月,我相信绝大多数的编辑手感都会好很多。做起新闻判断,也不会那么感性、片面和无厘头。我今天把这个标准交给李紫昂去翻译了,回头整理一个中文版,给各位主编学习。大家不妨带着部下,对应着这样的标准去检讨、练习每天的价值判断。

 

6、当一条稿件,符合了事实标准,也跨越了新闻价值判断这一块试金石。就是新闻。符合价值标准多,量级高的,就是好新闻。但,不是所有即是事实,又有价值的新闻都可以上,因为需要经过我们关于新闻伦理原则的锤炼。比如说,《**》还是《**》,这两天登了一条《猥亵门白衣女子身份曝光》的稿件,我们就不应该转。这条稿子,既是事实,又有新闻价值,不转的原因,就是因为违背了新闻伦理原则——人家白衣女子既没猥亵,又没骂架,凭什么要搞人家啊,就算是二奶,二奶无罪啊。

      新闻伦理的问题,其实比我们平时感受到的要普遍很多,严重很多。可不是新闻学者动不动只会列举的犯罪嫌疑人打不打马赛克的问题。新闻中不经事主同意暴露身份、年龄、收入,是伦理问题,未经约定抢拍人脸是伦理问题,法院录音录像是伦理问题,错误引用直接引语是伦理问题,多了去了!《张宏民打嗝》、《叶一茜挠臀》这些出明星丑的,严格说,都有伦理质疑——明星的隐私权底线固然比一般人要低得多,但是也仅限于对明星丑闻的曝光,或者是他对公共安全的伤害。人家不就是打嗝了吗?忍得住吗?那张宏民直播时放响屁,是不是要上网易头条呢?叶一茜不就是挠了一下自己的臀吗?又没有挠交警的臀,妨碍了哪条罪?这都是新闻伦理问题。

      但在这里我也想说一下。我们最好不要 在日常工作中轻言新闻伦理问题,或者仅仅从新闻伦理的角度去弊稿。因为网易新闻的水平,还没有达到编辑去考校新闻伦理原则的地步,太多的干涉反而会让大家 六神无主。新闻伦理的问题,对我们目前的发展阶段来说,还很奢侈。但我想,我们肯定会进化到那一天。中国媒体也会普遍进化到这个阶段。那时,伦理困境必然 成为我们日常业务时的重要争议点。

 

7、一条即属实,又有价值,还符合新闻伦理要求的稿件,还是未必上我们的页面。因为最高级的专业性要求出 来了。如果一条稿件行文混乱、逻辑不清、错别字满篇,我们不会上,如果一段视频画面模糊、声音破碎,我们也不会上,而如果稿件专业知识,专业常识有错误, 我们更不会上。但通常专业性的问题,不如我举的例子那样简单。而对各个版块,各个业务线来说,要求、标准也不一样。这说起来太多。但我希望各位能够从各自 业务线的角度,出台自己的技术标准和规范。

 

8新闻的品质问题,也是顺着金字塔从下自上的递进的发展历程。最近有兄弟和我探讨网易新闻的品质化追求应该是新闻专业主义的追求。对,也不全对。***老师提出新闻专业主义的主张,直指上述理性金字塔的塔尖,洪钟大吕,令人钦佩。但吊诡的是,新闻业界、学界大多误解了*老师的主张。因为:

8.1 新闻专业主义是国产的一个新闻语汇,并无学理根基。我按照*老师零散的论述,归纳为新闻操作上的客观主义媒体姿态上的独立立场批评与知情的权利主张三大方面。

8.2 因此,新闻专业主义在中国现有的语境下,主要是对新闻的喉舌属性与舆论霸权的反动。所以,不全是一个技术主张,自然很难成为品质化要求的一个方向;

8.3 对网易新闻现阶段来说,品质的首要要求,就是无限之强调新闻的真实性原则无限之强调新闻的价值原则。这是最根本、也是最难的品质要求。

 

9、 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自下而上,刚性递减,弹性渐增。刚性,则意味着我们需要非常明晰,非常坚决地捍卫既有的准则和形成共识的标准。弹性,则意味着我们 可以大胆讨论,无需僵化。如果没有刚性的底座,网易新闻则失去筋骨,形成不了灵魂,如果没有弹性的塔尖,网易新闻将失去想象力、创造性和空间。这理性金字 塔环绕着我们每天的业务,也将贯穿着网易新闻从稚嫩到成熟的发展历程。各位作为网易新闻的掌舵者、牵头人或者精英力量,这刚柔之间,需有分寸。刚性问题, 无需讨论的,自然不必废话。需要争议的,可以共鸣的,不妨从善如流。今天我在《张宏民打嗝》一稿中毫无退让,就是因为这条稿件属于是不是新闻网易新闻拒绝八卦这两个问题,这是属于塔基的问题,是刚性的原则,不容讨论。

 

最后说两点:

1、我写此信,是因为大家位高权重,对各位,除了需要说清行事之准则,更要和大家说明白思考之逻辑,思想之基础;

2、信抄****,是两兄弟资质很好,但是新人,希望尽快融入!共荣辱!共进退!

2008年11月05日

圣女投胎的故事,让我更加坚定几个思路:
1、不管是圣女,还是荡女,都要投胎。这是趋势,是必然。报纸必死。
2、死,在宗教意义上不是终结,而是开始。不死的是灵魂。作为信息载体的媒介,报纸(如果为了理解方便,我用新闻纸会不会更准确一些呢)必死,但是新闻不会死,新闻永生。新闻是报纸的灵魂。你看,投胎的《箴言报》,已经没有了报纸的皮囊,但仍然盛载着新闻的灵魂。
3、投胎转世的报纸,未必有美好的来生。在电子化的来生中,不能处理好灵魂和肉体的协调关系,灵肉冲突的话,一样痛不欲生。所以我对中国报网不看好。

再过几天,就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百年诞辰的纪念日了;
一百年前的今天,
Mary Baker Eddy夫人在污水和谣言中创办了《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她说:
to injure no man, but to bless all mankind.(不伤害任何人,并帮助所有人);
这句话在一百年间,一直印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报头。这句话见证了百年苦难,百年沧桑;
半年后,这句话应该出现在新版的《箴言报》网站的banner上——我想,我希望;
这句话不应该因为只有35个字节而显得轻飘,失去力量。

2008年11月04日

在《箴言报》的告读者文章中,展示了未来转世的模样。
这是新网站的截图:
在介绍的snapshot中,转世的《箴言报》网站在专题、博客等环节多有着力,并举出他们现在比较得意的作品作为样板。
这是一个专题
,从内容立意看,不错,还拿了2008年的一个什么奖;这是美国大选的专题,貌似相当牛逼。这是网址

我对《箴言报》网站未来的这个操作思路表示怀疑,因为:
1、上面这两个例子,都是需要非常强的内容、美术和技术力量才可以做出来的,而且不是一天可以做出来的,对一个日更新,甚至是秒更新的网站来说,难有人力、资源支撑;
2、这样的东西只能锦上添花,远不可雪中送炭,只是甜点,不是主食。主食是什么?对纽约时报、CNN等美国大的新闻网站来说,是每天报纸和电视台上刊载的内容。《箴言报》没有。靠这种深度和精品思路,难以为继,不可长久;
3、最最重要的,是报纸数字化之后,在内容制作、选择的思路上的脱胎换骨。这才是最最艰难地蜕变。前段时间我和教官说起一个例子。按照经典新闻思路,一篇 残缺的稿件,在互联网上或许正是因为文本的残缺性,反而激发了用户的参与热情,从而成为一块好料(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我也在摸索之中,以后细述)。这就 是互联网的语法、语义不同于传统媒体的地方。我看到了《箴言报》在博客运用,甚至是在和facebook、twitter等热门网站的合作上都有形式上的 融合,但是我看不到他们在这种互联网语法上的思索和沿革,所以我担心他们的电子化转型,只是加了互联网的画皮,内里,还是老圣女的血肉肌肤。

作为电子化投胎举措的另外一项——出版周报,《箴言报》展示出来的页面形态是这样的:
这是他们现在的报样:
投胎之后的周刊典型的杂志化思路,做深度话题。这没什么问题。也只能如此,刊期使然。

认清《箴言报》这张历史悠久的,享有盛誉的,被认为有崇高道德感和技术品质感的,世界级的,严肃报纸的狗不理本质之后,同样要知道它清汤寡水的家境和风雨飘摇的现状。

《箴 言报》是一张一直靠着教会养活的报纸,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有教义普及的使命,对读者进行精神层面上的控制和洗脑是其秘而不宣,且持之以恒的潜在诉求—— 这一点,远不如我党来得气壮山河,光明磊落。但本质一样。我不怀疑弘扬教义、普度众生这种做法的道德合法性和动力的纯洁性,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背离了 一张报纸,一个媒体所应该、必须承载的传递信息,进行公共瞭望的本质。从这个角度看,这也不是一张有品质的报纸——一个整天琢磨着让你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的 人,是有品质的人吗?

也正是因为背离了媒体的本质,使《箴言报》失去了读者和市场,时至今日,《箴言报》的发行量已经下降到5万份左右。某种意义上,《箴言报》已成为基督国度里的《人民日报》(在这里说明,我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不好,我只是在说,这样做的报纸不是报纸,也不会赢得市场。《箴言报》所获得的尊重,其实不是新闻尊重,而是道德尊重)。

然而,就是这样一份在市场上风雨飘摇的报纸,却一直在做着艰苦卓绝的新媒体转型的挣扎:
1996年,《箴言报》开始在线版——这是全美最早开设在线版的知名媒体;
2001年,《箴言报》开始提供线上的PDF版;
2004年,《箴言报》全面改版线上网站csmonitor.com,现在一个月有500万的独立IP访问;
2005年,《箴言报》成为首批提供RSS输出的媒体网站;

我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圣女,踉踉跄跄走向数字化之路。

然而一路血迹斑斑。数字化的挣扎并没有改变《箴言报》江河日下的颓势。现在每日十几万的互联网访问,成了圣女维系其高尚而纯洁的一生的最后稻草。而抓住这 根稻草的最好办法,就是将现有资源全面倾斜到网站,圣女断腕,取消成本消耗严重的纸质版(一张日报的70%成本来自于纸张成本),裁员清退,留下精兵坚守 在线版。

这是一种叙事方法。另一种叙事,没有这么悲壮,而是将《箴言报》这张百年老报的数字化转型理解为向新传媒时代做纵身一跃的投胎转世之举。前世烟云,在此烟消云散。按照因果报应的逻辑,这数字化的转世,想必会有衣锦鼎食的未来。

会吗?

《箴言报》100年令人尊敬的生涯中,发行量从来没有超过30万,而且还有一部分订户来自于没有太大广告价值的海外。它的广告也少得可怜,甚至不如一些社区性的小报。这是一个尴尬的事实,与它声名在外的报纸质量的美誉和国际性大报的身份极端不匹配。

说句通俗的——叫好不叫座。

不要纳闷,更不要惋惜。这种情况比比皆是。比如,现阶段的《南方周末》,在比如,那些牛逼的电影,牛逼的音乐,牛逼的书籍。不要纳闷,我告诉你真相:
在大众文化领域(记住,在大众文化领域),叫好不叫座,事实上,只是,因为,这份报纸、杂志、电影、音乐、书籍不好,起码是不够好。

《箴言报》就是一张看上去挺好,但事实不好的报纸。
它只有24个版。信息量严重不足;它热衷与对国际事务的分析和讨论,但鲜有比较扎实的采访和事实的报道,请看
这里,还有这里, 这两篇都是关于中国事务的报道,从技术上看,极其轻飘草率,随手拽一个李大婶王大妈,听他们抱怨两句,就忙不迭下结论,做分析,深怕别人不当它是中国问题 专家(不过敝国大多数当红的国际问题专家也都差不多路数);《箴言报》提出的解释性报道没落也是同理,解释性报道的学理逻辑是:我看破历史真相,洞穿千年 迷局,尔等小儿坐下来听我一一道来——日,听丫说晚了还得掏钱说好。

人民群众的确总是被骗者,但人民群众总是在一个骗术中醒来,落入下一 个骗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百年不变的那套掉包碰瓷的老把戏,不被人民群众唾弃那才是对不起基督。小人之心一下,《箴言报》拒绝烟酒广告,拒绝奢侈品和 旅游广告,我想,其实不是拒绝,而是这些广告主看不上这区区30万的发行量,不愿意投放——这才接近事实,符合逻辑。

唉!总是这样,远看是圣女,走近是丑女。

“好人呐”,如果你听见谁在这样评价另外一个人,那么,这个被评价人基本上会是一个悲剧性人生和黯然的结局。比如说,前天北风和我说起美国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做出一个向互联网全面转型的重大调整时,我心里,就哗啦啦响起“好人呐”的叹息。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下称《箴言报》)的转型包括三项措施:停止出版纸质版的日报,将主要的编采力量和资源投放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发行纸质版周刊,定价为3.5美元一册,全年订阅为89美元。而现在订阅每日印刷版的报纸全年需219美元。;每日向读者投送邮件新闻。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在新闻稿的导语中说自己是全美第一家由日报形态转向在线出版形态的全国性报纸。

我理解这个转型,是“圣女投胎”。

在美国五光十色的报纸生死簿上,《箴言报》绝对是一个圣女。低调、冷静、克制、自省,衣着朴素、目光低垂。1908年,不堪普利策《世界日报》持续攻击的Mary Baker Eddy夫人创办《箴言报》。在谣言和污水中诞生的《箴言报》在报头印下“不伤害任何人,并帮助所有人”的办报原则和精神信条,直到今天。

迥异于绝大多数美国报纸,《箴言报》在创刊的100年间,一直保持着严肃的办报原则和高质量的编采水平。暴力和色情报道在《箴言报》上基本绝迹,偶尔出现的犯罪报道和灾难报道,《箴言报》也会自觉禁绝细节渲染和铺陈。上世纪80年代,《箴言报》作为“解释性新闻”的首倡者和身体力行者,屡获殊荣,其国际新闻报道为人称颂,其总编3次当选全美报业最高荣誉的“全美编辑人协会”主席职务,其报道更是拿下7次普利策新闻奖(讽刺啊!)。

不仅在内容建设上保持着高品质的追求,《箴言报》在经营业务上的洁癖更让人惊诧(注意!我没有用尊敬——因为我不赞同)。《箴言报》绝少接受烟、酒、专利药品和咖啡广告(带兴奋剂?),甚至连诉诸享乐的旅游、奢侈品、旅馆广告都在排斥之列。当办报原则上的严格自律拓展到经营业务上的禁欲导向,在世界报业也属罕见!相形之下,看我们的杂志美女香车,名表皮草,不仅让人有天上人间两阻隔的惊叹!

这样一张苦修的,甚至自虐的报纸,可以赢得市场吗?

 

2008年09月26日

开策划会的时候,我就说,希望大家神七这一仗,不要生气,但要神气。

今个第一天,我们的原创视频大受好评!颇为神气。大家看看:

 

   视频网站说我们是恶搞,其实不是,我们是善搞。所以有存活空间——反正时至23点,没有被删除。

   对我们来说,也有几个心得:

   1、没有原创,没有品质。只靠来料加工的门户网站,不重视自我生产,不重视网友原创,没未来;

   2、新闻战役,先比有没有,再比好不好。与其在大家都有的那些项目上劳神费力,像企鹅那样做那些个山寨专题,不如另辟蹊径,搞搞新意思。但,新闻的基础万不能丢,这是主食。新闻的速度、信息量、页面处理、标题制作、大专题,那是基础需求,主战场不能输;

   3、在几大门户,新闻主战场都大差不差的情况下,新闻战役,功夫在诗外。但是这点专指几大门户,新闻的基本功都没过关,快速和海量都没搞明白的,补课先;

   4、不管是恶搞,还是善搞,核心还是搞。“搞”是对传统新闻报道方式的反动和解构,是互联网的语法,是互联网的语境。这是那些优越的传统媒体同行需要学习的。不要说粗糙,也不要说档次低,想想为什么这些能火,多想想,或许就能明白互联网的语法是什么了。

   骚情两句。互联网新闻,不是懂经典的新闻操作就可以玩得转的,也不是懂互联网,是个资深网友就可以玩得转的,没那么简单,水深着呢。我反正是越做越惶恐,越做越心虚。

   也越做越喜欢。

2008年09月25日

今天神七上天,几家的3D动画都出来了:

网易的浪人的狐狸的企鹅的

除了我们,另外几家都是水晶石做的,据说价格都在30万之上,我们是8万。水晶石的特点是画面效果好,配乐、场景都非常成熟。唯一的缺点就是“假”——所以“烟花脚印”都被看出来了,呵呵。

卯着劲做3D,一是因为发射之后,视频资料缺;二是有人做了,其他家不做就寒碜,至于用户是不是非常不爽,我看也未必。所以,花大价钱做3D,说到底是面子问题。

几家的竞争关系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必须做,而是不能不做。例如奥运。从媒体竞争的角度看,奥运这一仗,别看大家都在吹,其实都是败仗,投入和产出严重不符。但不能不做啊,一者,党国伟大的议程设置,弄得那几天除了奥运啥事都没了,你不做,人民群众不答应;二,政治因素,你若是不做,不是明摆着和党过意不去嘛。

如果条件充分,我选择的做法,就是不做奥运,不仅不做,还大声说出来:老子避运!从媒体竞争的角度看,这种差异化策略,决不是漏勺。

今年做3D,开始是和一个军方机构谈,对方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又想大价钱卖3D,又怕出事,谈来谈去,把我们的小帅哥折磨得没个人形,还是没搞定。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做,累得半死,效果就是上面的链接,和其他家的大差不差。稍微可以聊以自慰的是钱花的少些,不算冤大头,充其量只是个冤小头。

明年,我得狠点,就不做3D了。从央视扒。小头的钱都给省下来。

2008年09月23日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因冥冥的指引,在巨痛中寻找一个素昧平生的姑娘,只因她寄托着希望;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坚持下去,忍受着无数网友的责难和那些微小的,微小的与我们心心相惜的体谅——要知道,在一些时候,理解比辱骂更让我不堪,让我绝望;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在汶川被遗忘的时候,用微薄的力量,去提醒人们不要遗忘;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用50部相机,50双眼睛去看拒绝旁观之后的那道山脊,那些蓝天,那个撑伞的女孩,那些奇怪的,无处不在的,光亮!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在庸俗和炒作的公司道义压迫下,在最最亲爱的兄弟们的不解中,去找寻最初的感动,去满足那些莫不相识的汶川乡民的愿望——呵呵,阿美梦想坐一次飞机,马瑜蔓不知道什么是棒棒糖;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用不可能的艺术水准,去拿一个中国最高摄影节的大奖;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任悦——一个有着高越艺术水准和审美眼光的摄影学者,陪伴我们,引领我们从北京到汶川,从汶川到平遥,陪我们实现梦想;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今晚,在闪光灯和晚会音乐中,让阿美走上台去激动万分,永生难忘!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爱媚、胜春,夏小赖,等等等等,在未来的时光中,必须把今夜反复回想;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客栈的服务员小青,在夜里给我们留门;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无数支啤酒和忘了几斤老白汾;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竞争对手,不相识的路人和丁磊都给我们赞美;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秋雨打在平遥灰色的城墙;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午夜1点在客栈的楼梯上合影,都在大笑;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杨虹在广州和我们息息相关,网易新闻的兄弟们共享荣光;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从汶川接来的10个乡民明天去长城,现在进入梦乡;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不再言说那80年代的旌旗、人海和血光,而是说,现在,现在也有使命敲打灵魂的巨大声响;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我们的梦想得以实现,而我们的梦想仅仅是实现他人的梦想;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终于体会到现在的伟大,承认每个人的不俗和力量。

2008年06月04日

每逢纪念日,公司在电梯口贴一张纸,提醒是什么日子,别忘了给妈打个电话,给爸写封信之类的。很好很温馨。

前几天也贴了一个:liu 4,战争中受伤的孩子的纪念日。我很无知,不知道。但我知道19年前的这个日子。我认为不应该被忘记。所以我拿起笔,想在这个小贴士上加上一行字。我重重地写,戳破了纸,但写不出字,笔没水了。

这放佛是个隐喻。对于这个日子。无法表达。无法言语。

然而,就算可以言语,我又能说什么?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孩子,无论是参与还是旁观,都未必有清晰的诉求。去看看娄烨的《颐和园》吧,你会看到,那是狂欢之后的悲怆,懵懂,以血为代价。这种反思是大不敬的。98年的春天,一个叔叔领着我走进人大校园,指着门口的一个歪脖子树说,孩子,这里曾躺着死去的学生。

可是,就算那个日子的意义是“赋予”或“强加”的,就算当年头缠红布手舞大旗的青年,夹起了公文包,穿上了黑礼服,又怎样?伍德斯托克的一代,在枪口上种花的少女,不也成了硅谷的先锋,电视台的明星?而点燃丝绒革命宇宙塑料人,不也开起了全球演唱会?无需去慨叹人心不古,勇士变节吧,没必要。只要不忘记就好。即便只能是沉默的想起。但这种“想起”需要成为全民的下意识,是比汶川还需要铭刻的集体记忆。需要“不思量,自难忘”。

在《笑忘书》中,米兰昆德拉说:“人与强权的斗争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我想写在公司小贴士上的,就是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