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25日

2005年06月22日
本来是神清气爽的下午,某部委新闻中心的一个头目,电话打到我的桌上,希望我们上一条为其上司擦屁股的稿件,先是要挟,再是恐吓,最后说,封杀你们——我看得到电话那头她青面獠牙气急败坏的嘴脸,这嘴脸败坏了我神清气爽的下午。
 
他们凭什么能封杀我们?
 
凭的是政府给他们的公权,凭的是没有“阳光法案”这样的法律空白,凭的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暴君逻辑。
 
他们能封杀掉我们吗?
 
回想四年,我们经历的急流险滩,也算是历险无数,我们没有在一片封杀的叫嚣声中死无葬身之所,反而愈挫愈勇,越长越大。靠得是在我们面对封锁新闻源的不利环境时候的沉着应对,靠得是我们记者斗智斗勇的智慧、勇气和毅力。
 
除了主观努力,一个客观现实也不容忽视:他们口口声声叫嚣着,要封杀的,绝大多数是那些涂脂抹粉的表扬稿、歌功颂德的马屁稿和虚假愚民的工作稿。利国利民的新闻从这些单位出不来,因为他们能视媒体版面为个人为所欲为的私家花园,一样能视人民授予他们的公权为私器;自律检点的新闻从这些单位出不来,面对舆论的批评或质疑,他们推卸栽赃都唯恐不及,哪能从善如流闻过即改?生动有趣文采斐然的新闻从这些单位出不来,因为他们毕生所学,尽是溜须拍马点头哈腰的奴才行为学,是推杯换盏醉生梦死的猪猡社会学,是有奶便是娘小人得志便猖狂的禽兽哲学。忠、孝、义、勇,他们的字典中从未有过;坦诚、宽容、悲悯、负责、牺牲这些人类的美好品质,是他们天然残缺的精神基因!
 
所以,我们从不惧惮“封杀”的叫嚣,也从未在“封杀”的叫嚣中沉沦。关键是,面对封杀者的无耻者无畏,我们怎么办?
 
首先记者要和相关部门主任及时沟通,虽然对一张报纸来说,面对封杀,我们有变通的手段。但是对跑口记者来说,工作量的压力、经济的损失是现实问题。向主任汇报,一是可以让主任动态调节口内资源,弥补记者损失,二是对症下药,由报社出面,或据理力争,或斗智斗勇,或暗渡陈仓,打倒封杀者。
 
同时,我们自己也需要检讨,照照镜子,看我们是不是待人接物的嘴脸有些狰狞?是不是采访写作的时候太过随意?是不是弹性不够缺少随机应变的灵活?只有不断检讨,不断摔打,才能练就独步天下的霸道功夫。凭心而论,口内单位叫嚣封杀,有些时候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够检点,他们固然不能动辄抡起狼牙棒,我们也不能像横行街头的高衙内。有错误,闻过即改,主动道歉,比决不低下高傲的头要诚实,要明事礼,要像负责任有操守的新闻人。
 
另外,提醒我们遭遇封杀威胁的记者,在口内单位的三两官员,一二小丑声嘶力竭地狂吠:“我要封杀你们”的时候,大可以眼含情、嘴含俏地对他说:“对不起,是我们封杀你们”。
 
最后,别忘了像个绅士一样的轻轻带上他的门。
 
2005年06月20日

签完版,已经是凌晨2点。还是对记者关于北交大考研女生爆出教授性丑闻的追踪写了些建议。严格拆解这条新闻,其实是两件事:一是性丑闻,二是泄密。通过和sina的沟通,促成了明天的在线访谈,是想形成舆论压力,让司法机关不要在这件事情上拖,最终使公众注意力转移到泄密的问题上,也好执行我们的最初设计。

这个建议本身有一些我对文体和新闻的理解,好久没写blog了,权做今天的blog,也是收益。

**你好!

   阿芳一文我已看完,不错,在目前各家报纸对此事件的报道陷入困局的情况下,能完成这样的专访,不容易。这是你所拥有的坚韧、永不放弃的品质的最好回报,这同样是职业新闻人,优秀记者的必备的品质。

接下来关于阿芳的报道,我有以下的建议,请斟酌:

一.关于眼下的突破方向

做新闻的时候,永远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公众对我即将操作的新闻,兴趣点何在?

关于阿芳的报道,无外乎三点:一,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二,事件的进展会怎样?三,阿芳和欧阳林是什么样的人?当欧阳林三缄其口,“真相”只有阿芳一方说法;事件进展必须完全依赖检察院的渠道才能拿到消息的时候,第三点成为我们目前唯一可能突破的方向。

事实上,在此事进入公共视野后,当事双方已经成为大家感兴趣的角色,尤其是阿芳。所以你可以通过其他的渠道(她的同学、朋友)来调查这个人,调查她的品行、习惯、过去的职业特征、大学经历、考研的目的、今后的打算,她是一个秉性善良的人吗?她爱说谎吗?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这些问题也许能够在公众面前展现一个完全的、立体的、真实的新闻人物。同时,这也是你在第一篇稿件中欠缺的地方,你还是在回述事件的本身,并没有太多新的东西,但是你忽略了对阿芳这个人的性格、品行甚至是外貌的讲述。在真相不明朗,事件进展不大的情况下,为什么忽略这些内容呢?

二.关于目前所有的报道中都没有回答的问题:

阿芳在事件发生后至今,一些做法、一些说法,疑点重重。我还是认为阿芳必有一些没有告诉给媒体的更为隐秘的、更为符合事件真相的信息:

1.为什么不起诉欧阳林对她进行性侵犯?如果是难以启齿的话,为什么对媒体言必称性侵犯,如果通过法律来控诉欧阳林,不是更权威,也是更能“还她一个清白”吗?

2.为什么说自己是武则天和慈禧太后?众所周知,这些人是控制欲很强且有强烈的权力意志的女人,阿芳想控制什么?

3.什么支撑着她花费这么大的成本——名誉的受损、应付不同采访的体力与脑力消耗、甚至受到生命威胁而坚持不懈?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仅仅是阿芳所言的“不想让其他姐妹受害”吗?仅仅是“让欧阳林身败名裂”?这两个理由都是不利己的。一个人冒着如此大成本甚至是风险,做不利己的事情,除非是深仇大恨,或者是另有大隐情,否则是断断说不通的——除非她是一个人格分裂的家伙。

还有很多现在未解的问题,我没有时间想,你可以结合今天sina访谈的提问,进一步地想。一龙、赵铮说你是一个能钻的记者,不仅仅是在吃苦赖劳上,不仅仅是在面对采访环境威胁时候的勇气上,同样也在碰到采访障碍时候的钻研上,所以不要再说“别人都已经做完了,我们还做什么啊”这样的话,自己去想,不要让一龙、赵铮失望。

三.关于进一步采访的心态调整

或许是我给你的压力,让你不能失去这个重要的新闻资源,所以导致了你在采访中很难就一些敏感的——具体的说,是阿芳觉得敏感的问题和她交锋。从行文中可以看出,你因为害怕激怒她而回避了一些尖锐的问题,例如,到底有几次性关系。

这样成文的客观效果,一是作者被采访对象控制了,二是本报是站在阿芳的立场上说话。

我撮合阿芳去sina,希望你跟阿芳一起去sina做访谈 ,也是希望能够通过网友尖锐和偏激的提问,替你打预防针。在下一阶段,你需要调整采访阿芳的心态。首先需要她明白你对她是重要的,你不仅仅在舆论上帮她,甚至也是帮她实现她的真实目的的建言者(这需要你真的弄明白她想要什么,你只有知道了她想要什么,才有可能做些什么,也是她感觉到你对她的重要);然后需要她明白她现在是一个人的战争,明天sina之后,她很可能在众人的口水中清晰的感知这一点,而你,不仅仅是在报道她,而且是在帮助她;第三,你要让她明白你是不被她控制的,直接地告诉她,不要回避,告诉她如果她存在着利用你的心态才和你接触的话,那么你和她的交往可以就此结束。

有追求的记者,好的记者总在孜孜不倦地追求一个匹配的对手,一个难以驾驭充满悬念的采访对象,这充满了挑战和激情,仿佛是在面对着一片新的大陆——阿芳就是。

四.关于文体和语言

不建议你再次采用对话体来操作阿芳的稿件,也不提倡你在今后的写作中使用对话体——因为好的对话需要有极为高明、睿智的提问,有观点鲜明不王顾左右的回应,有针锋相对火花四溅的交锋,更重要的是对话者和提问者在心态上的完全对等和平视(最近凌云推荐我看了一期南方人物周刊关于李敖的对话,万静波写的,可以找来看一看。我了解万静波,钦佩于他对话现在华语文坛第一狂人时的平等意识和平视视角)。这些在你今天所发的对话中找到了吗?

可能是我们在前期向你交代的时候没有阐述清楚,我们说可以在周日做一期对话,不是让你在文体上用对话体,而是文章的主题内容是对话,凌云在版面编辑的时候,给你在第一段所加的帽子、回述事件的发展过程,都是在文体上对你选择用对话体来写这篇稿件进行修正。因为对话体的最大缺点是在时间上点状的,难以用一个跨度来展现人物,讲述故事。我们现在有一些记者特别喜欢用对话体来做东西,我觉得在我上面所说的对话体的四点要求都达不到的前提下,草率使用对话体,是偷懒,你不要学。

关于语言,对于此稿,尤其要注意平和、中立。现在的这篇用对话体,还好,今后不用对话体的时候要各外当心。

 

别无他,加油!

 

张锐

2005620日凌晨

2005年06月15日
(一)
当口水干枯,脸上红霞散去的时候,人们习惯于问:明天有几天?
这个问题,基本上是在对互联网的未来进行预测的讨论进行到尾声的时候提出的。讨论中的领导者会预言:“互联网的明天会是这样这样,不会是这样这样……”如果这个领导者能够成功地运用危机诉求的方法,他运用这样的语式来展现观点:“如果你不怎样,你的明天就会怎样怎样”的时候,接受者就有很大的几率,一脸恍惚且恐慌的小心翼翼地问到:您说的明天,有几天?
是啊,明天有几天?
每天,我看互联网精英们的blog,看刘韧keso王建硕等人在讨论Google、rss、维基的时候,在我基本同意他们的见解和预言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这些互联网精英们所说的“未来”,会什么时候变成现实?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上帝说这话的时候,陶醉于创世纪的美妙,也陶醉于预言者的快感。对于在黑暗中爬行的众生来说,关键是什么时候会有光。
 
(二)
为什么会问明天有几天?
因为面对未来,一小部分人满怀期望,大多数人心存恐惧。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刘韧一样对新技术满怀童稚一般的纯真快乐,大多数人更倾向于保持现在的稳定和习惯,不愿意改变。但是当改变不得不发生的时候,他们就会感到不安全,感到威胁来临,这个时候,他们问“明天有几天”,其实是在问,我的安全还能持续多少天?
我一向认为,成功的商业,成功的公司,是看得见未来,但是赚眼下的钱。看得见未来,是要从事一个在未来有成长性的行业,赚眼下的钱,是能够在现实条件和环境之中找到盈利基础。这里面就有一个很重要的时间点的选择问题,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
《明日报》——台湾最早的原创新闻网站,2000年2月成立,拥有364467订阅用户,每天的page view高达180万次,最高达到240万次,个人新闻台(有点像今天的blog)15000个。在成立不满一年后,轰然倒地,宣告倒闭。明日报的总编,资深报人陈裕鑫在最后吿读者的公开信中说:“在致歉之外,我真的祝福各位,因为我绝对相信,对于各位来说,这不是事业的尽头,而是一个转弯,一个意外的转弯。”对陈裕鑫来说,这个“转弯”其实是对“明天”的预言,他以为明天只有几天,但是事实上,这个弯一转5年,至今也没有任何柳暗花明的意思,明天,对陈裕鑫来说变得遥遥无期。《明日报》是一个看得见未来,但是因为缺少现实的赢利环境和条件而死亡的悲壮案例。
 
(三)
明天到底有几天?
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明天来的一定比想象要快。
郑智化或许知道,他说:
告诉我明天有几天
告诉我永远有多远
告诉我真理在哪里
闭上眼
看不看得见?
 
那么闭上眼吧,说不定会看得见。
2005年06月12日

媒介寒冬

 

 

最近,两项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的政策,引起了传统报业,尤其是都市报的集体恐慌。

一个是与内容有关的政策:Zxb规定,异地监督一律叫停。

一个是与广告有关的政策:国家十一部委联合下文,用一年左右的时间,进行虚假违法广告的整治。

先说第一个,异地监督一律叫停。异地监督真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新闻专有词汇了。究其源头,可上溯至《南方周末》。据《南方周末》的老人们回忆,当时之所以开宗明义地提出“异地监督”的口号,实在是基于对现实环境和读者意趣的双重考量。说现实环境,是因为辖地的政府部门和宣传部门管束严格,中国的dang报新闻理论发轫于1942年的延安整风运动,解放后,随着一系列决定、规定、政策、回复的制定,逐渐使中国共产dangdang报理论得以细化、实践化。1953年在中宣部《关于dang报不得批评同级dang委问题给广西省委宣传部的批复》的文件中明确规定:“dang报是dang委会的机关报,dang报编辑部无权以报纸与dang委会对立。dang报编辑部如有不同意见,它可以在自己权限内向dang委会提出,必要时并可向上级dang委、上级dang报甚至中央提出,但不经请示不能擅自在报纸上批评dang委会,或利用报纸来进行自己与dang委会的争论,这是一种脱离dang委领导的做法,也是一种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的现象。就是有名的dang报不许批评同级dang的规定。此规定带来了两个逻辑结论:一,报纸只能批评下级部门;二,dang中央不受任何媒体监督和批评。50年过去,此规定依旧有效。这就是中国媒体面临的批评现实。

但是,在新闻的功能中,理应有批评、监督的职能,从读者的需求角度看,也需要报纸对不正之风、腐败问题的曝光和批评,即便不能批评所在地的政府,但是对异地的批评也可以衍射、震慑到所在地的执政机构,异地媒体的报道也能促进所在地的政府改善执政作风等等。

异地监督合理规避了和中国的dang报理论的冲突,也切合了读者的需求,因此,上世纪90年代后期,《南方周末》秉执异地监督的大旗,一枝独秀、锋芒毕露,不仅赢得了荣誉,也赢得了金钱,更形成了中国的媒体批评文化。其后,中国有作为的都市报(华西都市报、华商报、南方都市报等)、新闻类杂志(南风窗、中国新闻周刊等)纷纷领略了异地监督的妙处,屡奏异地监督的凯歌。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异地监督的保障,这些媒体——尤其是新闻类杂志,他们的生存空间将备受挤压,业已形成的品质和气质将荡然无存。

然而,异地监督被叫停了!

另外一个政策和经营有关,国家十一部委联手出台文件,治理虚假违规广告。

朋友们见我对这项政策忧心忡忡的样子,都以为我是对这项政策本身有反感,其实不是。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问题是在于过于宽泛的限定,使政策的操作性极差,同时,将认定、查处虚假违规广告的权力都交给工商部门,让我产生极度的不信任感。

除此之外,这势必造成现在传媒生态发生转变。即便是保守的估计,今年北京市市场类媒体的市场上,医疗保健美容健身类的广告份额也有2个亿,占总体广告市场的110,如此政策,生生地将这两个亿切除出去,引发的后果是各家媒体在汽车、商业、房地产广告上的竞争加剧,价格战开打。据未经证实的消息,北京报业的龙头老大《北京晚报》已经连续4个月亏损,老大还好,根底尚在,禁得住打击,但是对一些已经日薄西山的媒体来说,因医疗保健品广告被叫停而引发的经营危机,因医疗保健品广告进而辐射到商业、汽车、房地产领域的恶性竞争,会使一些媒体难熬这个寒冬。

别骗我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关心的是,这个冬天有多少人会因此死掉。

 

 

2005年06月07日

keso温文尔雅地挑逗了一回sohu,他说:“这么牛的一家公司,整天吵吵着“超越”别人,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么?”

且不论超越之说,事实上只是擂着自己筋瘦的胸脯喊:“瞧我这体格!”心底里是想让码头上的包工头给些抗包的活。能不能超越,什么时候超越,怎么超越,先不管,总之先把包工头的单子签下来再说。

有趣的是,sohu改变超越的对象,反映了媒体食物链的产生和变化。

这个食物链是:传统纸媒——门户网站——搜索引擎。

纸媒的人总在说,我们其实是在给门户网站打工。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纸媒辛辛苦苦支付大量的人力物力采写来的作品,被门户网站以极其低廉的价格,甚至是免费使用着,门户依靠传统纸媒获得了极其珍贵的内容资本,并通过其内容吸引力牟取了收益,这是事实。

而今天,门户网站的人们也在高呼,我们原来是在为搜索引擎打工啊,我们毕竟还把传统媒体的内容转化为网页文件,搜索引擎的这帮家伙们靠机器自动生成一个网页,就勾引走了我的大批用户。

草原食物链最底端的是青草,它们朝风夕露,辛辛苦苦地从土中吸取养分。它们是食物链的生产者。兔子吃草,然后狐狸吃兔子。这种植物——食草动物——食肉动物的食物链,弱肉强食,但是使草原欣欣向荣。

当我们用达尔文主义的观点去参照草——兔子——狐狸,以及传统纸媒——门户网站——搜索引擎的食物链的时候,一些问题似乎迎刃而解:

1.凭什么我要被你吃(凭什么我要为你打工)

很简单,狐狸比兔子拥有更发达的肌肉、神经系统和大脑,兔子没有,搜索引擎比门户拥有更完备的技术实力、市场潜质和用户基础,所以门户必然为搜索引擎打工。作为纸媒,就更不用和门户和搜索引擎相比了,就象别用反应速度比较青草和狐狸。

2.互联网会不会取代传统媒体?

狐狸能取代青草?传统媒体是整个食物链的基础,信息越是发达,越需要专业的、负责的信息搜集者和信息分类整理者,它们是整个食物链的基础,是生产者。他们如果不存在了,这个生态平衡就会破坏。我一向认为作为一种不环保的东西,报纸、杂志这些介质在理论上会消亡(这就像竹简取代了甲骨,而布帛取代了竹简,纸取代了布帛),但是新闻这个行业不会消亡,甚至会发展得更好。

3.千万别和我说互惠互利

门户人在遇到纸媒人酸溜溜的“我为你打工”的抱怨的时候,总是一把搂过对方的肩,说别这样,我们是互惠互利,你看我们转载了你们的新闻不是增加了你的知名度了么?也就是中国的传媒人大都有着文人的虚荣,要不然谁会稀罕这样的知名度呢?纸媒在新浪上出现了一个logo,有多少人会去注意,又有多少注意力会得到广告回报呢?兔子在草地上拉了一泡屎,跟草说,你看,我的屎也营养了你,咱们这是互惠互利啊,所以对不起啊,我要吃你了哦。

4.被吃的宿命和此生的快乐

草原的哲学是草注定要被兔子吃,兔子注定要被狐狸吃,这是逃脱不掉的。但是被吃不代表着种族的灭亡。草原哲学的另外一面是,虽然我逃脱不了被吃的宿命,但是我一样可以享受生命的愉悦。所以纸媒的人大可不要因为被门户无偿转载而郁郁寡欢,门户也不要因为给搜索引擎打工而长嘘短叹。草原是大家的草原,是草、兔子和狐狸的共同家园,草原的美丽不仅依赖于三个种族的繁衍生息,一样依赖于三者之间吃于被吃的循环。

5.谁吃狐狸?

狼啊!狼吃狐狸。技术的发展没有止尽,今天,作为狐狸的搜索引擎风光无限,明天,也许狼就会出现。

6.吃,不是作恶,疯吃,破坏食物链的疯吃,才是作恶!

前些日子,看互联网精英们谈google的作恶与否的问题,一直没说话,等声音消停了,我才说,吃,不是作恶,疯吃,才是作恶。兔子吃草,天经地义,甚至是好事,草原哲学的一部分嘛,但是疯吃,把草场给吃光了,破坏了整个生态链,那才是作恶。至于一些搜索引擎,靠杀人放火起家,我可以理解,要生存,要吃饱嘛,但是如果吃饱了,还想着把别人给吃死,那就是不厚道了,就是在作恶了。张维迎提出惊世骇俗的归零方案,我想是在解决经济学领域的“作恶”问题。

7.选择做兔子还是做狐狸,其实决定了成功的概率

不得不承认,作为食物链高端的生物,享有更多、更好的资源——如果从人的价值观来判断的话。而资源,意味着财富、意味着权力。如果你想拥有更多的财富和权力,你就去选择做狐狸、做兔子,千万不要去做青草。社会上的人才流动,大体上也依循这样从青草到兔子再到狐狸的轨迹。随着baidu上市,google的落草中国,这样的流动会逐渐明显。从财富和权力的角度来衡量,做狐狸显然比做兔子有潜力,做搜索引擎比做门户有投资回报。

8.blogger是狼人!

再次表达我对blog和web2.0时代的敬畏。在互联网的草原,狼,其实还没有真正出现,我们听到的只是远远悠长的月圆狼嚎。我身边的这些blogger们,正在胸腔里隐隐呼应着那些狼嚎。我猛然意识到,这些blogger,原来是一群狼人,他们正在丰富着草原的食物链,他们注定要吃掉现在得意洋洋的狐狸们,他们将使草原变得更为生机、美丽和自由,变得更加诡谲、凶险和残酷。

2005年06月03日

在我们这种非常民主的单位,业务争论是工作主流。但是,随着人越来越多、同事越来越熟、关系越来越复杂、人性越来越暴露,业务争论开始变味,含沙射影者有之,假业务之名行人身攻击之实者有之,总之,使业务争论变得越来越不纯粹。久而久之,大家聊天扯淡是不亦乐乎,一谈到业务,就变得三缄其口,究其原因,是因为怕得罪人,或者是反正说不到一出来,得不出最终结论,还不如不说省事。这样的团队,是难以成就的。

后来我发现,其实争论的过程是一个决策的过程,有时候是一个群体决策的过程,在这样的决策中,如果不能掌握一个好的议事原则或者是讨论办法,是很难得出结论的。于是我总结了议事三原则。

原则一:业务争论无禁区,争执不下,谁官大谁说了算

这条原则其实是在平衡民主和效率之间的关系。争论无禁区,所以可以畅所直言,但是如果遇到争执不下的情形,一定要有最终的评判者作出决策,而不是活稀泥,打圆场。因为很多时候,选择什么方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得是迅速作出决策——毕竟,做,总比不做强。官大的人来作决策,一是职务使命,二是天然权威——权力可以有权威的加权。这条原则在有逼仄的时间限定,或是不作为成本巨大的情形下效果较好,如果时间充裕,不妨争论得更充分一些,只要不涉及道德指摘,或者是跑题就可以了。

原则二:多方案选择时,建议提出者只说自己好,不说别人不好

甲提出A方案,乙说,不好,你的方案中的B点有问题,甲开始辩解,说没问题阿,我的理由是C,乙说,谁说没问题,你的理由C存在D这样的问题,甲说,乙,你去死吧,D问题根本不存在,我反驳你的证据是E…… 这种批判批判再批判的讨论,想必在大多数人的争论中都出现过,如此争论的后果不外乎是最终和讨论的议题风马牛不相及,或者是两人脸红脖子粗,不欢而散。

解决这样的批判怪圈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讨论之前,就约定好大家只充分提交自己方案的优点,不对他人方案的缺点进行批判,这样才有可能形成建设性的、丰富的结论。

原则三:争论不是为了说服对方,争论是为了达成共识

这其实说的是争论的态度问题。为什么要进行争论,是因为要形成一个决策。甲提出A方案,乙提出B方案,两个方案可能都有优点,都有缺点,如果争论的结果是一方说服另外一方,那么无论是A方案,还是B方案,都不是最优化的选择。所以,争论甫一开始,争论者就要有做好在原有方案进行折衷的心理准备,迅速的达成共识,形成决策,进行行动,才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我现在推行的议事三原则。还有一些其它的思考路径,例如对各方案的优点重要性排序,赋值计算,得出最优化方案等做法,太繁琐,很难用得上,就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