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25日

陈彤在访谈中说,博客是炒作,和垃圾邮件差不多,前途暗淡。

理由一:博客不新鲜,有互联网就有了。是BBS+个人专辑

从外部形态上看,博客的确是BBS+个人专辑。但博客是传播的主动权由“媒体”转向“个人”是一个根本的转变。

理由二:博客没甚么技术含量。

如果以是否有技术含量来判断是否有市场潜力,是可笑的。脑黄金有技术含量么?还不照样送礼只送脑黄金!反过来,一项技术只有降低了技术门槛,才有可能真正走向市场。博客的魅力之一就是因为消解了技术恐惧,使越来越多的人有了“我的地盘我作主”的快感。

理由三:web2.0是互联网技术人员和网站经营者的炒作。

如果只是炒作,而没有深厚的用户基础的话,博客也不会以每7.4秒就增加一个

理由四:博客是阐述观点而不是描述事实的文本形式,比垃圾邮件强不了多少。

陈彤的意思是:观点+文本=垃圾。这么说来,sina每条新闻之后还跟着一个评论做甚?启不都是垃圾?再说,博客现在没有充分表达出来的一个功能就是描述事实阿。德吉拉是,最近的伦敦爆炸一样是。

理由五:博客网民只有1%,很边缘,但是网络新闻占到65%,二者无法相比。

博客网民,是内容生产者。网络新闻用户,是内容消费者。生产者数量和消费者数量本来就没有可比性。况且,博客对门户的冲击,将随着生产者数量的增加而增加。

看完陈彤的访谈,还是颇有所思的。我很害怕。害怕自己有一天会有同样的精英心态和既得利益者的保守心态。精英值得人崇敬,但是精英心态是狗不理的东西;既得利益者需要保护,但既得利益者的保守心态很伤人。

2005年07月19日

超女是一个平台,blog也是一个平台;

这两个平台,不仅仅是“表达”,还是“表现”,甚至是“表演”;

超女红火,是因为为众多少女提供了一个一夜醒来是歌星的机会。超女可以一定程度的实现明星梦。超女是一个大众娱乐工具。

blog提供给众多人实现言说欲和权力欲的机会。blog可以一定程度的实现作家梦、思想家梦,等等。blog是一个大众化的大众传播工具。

明星也罢、作家也罢、思想家也罢,都是梦想。每个人都有梦想,这是人们摆脱庸常生活的麻醉剂、迷幻药。人民需要麻醉剂,人民需要麻醉药,人民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被消磨了曾经的激情和性情。这或许是超女和blog走红的人性基础。

今天我们登了一个周鸿祎的专访,本报的一个优秀的IT记者张见悦做的。他给我传来了周鸿祎的一个“普罗斯特问卷”,看了后,颇有所思。
这种快意恩仇的人,在越来越世故的IT江湖,是越来越稀有的动物。周鸿祎的勃起或萎掉,绝对能tag着IT界是性感的还是市侩的。周鸿祎春风得意的时候,是IT界魏晋时代,药酒风度,竹林啸歌;而李彦宏春风得意的时候,一定是IT界的晚清时代,西学东渐,假洋鬼子、变法者、投机分子、野心家、末代贵族你方唱罢我登场,是一片纷纷攘攘的末世乱象。乱世出英雄,也出枭雄、奸雄。
臧否人物,是我一直要警惕的文人劣习之一。但周鸿祎的这个普罗斯特问卷比较少见,帖出来,向见悦的劳动致敬,与各位分享。
 
 
普鲁斯特问卷曾为法国沙龙中的流行游戏,经《追忆似水年华》作者普鲁斯特回答后,该问卷更是名声大噪。综合看来,该问卷较为全面地展示了答卷者的价值观、兴趣爱好及特质。周鸿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做答了该份问卷。
 
 
■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什么样的?
周鸿祎:做自己爱做的事情,不受外在约束,尤其是不为五斗米而忙碌
■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周鸿祎:年轻的时候怕死,现在觉得最可怕的是事业突然死亡,3721曾经走在生死线上,那种感觉比死亡还恐怖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周鸿祎:任正非
■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觉得最痛恨?
周鸿祎:想了一会)不容易制怒!有时候忍不住就冲人发火,自己知道这样会伤害别人,事后挺后悔的
■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周鸿祎:伪君子,象岳不群那种,又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相当坏人你就直接告诉人家你是坏人,这种人我还不讨厌
■你觉得最奢侈的是什么?
周鸿祎:买艘大游艇,买加飞机,或者卖个海岛,那样都挺奢侈的,现在我还做不到
■你认为你自己的哪种美德是被过高估计?
周鸿祎:好像没有人高估过我,(笑)假如有,那可能是智力吧,觉得我很聪明
■你对自己外表的哪一点最不满意?
周鸿祎:太胖了,本来个子就不搞,胖了以后看起来比较愚蠢。我本来挺瘦的,在镜子里看起来挺精神的,现在一照镜子(大笑)。。。再说,胖了以后,和其他老板在一起就没什么特色了,大家都胖。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轻视的是谁?
周鸿祎:(要直接说名字么?)李彦宏(注:百度公司总裁),或者毛伟(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主任),就这两个人(转身问助手:这样说出来是不是不好?然后大笑)
■你使用最多的词汇是什么?
周鸿祎:军事术语,比如抢滩、登陆、包围、拉锯战之类的
■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周鸿祎:这个问题不适合年轻人回答,现在没有吧
■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周鸿祎:写软件
■何时是你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
周鸿祎:每日每夜,历经千辛万苦,把一个软件做出来了,跑起来了,那种感觉,比挣了好多钱,战胜竞争对手要更愉悦,非常爽
■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周鸿祎:听得懂古典音乐!现在老听不懂
■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周鸿祎:比较轻松,平和
■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周鸿祎:从无到有的建立了中文上网产业,给许许多多的老百姓带来上网的便利,更重要的是,数以百万计的国内中小企业利用网络实名开展网络营销,这对他们帮助挺大的
■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周鸿祎:过去那么多年,走得挺不容易的,不想再重来了
■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周鸿祎:友谊
■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周鸿祎:不明白什么意思,程度最浅的痛苦?这个逻辑有点怪怪的
■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周鸿祎:软件程序员
■你本身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周鸿祎:真实,爱憎分明。
■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周鸿祎:真实,讲义气。
■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周鸿祎:聪明,温柔
■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周鸿祎:忠诚
■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周鸿祎:被别人一枪干掉,不可预知的那种,最痛苦的是在飞机上掉下来死掉,折腾半天,太难受了
■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周鸿祎:不管三七二十一,干了再说
 

1。很久没写blog,是因为一些负面、阴性的情绪一直纠缠着我。这样的情绪下,写出来的东西,也必然是负面的、阴性的,对别人也是一种滋扰;

2。独行侠的快意江湖,其实是一种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一个大哥、一个舵主、一个帮主,他们的快意江湖就要难很多很多,因为死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兄弟、属下、同道;

3。上帝使人灭亡,必先使之疯狂。这是我在漫天乌云的缝隙中看见的一线蓝天。

4。需要拥抱!需要用体温取暖!不管是兄弟,还是仇人。

5。生命是体验吧。那么所有给我带来痛苦、悲伤、折磨的人或事,都需要感谢,因为他们给我的生命填充了更丰富的色彩。

6。以暴制暴,是在用正义的名义谋杀善。

7。每个知识分子的额头都烙着四个字:去你大爷。平时还看不出来,但当怒发冲冠的时刻,或者是酒酣胸胆的当口,这四个字就血红着,青筋暴露,分外狰狞!去你大爷,是我自横刀朝天笑的豪迈,是天子呼来不上船的狷狂,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的独善。会怎样,要看学养,看人格,看胸襟。

8。我不喜欢一种人,这种人湿乎乎、皱巴巴的。就象我不喜欢蜥蜴、鼻涕虫。但是我想,蜥蜴和鼻涕虫也会恋爱,也有纯美的爱情。那么,我难道要因为不喜欢蜥蜴、鼻涕虫,而拒绝纯美的爱情么?那么,疾恶如仇是不是美德呢?

2005年07月12日

       从今天下午2:30开始,北京网通爆发大面积网络故障。据北京通信公司方面介绍,大约有10%的网通用户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截止下午17:30左右,网络故障初步恢复。

       北京网通一位副总介绍,故障因核心路由器问题造成,发生故障的路由器为cisco生产。目前怀疑是因为软件设置不当造成。cisco方面未否认发生故障的路由器为其产品,但拒绝就此发表看法。

      网通的宽带用户有200万左右,其他接入类型的用户为800万人。网通方面介绍大约有10%的用户在此次故障中受到影响,但未说明是哪一种接入方式的用户。根据读者给本报打来的电话,海淀、朝阳、丰台、西城等区县都有波及。据网通方面的技术人员透露,这是北京有互联网受影响用户数量最多的一起网络故障。

      至18:00为止,铁路、民航、水电和政府等部门没有受到此次事故影响的消息传出。

      今年4月11日,全国互联网也曾发生大规模的网络阻塞事故,事故原因被怀疑为中国电信遭受黑客攻击。

      

2005年07月08日

 

刚看到《纽约时报的一条信息:纽约时报记者Judith Miller因拒绝告诉法庭匿名信息源,被联邦法院以“藐视法庭”罪名判处4个月的监禁。在同一起事件被诉的《时代》杂志的记者Matthew Cooper,因最后时刻告诉了法庭信息源的情况,从而逃离牢狱之灾。

 

Miller说:“If journalists cannot be trusted to guarantee confidentialitythen journalists cannot function and there cannot be a free press.”(如果新闻记者失信于保密的承诺,那么他将难堪职责,更妄谈新闻自由)

 

The Times的执行编辑Bill Killer说:“The law presented Judy with the choice between betraying a trust to a confidential source or going to jail, The choice she made is a brave and principled choice, and it reflects a valuing of individual conscience that has been part of this country’s tradition since its founding.”(法律让朱蒂在辜负匿名信源的信任和入狱之间做出抉择,朱蒂最终的选择是勇敢而道德的,这反映出作为国家传统的一部分的个人良心的价值)


 

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说,最近的20年间,全美有18名记者因为拒绝透露信息源的情况被判入狱。

 

旅美学者林达在“深喉曝光事件”写的评论中介绍,按照美国宪法,被告有权面对证人证据,法庭有权要求记者公开新闻来源,假如不交,记者就是藐视法庭,可能坐牢。这是保障被告的宪法权利。否则,被告可能被虚假来源的虚假证据入罪。水门案记者之所以没有被诉,是因为卡尔·伯恩斯坦(左)和鲍勃·伍德沃德的报道并没有成为呈堂证供。

 

看完这则报道,我在想,如果是我们,如果是我,我会怎样?我会宁愿坐4个月的牢,也决不透露信息源么?

 

还是用例子说话吧。今天(77),我们登了一条稿件《杀人犯知难逃进京了心愿 警车载其看天安门》,下午在开编前会的时候,记者给我打电话说,北京市GONGANJU见到此稿,大发雷霆,一是他们有严格的“新闻纪律”——不许分局、派出所和干警对媒体“说三道四”,而是因为他们后怕:万一杀人犯在天安门自杀了怎办?他们之所以给我们打电话,是要我们的记者“交代”,是谁告诉记者这档子事的。记者在电话里问我:怎办?

 

我说,我们一直是坦白从严,抗拒从宽,坚决不说。

 

我们做到和Miller一样了么?Miller遇到的是牢狱之灾,我们并没有这样的威胁,假如有,我们能不能抵抗?

 

作为个人,我想我能,我的战友之中也有这样的人。但是,我们面临的是和美国天壤之别的新闻环境、政治环境和民主环境,在中国,如果你提交匿名新闻源,面临的不是你个人的牢狱之灾的威胁,而是整张报纸的灭顶之灾的威胁——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之下,中国的新闻人很少有坚持保护新闻源的,也就不奇怪了。如果美国政府对Miller说,好,你丫不交新闻源是不是,我懒得理你,我吊销你们纽约时报执照,让纽约时报停刊。Miller还交不交?

 

如果简单地斥责中国的新闻媒体没有操守,中国的新闻人不讲信用,是不公正的。又一次,我和一个外国驻京的记者吃饭,她谈起赵紫阳逝世的新闻时说,你们中国报纸没有一家敢挺身而出,没有一个记者能仗义执言,真是叫人不可思议。

 

说说也就罢了,言罢,这厮还耸肩、摇头、摊手、挑眉毛,实在让我气恼。

 

强忍被侮辱的怒火,我心平气和地问,当你的正义行为有威胁到无辜人生存的可能的时候,你还会不会做?她说,不明白你的意思。我说,打个比方,你是警察,女警察,外加英姿飒爽,一日在荒野,遇见一坏蛋,你要是不挺身而出,拔枪射击,我可以骂你懦夫,但是你遇见这个坏蛋的地点是在闹市区,人流湍急,射击可能会误伤群众,你还会毫不犹豫的拔枪怒射么?你不拔枪怒射,我能骂你是懦夫么?我要是骂你,你觉得公平么?英国就是个人主义加自由主义的荒野,你有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客观环境,你当然可以做,你当好汉了,我佩服你。但是我佩服你不代表你有理由可以侮辱我阿。因为我生活在一人射击,殃及路人的国度,生活在一人犯事,株连九族的历史之中。

 

那个英国的、年轻的、美女的记者愣愣地瞅着我,不懂我说的话。

 

我只好低下头,吃菜。饭馆的玻璃窗外,是车水马龙6点半的北京夜街道——满街都是苦难,满街都是无法言说的悲哀。

2005年07月04日

 

都在说,已经2.0了,说不定已经是3.0了,反正不是1.0了。是不是这样,我也不清楚,但是,门户新闻的确到了升级换代的时候。

 

认为互联网新闻需要升级换代,基于以下几个理由:

 

1  中国网民的数量已经突破一个亿。现有的门户新闻的标准和模式还停留在小众化的传播基础上。

 

2  新的技术进一步发展和普及。尤其是blogrss。对传统的门户新闻形成了合围。

 

3  门户新闻的“陈彤标准”脱胎于传统媒体的新闻采集方式、编辑方式。只在“快速”和“海量”两个领域对互联网特性进行利用。但是互联网的优势不仅仅在于“快速”和“海量”。

 

4  门户新闻的产品上下游关系和竞争对手已经逐渐成熟,都将有力影响到门户新闻的成长。

 

2005年,门户新闻最重要的两个发展方向:

 

1  如何更好的适应日渐成长的,需求更为庞杂的用户的需要;因为众口难调,所以个性化成为必由之路。

 

2  如何将不直接产生利润的庞大用户群转化为能够产生效益的用小用户群。因为互联网上收费是可耻的,所以必须门户新闻必须完成线下辐射。

 

门户新闻已经到了突破陈彤标准的时候了——不仅仅是巨大机会,其实也是巨大的威胁;不仅仅是小康的追求,其实也是脱贫的需要。

 

中观层面的改进:

1 门户新闻的从业者是鹰不是豹

 

有时候我觉得门户新闻操作者的优游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传统媒体的新闻从业者很多时候象是草原的猎豹,迷着眼,懒懒地趴在热带的草被上,但是一旦猎物在视野中出现,猎豹将展现出令所有的动物都胆寒的爆发力和速度。和传统媒体相比,门户新闻的操作者还想做猎豹,是远远远远不够的。

 

举个例子,作为地方媒体,我们对外埠新闻的不太敏感,允许我们的操作时间也更长一些,一天,是完全可以容忍的限度。但是对门户新闻来说,这是绝不可能的。传统媒体都有一些地域性的限制,而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媒体——中央电视台,也有新闻刊播时间的限制。门户新闻则完全突破了这些限制,这要求门户新闻的工作强度上更大,他们如果想猎豹就远远不够了,他们更应该像雄鹰,监测和掌控的范围更广,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天上盘旋飞翔,抗拒地心引力,抗拒可能出现的惰性和迟钝。

 

2)并建立起更为科学、范围更广的新闻监控制度和新闻合作制度

 

传统媒体的新闻监控无外乎是通过新闻热线、其它报纸、政府网站、门户网站几种形式。再加上记者所采集的新闻,构成了传统媒体的新闻源。门户网站应该在传统媒体新闻源的基础上,加上各大通讯社网站和各类政府网站、国外各大媒体网站、门户网站和BBSBLOG等。换句话说,互联网上的所有内容,都应该成为门户新闻的遴选对象。随着而来的问题是,庞大的信息,如何进行高效的分拣,如何确保所分拣出来的信息为公众喜闻乐见。

 

新闻合作也非常重要,有时候,10个编辑还比不过一个独家合作。

 

3   新闻抓取和新闻编辑技术的更新

 

关于技术,我是白痴。但是我知道新闻抓取技术,门户新闻和baidugoogle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编辑技术,DONEWS现在使用的CMS技术简单到像做一次网摘,这远不仅仅是技术门槛的降低,编辑的工作强度降低这样简单,我觉得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新闻的社会化编辑成为可能,门户的wiki式编辑成为可能。门户新闻的编辑作为职业化的正规军,大量的工作将不再是ctrlVctrlC。而是对新闻价值进行判断(baidugoogle甚至将新闻价值判断也交给了机器,根据点击量和转载量来进行排序),对新闻进行排序。

 

完成这个过程,需要一个用户抓取→机器判断文字重复度,决定是否为最新消息→机器判断新闻来源,验证新闻信度→编辑遴选→编辑制作的过程。这样做的好处是门户新闻庞大的信息消费者也成为了信息生产者。

 

     微观层面的改进:

 

一.重新分类

 

分类和排序是我最近非常关注的两个词汇。

 

门户应该对所有的信息源进行分类,分类的方法至关重要。按照目前的要闻、国内、国际、社会、体育、娱乐、互联网的方式进行分类是传统媒体新闻分类方式的偷懒照搬,传统媒体照此分类,很大意义上是基于传播者的方便的需要,是便于编辑部的分工协作,而不是基于用户需求。陈彤标准延用此种分类,5年前,很好,5年后,很烂。

 

好的分类是什么?分类和最近很火的字眼tag,异曲同工。好的分类是便于我们找到“我所需要的”,好的分类是便于找到“和我同好的”,好的分类是便于让我们有“种族(此种族非人类学意义上的种族,而是具有相似信息消费习惯和相似价值观念的陌生人的聚合)共识的”,好的分类是便于形成“品牌口碑的”。

 

举个例子,sina新闻中,国内、国际的分类,我即便看到,也难以知道是不是有“我所需要的”,很难找到“和我同好的”,更不可能产生“种族共识”,哪里会有什么“品牌口碑”?因此,这是不好的分类。但是“新浪读书”却是一个很好的分类,首先我知道我一定能在里面找到“我所需要的”,读书频道里的“留言板”能够让我找到“我的同好”(其实这个留言板很重要,sina还没有做好),至于“种族共识”和“品牌口碑”也有了雏型。

 

我所说的“我所需要”、“和我同好”、“种族共识”和“品牌口碑”,是一个渐进的、逐渐加深的需求程度。

 

门户新闻的分类,应该有两种页面表现形式。一种是通用模板的,网站自己的分类;一种是用户自己的分类,个人模板。不同的用户会有不同的模板需求。通用模板的分类不宜太多,我认为在10个左右比较合适。我花了一天的时间,仔细选择了13个分类,我个人以为完全能够涵盖现在的新闻领域,并且能够做到我所说的好的分类的四个要求。等适当的时机,我会拿出来和大家讨论。

 

个人模板的建设就千姿百态了。关键在于能不能对每条新闻进行不同的分类设置。这样才有可能满足个人模板建设的需要。例如《商人住旅社有艳遇 发生性关系后被告强奸》这条新闻,在新闻录入的时候,就应该有“性”、“社会新闻”、“重庆新闻”等标签设置。如果有读者在个人模板的设置中定制了“重庆新闻”这样的标签,这条新闻就会出现在他所需要的页面上。

 

突破“陈彤标准”,建立更好、更科学的分类成为当务之急。

 

 二.重新排序

 

“陈彤标准”中“首屏”概念至关重要。最重要的、最夺人眼球的新闻被放在打开页面之后的第一个屏幕上,首屏中最重要的是头条和主图。可以这么说,首屏的好坏、质量高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门户新闻质量的高下。

 

但是首屏新闻的选择权是在门户新闻的编辑手中。如果我是一个体育迷,每次打开页面之后,那些好大喜功的新闻我根本就不感兴趣,我不得不摁着鼠标左键拉着滚动条找到我需要的东西——这就是成本,这就是不方便,这就是不人性化。

 

应该把对新闻的排序权力交给用户自己。这一点,Google新闻做了初步的尝试,虽然仅仅是模块的重置,已经取得了很大的突破。

 

 三.从线上到线下的新闻辐射

 

目前门户新闻能做到的线上到线下的新闻辐射,只是手机短信定制新闻这一条路。手机定制新闻短信的缺点多多,价格过高、表现形式单一成为线下新闻辐射的重要瓶颈,其实解决的方案还是有的,在此不述。

 

四.从“拉”到“推”

 

Rss是从拉到推的一种形式,但决不是唯一的形式。互联网是迄今为止,人类传播形式的集大成者。互联网传播中集合了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和大众传播的所有形式,同样也集中了流媒体和纸介媒体的特性。纸介媒体的阅读方式是选择性的阅读,流媒体则是强制性的阅读。我可以选择不看报纸的某个广告的成本很小,但是我回避电视广告的成本就要大很多。这就是流媒体的威力。互联网新闻同样可以集成流媒体的特性。

 

但是如果要稳定受众,不引起反感,关键在于把一部分的新闻排序权、新闻选择权交给受众,让他们自己去定制他们所需要的新闻。

 

五.从大众到分众

 

偶然间我看到一个新闻网站亿千城市新闻,完全是根据城市来进行新闻分类。网易新闻中也有相关的地方新闻定制的服务。这其实是一种从大众道分众的操作思路。

 

分众化的好处是容易培育受众的消费依赖和品牌亲和力。思路很简单,但是操作起来不容易。这好比是杂志的操作思路很简单,做起来很难一样。

 

除了地域化的一种分众思路之外,还有行业化、服务化的多种分众思路。关键还是在于把一部分选择权交给读者,让他们定制,安排到他们认为合适的页面、位置,而不是淹没在门户新闻的汪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