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和老牛、老六、扬子等人吃饭,说起记者的职业病。
有二。
一,曰麻木不仁。干记者,尤其是干社会新闻记者干时间长了,对天灾人祸、烧杀奸淫根本无所谓。线人打电话来,说,哪哪哪,又出车祸了,赶紧来,记者会问,死人没?对方答,没死。记者二话不说,立马扣了电话。这事好理解,只有极端和冲突,才构成新闻价值,记者不去,情理之中。但是养成这样的职业惯性,不好。有一天,岳父说,东村大姨子过世了,您紧接着来一句,“死人没?”不好,是要断了姻缘的。

职业病之二,是疑心太重。干记者时间长了,龌龊事情也见得多了,凡事都小心翼翼,凡事都不敢不信,但不能全信。怎样?求证。这对新闻来说,是好事。但是放在日常生活,不好。我们做新闻的有一句名言,说道:当你妈妈说她爱你的时候,对不起,请求证一下。这句话对做新闻来说,是好事,但是真的要放在日常生活之中,非媳妇泡汤不可。此为二。

所以,我劝普天下做新闻者,做新闻要有点人性,少点兽性,对别人好,也对自己好。

是为记。


12条评论

  1. 利益与人情是会有点对立的,做为网络用户就想享受免费的,但做为运营,巴不得这个也能收费那个也能收费,还说这个收得太少啊。

  2. 我和他约好了,请他来5G看看,见见老白、洪波、刘韧。等刘韧忙回来的某个周末。

  3. 经典啊

    在自己的生活中犯了职业就出效果了

  4. 3月22日下午,发现手机上有数个来自老徐的未接电话,拨过去,传来老徐近乎谩骂的声音:“你丫怎么不接电话呀?荣升肝癌晚期,上周四已经住院了,医生说已经没有手术的机会,最多也就3个月的阳寿了。”

    我大声骂道:“你他妈别开玩笑了,上周我们俩刚通完电话”

    “有他妈拿这事开玩笑的吗?真的,去看看吧……”

    荣升,酒仙桥医院的医生,我的初中同学,我最好的朋友之一,34岁,一个大帅哥,和人面对的时候,他总是有些腼腆的笑。

    他是一个好兄弟,对朋友总是最热情的帮助,

    他是一个尽职的好大夫,

    他是一个乐于助人,极好相处的好同事,

    他是一个好父亲,他有一个可爱的儿子,

    他是一个好丈夫,漂亮的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

    他是一个孝顺父母的儿子。

    他是一个极有责任感的真男人

    非典的时候,他是第一批剃了光头在最前线冒着生命危险与非典斗争的英雄,救助了一个又一个患者,即便那时候,他还给每一个在外面的朋友发来短信,保重。

    可是,这样一个好人也……世事真是无常

    荣升自2004年发现肝部不适,此后每三个月检查一次,一直无事,今年春节前指标有些异常,也没太在意,上周四检查——肝癌晚期,已无手术的机会。

    真的有奇迹吗?

    我明天去看他,我想如果可能,每天都要去看他,我希望我的祈祷可以带来奇迹。

    我也想多去陪陪我的亲人,我几年没见的老爷,去看看我的老师,我还想多和我的同学朋友见见面,吃个饭。

    我想多去锻炼一下身体,跑跑步,爬爬山,打打球,坚持下来。

    我想善待我周围的人,我不会再和同事发火了,我要多做些善事,做些公益。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事,不能再拖了,世事无常。

    珍爱健康吧,为我爱的人,也为爱我的人。

    我要把我的msn名字后加上:“我为荣生祈祷,期待奇迹降临”一直到奇迹真的出现。

    我要把这封信发给每一个人,希望他们能珍爱自己。

    如果可能,我希望他们可以把MSN,QQ名字后加上“我为荣生祈祷,期待奇迹降临”

    如果可能,我更希望他们可以把这封信转给他们的朋友,让善良的人一起“为荣生祈祷,期待奇迹降临”

    许怀哲

    http://www.00544.com解决网

    电话:010-65865887

    传真:010-65868231

    E-mail: basiteng@hotmail.com

  5. 不是职业病,是什么大家都明白。有朋友在一家做消防安全疏散通道治理的一家公司上班,每天上班后全公司人在老板娘的带领下,上消防网查看那那烧了,死了几个,老板娘往往咬牙切齿,嫌没死人或者死的太少;事情大了,要治理了,咱业务才能上去。

    想起以前初中课本里讲到资本主义的罪恶时,说玻璃商希望天天下冰雹,建材商希望经常地震……

  6. 张锐前两天写了《记者的职业病》(http://blog.donews.com/zrde/archive/2006/03/23/783436.aspx)。

    对照张老师说的两点——麻木不仁、疑心太重,我自认这些毛病全没有出现在我身上,我做记者落下的毛病是“极端厌世”。

  7. 那么,比起你说的记者的“职业病”来,医生的“职业病”是不是更糟糕啊?!能和病患家属一般心急心痛或者起码理解他们心情的医生又有几人?

  8. 现在的张锐是入世了的张锐,现在的张锐不是在激扬文字了。

    最可悲的是,现在的张锐同样沾染了记者的某些职业病疑心太重,耳朵跟软。以至于失去了自己的判断。:(

  9. to你记不得我了!

    你说的或许对。但是我已经不喜欢那个粪土万户侯的我了。我希望能变得从容、通透、豁达、自在。骨子里的坚持,我守着。但是行为上怎样才可以做到这样呢?

  10. 真这样吗?

    注定是这样的话 那我还是多修行几年再去接近这一行

  11. 张锐说得很对。所以可能的话还是做体育吧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