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7日

这是丑陋的比赛,丑陋的意大利队,丑陋的胜利。

黄健翔在最后时刻的歇斯底里,证明了他虽然是央视在本届世界杯中最好的解说员,但他还不是一个合格的解说员。

你可以在自己家里歇斯底里,摔碟子砸板凳,不错,是个球迷,是个爷们。但是你对的是麦克风,代表的不仅仅是黄健翔,而且是中央电视台的黄健翔。

既然是一个媒体的代表,你需要站在媒体的角度,最大程度地规避风险,这才是职业的媒体工作者,是合格的解说员。就这场比赛而言,既有意迷,肯定也有澳迷,你如此倾向性的表达,肯定会伤害澳迷,甚至是一些中立的球迷。

从黄健翔出道开始,我就很喜欢他,就像欣赏一个性情的朋友,但是我从来没有把黄建相当成一个合格的媒体从业者,这是两码事。他也很不职业。因为所谓职业,“不管喜欢不喜欢,只要是自己的工作就一定做好他”是职业二字的题中应有之义。

1、黄健翔是个好球迷,但是今天的表现,从解说员的角度看,实在很业余;

2、黄健翔大可以赞美意大利队,但是不能伤害澳大利亚人;

3、一个中国人,对这上亿的中国观众,高呼“意大利万岁!”。从情感上,矫情;从效果上看,过分;从黄本人未来的生存境遇上看,弱智!

4、黄可能会因为此事受到批评,甚至是告别世界杯,甚至是告别体育解说员这个行当。如果这样,我将坚决站在站在黄健翔的一边。绝不是廉价和无效的同情。而是因为:我宁可忍受黄健翔的訾越狂妄,也不愿忍受其他人的低能,更不能忍受以低能的名义杀害激情。

 


黄解说的音频

黄临终解说实录:

   ——托蒂,布冯,过他,进入了,亚坤塔,点球!点球!点球!格罗索立功了,格罗索立功了!不给澳大利亚队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他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的传统。法切蒂、卡布里尼、马尔蒂尼在这一刻灵魂附体,格罗索一个人他代表了意大利足球悠久的历史和传统,作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托蒂,面对这个点球。他面对的全世界意大利球迷的目光和期待。

  ——施瓦泽曾经在世界杯预选赛的附加赛中扑出过两个点球,托蒂应该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这个人吗?10秒钟以后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球进了!比赛结束了!意大利队获得了胜利,淘汰了澳大利亚队。他们没有再一次倒在希丁克的球队面前,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马尔蒂尼今天生日快乐!意大利万岁!

  ——伟大的意大利,意大利人的期望,这个点球是一个绝对理论上的决杀。绝对的死角,意大利队进入了八强!

  ——这个胜利属于意大利,属于卡纳瓦罗,属于布冯,属于马尔蒂尼,属于所有热爱意大利足球的人!

  ——澳大利亚队也许会后悔的,希丁克在下半时他们多一人的情况下打得太保守、太沉稳了,他失去了自己在小组赛的那种勇气,面对意大利悠久的历史,他失去了他在小组赛中那种猛扑猛打的作风,他终于自食其果。澳大利亚队该回家了,也许他们不用回遥远的澳大利亚,他们不用回家,因为他们大多数人都在欧洲生活,再见!


2006年06月24日

这里是久无农讯的一畦菜园,我一周没来,杂草长得老高,淘气的虫子乱舞。因为我病了。周一的早上,突然感到头晕目眩。我不是巨人阿,但也体会到了轰然倒地的感觉。晚上,发烧到40度,依然浑身发冷,裹着厚被子,像冬天里的虫子,明明是脆弱的身体,偏偏裹着厚厚的壳 。

打针、吃药、大杯大杯的喝水,可是连喝水嗓子都像烙铁烫伤一样的疼。抱着胳膊傻傻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世界杯,目送克洛迪亚回家,事不关己,无能为力。

关掉电话,是害怕同事朋友的慰问。不是我拒绝友谊,而是我嗓子实在无法说话。隔几个小时,又忍不住偷偷打开电话,看看有没有问候的短信。心里头还惦记着我们的报道和联赛。想打电话叮嘱,又觉得自己的不放心实在是可笑得很。

站在体重秤上一秤,霍!瘦了10斤。看来生病发烧的确是减肥的好办法。要把这个讯息告诉臃肿的罗纳尔多。

今天好很多。打开电脑收邮件、看新闻、写blog。回到人间。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没错!

2006年06月18日

买了音频卡、midi键盘、调音台、麦克风、耳放、监听耳机一大堆东西,这两天正在紧张组装和调试过程中,充满乐趣,也头疼不已。
有没有高手能指点我一下啊!

2006年06月15日

这是我的第200篇blog。
我在donews上的访问量这两天就要达到50万了,sohu的访问量实际已超过100万。也就是说,我的blog总共有约150万的访问量。折算起来,我每篇文章平均有7500个访问量。

这些,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小时候,老师经常读我的作文,现在想起来,得益于我喜欢在文章里堆砌词汇。有一次,我用了一个词“如丧考纰”。老师大加赞扬,大意是,张锐同学这个词都晓得,可见他看了很多古书。其实不是。偶然中我翻到了一个批判四人帮的旧材料,看见了这个词,于是我生在作文中造了一个句,嵌进去这个词。

经常被老师读作文,现在想起来,这个事实养成了我喜欢表达的爱好。我总在不停地寻找表达的方式,例如文字、音乐。在漫长的少年梦中,我一直是在进行着一个作家或者是音乐家的角色扮演。长大,我不得不无奈地承认自己的天资有限,我成不了一个好的作家,好的音乐家。这个事实令我沮丧。

人生于我,是一个剧场,巨大的、华丽的那种,像维也纳金色大厅。在这个剧场里,只有一个麦克风。或许,我的全部人生价值和事业选择,就在寻找麦克风。我要表达。

所以我选择了从事新闻。新闻这个行业,是离麦克风最近的一个行业。个人的声音,可能被放大成公众的声音或者是舆论的声音。换个角度看,公众的声音、舆论的声音在新闻这个行业里,需要个人的声音来传达。这是这个行业的骄傲、使命和责任。

但从业若干年之后。我却有了另外的感触。在中国,新闻这个麦克风并不能随心所欲的表达个人的声音,也无法表达公众的声音,更不能传递真相、真知、真理。

我认识到这个事实。这意味着,我这么多年来的职业积累和事业方向可能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新闻,准确来说,中国的新闻,中国的新闻媒体,不过是一个长得像麦克风的传声筒。那是喉舌,喉舌而已,没有脑子,没有主张。

我对这个麦克风失去了兴趣。

一个“只缘身在此山中”的人,很难感受到他所处的时代的伟大。所以我们需要用历史的眼光透视当下。用鸟瞰的视角、飞翔的姿态,或许才能让我找到属于我的麦克风。

钱海燕说的一句话,深得我意。她说,你写下的文字,比你活得久。如果说在纸介媒体时代,这句话是一个文字工作者的自律规则的话,在互联网时代,这句话有了崭新的诠释。我的硬盘崩过好几次,电脑换了好几代。但是我在互联网上写的东西,即便已经消失在我的电脑硬盘上,也在互联网上留下了痕迹。它们此时,正躲在我无法触摸的一个空间里,在一个遥远的服务器的硬盘里。它们绝不是能够流芳千古的文字,但是它们是我的孩子,在遥远的黑暗中,向我频频点头,招手微笑。我触摸不到,但是我可以感觉到。这些离开了我的文字,已经不属于我,我没有著作权,没有监护权。我只有思念权。有一天我死了,你们还存在。标志着一个生命曾有过的喜悦忧伤、欢笑叹息、离乡回家。

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因为我写的东西如何如何。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互联网。

啊哈!互联网。这不是我正在寻找的麦克风么?

2006年06月14日

第一次剃光头,是在高一的时候。那次,踢球折了脚踝,打着厚厚的石膏,拄着拐杖,顺手也把头也给剐了,看上去像极了国民党伤兵。后来陆陆续续剃过好5、6回,都是心血来潮,一冲动就干了。

读研究生时,也剃过一次。为的是发愤考英语。兄弟我的英语成绩不好,人大的研究生英语又要求极严格,必须考到70分以上才发学位证书。这对我来说,是个大难题。为了背水一战,削发苦读。还好,如愿以偿地考过了,而且成绩比我预料的要好得多。

这次剃光头,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但是大家都以为我为了什么。老朱第一眼见我,问:收了什么刺激了?我答,没有啊。老朱反应迅速地说,那你剃的就是个无厘头了。同事们见了,大多惊讶问我,怎么了?为什么?

呵呵,看来,剃光头,对大家来说,是一定要有说法的,要有意义的。那么,这光头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听说在韩国,剃光头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仅次于自杀。主要是用来表达愤怒或者谢罪。这对我来说都不是,第一我最近不太愤怒,第二我这些日子也没亏欠谁,不需要谢罪。

德国有个光头党,专打外国人,他们崇尚暴力,搞种族歧视,与我无关。

光头还是个音乐流派,英文似乎是skinheads(有没有s记不清了)。skinhead最早出现在英国,后来成为punk音乐和punk文化的源头之一。skinhead在音乐上偏好工厂噪音,文化上主张种族优先论,政治上彻底反政府。

skinheads音乐后来逐渐演化为一种文化流派和政治群体。上世纪80年代后期,skinhead出现两个重要分支,一支是反种族歧视的skinhead,自称为sharp(skinhead against racial prejudice),另一支被称为red skinhead,他们的政治主张是彻底的反政府和复辟社会主义,主要集中在前苏联的加盟国和东欧诸国。人称rash。他们的行动纲领和文化政治主张可以在这个网站寻找。光头文化的相关信息可以在这个网站找到一些。

然而这些都与兄弟我无关。光头歌手之中,我除了有点小喜欢爱尔兰的Sinead O’Connor 之外,其他都不感冒(不要和我说那个光头李进和在星光卫视主持女人节目的光头,俺不认识)。最近是在听hip-pop,但是hip-pop和punk撑死了也就是远房亲戚,和skinhead就更没关系了。

所以我剃光头,没什么缘由,也没什么理由。别人在问我“为什么”的时候,我总回答“不为什么”,于是他们更吃惊的看着我,仿佛俺在隐瞒一个惊世骇俗的大秘密,一个可以陷兄弟我与万劫不复之境地的大丑闻——唉,我剃光头真的不为什么。

但是为了满足别人的好奇心,我只好说,为了凉快。开中心例会的时候,我还特地强调,兄弟我剃光头啥意思都没有。

在忍受了法国队90分钟的老迈昏庸之后,凌晨2点,我翻出来许久不看的符号学的书,我指望索绪尔、罗兰巴特、艾柯这些大师们能指点出我光头的意义,说出这光头的“能指”和“所指”。昏昏然弄了半天,也找不到答案。“能指”和“所指”是找不到了,书读得我“发指”倒是真的。摸摸头,我靠,长得还真快,一些幼齿的头发茬已经在我头皮上茁壮成长了。看来读符号学还有增发的功效。

ps:补充一些今年世界杯光头牛人

万乔普-万光头


厄瓜多尔光头勇胜波兰长毛



永贝里、拉尔森——两个老光头撑起瑞典

卡纳瓦罗,意大利

疲惫忧伤的齐祖



最后让你们看看美艳的奥康纳:)

坚持骑车,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了。甚好!

骑车对我来说,最大的好处是锻炼身体。以前,我一上班就上楼,一直要呆十来个小时,没有运动。骑车给我每天1个小时的时间来进行运动,我的结肠炎也好了。

骑车也是一种冒险。以前坐出租车上班的时候,我养成了一种好习惯,上车就睡觉。随着车摇摇晃晃,迷迷登登的,一会也就到了。这好,能补充我的睡眠,但是我从来不知道路上的风景,路上的人。骑车就不一样了,一路上,总有形形色色的景致给我看。

骑着车,光着头,耳朵里塞着ipod,我是自由的热带鱼,在热带浅海的温度里愉快的游泳。身边骑车的人是我的同类,路上飞过的轿车是凶猛的食肉鱼,头上的柳枝是水草,路边的爬曼蔷薇是五彩的海葵。

这两天都有雨。昨晚回来的时候,骑到西坝河,雨叮叮咣咣地砸了下来,敲在我的光头上,像神秀法师敲打一休小和尚,可惜我想不出来聪明的主意,只是看着雨越来越大,我越来越开心。在北京,能淋一场酣畅淋漓的雨,不是遭罪,而是福气。所以我不管路边上人抱头鼠窜,我只是不紧不慢地蹬着我的捷安特。回家。

雨越来越大,很重很重地坠了下来,路面很快就从灰白到黝黑。雨势彪悍,砸在路面,远远望去,地面上腾起一尺左右高的水雾,我在这水雾中骑车,像是在云端行走,光着头,咧着嘴,满心愉快。

拐弯,直行,沿着惠新东街。雨势渐缓,到元大都酒吧附近的时候,雨停了,夕阳从楼宇间,从云缝里,羞涩地漏了脸,呵呵,这个顽皮的孩子。把玫瑰红的夕色镀在城市上空,镀在相拥的那对穿着校服的小情人身上,镀在小贩装满鲜桃的马车上,镀在酒吧街五颜六色的世界杯招贴上,镀在我身上。渐渐的,我有不真实的幻觉,我离开了我自己,我悬浮在半空,看着这玫瑰红的世界,干净、悠闲、绚丽、充满歌唱。


2006年06月12日

高官落马!

北京市负责奥运工程建设的副市长刘志华昨日(11日)被闪电查办。新华社发布一条150字左右的电稿: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决定免去刘志华北京市副市长职务

  新华社北京6月11日电 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因生
活腐化堕落被免去职务。北京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
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今天审议认为,刘志华的错误事
实清楚,证据确凿,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决定免去其副
市长职务。
  鉴于刘志华的行为已违反党纪、政纪,中央纪委、监
察部决定对其立案审查。


这次有两点异乎寻常:
1、刘志华因为“生活腐化”之名义落马,以往,生活腐化问题常被作为其他问题之后的次要问题。
2、此次动作迅速,之前没有任何痕迹,
10日,刘志华尚陪同刘淇视察。更未经历惯常的“双规”程序,而是直接拿下。

外电分析:刘志华分管奥运工程建设,正值奥运建设的关键时期,在此时机将其拿下,可见有关部门的决心之大。在17大召开之前做出如此关键的调整,更耐人寻味。

刘志华简介:
    刘志华,汉族,1949年4月生,辽宁盘锦人,1968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学历,高级经济师。

   曾任北京市劳动局工资处副处长、处长、局长助理兼工资一处处长,市劳动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劳动部工资所副所长、综合计划司副司长、计划与工资司
司长,市劳动局党组书记、局长,西城区委书记,北京市人民政府秘书长,市国家机关工委书记。北京市副市长,兼市政府秘书长、市国家机关工委书记。

    刘志华是中共北京市第八届委员会委员。


2006年06月11日

刚见到金曲奖的结果,最佳男歌手是王力宏,最佳女歌手是蔡健雅。我预测的胡德夫和陈绮贞纷纷落马,令兄弟我捶胸顿足,遗憾不止。

好在得奖的两人是我预测中的二号人选,天道还算公道,没让什么梁静茹、张学友什么的得奖。

这些日子预测问题,其准无比,这两天世界杯报社压球,兄弟我已经盈利高达58元。可恨的是金曲奖错了。

削发明志!

2006年06月07日

第17届台湾金曲奖将于10日颁奖,最佳女歌手我已经预测了,非陈绮贞莫属。迟迟不写最佳男歌手,是因为最佳女歌手的竞争强弱分明,另外,还有一些非音乐因素搅在其中,乱得很。

先看入围名单:
■ 吴克群/大顽家/种子音乐股份有限公司
■ 张学友/雪狼湖创意音乐剧/上华国际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 林志炫/熟情歌/炫音音乐有限公司
■ 胡德夫/匆匆/参拾柒度制作有限公司
■ 陶喆/太平盛世/伊世代娱乐股份有限公司
■ 王力宏/盖世英雄/新力博德曼音乐娱乐股份有限公司

先说最不可能的,首当其冲,张学友!我真是不理解,为什么张学友能被称为“歌神”?这《雪狼湖》,我是去现场看的,半截就夺路而逃,“歌神”那拿腔作调的劲,实在让我绷不住想哭。兄弟我不去K歌许多年,因为每次去唱歌,都有人要唱歌神的代表作,兄弟我一听到那似人非人的颤音,看到MV里歌神那惨绝人寰的表情,总会先是尿急,后是便秘,尿急是想逃,便秘是想逃没处逃——据说全华人世界都是歌神的粉丝。不过,去年看《如果爱》,虽然是最佳滥片,但是张学友的表现尚可。看那一皱眉、一拧脖子的范儿,像极了狗不理的怨夫。

最不可能当选最佳男歌手第二名,荣归林志炫。一向以为,目前的华人男歌手中,旋律感最好,声音最为温润、优雅,当属林志炫。从优客李林时代开始,林志炫就一直保持着抒情本色。05年的《熟情歌》依旧走着唯美路线,林志炫在跨度极大的大音阶里滑翔,优雅文艺。不幸的是,他仿佛准备诉说的是曾经沧海的真理,用得却是孩子手头的蜡笔,绚丽是有了,却少了一些成熟。
林志炫是金曲奖的常客。优客时代两次入围,单飞之后四次入围,但每次都是空手而归。好在林志炫心态不错,笑言“伍思凯也是入围7次之后拿的最佳”。人心都是肉长的,金曲奖众评委或许也难不在这点给点同情分。但是就是给同情分,林志炫中奖的可能性也极其渺茫。因为这张《熟情歌》,既没有突破林志炫自己,更没有突破我们被无穷滥歌折磨的耳腔溃疡的期待,更惶论创新、突破了。

陶喆,有才华。在台湾音乐快走到完全商业化的歧路的时候,在最尴尬和青黄不接的98、99年,是陶喆一夫当关,守住了原创音乐最后的体面。他的想象力和批判意识,启蒙和引导了一批目前如日中天的歌手——例如周杰伦。出道以来,他质素最高的专辑当属《黑色柳丁》,05年的《太平盛世》在作曲和配器的表现,虽不及《黑色柳丁》,但算得上去年综合评分最高的一张国语专辑。金曲奖的评委同学们也倒是不计前嫌,没计较陶喆炮轰金曲奖是大锅饭的往事,一古脑给了他6项提名。
《太平盛世》中,最为人称道的是《鬼》和《孙子兵法》两首歌。陶喆说,所谓《鬼》,不过是我们身边那些被称为“见鬼了”的那些人、那些事,《孙子兵法》邀“金牌词人”李焯雄做词,请看:
我说我说坦克剩很多花朵没见过
传说传说季节有四个陆地没淹没
听说蘑菇云朵混合海啸挽歌
在你的找快乐的周末地球毁灭性收缩
谁说过沉默等同许可有许多还想要更多
以爱之名勒索什么都想囊括
爸爸的爸爸请问为何这种世界留给我

这两年,这一类看之有趣,实则无味,华而不实,装腔作势的歌词出了不少,李焯雄同学还不是典型的,方文山同学才是个中翘楚。但即便是怎样装腔作势,还是唬住了不少记者、乐评人。《太平盛世》出来之后,不少吹鼓手跟着唱片公司的企划高呼这张专辑是陶喆“批判现实的力作”。俗话说,“缺什么,补什么”,音乐才子陶喆缺什么?不缺什么,唯独缺文化,这和当下大陆的那些愤怒歌手们有一拼。他们的批判,大多是泛泛而谈的,是姿态胜于内容的,要愤怒,请看“大门乐队”,华语的,可以看看早年的崔健、罗大佑和这两年的麻吉。真的愤怒,是先烧了自己,再砸碎整个世界,陶喆不是,即便是黑色柳丁的前三首歌也不是。这是一种文化贫血,作为一个创作性的歌手,陶喆自有他无法言说的份额悲哀。可惜,可惜!此届金曲奖,陶喆获奖是一定的,但是获最佳男歌手几率不大。从心底里说,我喜欢陶喆,但是不希望他得到金曲奖。因为陶喆在音乐上的花样年华,必在经历人生的大悲痛和大救赎之后才有,像丧子之后的eric clapton,现在还早,陶喆还年轻——在音乐的年轮里,他比周董年轻,比林俊杰还年轻。

此届金曲奖最佳男歌手,必在胡德夫、王力宏和吴克群三人间诞生。吴克群很多人不熟,这厮迄今为止,只出了三张专辑,除了维京给他出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一个人的tomorrow》平淡无奇之外,另外两张专辑都可圈可点。他的首张个人专辑中的《吴克群》中表达了一个音乐小人物渴望唱出自己声音的自卑与不甘,这种不甘如此强烈,呼应着当年杨弦等人“唱自己的歌”的呐喊。他在自己的网络日志里说:
 “‘等到有一天你是周杰伦,你就可以。。。。。。’这是我开始写歌以来,最常听到的一句话。X!仿佛别人做的什么事都是对的,
因为你不是周杰伦,你不可以写搞怪的东西;
因为你不是陶喆,别想飙“小镇姑娘”里面的假音;
因为你不是王力宏,钢琴?跟你没关系!
因为你不是陈奕迅,所以K歌之王不是你,
因为你不是信乐团,所以One Night不该在北京…
对,我谁都不是,我叫吴克群。
我吉他弹得烂、钢琴还没学、乐理烂到爆,
但那又怎样?

我有一堆点子在脑子里,不唱出来,我真的受不了!”
呵呵,这就是吴克群的可爱之处,他似是一个初入殿堂的孩子,光着脚,不懂规矩,眼睛滴溜溜乱看,他的嗓子并没有特色,他的旋律有些单调,但你可以在他的歌里听到一种极其罕见的气质——放松。放松使他真实,使他走出自卑,有点自恋,使他的叛逆可爱极了,像个不听话的小弟。在《蛤》里,吴克群说:
蛤你讲啥伙我那ㄟ都不知
蛤你好像从别的星球过来
请你再讲看麦
忠孝、仁爱、信义、和平
一天到晚挂嘴边
却从未见你做过好事一件
迟到、早退
只要我做的事情都不对

您说的对!您说的对!
篮球我打手犯规
踢球我过人越位
网球我击球出界
您是裁判!您说的对!
考试我偷瞄左边
下课我留连夜店
好像还混黑社会
你看八字!你说的对!
你说的对!你说的对!
和陶喆的宏大叙事相比,我反倒更觉得吴克群的牢骚怪话更入耳,因为真实。吴克群就是在对秩序和规则的抵抗之中,慢慢梳理出来自己的秩序和规则。还差一步!还差一点火候,差一点积淀和才华,吴克群就可以成就自己的世界了。他的尖刻有些黄舒骏的味道,但少了一些深刻,他的顽皮有些阿牛的味道,但少了一点纯真。他能到吗?




若论对华语音乐的创意,去年所有专辑中,最新锐当数王力宏的《盖世英雄》,整张专辑,确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王力宏在这张专辑中的灌注的心血也是令人尊敬,韩国巨星rain、华人嘻哈音乐新秀欧阳靖、五月天的阿信、装B词人李焯雄纷纷挎刀上阵,为了录《盖世英雄》和《在梅边》,王力宏甚至拉来了京剧《霸王别姬》霸王原唱李岩和台湾昆曲名角赵阳强,其用心程度可见一斑。
在王力宏提出chinked-out概念之后,从《心中的日月》开始,一直在锐意创新,到《盖世英雄》,很有些终成正果的味道。王力宏对音乐似乎有永不疲倦的探险欲望,不听的把新的元素填充在流行乐的外壳中。对一个一线歌手来说,这太难得了。我们见过了太多见好就收,小富即安的歌手,因为没有进取心,终在自己的藩笼中窒息而亡。当年的王杰、童安格,稍近一些的张惠妹、许茹芸,乃至今日如日中天的周董杰伦,都有自费武功的可能。不停地寻找音乐的故里,是一个可能成为大师的音乐家的终生旅途,这一点,看看国外的滚石,中国的罗大佑就知道了。
王力宏在不停地反省、否定、漂白自己这一点上,他有成为大师的可能。但叫人担忧的是,王力宏在不停的跋涉中,没有对音乐家园的方向感,没有对世态炎凉的穿透力,没有魂——一个真正的音乐主张,这个主张,是文化的,而非音符的;是气质,而非面容;是故土,而非客栈。耐人寻味的是,这个致命的弱点,在他提出chinked-out概念之后,暴露得更为明显。chinked-out,按照王力宏自己的解释,是“华人的嘻哈”,是”没有边界的音乐“,这不是主张,而是一种意愿。这种急于融合、创新的欲求,使王力宏既努力,也浮躁,既骄傲,也空虚。《盖世英雄》中交叉着对立的声响,不能水乳交融,听来多少有些怪诞。听者可能会因为对王力宏革新的意识赞不绝口,啧啧叫好,反倒忽略了对他音乐的审美。这不是听者的错,错在王力宏太使劲了,太用力,太为创新而创新了。
我在做这篇文章的功课时,看到一个报道,说王力宏偶然间和他的父亲聊到想把京剧的元素加到音乐中,王父大喜过望,立刻拿出珍藏多年的京剧video,然后让王力宏了解京剧的基本概念,
生、旦、净、末、丑,听得王力宏如醉如痴。之后,王父还煞费苦心帮王力宏找到了在《盖世英雄》中念白的李岩。
很多时候,这样的段子是唱片公司的企划人员为推广新专辑编出的一个美丽的传说,但倘若是真的,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结论:王力宏在做《盖世英雄》之前,对京剧根本没有了解,连”
生、旦、净、末、丑“都不晓得。可见王力宏在《盖世英雄》中的这种创新,是先有了创新的要求,再有了创新的对象。这多少有些违背艺术创作的规律。
不过好在王力宏的聪明和对音乐的广谱趣味,掩饰了这些。使得《盖世英雄》成为去年非常有价值的一张专辑。金曲奖最佳男歌手倘若花落王力宏,不意外,不奇怪。


如果我是评委,今年,虽然最佳男歌手的竞争空前激烈,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胡德夫。为了——尊敬。一个语言的歌唱中,理所当然应该有厚重的音响,有虔诚的仰望。胡德夫和《匆匆》,就是这样。

胡德夫,被称为台湾最重要的民谣歌手。他的音乐履历,可以上溯到30年前的台湾民歌运动。在红男绿女群魔乱舞的21世纪流行乐坛,胡德夫的出现有些不合时宜,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当你听到《匆匆》里的第一声钢琴的时候,你会真正知道感动的含义。那么简单阿,那么简单的旋律,那么简单的歌词,那么简单的配器,但那是抚摸灵魂的音乐,唯美、忧伤、虔诚、浑厚。

我一直以为,那些能够影响我生命的歌手和音乐,是难以文字描述的,因为他们的音乐已经完全笼罩了我,语言太多余,太不贴切。在心里,我对写这样的歌者,有种深切的恐惧,我怕,怕拙劣的文字道不出他们的音乐灵魂。他们是罗大佑、黄舒骏、陈升、崔健
……还有胡德夫。去听胡德夫吧,听老人的叹息和咏唱,怀抱和感恩。

不要相信那些乐评人的,他们只会抄唱片公司的企划。他们会说胡德夫是”台湾的蓝调“,是”原住民音乐“。不是,不是的。胡德夫就是胡德夫,前无古人。

你自己去听好了,一个人听,不要说话,不要开灯。
胡德夫资料介绍较全面的网站,胡德夫音乐下载:emule









2006年06月06日

今天刚回北京,本来疲倦得很,准备早点睡,可刚过12点,接到朋友的一个祝福短信,打消了我早睡的念头,朋友说:
06年06月06日06时06分06秒是个66大顺的吉祥的好时候,是个千年等一回的时刻,在这个美好的时刻来临之际,祝你幸福吉祥,事业顺顺利利!

是啊,真是难得。为什么我没有想到这个好时辰呢?我打算一直醒着,等到那个时候到来。不为什么,就是为了那个时刻。

突然想到很多道理,都蕴含在这不经意的时刻里。

我们一生中会有多少的因缘巧合,神秘地藏在不经意之中呢?人们都说,似水流年,是不是非要等到年华流过,我们才晓得生命的精彩?倘若我们能预先晓得这些珍贵的时刻,是不是可以过得更快乐一些呢?

似水流年阿,似水流年!我慢慢晓得,快乐是人生的价值所在。但是人生的讽刺和幽默也在于:只要是欢喜的,必定是短暂的。“快”、“乐”两字,组织得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奇妙。古人说,春宵夜短,那缱绻缠绵的温软爱夜,总是过得飞快。《西游记》里也总说,“天上方一日,世上一千年”,像神仙一样逍遥快乐的日子,总是稍转即逝。我们总祝别人“永远快乐”,这句话之所以能成为经典祝词,或许是因为“永远”的“快乐”简直是“mission
impossible”,物以稀为贵,所以我们才慷慨地送给家人、友人或者爱人吧。但既然是“永远”的不可能“快乐”,“快乐”的必然不会“永远”,所以这话,听起来多少有些不真诚,这或许可以解释我们为什么很少当面祝福别人“永远快乐”,这四个颇为可疑的字,大多是写在不知怎么写才好的祝福卡片上——权当没什么效用的吉利话——这倒有些像街头骗局里用来欺瞒人的小国钞票,看上去面值惊人,让人狂喜,其实连个棉花糖都买不来。

翻过来看,苦痛、郁闷的日子却总是难以熬过,俗话说“度日如年”,能把日子过成月子的光景,从来不会出现在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钱钟书先生说:“人生的刺,就在这里,留恋着不肯快走的,偏是你所不留恋的东西”。人生漫长,佛家说,苦海无边,我看,这苦海之所以无边,多半是因为我们难耐漫漫寒夜,倒不是因为寒夜真的漫漫无边。

悲观的人生和乐观的人生,不在于星座、血型,甚至不在于性格、气质。悲观者,总把人生的终极想的寂灭、苦痛、虚无——拿刘韧的话来说,就是凡事都默认为不成功。这种世界观反映在方法论上,多会选择现实主义的路径。这是因为悲观者总以为,既然未来是虚无的、空幻的、稍纵即逝的,所以要把握、珍惜现在的一切。

乐观者则不同,他们认为世界的终极,最终是喜乐、圆满和成就。这些人常有大胸襟、大抱负,不会拘谨于细枝末节,蝇头小利,所以在方法论上常选择浪漫主义的道路。中国文化深受佛、道两教的影响,所以悲观的现实主义者在世界上居多,而且也常被认可,所以乐观者常听到“眼高手低”的评语、常得到“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教诲。久而久之,本性里的乐观淡了很多,好的,人性由昂扬转为通达;坏的,则被塑造成“每一个夜晚是骄傲的巨人,每一个早晨,却活在梯刀边缘”的怪物,又丑,又不温柔。

但不管是悲观者还是乐观者,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道理,但是大家都会有快乐短暂的忧叹。人生好比一杯苦丁茶,悲观者喝它,或是为了解渴,或是为了去火,自有现实的目的,乐观者不同,他们浅泯一口,为的是在舌根咂摸出那丝幽幽的甜意,这甜,就是快乐。

所以人生虽然苦痛,但并不一定就是悲观,因为人生之美,在于常有快乐的希望。还是钱钟书先生说的好:“为了快活,我们甚至于愿意慢死。”悲观者“快活”是为了“慢死”,乐观者“慢死”为了“快活”,两相对比,我认为,乐观者的人生自然更达观、也更智慧。

为了“快活”,我们需要给人生的不同时光“赋值”,说得通俗,就是“找乐子”,找乐子不是及时行乐,及时行乐不过是贪图痛饮苦丁茶那一刹那的爽快,最后还是苦得要死。“找乐子”,妙处在一个“找”字,是在端起杯子的时候,就告诉自己,接下来的这一口,里面有深邃的甜,有微妙的乐。

所以我感谢这个给我发短信的朋友,正是他对这个平淡无奇时刻的“赋值”,使06年06月06日06时06分06秒这个平凡时刻变得神奇,变得有意义,变得光彩。我祈祷上帝,能给我给一种在人生的不同时刻,给不同人的人生进行“快乐赋值”的能力,集腋成裘,聚沙成塔,这定会使我们的人生变得有大神奇、大意义、大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