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31日

富士康改诉赔偿金额为1元,诉讼对象扩至《第一财经》,翁宝说,这是全国新闻同仁共同的胜利
对不起,别把我算在胜利者的行列,我不是。

首先,这不是胜利。

富士康不过是用以退为进的态势,表达了更核心、更强硬的主张:我诉的是侵犯名誉权,是报道失实,其他无所谓,不相干。

富士康也在用这种方式嘲弄新闻界的无知、偏执、非理性。

此前,无数媒体和嘉宾在报纸、电视、网络上大话炎炎,口水纷纷,这头说富士康欺软怕硬,那头称法律程序有误,口诛笔伐,枪林弹雨。一时间富士康成了全民公敌,暴吸民脂民膏,飞扬跋扈,巧取豪夺。

我不知道富士康以前是否是劣迹斑斑,此事发生后,我们几个人坐下来讨论这个选题准备介入,可是,越讨论越觉得富士康在法律、法理层面上没有硬伤,其他不谈,单说被媒体和各路神仙广为垢病的两个问题。

一、富士康的诉讼主体有没有问题?按照司法解释,侵犯名誉权案件中,记者是可以被列入被告的。有人认为,应该将第一被告列成《第一财经》,这纯属咸吃萝卜淡操心,富士康列不列第一财经做被告,是第一被告,还是第二被告,是富士康的自由和权力。要用这一点来说明富士康是欺软怕硬的东西,似乎还能说得过去,但要说富士康欺负人,欺负记者,纯粹扯淡。

二、富士康的诉讼标的有没有问题?此事广为人知,最重要的因素是总共3000万的诉讼金额。于是有人惊呼“荒谬”,更有人引经据典,从六个方面分析称富士康的诉讼标的有问题。但诉讼金额大小,从主张方来看,最重要的衡量标志是主张方对自己损失情况的评估。此事爆出后,网上有人频帖“抵制富士康”的帖子,这个损失是难以衡量(不是难以估量的)。富士康做出天价索赔的决定,我想与郭台铭此人的个性相关。不了解法律、不了解内情,匆忙称富士康诉讼荒谬的人,才是真的荒谬。更何况,名誉权3000万的诉讼金额,在世界上决非罕见,在中国也并非首次。

如果我们头脑清楚一些,就会发现上述被广为垢病的两点,其实并非本案的关键环节。本案的关键环节是:富士康认为记者的报道失实,并因此起诉。媒体热炒的后果是富士康干脆甩掉上面两个方面的包袱,把第一财经列为被告,把诉讼标的改为1元,赤膊上阵,就跟你磕是不是报道失实这个核心问题。我注意到富士康的声明中,在文尾用了“ 六、此事件乃单纯的法律事件,我们不希望事实被任意扭曲与误导,请广大记者朋友尊重事实,尊重法律,理性报导,这是我们谦卑的呼吁”的语句。这话,看似“谦卑”,实则符合郭台铭的“苍狼”本色——你们唧唧歪歪的那些我权且认了,来来来,我们披挂上阵,刺刀见红,就此一搏!

所以我说,富士康将诉讼金额降为1元,将第一财经列为被告,根本不是“屈服”,反是以退为进的高招,哪里是什么全国新闻同仁共同的胜利!幽默!

退一万步,就算富士康修改诉讼请求,是三军过后尽欢颜的新闻界大捷。对不起,也别算上我,这是耻辱的胜利,是以强凌弱的胜利。

至今为止,富士康诉讼依旧是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进行的正常程序,如果说他诉讼翁宝和刘佑个人是以强凌弱的话,媒体在一些专家、学者的鼓噪下,在当事方的撒娇声中,形成了更为强大、广泛的“神圣同盟”。当年的“孙志刚案”中,这个神圣同盟显示出民意的强大、舆论的威严,但在之后的“黄静案”中,这个神圣同盟已经显示出它的幼稚性,而在今天牵涉到自身利益的“富士康案”中,这个神圣同盟的非理性、狂妄、不可靠性暴露无遗!他们完全丢弃第一财经富士康报道本身是否失实的事件核心,不惮避重就轻的指责,喋喋不休案件旁支,甚至不惜发出“这是新闻界的奇耻大辱”这样的鼓动性声音——如果最终判决是报道失实,而我们不管不顾的上窜下跳的话,那才是奇耻大辱。

如果我们真的珍爱新闻这两个已经饱经苦难的字眼,我们首先就要珍爱真理,珍爱事实,不要被喧嚣的鸹噪迷失我们本已脆弱的内心;如果我们真的珍爱新闻的职业操守和准则,那么请不要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先妖魔化我们的批评对象;如果我们真的在艰难饯行新闻先辈们留下的“平衡、客观”的新闻操作准则,请给富士康说话的权力和空间。

实话实说,我看了第一财经的报道后,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篇问题报道。双方采访是新闻学子进入媒体之后的第一课,但是在这篇报道中,对基本事实没有核实和验证,完全是篇毛坯稿。我以为富士康肯定存在着压榨劳工的情况,苹果的报告也验证了这一点,但是第一财经的报道并不能提供相关的证据,跟没有清晰、严谨的调查报道的惯常路径、逻辑链和证据链的支撑。而关于富士康天价索赔的相关报道,时至今日,除了南方都市报的这篇报道,大多是一面之词,拿不出证据,仅凭三两专家的口水就发出报道。

我在富士康事件爆发后,一直沉默不说话,一是因为事件本身并不了解,二是已陷入“沉默的螺旋”。然而更多的是对我们媒介操作水平的担忧——按照这样的报道水平,根本没办法证实富士康压榨劳工的真相。

从翁宝、王佑、第一财经的初衷看,他们或许是公正的。但是从报道看,他们是偏颇、有严重技术问题的。

不幸的是,法庭看的是报道,而非你的“拳拳赤子心”。

ps:此篇一出,兄弟我估计又要招骂。有话说在先,关于此事,兄弟我一律不应答,如开口便骂,一律删除。

富士康事件沸沸扬扬,已经成了媒体暴力。这是我的基本观点。
流氓外教将成下一阶段热点。
没了。

2006年08月25日

看看看看




2006年08月24日

读书,是我所能想象到的最健康的生活。在落寞的时候,读书常给我慰藉,让我能重拾信心,充满力量。去坚定那些被人侵扰的、被世事所辱没的认知与做人的常识。

一、亚里士多德说:人在本性上不属于自己的人格而从属于别人,则自然成为奴隶。在现实中,我们都会不自觉地迷失自己地本性,把自己托付给非我的力量或者人,固然我们在灵魂中感到羞愧,但因为外在的舒适、虚荣而逐渐忘却内心的羞愧。鲁迅说:我们既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了之后,还万分欢喜。说的就是这种已经丧失心理羞愧功能的状态。

然而,有自由意志和自我人格却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啊。我想,我倒是有摆脱奴隶命运的勇气和力量,但是我却要警惕内心对称为奴隶主子的命运的暗和和渴求。在我还没有力量称为奴隶主子之前,这或被人称为:可笑,矫情,甚至是自欺欺人的东西,是自慰的把戏。但我实在在内心里惧怕这个被锁链捆绑着的巨兽,一夜之间就能够醒来,让人战栗不已。

或许现在,我最需要解除的是对奴隶的诅咒,卸下的是对奴隶命运解放者自居的角色扮演——这令我疲劳,日复一日地看到人性的丑陋,并且因为和奴隶世界的无法交通而日益变得沉默寒冷。

原谅我写得如此晦涩、生硬。请把这些当成一个苦恼人的谜语,一个孩子无意中蜡笔涂出来的符号——没有意义,却是必然。

二、忧伤的叔本华总象那些不甚喜欢却难以忘怀的朋友,因为他总给你刻薄的阴郁。他说:必然是对低级动物的不断惩罚,无聊则是对高级动物的不断惩罚。世间强者和弱者的游戏,争强者之间的战争,我想总脱不开叔本华所言的必然和无聊之间的摇摆。是啊,摇摆,叔本华这样阐释我们的命运:生活就像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来回摆动的钟摆。
多么绝望!绝望还不只是人生只有这痛苦和无聊的两极,钟摆的喻体还隐晦地象征着另外一个让人震惊地事实——只有停摆,才能解脱,只要死亡,才会超度。

三、托马斯 . 潘恩是我最崇拜的政治家和思想家,我一直以为他激进主张,是来自于对人性的怀疑和对人的热爱。潘恩是犀利的,更是深刻的,他说:当一个人已经堕落并出卖他的圣洁灵魂,到了公开宣称自己相信那些实际上并不相信的东西的地步,他已经可能犯一切错误。不忠实不在于相信不相信,而在于声称自己相信那些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

在我们身边从来不缺少这样口是心非的人——我不得不脸红地承认,在那么多时候,在那么多场合,我自己也是。我把被潘恩定义为“堕落”的这种品性归罪于环境的强大,归罪于总是存在着这样一种让我们因为恐惧而不由自主的“场”——但这只是心灵不够强大,不够高洁的一种托词,是丑陋的谎言,是真正的自欺欺人。

然而,这种内心的解剖不仅不能使我解脱,相反,却让我滑入另外一种恐慌——我越来越多的在一些无所谓的场合调侃,变得市侩、油滑。

道义、情感、利害,是人就回避不了,但权重大不一样。

对一些人来说,道义 > 情感 > 利害。还有一种人,利害 > 情感 > 道义。

人间利害,莫过于生死,人间情感,莫过于父子,人间道义,莫过于真理。以此极端来考虑问题,或许容易看穿看破。

两类人,或许也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世界观不同而已,但是分歧、误解、冲突、矛盾却大抵因为这世界观的不同而产生。“道义 > 情感 > 利害”者,总会歧视“利害 > 情感 > 道义”者,而“利害 > 情感 > 道义”者也不停在笑“道义 > 情感 > 利害”者是傻逼。那前者和后者说事,从来都是鸡同鸭讲。

道义、情感、利害,三者不可分离,各为前提。往往是道义上志同道合,才能情感上手足相依,进而利害中休戚与共。反之亦然。你说有没有利害的情感?有,例如父子情份,例如一日夫妻百日恩、儿不嫌母丑的古训,都是说没有利害的情感。但是世间如此情感太少,所以也愈发可贵。超越情感的道义也有,古往今来,多少舍身取义之人,皆如是!

但这只是我的理解。我的问题也出于此。是我对另外一种世界观的不理解,不尊重,不宽容。

也罢也罢。

2006年08月22日

keso点我名,谈读书。以前看刘韧写《影响我的十本书》,当时就有感触,现在正好谈谈吧。

1、一本你不只读了一次的图书:
《复活》。不只读了一次,是因为每次都读不完。我实在受不了那十几个字的长名字和拖沓繁冗的细节。但是一想到这是传世名著,就觉得不去读是罪过,于是翻来覆去地读。当时年纪小,理解不了书中的情境。现在可以了吗?

2、一本如果你身在沙漠时想读的书:
《圣经》。身在沙漠?绝望?孤独?那么或许只有圣经才能拯救我们地心灵了。

3、一本让你发笑的书
呵呵,《汪国真诗选》。汪诗人越深情我越开心,越痴情我越觉搞笑。

4、一本让你流泪的书
好像没有。令我感动的书到是有不少。印象最深刻的当属初二时候,在下雪的夜晚读完《少年维特的烦恼》时候的刻骨体验。

5、一本你希望是自己写的书
《形而上学的迷雾》。这是刘晓波的书,刚出版就被禁。这本书最早教给我怀疑精神和酒神气质。

6、一本你希望从未写就的书
《政治》。我指的是中小学的政治课本。阉割我们灵魂,禁锢我们思想的玩意儿。

7、一本正在读的书
常年读书,也不只是一本书。最近看的是里尔克的《与里尔克一起笑》还有易中天的几本书。

8、一本读来有意味的书
太多了。这个“有意味”啥意思呢?

9、一本改变了你一生的书
《中国新闻史》。这本书是我选择新闻这个行当的第一本书。

10、点名:
就不点了吧。

从今往后,不再喝酒。

酒是穿肠毒药。一者酒后误事,二者酒后乱性。与我而言,还有一个不便,那就是酒后失忆。奶奶的,这才是最最可怕的。记不得作过什么错事,比做错事本身要可怕多了。

所以戒酒。谁也不喝。

2006年08月18日

十年砍柴的blog上看见两张好图,不敢专美,偷来与大伙分享:

重庆市长公车亲民,看看腰间那只手:)

外国友人觉悟高啊:)

2006年08月15日

从昨天开始,我给自己做了规定,连续上12天的班,休息两天。按此往复。每天值白班的时间是从上午10点开始,晚上7点结束。夜半时间更漫长,下午2点到报社,夜里2点下班。

每天上班,我平均要和20个人谈话,每个人平均说200句话;要处理10件大大小小的事;每天还要做两个重要的业务环节——奖惩、考评——这两项,事关荣誉,事关收入,容不得半点差错。各位兄弟在会上担心我,一是担心我身体无法承受,二是担心因为我身体的无法承受,所做的工作没有延续性。

我却和晨明说:“没有什么比上班更轻松的了”。

这是我看到的一组漫画,我贴出几张:






呵呵,这个漫画的逻辑是这样的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上班,比上班痛苦的是加班,比加班痛苦的是无偿加班,比无偿加班更痛苦的是天天无偿加班。

确实如此。人生苦短,成年后,我们有多少时间是在工作中渡过,挣工分,谋饭碗,养活自己,回报家人。一天天的,我们觉得生活压力越来越大。赵传唱: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其实这是个伪问题,因为在生活压力面前,大多数人的生命尊严会抛到一边。我常说一句话,不解决物质压力,就无法解决精神自由。对我周围大部分人来说,这个物质压力是不可能不去顾及的。

但是解决物质压力,就意味着我们放弃精神自由么?为了生存,为了更好地生存,我们总在博取更大的权力场、话语权,这没问题——这没问题吗?

自小我们接受的就是自强不息的教育。但是成年之后,我越来越发现自强不息,可能是一个很危险的词。自强不息本身没错,但是当问题延伸到“我们如何才能自强不息”的时候,答案就开始千差万别,就可能悖离这个词的本意。例如,忍辱偷生是自强不息么?当然是了,韩信可受跨下之辱,才换得了英雄霸业。但是跨下之辱,本身就是对生命尊严的残害,就是和自强不息这个词中应有的人的尊严感背道而驰的逻辑。我们糊涂了,自强不息的人生哲学有没有问题?

人生的目的,是为了快乐,为自己寻找快乐,为所爱的人创造快乐。但是人生的悲剧恰好在于,在这个“寻找”和“创造”的过程中,我们却变得非常不快乐。我们的逻辑是为了快乐,需要我们有更多的钱、利益、空间,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稀缺物,我们多一些,别人就要少一些,因此我们需要通过大大小小的人生战争获得这些相对稀缺的快乐资源,在这人生无穷尽的战争中,我们却一天天变得阴郁、暴戾,害己害人。过程和目标是背道而驰的,结果和路径是大相抵触的。

那么有没有一种途经,让我们不要经过这些害人害己的战争,得到快乐呢?

有一个故事,大家都看过吧。为了说理方便,我再说一遍:

有一个富翁坐在墨西哥海边一个小渔村的码头上,看着一个渔夫划着一艘小船靠岸。小船上有好几尾大黄鳍鲔鱼,这个富翁对渔夫能抓这么高档的鱼恭维了一番,还问要多少时间才能抓这么多?

“才一会儿功夫就抓到了。”渔夫说。

“你为甚么不待久一点,好多抓一些鱼?”美国人问。

渔夫觉得不以为然:“这些鱼已经足够我一家人生活所需啦!”

美国人又问:“那么你一天剩下那么多时间都在干甚么?”

渔夫解释:“我呀?我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抓几条鱼,回来后跟孩子们玩一玩,再跟老婆睡个午觉,黄昏时晃到村子里喝点小酒,跟哥儿们玩玩吉他,我的日子可过得充实又忙碌呢!”

美国人不以为然,帮他出主意,他说:“我是美国哈佛大学企管硕士,我倒是可以帮你忙!你应该每天多花一些时间去抓鱼,到时候你就有钱去买条大一点的船。就可以抓更多鱼,在买更多渔船。然后你就可以拥有一个渔船队。到时候你就不必把鱼卖给鱼贩子,而是直接卖给加工厂。然后你可以自己开一家罐头厂,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个生产、加工处理和行销。然后你可以离开这个小渔村,搬到墨西哥城,再搬到洛杉矶,最后到纽约。在那里经营你不断扩充的企业。”

渔夫问:“这又花多少时间呢?”

美国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

“然后呢?”

美国人大笑着说:“然后你就可以在家当皇帝啦!时机一到,你就可以宣布股票上市,把你的公司股份卖给投资大众。到时候你就发啦!就可以几亿几亿地赚!”

“然后呢?”

美国人说:“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搬到海边的小渔村去住。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随便抓几条鱼,跟孩子们玩一玩,再跟老婆睡个午觉,黄昏时,晃到村子里喝点小酒,跟哥儿们玩玩吉他啰!”

渔夫疑惑的说:“我现在不就是这样了吗?”

在我看,这个故事提供了一种追寻人生快乐的解决方案:那就是,快乐与否,其实不取决得到多少,而在于要求多少。有一句格言也说得这个意思:你不快乐不是因为你得到太少,而在于你要求太多。

看到这,也许有人会说我,奶奶的,原来你宣扬的是消极人生的犬儒哲学,是麻醉人民意志的精神鸦片。

是吧,这样理解,贴标签,也成。

30以后,我逐渐对另外一个字眼产生了好感,并逐渐发现了这个消极词汇所蕴含的积极内涵。这个词叫做“乐天知命”。乐天知命,让我们有一个快乐的心境,让我们有知足的物质要求,有命定而后动的人生动力。难道不好吗?

我是一个积极的人。但是积极人生和乐天知命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却和自强不息形如水火。其中道理,说起来很复杂啊,但是有慧根、灵性的人,能看得懂,看得出。

在现实工作中,我想出了一个快乐工作的矩阵:
快乐工作矩阵

这个矩阵有两个变量:一是你自己对工作的喜爱程度,二是工作表现。一般来说,选择了一个喜欢且表现甚佳的工作(1)的快乐程度要大于喜欢但表现不佳的工作(2),而(2)又大于(3),(4)是最低的工作快乐回报。本身就不喜欢这个工作,又因为工作表现不佳,得不到认可、尊重。

你可能会说,这道理我早就知道了,有什么用啊。

不,有用。我们从这个矩阵中至少可以得出几个结论:

1、工作表现如何不完全取决于我们自身(例如,你碰到一个操蛋上司,或许你干得再好,也得不到认可,也会被认为表现不佳),但是我们毕竟有权去选择工作,选择我是辞职还是留下;

2、选择一个你喜欢的工作,要远甚于你工作表现如何。事实上,如果一个工作你是真心喜欢的,你自然在工作中又主动性和责任心,即便你的工作绩效不好,也是老板认可并且需要的人;

3、当你决定自己是不是该辞职或者跳槽的时候,请看看你现在在哪个格子里,如果是1和2,兄弟我以为大可不必。即便你在这个单位表现不佳,工资不高,但是你收获到的是工资即将购买的稀缺物件——快乐。

4、如果你是在3的格子。即便你现在工资尚可,认可度较高,但是因为你内心里不喜欢这份工作。我建议你为了解决暂时的物质压力,可以留下,但是最好寻找到一个你真正喜欢的工作——我不认可上面漫画里所说的: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上班。其实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你一辈子都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在上你不愿意上的班。

5、如果你在4的格子里,那么,恭喜你!你有寻找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机会了!今天、现在、马上去和老板辞职,把辞职信放在他目瞪口呆的桌子上,说:兄弟我白白了!也是汉子!

回到这篇blog的开头。感谢上帝,我现在在1的格子里,所以我才说: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上班更轻松的事情呢?

其实我想说的是:
世界上,上班其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关键在于你自己的选择。

2006年08月12日

人民群众,智慧无穷!
自从福建人注册了“中央一套”的安全套商标之后,这几日,呼啦啦群众智慧得到了解放。看!南京人民注册“中央二套”,长沙人民更是想人之不敢想,注册了“中央抬”

“中央二套,美人衣靠”,不仅注册了商标,连广告语也想出来了,这位仁兄注册的内衣胸罩,哥们说,如果申请成功,他还要注册“中央三套”的比基尼。

更狠的是长沙的哥们,中央抬是啥玩艺?哈哈,是男性保健品。好啊好啊,中央抬。

记得中央一套被抢注的时候,央视的有关人士表示,“非常震惊”,不晓得二套、中央抬都被包了之后,央视的哥们该如何惊讶。

十分期待:)